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六十三章以卵擊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以卵擊石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以卵擊石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以卵擊石

「斗尊?」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是宛如擁有著一種異樣的魔力般,瞬間令得這片天地的空氣都是為之凝固,那眾多冰河谷弟子所形成的肅殺之氣,也是在這兩字之下,土崩瓦解!

山谷之口,兩道身影徐徐行去,蕭炎將一旁的醫仙扶起,望著她嘴角依稀殘留的血跡,臉龐上的那分輕笑,不由得更濃,只不過這笑容中,卻是滿噙著殺氣與寒意。

「成功了?」

醫仙望著蕭炎身後的天火尊者,驚喜的道。

蕭炎微微一笑,輕輕點了點頭,道:「沒事吧?」

「一點傷。」醫仙隨意的道,這次她留了心眼,並未再讓得那冰尊勁侵入體內,再加上那天蛇想要擒她活口,掌下也是有所留力,因此傷勢也並不算嚴重。

蕭炎抓住醫仙的玉手,在探測了一番后。方才略微放心,偏過頭,望著天空上那臉龐突然變得陰晴不定起來的天蛇,微微一笑:「這位長老下手還真是不輕埃」

天蛇面色陰沉的看了蕭炎一眼,然後冷哼一聲,目光轉向天火尊者,雖說後者從出現后便是未曾說過一句話,可從其體內瀰漫而出的那種若有若無的壓迫之感,卻是令得天蛇有種心臟緊縮的感覺,這種壓迫感,他只在冰河谷的谷主以及另外一位始終壓他一籌的老怪身上感受到過,而這兩者,皆是真正的踏足進入了斗尊那個層次!

這也就是說,這位看上平實無奇的老者,定然也是一名斗尊強者!

「這人的容貌,應該便是當日的那靈魂體當時看其不過才達到八星斗宗層次,但如今這般看來,應該是此人故意為之」寂靜的氛圍下,天蛇心中念頭急轉,由於徹底將靈魂融入了這幅新的軀體,乃至於軀體的容貌,居然也是隨之改變,變得與天火尊者靈魂完全相同,所以天蛇方才會在第一眼,便是認出天火尊者便是當日的那道靈魂體。

「這位朋友,你殺我冰河谷長老的事,我們可以不追究。但這幾人,我冰河谷卻是不能放過,還望能夠看在我家谷主的面子」這天蛇倒也的確不愧久負盛名的強者,即便是面對著斗尊階別的強者,在略微失態后,便是從容鎮定而下,沖著天火尊者客氣的一抱拳,但可惜,他的話尚還為說完,便是被打斷而去。

「我與你家谷主不熟,這面子,老夫看也不用給」天火尊者輕輕扭了扭手臂,剛剛與這具身體融合,尚還有些顯得陌生,不過這種擁有**的感覺,實在是太過美妙了,他看了一眼身旁的蕭炎,與之相識一笑,然後抬頭,望著天蛇,笑眯眯的道。

聞言。天蛇面色微沉,以他的身份與實力,已經是很久沒有人敢再如此的對他說話了。

在天蛇臉色陰沉間,那在下方不遠處的那三名冰河谷長老,也是逐漸的從開始的驚駭中回過神來,目光難以置信的望著蕭炎身後的那名老者,斗尊?這群人中怎麼可能會有這種等級的存在?

身為斗宗強者,他們非常清楚斗尊的可怕,他們怎麼都想不到,為什麼這本來十拿九穩的局面,卻是會在這一霎,突然出現這般的驚天逆轉,斗尊這即便是天蛇長老親自出手都是難以戰勝的級強者啊!

三名冰河谷長老對視了一眼,皆是滿嘴的苦澀,這種局面的逆轉,實在是太考驗一個人的抗打擊能力了,先前他們還是包圍著養的狼,但這一轉眼,這群羊裡面,便是竄出了一頭兇悍的老虎,獵人與獵物之間的身份轉變,似乎太快了點

「老夫知道你不是什麼好貨色,但同樣的,老夫也屬於那種有仇必報的人,既然打傷了人,自然是要付出代價」

在冰河谷等人臉色陰晴不定時,天火尊者卻是淡淡一笑,偏過頭,對著蕭炎道:「交給我吧。」

蕭炎微微點頭。扶著醫仙,緩緩後退了兩步,輕聲道:「既然冰河谷又要送上這份大禮,那我們便接受了吧。」

天火尊者笑著點了點頭,渾身衣袍,突然無風自動而起,其周身的空間,也是猶如水波一般,開始迅的波動起來,一股浩瀚之力,徐徐擴散。

「這位朋友,你真是要與我冰河谷為敵不成?莫要以為你是斗尊強者,便可肆無忌憚!我冰河谷,可還從未懼過誰1見狀,天蛇眼神更加陰沉,手中蛇拐狠狠一跺虛空,冷喝道。

對於天蛇的冷喝聲,天火尊者卻是宛若未聞,身體周遭的空間,波動得越來越厲害,而在這種波動下,其周圍的那些碎石,居然也是劇烈的顫抖起來。旋即迅的分解,化為無數細的沙粒

見到天火尊者根本就不理會自己,天蛇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森然,斗尊強者的確非常強,但如此便想讓他輕易退去,也絕對不可能,斗尊強者,他不是沒見過!

「冰河谷眾人聽令,結乾龍玄冥陣1身體迅幾步,天蛇對著下方的冰河谷等人厲聲喝道。

聽見天蛇的喝聲,所有冰河谷的人都是打了個寒顫。不過好在這些人也算是冰河谷之中的精銳,當下迅分散而開,彼此間形成一個極為玄妙的陣型,而那天蛇,正處於大陣的中心點。

喝!

一陣陣低喝聲,不斷的從冰河谷弟子嘴中喝出,旋即一股股白色寒氣,從他們天靈蓋之中噴薄而出,這些白色寒氣之中,又是以那三名冰河谷長老最為強悍。

無數奇異的白色寒氣升騰而上,最後匯聚天空,繚繞在天蛇周身,而其此刻也是雙眼怒睜,手中印結急變幻,帶起一道道令人眼花繚亂的殘影。

「乾龍玄冥陣,血祭招冥龍1

天蛇指甲劃過指尖,殷紅鮮血飆射而出,旋即融入那濃郁的寒氣之中,而其嘴巴一張,一股異常磅的深藍色寒氣**而出,最後與那眾多的寒氣凝聚在一起,急蠕動間,一條足有百丈龐大的冰寒巨龍,緩緩的出現在了天空之上。

這條冰寒巨龍體積極為龐大,身體表面還蔓延著無數血絲,巨大的龍眼處,閃爍著冰冷的血芒,目光盯著下方的眾人,猶如螻蟻般,這條冰寒巨龍,並非是徒有其表,而是真正的從其體內,有著一股龍威,瀰漫而出。

冰寒巨龍一出現,那天蛇以及所有的冰河谷之人,臉色都是湧現一抹蒼白,甚至一些弟子的皮膚。都是在這一霎變得乾枯了許多,頭也是逐漸有著變得枯黃的跡象。

蕭炎望著那條冰寒巨龍,眉頭也是微微一皺,不愧是冰河谷,居然還有這等奇妙的大陣,不過看上去,似乎施展這種大陣的代價很大啊

天火尊者身體懸浮天空,目光望著那冰寒巨龍,眼中也是有著許些訝異,這冰寒巨龍幾乎是凝聚了這些冰河谷等人體內所有鬥氣甚至精血所凝,威力遠尋常的斗宗巔峰。

「這位朋友,若你此刻退去,我冰河谷,依舊將你視為貴客1天蛇目光緊緊的盯著衣袍無風自動的天火尊者,沉聲道。

「虛張聲勢。」天火尊者淡淡的道。

「這是你自找的1天蛇眼中寒芒閃爍,他還真不信,凝聚了在場眾人所有鬥氣所凝聚而成的冰寒巨龍,會對面前此人沒有半點威脅!

「去1

手指猛的指向天火尊者,天蛇一聲怒喝,天空上的冰寒巨龍,頓時仰天一陣咆哮,巨嘴一張,足有十幾丈龐大的冰寒龍息,便是閃電般的對著後者暴射而去,龍息所過處,連虛無的空間,都是出現了淡淡的白色碎冰。

望著那暴射而來的冰寒龍息,天火尊者手指在面前輕輕一劃,空間猶如薄紙,虛裂而開,一個宛如口袋般的漆黑空間裂縫,便是憑空而現,而那龍息,則是進入噴入而進。

龍息被進入噴進虛無空間,天火尊者手掌一抹,空間裂縫詭異消失,抬起頭,手掌遙遙的對準那旁的冰寒巨龍,旋即猛的一握。

「空間絞殺1

隨著天火尊者輕喝聲一落,這片天地的空間,頓時劇烈的波動而起,那冰寒巨龍深處的空間,也是急扭曲,甚至隱隱間,都是出現了空間皺褶。

「嚓1

皺褶剛剛浮現,那片空間,居然是直接出現了漆黑斷層,而冰寒巨龍的那截身體,則是生生的被空間扭曲而斷,然後被吞入漆黑裂縫之中。

身體斷裂,那冰寒巨龍頓時仰天怒吼,龐大的身體帶起無匹的音爆之聲,對著天火尊者暴沖而去。

望著那暴掠而來的冰寒舉動,天火尊者卻是一聲冷笑,手掌猛的連握!

嚓!嚓!嚓!

空間急扭曲,一片片的皺褶不斷的出現,而每一次皺褶的出現地點,都是那冰寒巨龍所處的空間,於是,在後者尚還未衝進天火尊者百丈之內時,其龐大的身體,便是斷裂成了四五截,然後被吞噬進入虛無空間。

在冰寒巨龍衝到天火尊者面前時,已經只剩下一個巨大的腦袋,天火尊者手掌伸出,按在其額頭處,屈指一彈,冰龍便是爆裂成漫天碎冰

「以卵擊石,不堪一擊」

在冰龍爆裂之時,那天蛇等人,臉色頓時一紅,旋即一口鮮血,同時噴出!

斗尊強者,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