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八章古凰血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八章古凰血精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八章古凰血精

第一千零八章古凰血精

滿場的目光。皆是凝固在那停在鳳清兒雪白玉頸處的大手,甚至是連蕭炎此刻臉龐之上隱隱浮現的一縷殺意,都是被不少人收入了眼中。

整座雷山,似乎都是在這一刻寂靜了下來,這場萬眾矚目的北域年輕一輩巔峰一戰,終於是分出結果了么?

這最後的結果,有些出乎絕大多數人的意料,鳳清兒的名聲與實力,幾乎是人盡皆知的事,然而如今,這位風雷閣百年一遇的天之嬌女,卻是真正的敗在了這名為蕭炎的青年手中。

寂靜的廣場,也是印襯得不少人臉色有些陰沉,那雷尊者面沉如水,他同樣未曾料到,鳳清兒居然真的會敗在蕭炎手中,如此一來的話,今日不僅不能再對蕭炎難,而且還讓得他藉助著鳳清兒的名聲,一舉登天,當真是有些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味道。

風雷閣的方向。皆是寂靜無聲,費天等人面面相覷了一眼,臉色雖然也是有些不好看,但卻並未再開口說什麼,蕭炎所展現而出的一些實力,即便是他們,也不得不收起一些以前心中的輕視。

與臉色陰沉的雷尊者等人相比,風尊者臉龐上,倒是笑意盎然,蕭炎今日的表現,算是真正的征服了眼光極為挑剔的他。

「那個老頑固眼光依舊是如此的毒辣,這般優秀的弟子,也不知道他是在哪尋到的。」風尊者笑了笑,在心中輕嘆道。

在那萬眾矚目的廣場中,鳳清兒嬌軀在玉頸處那帶著絲絲冰涼的手掌下變得僵硬了許多,蕭炎話語中所蘊含的一絲真真切切的殺意,令得她並不懷疑若是真到了那一步,面前的這人,將會辣手摧花。

然而心中的那一絲淡淡的懼意剛剛升起,便是被一股憤怒與屈辱所取代,以她的身份與實力,這些年中,何曾被人這般對待?

緊咬著銀牙,鳳清兒美目怒視著蕭炎,猶如一隻驕傲的鳳凰般,一股詭異的黑炎,居然從其體內緩緩滿溢而出。

見到這鳳清兒依舊冥頑不靈。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寒意,琉璃蓮心火順著手掌猛然湧出,一聲低喝:「滾回去1

碧綠火焰急閃出,然後與鳳清兒身體之上那詭異黑炎碰撞在一起,雙方一陣猛烈交織,旋即那黑炎便是在鳳清兒震驚的目光中,猶如遇見大敵般的急忙縮進其體內。

天下萬火,異火為尊,而且蕭炎這琉璃蓮心火還是融合了兩種異火所成,若真要論排名的話,恐怕要進入前十也並不是難事,雖說鳳清兒這種黑炎有些古怪,但在蕭炎這琉璃蓮心火之下,依舊是未能取到什麼便宜。

「你真以為我不敢殺」

將鳳清兒身體之上的黑炎壓制而下,蕭炎臉色也是變得冷漠起來,然而還不待他這話落下,臉色卻猛的一變,只見得其手指上的納戒突然一顫,一個玉瓶居然是毫無預兆的閃現而出,在那玉瓶之內,青紅色的血液。散出一種極為磅的能量波動。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得不少人都是一愣,蕭炎最先回過神來,手掌一揮,碧綠火焰便是將玉瓶包裹,然後閃電般的收入納戒之中。

蕭炎的反應極快,很多人都未曾看清楚究竟所生了何事,而席位之上的雷尊者等人,也僅僅只是感應到一股強悍的能量波動出現,然後便是迅消失了去。

迅將玉瓶收入納戒,蕭炎的臉色卻是顯得格外的陰沉,腳步迅後退了兩步,他現,似乎只要在這女人身邊,那青紅血液便是會有種失控的衝動,想來應該是同為天妖凰的緣故

「看來得早個時間將這血液解決了」

心中閃過這道念頭,蕭炎目光一抬,卻是見到此刻的鳳清兒,眼中卻是迸出了一種熾熱的異樣光芒。

見到這一幕,蕭炎心頭更是一沉,隱隱間,有種不妙的感覺

鳳清兒美目死死的盯著蕭炎的納戒,先前由於蕭炎反應太快,因此連她都是未曾看見那究竟是何種東西,但雖說並未看清,但她卻是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在那東西出現之時,其體內的血液,居然便是瞬間變得沸騰了許多。一股極為強烈的吸引力,在她心中湧現。

「這種感覺」鳳清兒陷入沉吟,香舌輕輕的舔了舔紅唇,這般一幕,當真是充斥著無盡誘惑,沉吟持續了片刻,其嬌軀猛的一顫,那雙目之中,居然是逐漸的湧現一抹震驚之色。

「古凰血精?」

美目緩緩抬起,鳳清兒眨也不眨的盯著蕭炎,語氣中,帶著許些震驚,一字一頓的道。

「古凰血精?」

聞言,蕭炎心頭一動,面上卻是絲毫未有半點動容,語氣平淡的道:「什麼意思?」

「把你先前的東西,交出來1鳳清兒美目灼灼的盯著蕭炎,冷笑聲並未太過掩飾,而是直接在廣場上傳播開來:「你的膽子真的很大,我天妖凰族的東西,你居然也敢染指?」

場中突然間的變化,也是令得廣場上不少不知情的人有些愕然,一道道目光皆是掃向場中。

席位上的雷尊者等人。也是因此而愣了愣,從椅上站起身來,腳步一跨,便是直接出現到場中,看了兩人一眼,沉聲道:「清兒,怎麼回事?」

在雷尊者現身時,風尊者也是出現在了蕭炎身旁,腳步前跨一步,剛好是將蕭炎擋於身後,眉頭微皺的望向鳳清兒。淡淡的道:「比試輸贏,常事而已,雖說你是天妖凰族的人,但也不要以為這中州上,天妖凰族便是能夠橫行無忌。」

鳳清兒貝齒輕咬著紅唇,目光依舊是鎖定在蕭炎身上,片刻后,冷笑道:「風尊者,這可不是清兒胡攪蠻纏,先前我所感覺到的那一物,分明便是我族的古凰血精,以您的身份,想必應該知道我天妖凰族的規矩,任何族人的屍身,都不得落於外人手中,而這古凰血精,卻是必須從我族族人的妖凰血脈中提煉而出,這般作為,可是犯了我天妖凰族的大忌,此事若是傳回我族,必將會有族內執刑隊出」

聞言,眾人皆是一愣,旋即臉色各自有些變化。

風尊者臉龐上的笑容略微消散了一些,天妖凰族可不是風雷閣,那些傢伙的霸道,他當年可是親自領教過的。

雷尊者等人,倒並未在此刻說什麼,此事牽扯到了天妖凰族,所以還是讓風尊者頭疼去得好,而且對於能夠對星隕閣實力早成削弱的事,他們還是很樂意見到的。

「我並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一場比試而已,輸贏只是事,鳳清兒姐不用給我蓋這麼大的帽子。」蕭炎眉頭輕皺,聲音中也是有著一分冷意。

「你是說我在冤枉你?」鳳清兒俏臉微寒,冷笑道。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蕭炎淡淡道。

「那你可敢讓我搜尋你的納戒?」鳳清兒怒笑道,先前體內血液沸騰的感覺。可絕對不會是她的錯覺。

鳳清兒這話,倒是令得不少人眉頭微皺,搜查人納戒,這可與查探人**差不多,這般要求,可是過分了點。

「雖說星隕閣比不上天妖凰族,但也不是能夠任人欺凌,天妖凰族的一些老傢伙,本尊也與他們曾經有過幾面之緣,憑你這一己之言,便是想要搜尋別人的納戒,這換作誰恐怕都忍受不了。」風尊者臉色一沉,道。

聽得風尊者開口,鳳清兒也不敢與之頂撞,斗尊,即便是放在天妖凰族之內,也是能夠算做頂尖強者,而且在其身後,還有著一個星隕閣,但這便是要讓她退卻的話,卻是太過不甘了一些,古凰血精對於妖凰族有著巨大的作用,若是能夠將之得到,其血脈之力必然將會變得強大許多,當下鳳清兒也是一咬銀牙,沉聲道:「若是不讓清兒搜查他的納戒也行,但我卻是得必須按照族內規矩施展一種搜查之術,若是依然沒有結果的話,我可以為此道歉。」

聞言,風尊者面色也是一怔,旋即心中有些遲疑,轉頭看了蕭炎一眼,天妖凰族的這種規矩,他倒是知道一些,鳳清兒這般,倒是合理,不過他有些擔心的便是真如鳳清兒所說,在蕭炎身上有著那什麼古凰血精,到時候若真是被搜查了出來,恐怕便是得驚動天妖凰族,那時,怕就真是有些麻煩了

對於風尊者的目光,蕭炎也是有所感應,目光微微閃爍。

「這搜查之術,只會對古凰血精有起反應,若是我冤枉你的話,你有何好擔心的?」見到蕭炎未曾答話,鳳清兒卻是冷笑道。

蕭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眼中的閃爍逐漸消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居然出人意料的點了點頭,道:「好,便讓你用那搜查之術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