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斗宗巔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斗宗巔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斗宗巔峰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斗宗巔峰

山谷之口。是一個約莫幾丈寬大的通道,在那通道上方的山壁處,醫仙與欣藍盤腿而坐,在她們身旁,是眼神空洞的地妖傀。

欣藍玉手托著香腮,目光不斷的望著山谷中掃去,這幾日的等待,谷中一直沒有什麼動靜,也不知道進展究竟如何了

「唉」輕輕的嘆息了一聲,欣藍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剛欲對著身旁的醫仙說話,後者緊閉的眼眸,卻是陡然睜開,俏美的臉頰,瞬間湧上一抹凝重之色。

「怎麼了?」

見到醫仙這般模樣,欣藍也是嚇了一跳,急忙道。

「冰河谷的人來了」醫仙美目中閃爍著冰寒之色,緩緩的自地面站起身來,淡淡的殺意,逐漸的從體內繚繞而出。

聽得醫仙此話,欣藍臉色也是驟變。目光連忙對著谷外望去,果然是在那遠處,隱約見到了一些白影。

「你便是厄難毒女吧?」

在欣藍目光望向谷外時,一道淡淡的蒼老聲音,突然緩緩的從遠處傳來,然後落進醫仙二人耳中。

對於這道聲音,醫仙並未回答,美目閃動著冰冷之色,玉手一握,澎湃的灰紫鬥氣,猶如兩條巨蟒般的徐徐延伸而出,旋即在其周身蜿蜒席捲

在那道蒼老聲音落下后不久,谷口處的空間,突然輕輕的波動起來,旋即,一道拄著蛇拐的佝僂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了醫仙二人目光注視之中。

隨著這道佝僂的身影出現,其身後又是響起大片的破風聲響,片刻后,一道道白色身影,整齊的落在了那佝僂身影之後,現身後,這群人皆是默不作聲,隱隱間,一股肅殺之氣,緩緩的擴散而開,令得周遭的毒氣。都是被衝散了開去。

在那道拄著蛇杖的老者出現時,醫仙眼瞳便是微微一縮,玉手悄然緊握,聲音清冷的道:「果然是斗宗巔峰的強者,冰河谷,還真是捨得1

「呵呵,為了厄難毒女,由老夫出手倒也不算太過,而且按照我冰河谷的規矩,殺我谷中長老者,必然也得將之擒回去,以極刑處之。」那拄著蛇杖的老者,自然便是進入落神澗尋找蕭炎一行人的那位冰河谷天蛇長老,此刻的他細密的眼睛看了一眼山谷上方的醫仙,微微一笑,聲音中,有著一種漠然的味道。

「他冰河谷的天蛇長老?」醫仙身後的欣藍,也是因為那突然出現的大批冰河谷強者而臉頰略微有些蒼白,特別是她的目光頓在那老者身上時,那份蒼白不由得更甚,當下便是失聲道。

「天蛇長老?」醫仙一怔。旋即也是略微有些動容,對於此人的名聲,即便是她這進入丹域不久的人都是有所耳聞,傳聞這老傢伙不僅實力強悍,而且也是將冰河谷那冰尊勁修鍊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尋常斗宗,根本就不是其十合之將,而且此人每次出手,都是不留活口,而且還仗著那冰尊勁的霸道,將對手生生的凍成栩栩如生的冰雕,令人望而生畏。

這老傢伙的凶名,在中域可是相當不弱,醫仙倒是沒想到,這一次冰河谷派出來的強者,居然便是這個老怪。

「怎只有你二人?我記得似乎還有一位青年以及一道實力不錯的靈魂體吧?」天蛇蛇拐輕輕的在地面上跺了跺,笑道:「讓他二人也出來吧,今日,老夫不會放過一人的,不然不好跟谷主交代。」

「就怕你沒那本事。」醫仙冷笑,偏頭對著欣藍沉聲道:「你去谷中,照看蕭炎他們。」

聞言,欣藍遲疑了一下,但一想到自己留下也只會成為醫仙累贅后,也只得一咬牙,然後迅後退,然後躍進谷中。

「看來都是在這谷中,難道是因為上次跟天毒蠍龍時受傷了不成?」對於欣藍的離開,天蛇也不以為意。今日,這群人,一個都跑不掉。

醫仙黛眉微皺,沒想到這老怪讓他們與天毒蠍龍**過手都知道,果然是有些門道

「蛇老,此女便交給我們吧,您老歇息著便」在天蛇身旁,那三名白衣老者看了一眼醫仙,然後恭聲道。

「不用,對於這厄難毒女,老夫也很感興趣」說到此處,天蛇突然摸了摸耳後,那裡有著一塊深褐色的傷疤,傷疤上,隱隱有著一些難看的坑洞,就猶如肉塊被從那裡生生挖走了一般,令得人看上去便是有著打寒顫的感覺。

摸著這塊褐色傷疤,天蛇渾濁的雙眼猛的湧出一股寒意:「上次與那位厄難毒體交手時,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了,不過對於他我倒是記憶尤深,今日,便再讓老夫瞧瞧,這一屆的厄難毒體。又是能達到何種地步?」

聞言,那三名白衣老面面相覷了一眼,皆是不敢再言語,當年慘敗於那位擁有厄難毒體的強者手中,一直都是天蛇心中的血疤,他們可不敢在這上面多說什麼。

「你們守住山谷四周,不要讓任何人逃出1拄著蛇拐,天蛇緩緩的行出,然後腳掌踏著虛空,一步步的行至半空,目光瞥了一眼醫仙與其身旁的地妖傀。淡淡的笑道:「今日除了你以外,山谷中,不會再有其他的活口。」

醫仙臉頰冰寒,目光不著痕的掃了一眼谷內,玉手忍不住的緊握起來,谷中依舊沒有什麼動靜,看來天火尊者的**融合,依舊還未完成。

「只能盡量拖延了,希望蕭炎能夠加快度吧1

輕吸了一口氣,醫仙蓮步輕移,而就在其腳步剛剛踏下時,一旁的地妖傀,卻是猶如受到牽引一般,的一聲,一腳狠狠跺在地面,旋即直接對著那天蛇暴掠而去。

見狀,醫仙也是急忙施展身形迅跟上,掌心之中,磅的鬥氣化為兩條灰紫鬥氣巨蟒,嗤的一聲便是劃破長空,對著天蛇噬咬而去。

「這便是那傀儡么?果然有些不凡,不過,真正的斗宗巔峰,可不是依靠數量,便是能夠抗衡」望著那率先掠來的地妖傀,天蛇卻是淡淡一笑,乾枯的手掌緩緩一握,只見得地妖傀面前的空間詭異蠕動,瞬間后,居然直接化為一片實質。

「1

地妖傀狠狠的撞擊在那片空間牆壁上,其上所蘊含的反彈效果,盡數將那份力道,送還至其身體之上,旋即直接將其震得倒飛而出。

隨手震退地妖傀,天蛇乾枯的手爪緩緩抬起,然後對著醫仙所在的方向,猛的一抓。頓時,一隻丈許龐大的寒氣巨掌,暴射而出,一把抓住那兩條灰紫鬥氣巨蟒,狠狠一捏間,兩條巨蟒,便是崩裂而開,化為無數能量光點,傾灑而下。

一掌捏碎巨蟒,天蛇臉龐上浮現一抹冷笑,手掌一揮,巨掌閃電般的出現在醫仙面前,然後一掌狠狠扇下!

感受到那猛然而至的驚人寒氣,醫仙俏臉頓時一變,在這種驚人的寒氣下,她察覺到連體內的鬥氣流轉,都是變得阻塞了起來。

「好強的冰尊勁1

臉頰湧上凝重,濃郁的灰紫鬥氣急自醫仙體內暴涌而出,然後閃電般的在其頭頂凝聚!

「1

寒冰巨掌毫無阻礙的落下,在與那濃郁灰紫鬥氣碰撞間,恐怖的寒氣暴涌而出,那灰紫鬥氣之上,頓時浮現了一點點細的冰屑,巨掌落下,幾乎是呈摧枯拉朽之勢,將醫仙的防禦盡數摧毀。

「噗嗤1

防禦輕易被破,醫仙尚還來不及後退,那龐大的勁力便是隔空擊中其身體,當下便是一口鮮血噴出,嬌軀如斷線的風箏般倒飛而出,然後重重的撞擊在山壁之上,強猛的勁道令得山壁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僅僅是一回合,醫仙便是不敵而退,斗宗巔峰,居然強悍如斯!

一掌擊潰醫仙,天蛇微微一笑,剛欲追擊,一道銀色身影卻是悍不畏死的再度暴掠而來,拳頭之上,銀光閃爍!

感受到銀色身影拳頭之上的凌厲勁風,天蛇眼中卻是浮現一抹淡淡的不屑,空有一身蠻力而已,對付尋常斗宗尚還可行,但對於他來說,卻無疑只是莽夫。

雪白的寒氣迅在天蛇手臂之上凝聚,轉眼間便是化為一隻寒冰拳套,旋即,一拳擊出!

冰拳與地妖傀的那一拳,以一種極具視線衝擊力的度,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頓時,冰屑四濺!

冰屑從冰拳上四射而出,天蛇一聲冷笑,手臂突然猶如蛇一般,詭異的蠕動而起,旋即猛的一震!

砰!

潮水般的力量,在其手臂蠕動間,暴涌而出,這股力量中,似乎還蘊含了地妖傀的力量,那詭異的蠕動方式,幾乎是將地妖傀的擊出的力量,盡數的反饋而回。

勁力成波浪般的擴散而出,地妖傀胸膛處,直接陷得出現了一個半指深的拳印,若非它本身就沒有半點生機與痛覺,恐怕光是這一拳,他便是得葬生在天蛇手中。

不過即便如此,地妖傀依舊是被狠狠的震落而去,最後接連震碎了好幾塊巨石后,方才被深深嵌入山壁之中。

「不過如此」

手中蛇拐輕輕拄著虛空,天蛇望了一眼迅潰敗的醫仙一眼,淡淡一笑,道:「比起上一任厄難毒體,如今的你,可是差了不少,乖乖跟我回冰河谷,或許還有活路,不然的話,下場不會比其他人好」

醫仙臉頰冰寒,抹去嘴角的血跡,手印變動,剛欲解開厄難毒體封印,一道輕笑之聲,卻是突然緩緩自山谷之內傳出。

「我看回冰河谷還是不必了,這落神澗是個不錯的埋骨之地,用來埋葬你這把老骨頭,待遇應該不算差」

半空中,天蛇臉龐上的笑容緩緩收斂,目光陰沉的望著那谷口方向,那裡,兩道身影,緩步而出

天蛇的目光在前面那道年輕身影頓了頓,旋即便是轉向其身後的那名臉帶笑容的老者,然後陰沉的臉色,緩緩凝固。

「斗尊?」

輕輕的聲音,噙著一絲獃滯與驚駭,突然傳遍而開,令得這片天地的空氣,悄然凝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