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七十一章大戰將至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大戰將至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大戰將至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大戰將至

葉城之內。無數人目瞪口呆的望著城外那漫山遍野的白影,磅寒氣不廡┤頌迥謨砍觶最後居然是直接影響到了這片天地的環境,而城中驟降的溫度以及飄落而下的雪花,赫然也是因為那磅寒氣所至!

「這這些都是冰河谷的人?」

「他們來葉城做什麼?居然如此恐怖的陣仗?」

「難道也是沖著葉家所來?」

「胡說,冰河谷的地位可遠比葉家甚至五大家族強,怎麼可能會覬覦葉家?」

「那你說他們這般興師動眾,難道是來葉城遊玩的不成?」

「」

葉城之中,因為城外突然蓋壓而來的冰河谷大軍,皆是陷入了一片騷動中,他們皆是不明白,究竟是什麼人,竟然能夠讓這三大谷之一的冰河谷,這般興師動眾。

城外的寒氣,宛如天地之罩般,在擴散至葉城周遭百米時,方才徐徐停頓,然後擴散而開,將這座城市盡數遮掩,有了這些寒氣屏障,葉城。已經徹底被包圍,進出不得!

「葉家,交出厄難毒女等人,否則,今日,葉家滅1

在城市中眾人因為突然形成的寒氣屏障而心慌時,那城外,一道淡淡的蒼老聲音,卻是在雄渾鬥氣的夾雜下,緩緩傳進城內,最後在每一個人耳邊清晰響徹。

「厄難毒女?原來他們是為了厄難毒女而來的,難怪」

「沒想到厄難毒女竟然在葉家?這些傢伙還真是膽大氨

聽得這道蒼老聲音,城市之中的騷動反而是平靜了許多,一些人更是鬆了一口氣,看來這冰河谷是沖著葉家去的,雖說如今已經圍城,但只要其他人不魯莽亂來,冰河谷應該不會傷及無辜。

幾道白色身影緩緩踏空而來,然後停留在半空上,淡漠的目光掃過城市,然後頓在了城中心葉家所在的地域。

這幾道白色身影,領頭者,赫然便是當日從天火尊者手中狼狽逃生的天蛇,在其身旁,除了幾名實力強悍的冰河谷長老外,還有著一名身著白色絨衣的老者,老者須皆白。臉龐上總是掛著看似和煦的笑容,但即便是天蛇,目光在望向此人時,眼中都是閃過許些忌憚。

隨著天蛇等人的出現,城市中又是一陣騷動,一道道驚嘩之聲響徹而起。

「那是冰河谷的天蛇?沒想到此次連他都來了1

「你倒是眼拙,只看得天蛇,卻連他身旁的那位大人物都是未曾認出來。」

「那那是冰河谷大長老天霜子?這冰河谷居然連他都是出動了?據說這天霜子在十年前便是晉入了斗尊層次啊?」

「這冰河谷為了抓捕厄難毒女,還真是下了血本氨

在城市中騷動時,那葉家之內,也同樣是極為的不平靜,所有葉家之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著天空上的那般陣仗,特別是那葉重以及幾名長老,更是臉色煞白。

「天霜子,天蛇」

葉重嘴唇哆嗦了一下,這兩位隨便一人,便是足以毀掉如今的葉家,如今更是兩人齊至,這葉家

「厄難毒女?我葉家什麼時候收藏厄難毒女了?」一名長老張了張嘴,驚慌的道。

旁邊等人聞言也是陷入沉吟。片刻后,似是猛的想起了什麼:「是蕭炎他們?他們之中有厄難毒女?」

葉重以及幾名長老也是突然間明白了什麼,身體皆是一顫,終於是有些清楚這罪魁禍了

「有什麼好慌的,又沒讓你葉家去跟他們拼死拼活。」在葉重等人驚慌間,一道淡淡聲音響起,前者等人目光一轉,卻是見到前面的院落處,一道蒼老的聲音徐徐浮現,自然便是天火尊者。

對於天火尊者,葉重等人也是不敢有著絲毫怠慢,他們得罪不起冰河谷,但也同樣得罪不起面前的此人,當下只能苦澀著臉,他們身處這兩尊龐然大物的夾層中,方才是最為痛苦的。

天火尊者雙手負於身後,目光微皺的望著遠處天空,其視線猶如穿透了空間距離般,直接停在了天蛇身旁的那名身著白色絨衣的老者身上。

「斗尊么」

「還是找來了氨在天火尊者低聲自語間,一道輕聲也是突然在一旁響起,前者微微偏頭,只見得一道年輕身影,正立於一旁的屋檐上,身體筆直如槍般,隱隱有著一股凌厲氣息瀰漫而出,看其面貌,不是蕭炎,還能是何人。

「嗯,的確是有些神通廣大。這樣都能找上門來。醫仙如何了?」天火尊者身形一動,也是出現在蕭炎身旁,道。

「快了,但現在尚還不能出手。」蕭炎微微點頭,道。

「此次冰河谷來了真正的棘手人物,我多半會被那個老傢伙牽扯妝天火尊者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如今的局面,並算不得有多好,他如果一旦被對方的斗尊牽制住的話,那天蛇必然會比蕭炎出手,斗宗巔峰的強者,現在的蕭炎,怕是很難應付,更何況還有其他幾名實力同樣不弱的冰河谷長老。

蕭炎輕輕點頭,他同樣知道他們陷入了一個險境,緩緩的輕吐一口氣,他眼中突然掠過許些狠戾之色,冰河谷此次出動的強者的確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如果想要啃掉他這塊硬骨頭,不付出真正的血本,怕也是難以達成。

「葉重長老放心,此事是因我等人而起,並不會牽扯你葉家」

蕭炎偏過頭。對著院中臉色煞白的葉重等人微微一笑,然後目光轉向天火尊者,笑道:「曜老先生,可敢與我會會這冰河谷?」

「呵呵,老夫當年連斗聖強者都見過,更何況這般陣仗」天火尊者大笑道。

蕭炎輕笑,抬頭望著遠處天空上的諸多白影,一股豪氣也是自心頭湧起,自從來了中州,他可是從未再肆無忌憚的與人戰鬥一場了,今日。便讓這冰河谷知道,他們要啃他這塊硬骨頭,可得先備好一副好牙。

豪氣衝天而起,蕭炎腳掌踏著虛空,直掠天際,然後在那無數道目光注視下,停在了天蛇等人對面不遠處,其後,天火尊者也是緊跟而來。

「天蛇老怪,上次逃得快,沒想到竟然搬來了這麼多救兵」

蕭炎腳掌虛踏天空,望著對面拄著蛇杖的天蛇,不由得取笑道。

聽得蕭炎笑聲,天蛇臉色不由得陰沉了許多,森然道:「子,你便呈口舌之利吧,等到你落到老夫手中,老夫會讓得你明白什麼叫做生不如死1

「一合之將,也敢口出狂言?」天火尊者一笑,道。

見到天火尊者開口,天蛇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懼,顯然對於上次的兇險之戰依舊是記憶尤深。

「呵呵,這位朋友應該便是那位擊敗天蛇之人吧?不知名諱?」身著白色絨衣的老者,目光盯著天火尊者,笑道。

「天火。」

「原來是天火尊者,老夫冰河谷大長老,天霜子。」老者貌似和善的笑了笑,然後眼睛一轉,道:「這位朋友,今日之事,乃是我冰河谷與厄難毒女之間的恩怨,若是老夫請你不要插手,你是否會答應?」

天火尊者笑了笑,並未說話,只是緩緩搖了搖頭。

見狀,天霜子臉龐上的笑容依舊不減,笑眯眯的道:「既然如此。那便只能讓老夫出手攔住你了」

「不用留情。」天火尊者回以一笑,但眼中,卻是逐江淡的冷意縈繞。

「厄難毒女呢?難道又躲起來了?」見到針鋒相對的兩人,天蛇心中也是略微放心,然後目光一掃,卻是並未見到醫仙的身影,當下冷笑道:「今日這葉城之外,已被我冰河谷結下鎖城大陣,你們這幾人,無一能逃1

蕭炎目光輕瞟了天蛇一眼,漆黑眸中,也是掠過淡淡寒意。

「呵呵,也不用繼續再拖延了,遲則生變,此人,便交給你吧,希望你不要再出岔子了,不然谷主可不會再輕饒了」天霜子老辣的目光在城市中一掃而過,旋即眉頭微皺,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還是不要再跟面前的這些傢伙唆了

話音一落,天霜子腳步輕踏虛空,然後便是出現在天火尊者十米之外,目光鎖定後者,至於一旁的蕭炎,他卻是連看都未曾看上一眼。

天蛇點了點頭,陰狠的目光轉向蕭炎,獰笑道:「子,我倒是,這次誰能再救你1

蕭炎面色平靜,體內磅鬥氣,也是緩緩運

「桀桀,天蛇長老,此人便是我魂殿的目標,不知道能否將他交給我來處理?」就在天蛇將要出手時,一片濃郁的黑霧,突然自遠處掠來,然後出現在這片天空上,陰森的怪笑聲,響徹而起。

在這片黑霧湧現而出時,蕭炎平靜的臉色,瞬間陰寒,目光透著一分猙獰的望著面前不遠處的黑霧,森然道:「魂殿?」

「桀桀真是沒想到,這才幾年不見,你居然便是晉入了斗宗層次,葯塵那個老傢伙,選弟子的眼光,倒是不差,不過任他眼光再看,最終也還是被本護法給擒了回去,哈哈1

黑霧涌動,旋即化為一道黑影,一道令得蕭炎眼睛陡然變得血紅的怪笑,再度傳出。

驚天的殺意,如火山般,自蕭炎體內暴涌而出,雙眼血紅,蘊含著無窮殺氣的聲音,一字一頓的從其牙縫之中,泄溢而出!

「鶩!護!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