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冰河谷的剿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冰河谷的剿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冰河谷的剿殺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冰河谷的剿殺

望著那洞口處的白色倩影。蕭炎那緊繃的心,也是逐漸的鬆懈而下。

「還好沒事」

心中低低的自語了一聲,蕭炎目光便是迅轉向山澗半空的那名老者,老者滿頭白,一身白衣,衣袍之上有著許些雪白色的雪花紋路,整個人看去,幾乎是由里自外的透著一分寒意。

目光在這老者身上頓了頓,蕭炎眼眸也是略微虛眯:「六星斗宗」

略作沉吟,蕭炎視線轉下,此刻的山澗周圍,還有著幾十名白影矗立,顯然應該也是冰河谷的弟子,他目光掃視了一圈,然後便是頓在了山澗邊緣一處凸出來的巨石上,那裡,還有著兩名白衣老者負手而立,而那當先者的那位老者的實力,居然也與半空上那人相仿,達到了六星斗宗的層次,至於其身後者。雖說不及其他兩人,但也是一名實力達到二星的斗宗。

「居然有三名斗宗強者,而且還有著幾十名冰河谷的精銳弟子這冰河谷,還真是捨得埃」漆黑眸中掠過一抹冷意,蕭炎低聲自語道。

「蕭炎大哥,那兩人便是冰河谷的長老,冰元與冰符,他們實力很強,心」欣藍美目也是掃過一圈,然後臉頰一緊,道。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這般陣仗雖然不,但對於如今的他,卻並不具備壓迫般的威脅性,如今的地妖傀便是能攔下一名六星斗宗,更何況他還身懷天火三玄變以及納戒中的天火尊者

「厄難毒女,你逃不掉的,你中了由我冰河谷的冰尊勁,除非有我冰河谷的解藥,不然的話,一月之內,體內殘留的玄冰氣,會將你體內一切生機盡數凍結1半空之上的那名老者,目光淡漠的望著洞口處的醫仙,道:「跟我回冰河谷,是你唯一的活路。」

山澗洞口處,醫仙那對不含絲毫情感的灰紫雙眸。瞥了這位老者一眼,蒼白的臉頰上浮現一抹譏諷,清冷的聲音,帶著許些寒意的在山澗上空回蕩:「在凍結生機之前,我會將這具身體盡數毀滅,不會給你們冰河谷留下任何的東西1

聽得此話,半空中的那名老者眼中寒芒頓時暴射,緩緩的道:「你這是在斷絕自己唯一的生」話音落下,他似也是並不想再拖延什麼,一股驚人的寒氣,逐漸的從其體內暴涌而出。

「既然你不喜歡走活路,那麼便由老夫親自出手將你擒回冰河谷吧」

隨著最後一個字音的落下,那白衣老者面前的空間一陣扭曲,旋即寒氣繚繞間,一片密密麻麻的冰錐憑空浮現

嗤嗤嗤!

老者袖袍輕揮,面前那無數冰錐頓時一陣劇烈顫抖,咻的一聲,便是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出,那密集的範圍,直接是將山洞所在的十丈之內,盡數囊括!

望著那撕裂空氣暴掠而來的冰錐。醫仙也是黛眉微皺,如今她身受重傷,根本就不可能是這冰元的對手,而且更何況,在那山澗周圍,還有著兩名斗宗強者,這兩人若是出手,恐怕此次她真的是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即便真是死,也定然不能落在他們手中1

濃郁的灰紫鬥氣源源不斷的自醫仙體內湧出,然後將洞口盡數覆蓋,冰錐射來,頓時迅消融,但在冰錐的連續沖射下,灰紫鬥氣所形成的能量罩,也是迅變得淡化。

!!

其餘的冰錐,則是盡數射在山洞周圍的山壁上,一層層厚厚的結冰頓時的蔓延而出,而在這等寒氣之下,即便是連周圍的毒氣,都是變得稀薄了許多。

感受著周圍迅大漲的寒氣,醫仙臉頰也是微變,這些寒氣極為的怪異,若是被侵入體內,必然會極其的麻煩,當初她便是一個不慎被這寒氣入體令得鬥氣出現滯塞,方才被冰元冰符兩人施展那所謂的冰尊勁,重傷而退

「不能在此多留」

心中閃過這道念頭,醫仙當機立斷,身形化為一抹閃電衝出山洞。然後居然是直接對著那山澗深處掠去。

「冰封陣1

醫仙剛剛衝出山洞,幾十道冷喝聲便是同時響起,旋即天地間寒氣暴涌,只見得那山澗之中,空間瞬間凝固,然後在一片的聲音中,凝結成了一片厚實的堅冰,眨眼時間,便是在這山澗之中形成一片將近幾十丈龐大的冰櫃,而醫仙與那冰元,皆是被封於其中,裡面的人,再也看不見外面,但外面,卻是能夠將裡面之人的一舉一動,都是收入眼中。

「還想逃?」

天空上的冰元見狀,臉龐上不由得浮現一抹冷笑,身形一動,一眨眼間便是出現在醫仙身後,寒氣繚繞拳頭,然後狠狠一拳轟出!

察覺到身後暴涌而起的驚人寒氣,醫仙也是瞬間轉身,玉手之中。灰紫鬥氣急涌動,然後也是一掌揮出。

「1

拳掌交接,一股驚人的氣浪頓時成環形般的對著周圍席捲而出。

在這等氣浪反衝下,冰元急退了兩步,而醫仙卻是直接被震得倒飛而退,如今的她本就是重傷之體,戰鬥力大減,根本不可能會是一名六星斗宗的對手。

穩住身形,醫仙那本就蒼白的臉色不由得更甚,目光掃過四周那密不透風的冰強,臉頰上不由得浮現一抹苦澀之意。看來今日,真的是無路可逃了啊

「跟老夫回冰河谷,你還有活路走,若是冥頑不靈,那便休怪老夫心狠手辣1

冰元腳掌踏著虛空,緩緩的走向蕭炎,語氣依舊是那般淡漠。

望著那緩步而來的冰元,醫仙那對灰紫雙眸中,寒意也是逐漸涌盛,玉手迅結出奇異手印,到了這一步,只能解開厄難毒體的封印了,雖說如今一來,會令得毒體爆時間大大提前,但總比現在就落在這老傢伙手中來的好

見到醫仙的手印,冰元似是也知道她想要拚命一搏,當下臉色也是一沉,身形閃電般掠出,掌心中,驚人的寒氣急繚繞。

冰元的度極為迅猛,幾個眨眼間,便是直接追上了迅後退的醫仙,漠然的臉龐上撫摸一抹森冷,被寒氣所繚繞的手掌,直接帶起刺骨寒勁,旋即化為一道道殘影,將醫仙周身空間密布。

低沉的音爆,在這等兇猛掌風下成形,那寒氣直濃郁,連空氣都是直接變成了一陣陣淡淡的白霧升騰。

醫仙的嬌軀,便猶如那狂風驟雨之間的一葉舟般,不斷的左搖右擺,閃避之間,皆是顯得極為的兇險,差之毫厘,恐怕便是會被狠狠擊中。

不過雖說勉強避開了冰元的那猶如潮水般的攻勢,但醫仙想要解開封印的手櫻也是被阻礙得打斷了去,當下是險象環生,極為的驚險。

又是一記寒風襲來,已經避無可避的醫仙只能再度舉掌,然後與冰元硬碰了一次。

「噗嗤1

一口殷紅鮮血噴出,醫仙嬌軀直接是被震飛而去。

冰元面色冷漠,在那殷紅鮮血抵達面前時,一股寒氣從其嘴中噴出,將之盡數凍結

「你的厄難毒體,還並未真正的達到頂峰,不然的話,光憑老夫的話,還真是奈何不了你,但可惜」冰元望著那搽去嘴角血跡的醫仙,淡淡一笑,雙眼中的寒意,卻是並未因此而減弱。

話音一落,冰元也是失去了再說話的耐性,身形一閃,再度對著醫仙閃掠而去,這一次,他眼中,卻是逐漸的湧上了許些殺意,只要厄難毒體還保存著,醫仙是否活著,都無所謂了

見到那臉龐浮現一抹獰笑的冰元,醫仙似也是知道其心中升起了殺意,當下也是急忙調動起體內為數不多的鬥氣,想要與之作那左後一搏!

「嚓1

就在醫仙剛剛打定主意間周那密封的巨大冰牆,卻是突然出嚓的聲響,旋即一道道裂縫迅蔓延而出,最後的一聲,突兀的爆裂而開。

突然爆裂的冰牆,也是令得冰元一驚,還不待他回神,山澗之上突然傳來道道破風聲,一道道影子狠狠的對著其射來。

突如其來的攻擊,使得冰元有些手忙腳亂,幾股冰寒鬥氣自其手中湧出,然後與那些射來的影子轟然相撞,但響起的,卻是一陣陣凄厲的慘叫聲,冰元定眼一看,卻是臉色陰沉的現,這些被當做武器投射而來的,居然是冰河谷的弟子!

「子,你敢壞我冰河谷大事,定要將你追殺至天涯海角1

在冰元臉色陰沉的空擋,山澗上也是傳來幾道憤怒的吼聲,前者眼角一跳,猛的抬起頭,卻是見到在那山澗邊緣,一名青年正微笑而立,在他的手中,還被抓著兩名冰河谷弟子,顯然,先前投射的人,便是他。

「冰河谷的人,果然是不要留,這麼多人圍攻一受傷的弱女子,倒也還真是不要臉不要皮。」

青年微微一笑,然後,然後目光轉向另外一處,那裡的白衣女子,因為他的突然出現,一張蒼白而俏美的臉頰,此刻卻是布滿了難以置信

望著那張蒼白得令人心疼的臉蛋,蕭炎眼中浮現一抹柔和,輕柔的聲音,徐徐飄下。

「抱歉,我來晚了」

今天有事,晚了點,第二更可能也會有點晚,先跟大家說聲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