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一十三章當年舊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當年舊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當年舊事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當年舊事

聽得風尊者此話。一旁的慕青鸞也是豎起了耳朵,對於蕭炎的來歷,她同樣是極為的好奇,風尊者雖說交友不少,但能夠讓得他如此在意的朋友,她這些年卻是未曾見到過

蕭炎拳頭緊握,眼中隱隱有著凶芒閃動,片刻后,方才壓制住心頭激蕩的情緒,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道:「風老想必應該也知道老師當年的事吧?」

「當年他出事時,並未與我在一起,待得我現時,卻是韓楓那傢伙對外宣布老傢伙在煉丹時遭到反噬,自爆而亡了,這等話,我自然是不會信,曾經將韓楓盤問了好幾次,這傢伙也極為的狡猾,並未被我問出什麼,但如此幾次后。卻也是在中州上失蹤了去,到得那時,我才隱約覺得,老傢伙的失蹤,恐怕跟這傢伙有些關係,可在中州找了這麼多年,也沒有什麼韓楓的消息。」風尊者目光緊緊的盯著蕭炎,沉聲道。

蕭炎輕嘆了一聲,低聲道:「老師當年的確是被韓楓所害。」

「1

蕭炎此話落下,面前的風尊者臉色瞬間變得陰寒了下來,一股森然殺意,自其體內暴涌而出,令得這片天地的溫度都是降低了許多。

「這個畜生,葯塵將他從一個被人拋棄的嬰兒養至成*人,並且傳他一身本事,他居然還敢噬師?孽畜,良心真被狗吃了,當初老夫便該一巴掌拍死這個畜生1風尊者臉龐上湧現暴怒,怒喝道。

見到風尊者這般暴怒,慕青鸞也是縮了縮脖子,風尊者平日皆是一副輕風雲淡的模樣,很少見到他會如此的失態。

「葯塵?莫非便是老師的那位生死至交,星隕閣從未露面的閣主,葯塵葯尊者?」慕青鸞嘴中呢喃了一聲這個名字,旋即似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美目驚愕的望著蕭炎,失聲道。

「閣主?」聞言。蕭炎倒是一愣,他可不知道葯老是什麼閣主。

「星隕閣當年是我與葯塵一手創建,不過他不喜這些事,便差不多都是我在管理,這些年雖然他失蹤了,但閣主的位置,還是留在那裡,因為我知道,以這老傢伙的本事,可不會那麼容易便是掛掉。」風尊者擺了擺手,道。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沒想到老師居然還是會這星隕閣的挂名閣主,這樣說起來,那他豈不是也要算做星隕閣的人了?

「先不說這個,待得我回去,便頒通緝令,我想韓楓那畜生定然還活著,若是讓得他落在我手中,定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1風尊者森然道,看來韓楓的作為,真正的徹底激怒了他。

「通緝的話。或許用不著」蕭炎搖了搖頭,旋即屈指一彈,一個玉瓶從納戒中閃出,手指抹過瓶口,一道虛幻的靈魂體頓時急忙的竄了出來。

「蕭炎,你究竟要怎麼樣才肯放過」韓楓的靈魂,從瓶子中竄出后,便是氣急敗壞的吼道。然而他的吼聲還未落下,便是噶然而止,一股難以掩飾的驚駭之色,浮現其臉龐。

「韓楓1

風尊者目光森然的望著面前韓楓的靈魂,兩個蘊含著陰冷殺意的字音,緩緩從牙縫之中傳出。

「風尊者?1

韓楓目光獃獃的望著面前的風尊者,瞬間后,頓時出一道驚駭尖叫,急忙掉頭逃竄。

風尊者眼神冰寒,曲掌成爪,對著韓楓隔空一吸,一股恐怖吸力便是直接將其吸掠而回,然後手掌如鷹爪般的抓在其脖子處,那張平日慈眉善目的蒼老臉龐,此刻卻是變得異常可怕:「畜生,你居然敢對自己的老師出手?如果不是葯塵,你早就被野狗活吞了,你這個豬狗不如的孽畜1

望著風尊者眼神幾欲令人凍僵的森然殺意,韓楓也終於是恐懼了起來,對於風尊者,他一直都是有著一些畏忌心理,當下急忙叫道:「不要殺我。不關我的事,我也是被魂殿的那些人逼的啊1

「魂殿?」聽得這個名字,風尊者臉色也是微微一變。

「風老,魂殿所為的,似乎是老師的靈魂力量,而現在老師,也已經落在了他們手中。」蕭炎聲音低沉的道。

「果然跟這些王八蛋有關係1風尊者咬牙切齒的道,這些年經過他的一些探查,也是隱隱間現了魂殿的一些事,只不過依舊是沒想到,當年對葯塵出手的,真是這些陰魂不散的傢伙。

「這個孽畜,不能留著。」眼中掠過一道殺意,風尊者目光冰冷的盯著韓楓,當年即便是魂殿要對付葯塵,但也是極難,畢竟後者交友極廣,當初不少老一輩的強者,都與其關係不錯,再以他煉藥師的身份,振臂一揮,那號召力,即使是以魂殿的實力。也得掂量一二,但最後葯塵卻是突然失蹤,顯然是因為有著內奸出賣的緣故,方才令得他沒有時間招集幫手,而這內奸,除了韓楓這個畜生,還能有何人?

「風老等等,我們還需要韓楓為我們引路,方才能夠找到關押葯老的那一處分殿,現在不宜殺他。」見狀,蕭炎連忙道。

「魂殿要的。恐怕並非只是老傢伙的靈魂,或許更加看重的,還是他的煉丹能力,當年我便隱約知道,魂殿似乎暗中在舉行一個龐大的計劃,而這個計劃,需要不少能力出眾的煉藥師當年在那場轟動中州的遠古洞府爭奪大戰中,我與葯塵,便是與魂殿交過手,恐怕就是那個時候,他才被盯上的。」風尊者微微點了點頭,略作沉吟,突然道。

「遠古洞府?」聞言,蕭炎一愣。

「一場很久遠的盛事了,那洞府是遠古遺傳而下,當年幾乎吸引了中州上將近大半斗宗以上階別的強者,不過那裡面的寶貝也的確是驚世駭俗,你所修鍊的那功法,也正是葯塵當年在那裡所得。」風尊者嘆了一聲,道。

再次一怔,蕭炎也是忍不住的輕吸了一口氣,原來焚決是在那所謂的遠古洞府之中所得

「老傢伙現在被關押在何處?」風尊者目光冰冷的看了韓楓一眼,然後問道。

「在中州西域的冥城,那裡有著魂殿的一座分殿,葯葯塵,便是被關押在那裡」韓楓遲疑了一下,道。

「冥城么,沒想到那裡也有著魂殿的分殿」風尊者眉頭一皺,再度問道:「那座分殿,有幾位尊老?」

「一位。」韓楓目光悄悄閃爍,低聲道。

「你還真當本尊對魂殿一點都不了解是吧?」聞言,風尊者卻是一聲冷笑:「魂殿分殿,再不濟也是有著正副兩位分殿主,皆是尊老級別,更何況那裡還關押著葯塵這等重要之人,一名尊老,看來你還是賊心不死埃」

聽得風尊者此話。韓楓身體都是微微顫抖了一下,一旁的蕭炎,臉色也是緩緩陰沉,**,差點被這混蛋耍了一記,兩名尊老這可不是一加一的事,兩名斗尊階別的強者,這等陣容,即便是血洗中州的一些一流實力都是夠格了,如果他未曾尋到風尊者,一個人傻乎乎的帶著人衝去冥城,恐怕就直接是自投羅網了。

「先將他收起來,日後或許會有用。」風尊者目光森然的看了一眼不住顫抖的韓楓一眼,卻是冷笑一聲,將之拋向蕭炎。

藉助韓楓的靈魂,蕭炎也是冷笑著點了點頭,一把將之塞進玉瓶中,隨手一彈,一縷無形火焰便是閃掠而進,頓時,凄厲的慘叫聲便是再度響起。

手指抹過瓶口,將那慘叫聲隔絕而去,然後隨手收入納戒,先看這傢伙能否在隕落心炎的燒中活下來吧,對於這種畜生,死都不能讓他安樂的死。

「風老,現在該怎麼辦?」蕭炎遲疑了一下,問道。

「此事不能魯莽,也不能傳出風聲,不然的話,魂殿一旦轉移葯塵的話,想要尋找,就更加困難了,你先靜待一些時間,我會派人先去冥城探查,待得將那裡的分殿實力摸清后,再動手也不遲。」風尊者臉龐上的暴怒,也是緩緩收斂,沉吟了片刻,道。

「可若是拖久了的話」蕭炎有些擔心的道。

「放心,這中州上,能夠找到煉丹術能與葯塵媲美的人,並不多,魂殿不會輕易動他。」風尊者冷靜的道。

聞言,蕭炎遲疑了一下,也是點了點頭,魂殿勢大,的確不能打草驚蛇。

「我接下來會先回星隕閣,然後開始調查魂殿,你呢?」風尊者目光望著蕭炎,道。

蕭炎略作沉吟,道:「我想先去中州中央,距那丹塔的丹會只有一年左右的時間,我需要參」

「丹會么?」聞言,風尊者一怔,旋即也是一笑,道:「這樣也好,當初葯塵那個老傢伙便是混了個那屆丹會的冠軍,可當真是風光之極,你身為他的弟子,自然也不能落了他的名聲,而且據我所知,此次丹會前十的人,似乎能夠得到收取那「三千焱炎火」的資格,這對於你,或許方才具備致命的吸引力。」

蕭炎微微一笑,並未反駁,晉入斗宗,他更是察覺到等級提升之艱難,如今的他,雖說即便是遇見費天這等強者也是能有自保之力,但魂殿的強者,可卻遠遠比費天強多了,所以,他必須儘快得到三千焱炎火,那樣的話,或許即使是面對著斗尊強者,他也能夠有一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