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六十八章誰動你我便殺誰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誰動你我便殺誰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誰動你,我便殺誰!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誰動你。我便殺誰!

蕭炎手掌微曲,一股吸力直接是將一旁玉盒之內的那團菩提化體涎吸,眼神微凝,一股青白火焰自醫仙身體表面分化而出,然後將菩提化體涎包裹而進。

隨著火焰與這菩提化體涎接觸,後者頓時猶如受到刺激般的劇烈翻騰了起來,看那模樣,似乎是想要從那火焰之中脫離出來。

這種情況,蕭炎自然是不會允許,菩提化體涎雖然擁有奇異效力,但卻也必須經過異火的略微淬鍊,方才能夠直接施展到醫仙身上。

手掌微握,青白火焰翻騰得越加厲害,而在這恐怖溫度下,菩提化體涎在堅持了兩三分鐘后,終於是逐漸的停止了蠕動

「咦?」

隨著淬鍊的迅完畢,就在蕭炎即將將菩提化體涎從火焰中抽出時,卻是突然驚咦了一聲,只見得那菩提化體涎在異火的燒中,居然是逐漸從其中飄落出眾多翠綠的粉塵沉澱,這種粉塵徐徐落下。但卻並未徹底脫離這團菩提化體涎,而是在其底部位置不斷的凝聚,轉眼時間,便是形成了一枚不足拇指大的翠綠色珠體。

在翠綠色珠體成形那一霎,菩提化體涎也是微微一抖,旋即這枚珠體便是從中脫落而出,然後被蕭炎一把抓進手中。

翠綠珠體的觸感並不光滑,反而是顯得有些粗糙,但手掌握著它,卻是能夠感受到一種勃勃生機。

「這菩提子?」蕭炎目光驚異的望著手中這枚莫名其妙出現的翠綠珠體,片刻后,眼神猛的一凝,驚聲道。

菩提子,與那菩提心一般,也是菩提古樹之物,但這種珍稀之物與菩提心一般罕見,一般說來,一旦從菩提古樹上掉落而下,便是會在頃刻間化為粉末,外人極難獲得。

「這菩提化體涎之內的沉澱,在異火的燒下,居然能夠形成菩提子?」蕭炎眼神急閃爍,猛的有些明悟,恐怕那傳言中說的得到菩提化體涎便是能夠感應到菩提心存在的話的確不假,但這之中的菩提化體涎,應該是說這菩提子!

唯有得到菩提子,方才有機會感應到那傳說中的菩提心!

手掌緩緩緊握。蕭炎眼中掠過一抹欣喜,沒想到這無意之舉會得到這般奇物,菩提心這等神物,對於一些斗尊強者來說,幾乎是擁有著難以頗誘惑力,因為菩提心能夠提高晉階斗聖的成功率,光是這一點,便是足以令得所有斗尊強者為其飛蛾撲火。

至於為何在得到了這菩提子后,依舊沒什麼感應,蕭炎此刻也沒那時間細細研究,手掌抓住懸浮在一旁的那寒玉盒,然後心翼翼的將這枚菩提子放入其中,收進納戒,這東西太過珍貴,若是傳了出去,恐怕會造成不的騷動,甚至一些隱世的斗尊老怪,都是會被這吸引出來,到時候自己恐怕就真的是在劫難逃了,所以蕭炎也是打定了主意,若是實力不夠。還是盡量不要去尋什麼菩提心,否則最後搞得得不償失的話,那就實在是有些太凄慘了點。

收好菩提子,蕭炎目光飛快的看了一眼面前緊閉著雙眸,身體不斷細微顫抖的醫仙,然後從火焰之中將那團翠綠色的菩提化體涎抓出,深吸一口氣,一把將之貼在醫仙光潔滑膩的平坦腹之上。

菩提化體涎剛剛碰觸到醫仙的身體,便是在一陣悉悉索索聲音中,順著其肌膚毛孔,悄然的鑽進其身體之內。

隨著菩提化體涎的鑽進,一股充滿生機的翠綠之色,頓時自其腹處急蔓延而出,幾個呼吸間,便是包裹了醫仙的整個身體。

無數的翠綠色液體,粘附在醫仙身體的每一個角落,而在這菩提化體涎的侵潤下,先前因為毒氣而喪失了一些生機的經脈肌肉等等,居然是再度煥了生機,而且那生機的濃郁程度,比先前更勝。

「不愧是菩提化體涎」

察覺到醫仙體內迅煥的生機,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欣喜,菩提化體涎的效果,出乎了他的意料。

「接下來,便是化解那厄難毒力了」

蕭炎臉色再度變得凝重,雙指並曲,然後飛快的點在醫仙腹處,而隨著其手指的點動,那包圍著灰氣漩渦的青白火焰。頓時分裂開一道縫隙,而一股股的翠綠色液體,則是飛順著縫隙鑽進,最後帶著細微的咕嚕聲,衝進灰色的毒氣漩渦之中。

隨著菩提化體涎沾染,那充滿死亡氣息的灰色毒氣,頓時起了劇烈反應,灰氣瘋狂的翻湧,而在其翻湧間,其內所蘊含的死亡之味,則是迅的被菩提化體涎之內所蘊含的生機中和化解

「醫仙,運轉鬥氣,壓縮毒氣,形成毒丹1

感受著灰色毒氣之內迅消失的死亡氣息,蕭炎頓時一聲厲喝,喝聲如雷,轟隆隆的直接傳到了醫仙靈魂深處。

在蕭炎這般喝聲之下,醫仙的靈魂也是恢復了許些清醒,然後連忙運轉鬥氣,按照當初那毒丹之法上所說的方法,開始逐漸的壓縮著那浩瀚的毒氣漩渦!

在醫仙的驅使下,那毒氣漩渦也終於是逐漸開始對著中心位置的那枚魔核處凝聚而去,而在毒氣的衝擊下。那枚魔核也是開始釋放出狂暴的能量,想要抵禦住毒氣的侵蝕

「1

這種毒氣與狂暴能量的對轟並未持續多久,便是猛的爆出一陣沉悶聲響,那魔核之內的能量,迅被厄難毒氣吞噬並且佔據

而伴隨著毒氣的侵蝕,那枚魔核,居然也是開始變得渾圓起來,通體瀰漫著一種灰色光澤

灰色的毒氣漩渦不斷的高旋轉,浩瀚的厄難毒氣,源源不斷的對著那枚渾圓的灰色魔核之內湧出,而隨著越來越多鬥氣的湧進。那枚魔核的體積,也是在以一種緩慢的度,逐漸的縮

「呼感謝上天。」

外界,蕭炎感受到醫仙體內那井然有序的一幕,也是徹底的鬆了一口氣,旋即一股疲乏之力,湧上心頭,然後直接四仰八叉的仰倒而下,一切,都還算順利,現在,便安靜的等著醫仙將那厄難毒氣盡數吸收,而毒丹一旦凝聚,那麼這厄難毒體,以後也將會徹底在醫仙的控制中,再不會有無故爆之舉。

他對醫仙的承喏,時隔數年,如今,終於是完成了!

在蕭炎為醫仙解決厄難毒體問題時,那遠離葉城的一片冰原深處的一座大殿中,卻是隱隱有著淡淡的森冷瀰漫而出。

「此行五十四人,回來者,唯你一人,天蛇,這便是你帶回來的交代?」

冰涼的大殿之中,位處,一名白袍人影坐於冰寒王座上,一對不含情感的雙眼瞥了一眼大殿中那匍匐在地的老者,平淡的聲音,卻是令得大殿之內寒氣驟升。

「谷主,此事並非屬下之因,全是情報失誤,那一群人中,有著一名斗尊強者,屬下此次能夠逃回,也全是運氣之故。」

大殿下的老者,抬起頭來。赫然正是那從天火尊者手中逃生的天蛇長老。

「斗尊?幾星斗尊?」

聞言,冰寒王座上的人影眼中也是出現了一陣波動。

「應該只是一星斗尊層次,不然的話,屬下也根本無法從其手中逃生。」天蛇遲疑了一下,恭聲道。

「呵呵,難怪能讓天蛇這般狼狽,原來也是一名一星斗尊。」蒼老的聲音,突然響起,順著聲音來源望去,只見得在大殿一角,居然還有著一名身穿白色皮絨的老者,這位老者臉龐上掛著笑容,在說起斗尊時,並沒有常人所有的敬畏。

「只是一星么」冰寒王座上的人影微微點頭,手指輕輕的點在寬大的椅背上,片刻后,淡淡的道:「厄難毒體,本尊志在必得,一名一星斗尊的話,倒還沒那資格讓本尊放棄,你可有那群人的去向?」

聞言,天蛇有些尷尬的搖了搖頭,他逃命都來不及,哪還有時間去管那群傢伙的去向。

見到天蛇搖頭,冰寒王座上的人影眉頭微微一皺,一股令人心悸的寒意,緩緩的在大殿之中瀰漫而起。

在這種連鬥氣都是會凝固的可怕寒意下,天蛇也是打了個寒顫。

「桀桀,冰尊者,不用火,那群人的去處,我們知道」寒意瀰漫間,大殿中突然湧現許些詭異黑氣,旋即黑霧繚繞,化為一道身影,黑霧蠕動間,隱隱間有著鐵鏈的聲音嘩嘩的傳出。

「魂殿?你們竟然也會來我冰谷,還真是稀客氨黑霧的出現,並未令得冰寒王座上的人影有半點吃驚,只是淡淡的道。

「桀桀,那群人中,也有著一人是我魂殿的目標,既然目標相同,此次,或許可以聯手一次,冰尊者以為如何?」黑霧蠕動,其中傳出一道怪笑聲。

「厄難毒體歸我冰谷,其餘人,隨你們」寒冰王座上,人影緩緩站起,恐怖的寒氣在其呼吸吞吐間,化為寒流擴散而開,他瞥了一眼黑霧人影,輕聲道。

「不愧是冰尊者,這般魄力,遠非常人難及,桀桀,既然如此,那便祝我們合作愉快了」

在冰冷的寒冰大殿中,一股針對蕭炎一行人的龐大黑手凝聚成形時,那遠在丹域邊緣的一座空間蟲洞處,空間也是泛起一陣波動,旋即一道道人影破空而出,然後唰唰的整齊立於這片廣場上,一道道強悍肅殺的氣息,如火山般的噴薄而出,令得這片廣場瞬間寂靜,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些黑色身影,一些眼力稍強者,更是心臟在這一刻猛烈的跳動了起來,因為他們現,這些黑影中,實力最弱的,都至少在斗皇層次!

特別是在那人影之的兩位黑衣老者,隨意站立間,連這片天地的扭曲的空間,都是變得安靜了下來,那股隱隱間瀰漫而出的浩瀚氣息,令得不少自詡強者的人,渾身顫抖。

在落地之後,這些黑影並未立刻離開,因為緊跟其後,那片空間,再度扭曲而起。

在空間扭曲間,那眾多黑影,除了領頭的兩名老者,皆是唰的一聲,在眾多驚駭目光中,對著那片扭曲的空間,單膝跪地!眼中,有著一份自內心的尊崇。

一道道獃滯的目光緩緩轉向那片扭曲的空間,斗宗強者,跪立而迎,斗尊強者,低頭而曲,這般近乎恐怖的陣仗,實屬他們這些年次所遇,他們真的很想知道,這他**的何方級巨擘,方才擁有這般魄力?

恐怕即便是那三谷甚至兩宗,都沒這等本事吧?

在那眾多目光眨也不眨的注視中,波動的空間緩緩停止,旋即,一道纖細的動人身影,徐徐的在那扭曲的空間中浮現,然後玉腳輕抬,跨出空間,出現在了這片陽光天地之下。

身形纖細的青衣女孩,在那安靜無聲的廣場下,玉腳輕輕的落在廣場上,那張清雅動人的精緻臉頰,微微抬起,望向遙遠的葉城所在的方向,旋即展顏微笑

一笑傾城!

「蕭炎哥哥,有薰兒在,誰動你我便殺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