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五十一章一個不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一個不留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一個不留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一個不留

冰鶴臉色煞白。身體不敢有著絲毫的動彈,他知道,若是自己敢有著半點異動,下一刻,自己的腦袋就將如同落地的西瓜般,的一聲分五裂

身體保持著剛要爬起來的姿勢,冰鶴咽了一口唾沫,然後身體悄悄的后移了一點,聲音嘶啞的道:「你若是殺了我,這丹域必將無你藏身之所1

蕭炎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臉色煞白的冰鶴,卻是淡淡一笑,道:「既然我會出手,那自然就不懼你那什麼冰河谷。」

「哼,好狂的口氣,不要以為有著一道八星斗宗靈魂體以及傀儡,便有了與冰河谷抗衡的資格,我的實力,放在冰河谷中長老之中,也僅僅是排名末尾,而且即便是冰符與冰元。也尚排在中游位置,若是我冰河谷真正強者出來,你這引以為傲的資本,將會立刻不值一提1聞言,即便是局面有些不對,但那冰鶴依舊是忍不住的冷笑道。

蕭炎眼眸微眯,這冰河谷也是三谷之想必實力不會比焚炎谷弱,而那焚炎谷,光是三長老,便是八星左右的實力,那二長老更是達到了斗宗巔峰層次,當然,最可怕的自然還是當屬焚炎谷的唐震,此人以蕭炎的眼力,也只能給出深不可測四字的評價,雖說對於斗尊階別的強者,蕭炎很難準確判定強弱,但直覺告訴他,唐震的實力,絕對比風雷閣的雷尊者更強!

而既然焚炎谷擁有這等勢力,那麼與之齊名的冰河谷,必然也不會弱到哪裡去,因此對於這冰鶴所說,蕭炎倒也並未嗤之以鼻,但對於這點,他在趕來丹域之前便是明白。他也同為很清楚,在將醫仙救出之後,便是將會與冰河谷對立,不過,以蕭炎的性子,難道便是會因為這冰河谷勢強便將醫仙棄之不顧么?遙想當年,他尚還只是一名剛剛踏入鬥氣修鍊之徒的斗者時,便是敢與那加瑪帝國的龐然大物雲嵐宗對立,更何況如今

冰鶴望著蕭炎沉默不語,還以為他是有所心動,當下語氣也是緩了一些,道:「你若是將那厄難毒女主動交給冰河谷,我冰河谷必然不會虧待你,而且以你的天賦,也絕對會得到谷主重用,要知道,我們谷主最喜歡的便是廣結四方強者」

冰鶴此話剛剛落下,便是瞥見了蕭炎那緩緩陰沉的臉色,當下心頭泛起一股寒意,手掌猛的一拍地面,借著那股推力。身體急忙暴退。

「1

然而他的身形剛剛有所動作,蕭炎臉龐便是浮現一抹冷笑,一腳閃電般的踹出,直接狠狠的踢在冰鶴肩膀之上,強猛的勁道,令得後者身形如斷線的風箏般倒飛而出,然後重重的砸在一塊巨石之上,隱隱間有著骨骼斷裂的嚓聲音響起。

從巨石上緩緩滑下,冰鶴額頭之上不斷的湧出一滴滴的冷汗,抬起頭來,目光怨毒的望向蕭炎,怒吼道:「咋種,你遲早會為今天的作為後悔的1

砰!

冰鶴的吼聲剛剛落下,一道白影突然從天際暴射而來,旋即狠狠的砸落在其身旁那塊巨石上,一口鮮血噴出,然後如屍體般的緩緩滑下,如一癱爛泥般。

冰鶴急忙轉過頭,旋即眼中頓時湧上一抹驚駭,只見得此刻如爛泥般的身影,居然便是冰符,然而此刻的後者,卻是渾身鮮血,氣息極度的萎靡,一副出氣多吸氣少的垂死模樣。

「唉,沒有身體就是麻煩,收拾個斗宗都這麼麻煩」

一道蒼老身影緩緩自蕭炎身旁浮現,自然便是天火尊者,他看了一眼那成爛泥般的冰符。嘿嘿一笑,道:「打得倒是挺爽,不過你放心,老夫還是替他留了一口氣的。」

蕭炎微微一笑,輕聲道:「曜老先生請放心,藥材的事已經差不多了,想必不用太久時間,你便是能夠再度擁有軀體。」

聞言,天火尊者臉龐上也是浮現一抹難以掩飾的驚喜,軀體的事一直都是他被他記掛著,如今聽蕭炎這麼說,似乎那一天,並不遠了

「還是你子靠得住,哈哈,看來老夫眼光還是極好的氨

那一旁的冰鶴,聽得天火尊者這話,眼芒頓時一陣閃爍,道:「這位前輩,煉製軀體的事,我冰河谷最為擅長,而且弄出來的軀體,還擁有著一些特殊能力,只要你為我冰河谷做一件事。便是能夠免費得到。」

蕭炎臉龐上的笑意緩緩收斂,眸子中,森冷殺意逐漸湧現。

天火尊者也是因為冰鶴此話而怔了怔,看了一眼蕭炎,片刻后,臉龐上浮現一抹古怪笑容,緩步走向冰鶴,然後蹲下身來,手掌輕拍了拍後者的肩膀,笑眯眯的道:「做什麼事?可以商量。」

「幫我冰河谷抓住厄難毒女,我冰河谷定然會給你一副極為滿意的軀體。」聞言。冰鶴雙眼深處掠過一抹狂喜。

天火尊者緩緩點了點頭,然後手掌輕輕移向冰鶴脖頸,而後者也是猛然有所察覺,渾身汗毛頓時倒豎而起,一掌便是對著面前的天火尊者轟去。

「嚓1

掌風尚還未至天火尊者面前,天火尊者臉色便是微微一冷,手掌陡然一用力,一道清脆嚓聲響中,直接是將冰鶴的脖子給扭斷了去。

「傢伙,這種人,以後不用給他說話的機會,不然遲早會有變故」

隨手甩開逐漸冰冷的冰鶴,天火尊者轉過頭,望著蕭炎,淡淡的道。

蕭炎袖中緊握的拳頭悄悄鬆開,對著天火尊者點了點頭,抱拳道:「多謝曜老先生提醒,這一邊,也該結束了」

其話音一落,一道銀芒頓時自山澗之內閃掠而出,然後出現在其面前,此刻在地妖傀手中,正是一臉血跡的冰元,而當他見到那猶如一堆爛泥的冰符以及腦袋扭曲的冰鶴后,眼中頓時射出一股怨毒,死死的盯著蕭炎,聲音嘶啞的道:「咋種,你們逃不掉的1

蕭炎淡淡一笑,從地妖傀手中將重傷的冰符接過,然後目光轉向那些冰河谷弟子,淡淡的道:「殺了,一個不留。」

其話音一落,那一旁的地妖傀頓時閃掠而出,猶如猛虎如羊群般衝進那群冰河谷弟子中,旋即,一道道凄厲的慘叫聲,頓時在這山澗邊緣響起。

在地妖傀這等凶神之下。那些冰河谷的弟子,唯有四下逃散,但他們的度卻遠遠不及地妖傀,幾下便是被追趕而下,然後在地妖傀手中,如同麥子般,盡數傾倒而下。

以最快的時間將所有的冰河谷弟子斬殺,滿身血腥味道的地妖傀方才掠回,與之而回的,還有著蕭炎的那道靈魂分身。

將靈魂分身收入眉心,蕭炎目光轉向渾身顫抖的冰符,微笑道:「我需要知道點事情」

冰符雙眼怨毒的盯著蕭炎,他倒是沒想到蕭炎手段如此之狠,居然是將他們殺得雞犬不留!

「咋種,不要以為殺了這裡的人,冰河谷便是不知道生了何事,等著吧,要不了多久,你便是會成為冰河谷的通緝目標,到時候,整個丹域,都將會沒有你的藏身之所1

蕭炎眉頭微皺,雙指並曲,一縷碧綠火焰緩緩延伸而出,然後輕輕點在冰符肩膀之上,那落指處,頓時爆出陣陣嗤嗤聲響,而冰符的臉龐,也是在那劇痛之下,變得扭曲了起來。

「我想知道你們先前所說的冰尊勁,是什麼?」

望著臉龐扭曲的冰符,蕭炎手指一收,淡淡的道。

冰符目光怨毒,根本就不理會蕭炎的問話。

蕭炎臉龐漠然,也不回話,手指再度點下!

嗤!

白煙升騰間,冰符渾身都是劇烈的顫抖了起來,臉龐因為劇痛,變得異常猙獰。

緩緩收回手指,蕭炎淡淡的道:「還不說?」

冰符的呼吸變得極其的粗重,片刻后,終於是咬著牙,嘶啞的道:「冰尊勁是我冰河谷獨有的鬥氣,而且必須達到斗宗階別,方才能夠將之修鍊而出,這冰尊勁若是侵入人體,便是會悄然隱匿,逐漸將人體血液,經脈凍結」

「怎麼解除?」

「沒有解除之法,除非去找我冰河谷的谷主出手,不過想必你們沒那本事。」冰符森然笑道。

蕭炎眼神冰冷,不再理會,偏頭對著天火尊者微微點了點下巴,然後轉身便走,其腳步剛踏出幾步,便是聽得後方傳來的骨骼斷裂聲響。

「這是他們的靈魂,收著吧」

三個玉瓶從後方射來,蕭炎一把抓住,瞥了一眼,然後收入納戒,快步走向醫仙,望著後者那蒼白的臉頰,不由得有些心痛,輕聲道:「先離開這裡,那所謂的冰尊勁,我來想辦法。」

醫仙柔柔的點了點頭,美目望著面前的青年,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後者的腳步,似乎是快要追趕上她了

蕭炎伸出手臂,攬住醫仙那盈盈一握的蠻腰,然後讓得地妖傀將躲在一旁的欣藍帶上,身形一動,便是迅對著落神澗更深處急掠而去

隨著蕭炎等人的離開,這山澗周圍,頓時變得安靜下來,唯有著那滿地的屍體以及鮮血說明著先前這裡所爆的慘烈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