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七十八章青海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青海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青海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青海

出現在鶩護法視線之內的蕭炎。滿臉的森然猙獰,甚至在其嘴角也是隱隱有著許些血跡,渾身衣衫破爛,看上去倒也是略微有些狼狽,顯然先前那火焰風暴的席捲,也是令得他受了一點傷,當然,這點傷若是與天蛇三人比起來的話,又是只能說不值一提。

鶩護法的身體在那森然聲音中僵硬而下,臉色變得煞白了許多,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按在後頸處的手掌之內正醞釀著一股兇悍勁力,只要蕭炎心頭殺意一起,那麼恐怕他當場便是得隕落在其手中。

蕭炎左手抹去嘴角的那絲血跡,目光不含絲毫情感的盯著面前的鶩護法,這個當年在加瑪帝國雲嵐山大展凶威,並且當著他的面將葯老抓捕而走的魂殿護法,在時隔幾年之後,終於是以一種最為狼狽的下場,落在了他的

「當年,你可曾想到,你會有今日結局?」

蕭炎咧嘴一笑。然而笑容卻是陰森冰冷,那般輕聲,令得鶩護法心頭泛起許些寒意。

「你若殺了我,魂殿必讓你在中州難以存活,你要清楚,我魂殿,可不是冰河谷1強忍著心頭的那股寒意,鶩護法硬著嘴,沉聲威脅道。

蕭炎眼睛輕瞥,卻是淡淡一笑。

聽得這道笑聲,鶩護法心頭猛的泛起一股不安,然而還不待他掙脫,一股熾熱的無形火焰便是自蕭炎掌心中湧出,然後飛將其包裹而進!

「啊1

無形火焰一接觸到鶩護法的身體,後者便是猛的出一道凄厲慘叫聲,隕落心炎那種特殊的灼傷靈魂之效,對於如今沒有了那詭異黑霧保護的鶩護法來說,簡直就是最痛苦的刑罰

凄厲的慘叫聲在天際響徹著,然後傳遍葉城,令得無數人皆是暗自咽了一口唾沫。

對於鶩護法的凄厲慘叫聲,蕭炎猶若未聞,目光冷漠的望著他在火焰之中越來越萎靡,待得其靈魂即將消散時,方才屈指一彈,將火焰吸入身體之內,而此刻的鶩護法,卻是耷拉著腦袋。氣息虛弱之極,靈魂深處傳來的陣陣灼痛之感,令得他身體忍不住輕輕抽搐著。

「很痛苦?」

蕭炎望著那極度萎靡的鶩護法,抓著其脖子的手掌卻是越來越用力,年輕的臉龐上,再度湧上許些猙獰之色:「老師在魂殿所受之苦,恐怕不及這萬所以,即便是將讓你魂飛魄散,也是理所應當之事1

鶩護法身體一陣抽搐,經過隕落心炎的這番燒,他已經連說話的力氣都是不曾具備,張了張嘴,卻是沒有什麼聲音傳出來,若說他心中此刻的情緒,便是一種後悔,這種後悔並非是為何要出手將葯塵擒回,而是在當年,居然沒有事先將蕭炎一巴掌捏死!

那時候的蕭炎,在他眼中,便是螻蟻般的存在。一巴掌下去,便是能夠輕易取其性命,但可惜,世上並沒有什麼後悔葯可吃,當年所種的因,方才有了如今的果

「啪啪1

清脆的拍掌聲突然的在天空上響起,蕭炎目光順著聲音望去,卻是見到一臉笑容的天火尊者,以及其對面面色陰沉的天霜子。

「沒想到這一次連老夫都是走眼了」天霜子目光陰沉的盯著蕭炎,緩緩的道。

蕭炎看了天霜子一眼,剛欲說話,體內卻是傳來了陣陣虛弱之感,他心知天火三玄變的時限已經到了。

迅的從納戒中取出幾枚回復鬥氣的丹藥,然後塞進嘴中,蕭炎那蒼白的臉色,這才略微好了一些。

「你能以二星斗宗實力擊敗天蛇三人,的確是出乎了老夫的意外,但可惜此次我冰河谷,不會再容許任何的失誤」天霜子淡淡的道。

聽得此話,蕭炎眼眸微眯,心神一動,那不遠處的地妖傀便是閃電掠來,然後護在其身旁,此刻他的狀態逐漸虛弱,若是再出現強敵的話,怕就是真有些難以預料了

「不用出言嚇唬輩,你今日,動不了」天火尊者抬了抬眼,然後目光轉向蕭炎。道:「你先去略作歇息,此人交給我」

聞言,蕭炎微微點頭,目光警戒的盯著天霜子,此刻他的狀態已經不再適合動手,若是這老傢伙對他出手的話,恐怕他不會是其五合之將!

「歇息?真當我魂殿的人是可隨意擒拿的?」

就在蕭炎身形剛退之時,一道淡漠的聲音,卻是猶如驚雷般,緩緩的在天際響徹而起,令得無數人猛的一驚!

隨著這道淡漠聲音響起,只見得那籠罩著葉城周遭天地的寒氣屏障,突然劇烈的波盪了起來,旋即寒氣被生生撕裂而開,鋪天蓋地的黑霧暴涌而進,然後在無數道驚駭目光中,盤旋天際。

黑霧湧現,片刻后,終於是徐徐淡去,露出十道身影,這十道身影氣息皆是不弱,特別是在其位處,是一名身著黑袍的藍老者。此人身體周身沒有半點的能量泄溢,但在其出現的那一霎,這片天地的空間,頓時出現了劇烈的波動

「魂殿斗尊?」

這十人剛剛出現,葉城之內,便是猛的爆出一陣陣驚嘩聲,不少人皆是一臉的獃滯,今日這葉城,可真算是熱鬧至極啊,平日難得一見的強者,居然接二連三的路面。

在這一行人現身時。蕭炎後退的身形也是陡然僵硬,臉色瞬間陰沉下來,沒想到魂殿的人,居然是在這個時候趕來了

天火尊者的臉色,也同樣是在此刻微微一變,其目光死死的盯著那藍老者,別人或許感受不到其氣息,但他卻是能夠極為清楚的察覺到。

「此人實力,比起面前天霜子還要強,恐怕都是達到了二星斗尊的層次,今日情況越來越不妙了埃」

與蕭炎,天火尊者二人陰沉的臉色相比,那天霜子此刻的臉龐上,卻是露出一抹笑容,瞥了一眼天火尊者的臉色,心頭不由得有些暢快,對著那藍老者所處的方位拱了拱手,笑道:「呵呵,原來是青海尊者,沒想到此次竟然將你這尊大人物給驚動了出來」

「天霜子,許久未見,別來無恙氨被稱為青海的藍老者,也是沖著天霜子一拱手,淡笑道:「不過是接到了緊急傳信而已,本尊正好帶人在執行任務,接到傳信,好奇下便是趕了過來」

「青海尊老,快出手將這蕭炎擒下,他是殿主指名要擒住之人1

在青海等人出現時,那被蕭炎抓在手中的鶩護法,也是猶如迴光返照般,嘶啞的低吼聲,拼盡全力的從其喉嚨間給喊了出來。

蕭炎眼神一寒,無形火焰暴涌而出,直接是將鶩護法盡數包裹,然後從納戒中取出玉瓶,在其凄厲的慘叫聲中。一把塞入玉瓶,手指一抹瓶口,便是形成一層薄薄的火焰封櫻

做完這些,蕭炎方才將玉瓶丟入納戒,目光冰冷的望著遠處的青海等人。

見到蕭炎居然當著自己的面將鶩護法封印,青海渾濁的雙眼也是微微一眯,目露許些詫異的盯著前者,道:「你便是那個蕭炎?」

對於他的問話,蕭炎卻是並未回答,腳掌一移,然後便是移到地妖傀身後。

「呵呵,沒想到被魂殿盯上,你竟然還敢如此招搖,膽識倒還真是不錯」見蕭炎不回答,青海反而是一笑,搖了搖頭,有些懶散的道:「將那傢伙放出來吧,你也跟本尊去魂殿走一趟吧」

聽得青海此話,天火尊者臉色一沉,身形剛欲有所行動,面前的天霜子便是如影隨形般的緊隨而來,將之緊緊的牽扯祝

「滾開1天火尊者面色陰沉,冷喝道。

「呵呵,你若是有那本事的話,我倒是並不介意」天霜子淡淡一笑,然後對著青海道:「青海尊者,此人也是蕭炎同黨,不過交給老夫便好,你安心將那子擒拿便可。」

青海渾濁的目光在天火尊者身上掃了掃,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詫異,旋即點了點頭,笑道:「既然如此,那便有勞了,等將蕭炎擒獲,本尊便來助你一力。」

天霜子含笑點頭,望著對面臉色越陰沉的天火尊者,眼中也是掠過許些森然笑容。

青海將目光從天火尊者身上收回,然後轉向臉色冰冷的蕭炎,微微一笑,然後腳掌輕踏虛空,而其面前的空間,也是迅扭曲起來

見到青海此舉,蕭炎臉色也是微變,身形暴退,而在身形暴退間,其眼中也是閃爍起了瘋狂之色!

蕭炎身形剛退,其面前空間便是一陣扭曲,旋即青海尊者的身形浮現而出,乾枯的手掌對著其一抓,蕭炎周身空間瞬間凝固,直接是將其定在了天空上。

對於這凝固的空間,若是蕭炎全盛狀態自然可以掙脫,但此刻在施展了天火三玄變后,已是最為虛弱之刻,又是如何能夠掙脫

「傢伙,我魂殿要的人,沒有得不到的」

青海臉帶笑容,踏著虛空緩緩的走向蕭炎,然後在其面前停下,手掌伸出,直接對著後者天靈蓋抓去!

望著那越來越近的手掌,蕭炎眼中瘋狂之色也是越來越濃,體內幾種異火,開始迅交融

就在青海手掌即將落在蕭炎天靈蓋上時,那周圍凝固的空間,突然爆裂而開,一股更加磅的空間之力,閃電般的擴散而出,連青海的身體,都是在此刻出現了一滯。

空間凝固,一道優雅白衣倩影,緩緩的在無數道目光中,出現在蕭炎面前,一道冰冷徹骨的清冷聲音,在這片天地響徹而起。

「傷了他,你便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