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一章奉陪便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章奉陪便是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一章奉陪便是

第一千零一章奉陪便是

蒼老的聲音。輕輕的盤旋在這片雷山天際,這道聲音似乎有著一股魔力般,在聲落之時,便是令得這片空間,徹底凝固,無數人臉龐上的神色,都是在這一霎定格,輕風刮過,帶起的,是一片滑稽的獃滯。

這一刻,沒有人會清楚究竟生了什麼事情,但風尊者說話的重量,卻是在此刻顯得格外的清晰,一名斗尊強者的份量,整片鬥氣大陸,恐怕沒多少人敢質疑。

在廣場邊緣出,慕青鸞也同樣是微張著嘴望著風尊者所在的方向,滿心震撼,跟著風尊者修鍊這麼多年,她幾乎從未見過一向從容不迫的後者,露出過這般決然的情緒。她非常的清楚,風尊者在這種時候說出此話代表著什麼,此事若是搞得不好,恐怕將會與風雷閣真正的對立,雖說星隕閣並不懼風雷閣,但這兩大勢力若是交戰,那牽扯,可就真正的有些恐怖了

然而,如此嚴重的後果,卻是因為蕭炎所給出的一物,讓得風尊者義無反顧!

何種時刻,即便是她,腦袋中也是忍不住的有著一點嫉妒的感覺,旋即突然想起當日蕭炎在天目山脈對其所說的話:「故人之徒?」

纖細的柳眉微蹙,慕青鸞有些茫然,風尊者雖說交友不少,但那種交情,卻還遠遠未曾達到這種不惜與風雷閣為敵的地步,那這故人,又將會是誰?

有著類似慕青鸞這等想法的人,並不只她一個,幾乎全場的所有人,除了蕭炎之外,皆是有些茫然與震撼吧

寂靜的氣氛,籠罩在這片天際,甚至是連天際上翻騰的烏雲都是在此刻緩緩的平靜了下來

這般氣氛持續了好半晌時間,席位之上的雷尊者等人方才緩緩的回過神來。他轉過頭來,泛著雷芒的目光鎖定風尊者,沉聲道:「風尊者,你這是何意?」雷尊者的聲音中所蘊含的那一絲怒氣,恐怕任誰都能聽出來。

「呵呵,風尊者,有話可以好好說氨劍尊者同樣是因此而愣了愣,他同樣未曾想到為何風尊者會突然挺身而出,而且還挺得這般沒有絲毫的迴旋餘地。

黃泉尊者目光閃爍,卻並未出言,反而是在心中冷笑了一聲。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風尊者閉上的雙眼,也終於是再度睜開,眼中的情緒,被其收斂到內心深處,但他卻並未說話,而是視線直直的盯著半空中那身體筆直的蕭炎,聲音嘶啞的道:「你與他,是什麼關係?」

能夠讓一名斗尊強者情緒變得如此波動,任誰都能看出,蕭炎先前所給予之物。對於風尊者來說,具備著何等重要的意義。

望著風尊者那張蒼老臉龐,蕭炎深吸了一口氣,先前前者的一切情緒波動都已經向他表明,葯老這一次的眼光,很好

身體筆直立於天空,蕭炎在那眾目睽睽之下,對著風尊者恭敬的彎身抱拳,聲音之中帶著一分自傲:「師徒1

風尊者微微點頭,身體一動,便是直接出現在蕭炎面前,望向蕭炎的目光中,有著一分慈善,輕聲道:「這是我最希望聽見的答案,但是,你需要給我證據。」

蕭炎笑笑,伸手點了點額頭上的火印,然後指尖處,一縷細的森白色火焰,迅竄出。

「骨靈冷火」

風尊者目光怔怔的望著那縷細的森白色火焰,對於此火,他並不陌生,當年在他垂危之際,若非此火,恐怕也就不會有現在的風尊者

對於異火的轉移,風尊者自然是知道,而且以他的眼力,在看見蕭炎額頭上的火印時,便是從中隱隱感覺到了一絲極淡。但卻深入靈魂般的熟悉味道,因此,他明白,這骨靈冷火,應該是自己那老友主動存放於蕭炎身體之內,而並非後者巧取豪奪

而這些,也的確是蕭炎證明他與葯老之間關係的最有力證據!

輕吸一口氣,風尊者緩緩抬頭,聲音嘶啞的緩緩道:「老傢伙,你可是讓我這些年好找氨

聽得風尊者話語之中的幾分狂喜,幾分疲憊,蕭炎默然,看來這位老師嘴中的至交好友,這些年果然是不斷的尋找著他的蹤跡人生有此好友知己,也算是無憾了,雖說老師在當初的韓楓身上看錯了一次眼,但至少,在這好友之上,卻是選對了人。

「風尊者」

風尊者擺了擺手,輕笑道:「你是他的弟子,可別這麼叫了,老夫本名風閑,我與他的關係。也不細說,日後,你不嫌棄的話,將老夫也當做老師便可。」

以風尊者在中州的地位,想要稱其為師者,不知何幾,這些年中,他也唯一收過慕青鸞一人而已,而且這之中還是有些因為後者家族關係的緣故,主動讓人稱師之事,倒是有史以來的頭一遭。

「故人之徒。見過風老。」蕭炎不是蠢頭蠢腦之人,自然也是明白,當下連忙恭聲道。

風尊者開懷一笑,點點頭,道:「今日之事,交給我便好。」

語罷,他也不待蕭炎多說什麼,次轉過身,目光投向席位上那面沉如水的雷尊者,微微一笑,道:「雷尊者,今日其他事或許可以依你,但蕭炎,風雷閣卻是不能動1

「這是風雷閣與他之間的事,風尊者若是要插手其中,恐怕將會連累兩閣關係。」雷尊者深深的看了風尊者一眼,道。

「今日他有事,最後的結果,便是兩閣開戰。」風尊者淡淡的道,聲音中那份決然,即便是蕭炎,都為之一震。

雷尊者眉頭緊鎖,扶椅上的手掌也是緩緩緊握,他沒想到,這一向洒脫的風尊者,今日會有著如此凌厲的一面閣之中,風尊者成名最久,真要說起來,實力也應該是四大尊者中拔尖之人,對於他,即便是雷尊者也是有著一些忌憚,兩閣開戰,這之中的牽連,太過龐大,甚至是以雷尊者的魄力都是不敢輕易說出,然而

「此人究竟與風尊者有著什麼關係?怎麼可能會令得他如此竭力力保?」雷尊者眼神略顯陰沉。然而他這疑問,也是在場的人都想知道的事。

緩緩吸了一口氣,雷尊者那低沉的聲音,猶如帶著一絲雷音般,在這片天際轟然響徹:「風尊者,蕭炎偷學我風雷閣三千雷動,更是奪取了三千雷幻身的修鍊之法,此事若是因你一言便接過,你說,你要讓我風雷閣日後還如何行事?」

風尊者面色如古井般,不起絲毫波瀾,莫說是因此,即便蕭炎真是那種十惡不赦之輩,但今日,他也是不會讓他受到半點傷害,不為其他,只因為他是那個老傢伙的弟子

「雷尊者此言倒是過於武斷了,三千雷動,只是子在中州之外一處拍賣會中所拍賣到手之物,來的光明正大,何來偷學之有?若是如此的話,豈不是那些流傳出去的鬥技,凡是有人修鍊的話,便全是自尋死路?至於三千雷幻身,這早便被北閣主收回,這一點,想必他應該知道。」蕭炎沉聲道。

費天臉色微微一沉,目光狠狠的盯了蕭炎一眼,但此次卻是不敢再隨意出手,風尊者便是在後者旁邊,他若是再敢出手的話,恐怕後果不妙,對於風尊者這等強者,費天心中還是相當懼怕的。

對於蕭炎的話,雷尊者卻是不置可否,現在最令得他棘手的,是風尊者,只要他要保蕭炎,今日這事,恐怕將會鬧得相當之僵,這並非他樂意見到的事情,兩閣若是相戰,不管勝利的是哪一方,都必將元氣大傷,到時候,可就只能讓別人坐收漁人之利了。

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扶椅,半晌后,雷尊者終於是嘆了一口氣,淡淡的道:「此事說到底,是蕭炎與風雷北閣先起,這樣,看在風尊者的面上,此事交予費天,他們二人,無論誰勝誰負,此事都作罷,但你我二人,皆不插手,如何?」

聞言,風尊者眼睛一低,看了下方的費天一眼,旋即搖頭,淡笑道:「費天與蕭炎之間的輩分可是相差了太多,倚強凌弱,以老欺少,可不是什麼好名聲。」

被風尊者駁回,雷尊者面色也是一沉,道:「那風尊者究竟是想要如何?要我風雷閣什麼都不做,就這般放過蕭炎,此事,絕對辦不到1

「呵呵,大家有事好好商量吧,這樣吧,費天的輩分,的確遠比蕭炎高,讓他出手是有些不太好,何不如便直接讓年輕一輩出手?」見到場中氣氛不對,劍尊者笑了笑,道。

「劍尊者的意思是,讓清兒與蕭炎?」雷尊者眼睛微眯,目光卻是轉向了場中的鳳清兒。

劍尊者笑著點了點頭,目光大有深意的看了鳳清兒一眼,道:「這個丫頭,也不是尋常之人啊,雷尊者就不用再遮遮掩掩了。」

雷尊者眉頭微皺,略作沉吟,旋即點了點頭,目光直視風尊者,沉道:「既然風尊者覺得費天輩分高了,那麼便讓清兒出手吧,若是蕭炎敗的話,承喏以後不再使用三千雷動,若是清兒敗的話,那蕭炎與風雷閣之間的恩怨,便一筆勾銷,怎樣?當然,這場交手的前提,是禁止使用其他人的靈魂力量1

話到最後,雷尊者瞥了蕭炎一眼,想來他也是知道蕭炎身體上有著一個實力格外強橫的靈魂體存在。

聞言,風尊者也是遲疑了一下,他同樣是能夠知道,那鳳清兒非常人,在場的同輩之中。恐怕就算是青鸞,都是比不上此女,但這種局面,已是風雷閣多番相讓的結果,若是再不行的話,恐怕今日也就真的沒什麼好談的了

在風尊者遲疑間,廣場邊緣處的鳳清兒,卻是蓮步輕移,進入廣場,旋即美目移向蕭炎,清冷的聲音,帶著一絲高傲,緩緩響起。

「風雷閣鳳清兒,不知你可敢應戰?」

目光頓在鳳清兒那凸有致的豐滿嬌軀上,蕭炎也是一笑,一股豪氣,自心中噴薄而出,他自然也是知道風尊者的一些難處,而且他怎麼說也是葯老之徒,再怎樣,也不能在老師這位生死好友面前,落了他老人家的名聲吧。

「奉陪便是1

一聲清朗大笑,豪氣干雲!

(繼續吆喝一下月票,大夥有的話,便請投給斗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