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六十六章陽火古壇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陽火古壇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陽火古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陽火古壇

青年平淡的聲音。如水流般的劃過大廳,令的所有人都是一愣,這般語氣,當真是不同一般的狂。

那名為趙黑,秦魔的黑衣老者,聞言也是怔了怔,旋即臉色緩緩的陰森而下,目光如同凶狼般的望著那對著大廳之內徐徐而來的青年,片刻后,獰然一笑:「一個區區二星斗宗,居然也敢在老夫二人面前放肆1

「還有四十秒。」對於這二人的獰笑,青年猶如未聞,略顯懶散的聲音,從其嘴中傳出。

「殺了他1

趙黑臉色陰寒,緩緩的道。

聽得他的命令,那周圍眾多黑火宗之人,眼神頓時瞬間湧上兇狠之色,雄渾鬥氣自體內暴涌而出,然後幾乎是不約而同般施展鬥氣,對著那緩步而來的青年爆轟而去。

碧綠色的火焰從蕭炎體內湧出,化為一團火罩。而那些兇悍攻擊在接觸到火罩時,則是自動煙消雲散,並未令得蕭炎腳步有半點的停滯。

見到那自蕭炎體內湧出的碧綠火焰,那趙黑二人先是一怔,旋即猛的失聲道:「異火?」

失聲落下,二人眼中陡然湧上一抹狂喜與貪婪,黑火宗也是以御火而出名,對於萬火之尊的異火,他們自然是極為的了解。

「好子,竟然還有這等奇物,不過既然你自動送上門來,那老夫二人也就好心收下吧1趙黑陰森一笑,與秦魔交換了下眼色,腳掌猛的一踏,兩人居然同時出手,對著蕭炎暴掠而去。

「唉時間到了。」

在兩人動手那一霎,蕭炎也是一聲輕嘆,微微搖頭。

輕嘆聲徐徐落下,蕭炎周身的空間緩緩扭曲,旋即一道蒼老的身影詭異浮現,袖袍隨意對著那暴掠而來的兩人一揮,頓時,虛無空間直接是猶如被無形大手狠狠的糅合起來般,露出諸多空間皺褶。

袖袍揮下,一股浩瀚恐怖之力,如潮水般的悄無聲息劃過空間,然後沒有帶起半點波動。輕輕的撞擊在趙黑,秦魔二人胸口處。

「噗嗤1

勁風襲來,趙黑二人的身體陡然凝固,臉龐上的猙獰也是在這一瞬化為一股驚駭,還不待這份驚駭徹底化開,兩口殷紅鮮血夾雜著許些破碎內臟,便是直接從二人嘴中噴吐而出!

「1

鮮血噴出,兩人身體也是如那斷線風箏般,倒飛而出,然後重重的砸落下地,然後狼狽的在地面上滾了十幾圈后,狠狠的撞在牆壁上,隱隱間,有著骨骼破碎的清脆聲音,悄然響起。

滿廳寂靜,所有的目光,都是近乎獃滯般的望著蕭炎身旁的那道蒼老身影,隨意一揮,兩名六星巔峰實力的斗宗強者,居然便是毫無抵抗之力的敗成這般狼狽?

「鬥鬥尊?」

葉重目瞪口呆的望著那道蒼老身影,雖然後者體內沒有絲毫氣息的溢出。但他依舊是感覺到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這種感覺,他曾經感受到過,但給他這種感覺的,無一不是那種踏入斗尊層次的強悍存在。

「我葉家什麼時候與這等強者有所交際?」葉重心中念頭急閃,自從葉家逐漸落敗后,已經很少能夠有能夠打動一些斗尊強者的能力,不然的話,這黑火宗怎麼也是不敢找上門來了。

在其心頭疑惑間,目光卻是突然見到大廳之外的欣藍,當下一怔,旋即似是想到了什麼,目光猛的轉回蕭炎,雖說後者的容貌略微有些改變,但葉重還是依稀見到了一些熟悉輪廓。

「他居然便是上次那個蕭炎?」

心中掠過這道念頭,繞是葉重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上次見面,此人身邊還只是有個實力強悍的傀儡,如今短短一月左右時間,身旁怎麼又出了一位神秘的斗尊強者?

「這人定然是擁有著莫大背景,不然怎能讓得斗尊強者隨身左右?上次倒是我葉家老眼昏花,差點得罪了這尊大神。」

至於葉重心中翻騰的這些念頭,蕭炎自然是不知道,他瞥了一眼那牆角處的滿臉鮮血與驚駭的趙黑與秦魔,不由得冷笑一聲,先前天火尊者那一擊,怕至少也是令得這二人重傷了去,即便以後傷愈,怕也是會留下一些後遺症。

「這位前輩。我二人是黑火宗長老,今日有眼無珠冒犯兩位,還望多多包涵。」

那趙黑與秦魔狼狽的從地上爬起,滿心驚駭間根本就沒有半點怒火,身為當事人,他們對先前那一掌的恐怖尤為清楚,能夠如此輕易便是擊敗他二人的,定然是斗尊階別的強者,這等存在,根本就不是他黑火宗遭惹得起的存在。

「**,這葉家怎麼可能還能結識斗尊強者?這次倒是失算了,回去定要告知宗主,以後少打這葉家的主意,瘦死的駱駝果然比馬大」

兩人滿嘴的苦澀,強忍著體內傳來的陣陣劇痛,抹去臉上的鮮血,卻是沒有了先前的半點威風,在一名斗尊強者面前,他們這條命,就如螻蟻般,不值一提,這一點,這二人最為清楚

「滾吧。以後再來,我下次便去你黑火宗陪你們叨嘮叨嘮。」

蕭炎淡淡的瞥一眼幾乎被嚇破膽的兩人,冷聲道。

聞言,趙黑與秦魔皆是打了個寒顫,也不敢說什麼,攙扶著便欲對著門外逃竄而去。

「東西拿走1

這兩人剛欲出門,蕭炎的冷喝聲也是緊隨而來,這兩人又是急忙轉身,然後唯唯諾諾的將大廳中的那些棺材收入納戒,這才在一干葉家族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帶著人一句話都不敢回答的狼狽逃竄。

望著那狼狽逃竄出葉家的黑火宗一干人。大廳中的葉家族人,好片刻后,方才回過神來,望向場中蕭炎與其身旁的天火尊者時,眼中湧現許些敬畏。

「爺爺,你們沒事吧?」

欣藍的身影急匆匆的跑進大廳,對著夷道。

葉重搖了搖頭,旋即目光望向蕭炎,輕嘆了一聲,鄭重的彎身抱拳:「蕭炎先生,多謝出手相助了,當日葉家的不敬,還請不要放在心中。」

「蕭炎?」

聽得葉重之話,一些葉家族人也是一怔,特別是當日曾經與蕭炎交過手的幾名葉家長老,目光驚異的望著蕭炎,旋即面露慚色。

蕭炎隨意的擺了擺手,也懶得客套什麼,直接道:「此次前來葉家,只是想借陽火古壇一用,不知葉重長老能否借之一用?」

聞言,葉重目光看了一眼身旁的欣藍,後者連忙沖著他點了點頭,當下他只能苦笑道:「蕭炎先生今日救我葉家,雖說陽火古壇按照族規不能外借,但如今葉家都是到了這種地步,再固守陳規,恐怕也是只能自尋死路了」

見到這葉重並沒有找什麼推脫之詞,蕭炎這才輕輕一點頭。

葉重在吩咐族人清理大廳之後,便是親自領著蕭炎一行人,對著葉家深處行去,約莫十來分鐘后,一片極為偏僻的碎石廣場出現在面前,在那廣場中央,有著一個看上去略微有些古老的祭壇,搭建祭壇所使用的巨石,都是布滿著歲月的痕。顯然這祭壇存在的時間,頗為長久。

蕭炎走近祭壇,卻是現這裡的光線格外的明亮,而且越加接近祭壇,周遭天地間的能量也是越加的熾熱與純正,一道道宛如實質般的光束從天際傾灑而下,最後經過光滑石壁的反射,盡數匯聚在祭壇中心處的一塊漆黑石碑上。

「石碑之下,便是一處通往地底深處的地眼,石碑移開,會有著一些地心火苗竄出,點燃匯聚在這裡的陽光,從而形成陽火,當然,這只是以前的情況」望著那古老的祭壇,葉重輕嘆了一聲,苦笑道。

「怎麼回事?」聞言,蕭炎眉頭微皺。

「早在幾年之前,便是很少會有地心火苗順著地眼出來,使用其他火焰,卻是並不能點燃陽光,形成陽火」葉重輕聲道。

蕭炎微微點頭,他此行倒並非是要藉助什麼陽火,只是想要藉助這裡的純正天地能量壓制醫仙的厄難毒體罷了。

「醫仙,進祭壇吧」蕭炎偏過頭,對著與醫仙道。

聞言,醫仙點了點頭,腳尖一點地面,身形便是輕飄飄的落在了那祭壇之中,周圍那濃郁的至陽之力,令得她黛眉微蹙,有些感到不太舒服。

見到醫仙進入祭壇,蕭炎遲疑了一下,又是將地妖傀也是召喚而出,然後這才略感放心的行入祭壇。

「曜老先生,請為我們護法,不要讓任何人驚擾到我們」

天火尊者微笑著點了點頭,身形一動,出現在廣場邊緣的一處巨樹上,盤膝而坐。

「放心,只要不是斗尊強者親自前來,不然沒人能打擾到你」

見狀,那葉重也是識相的遠遠退開。

蕭炎微微點頭,目光一掃,這祭壇周圍有著眾多石壁,若是不走得近,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見其中的一舉一動,如此一來,也算是頗為隱蔽。

收回目光,蕭炎望著面前有些緊張的醫仙,輕笑一聲,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也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