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八十章冰尊者第三更剛才寫錯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八十章冰尊者第三更剛才寫錯了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八十章冰尊者

第一千零八十章冰尊者

天地間的寒氣。在那扭曲空間之中的白袍人影徐徐站起時,猛然達至巔峰,一片片的雪花從天際飄落而下,短短片刻時間,便是令得整個葉城處於了雪海之中,遠遠看去,銀裝素裹,分外妖嬈與冰冷。

蕭炎三人那前沖的身形,也是在此時凝固而下,旋即一股危險之感自心頭油然而生,身形一動,便是閃電般的暴退

在三人身形暴退間,那扭曲的空間內,突然響起嚓嚓的聲響,旋即一片淡黑色的冰梯,徐徐的自其中蔓延而出,而那道白袍身影,則是沿著這黑色冰梯,緩步而出。

在這道白袍身影現身之時,無數道目光利馬便是投射了過去。

這突然出現之人,一身白袍。身體欣長,其面目看上去相當年輕,眉宇間透著許些漠然,但即便如此,也是難以掩蓋其容貌之中的那份英俊,只不過這份英俊中,似乎卻是透著許些陰柔氣質。

另外,在這位神秘白袍人眉心處,有著一片漆黑色的雪花圖紋,人的目光望上去,似乎連人的靈魂都是要冰凍而下般,顯得分外詭異。

白袍男子雙手負於身後,就這般站於那黑色冰梯之上,天際飄落而下的雪花,在其周身呼嘯旋轉,看似脆弱的雪花,在此刻,卻是擁有著極為恐怖的破壞力。

「這冰河穀穀主冰河?」

「天啊,這老妖居然親自來了為了一個厄難毒體,居然興師動眾到這一步,也太恐怖了吧?」

葉城之中,也不乏見識過人之輩,因此當一些人在見到天空上那負手而立的白袍男子之後,一道道驚駭的失聲,頓時響徹了起來。

葉家之內,所有的葉家族人也是在此刻獃滯了下來,那欣藍更是臉頰煞白。身體都是忍不住的有些搖晃,冰河穀穀主,這等強者,威名在這中域上,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等強者,平常極難瞧見,但沒想到,今日為了蕭炎等人,這位傳說中的大人物,居然也是親自出動了

「見過谷主1

天空上,天霜子見到這突然現身的白袍男子,臉龐上也是湧現一抹喜意,連忙恭聲道。

「天蛇呢?」

白袍男子目光緩緩的掃過四周,突然出聲道。

聞言,天霜子臉龐上頓時有些尷尬,指了指葉城中某處的巨坑,那裡面,正躺著昏迷重傷的天蛇。

目光順著天霜子手指指出望了望,片刻后,白袍男子微微點了點頭。那圍繞在其周身的雪花,旋轉度也是陡然加快了一些

「嘿嘿,沒想到連冰谷主都是親自出動了」

一旁的青海也是對著白袍男子抱了抱拳,雖說他也是斗尊強者,但他清楚,他與這位冰河谷的谷主之間的差距,可是相當之巨大,斗尊階別之中,星級之間的差距遠非尋常人能夠預料,那簡直就是一種極為森然的等級制度,若非一些特殊手段,斗尊階別,想要越級挑戰,可是相當困難之事,更何況,這冰河穀穀主在中州的成名時間,可是比他早上了太多。

對於青海的抱拳,白袍男子只是略一點頭,而對於此,那青海也沒有什麼怒的跡象,只是不在意的笑了笑。

「冰谷主,那名為蕭炎之人,是殿主親自點名所要,還望谷主在將他們擒獲后,給我魂殿一分薄面,將他交予我。」

聽得青海這話,那冰尊者眼中反而是掠過一抹奇異光芒,目光繞有興緻的打量了一番蕭炎,此人居然能夠讓魂殿那人親自點名?

眼中光芒略微閃爍。片刻后,冰尊者倒是收起了想要將之一同抓走的念頭,魂殿那人他當年見過,的確很恐怖,還是沒必要因為一個子為其結下瓜葛,那樣太不值了點,對於魂殿這個神秘的龐然大物,即便是他,也是有些忌憚。

「我只要厄難毒體」

冰尊者的目光緩緩移動,然後停在了醫仙身上,雙眼在此刻迸射出許些極為罕見的熾熱之色。

在冰尊者出現之時,蕭炎三人便是緊緊的靠在了一起,目光凝重的望著前者。

「這傢伙實力好恐怖,恐怕不會比焚炎谷的唐震弱,若是交手的話,說不定連現在的醫仙都不會是他的對」蕭炎眼芒急閃爍,這般局面,可絕對是一個險境,若是一個弄不好,今日這葉城,還真會成為他蕭炎的絕地。

「我體內鬥氣已經恢復了一些,若真到了最後關頭,即便是強行施展。也只能催動最後的毀滅火蓮了,不然的話此次怕是在劫難逃1

蕭炎目光急閃爍,心中不斷的閃動著種種逃生念頭。

「蕭炎,待會我攔住他們,你與曜老先生找機會走」

在蕭炎心思急轉間,一隻略顯冰涼的玉手輕輕的抓住他,低低的耳語聲,傳了出來。

蕭炎眉頭微皺,看來醫仙也是感覺到了這冰尊者的難以對付。

「恐怕要走的話,並不容易啊,他們那邊。可是有著三位斗尊,更何況還有那看不透的冰尊者」天火尊者輕嘆了一聲,終於是察覺到局面的嚴峻。

「你隨我走,我不會傷你」冰尊者似乎並未聽見蕭炎等人之間的話語般,目光只是泛著火熱的盯著醫仙,聲音,也是變得異常的柔和。

「做夢1

醫仙臉頰冰冷,玉手之上,灰色氣流繚繞而上,隱隱間,有著淡淡的死亡氣息瀰漫而出,這是厄難毒氣,只不過如今的厄難毒氣,已經成為了醫仙尖利的矛!

厄難毒氣湧現,瞬間便是凝聚成毒箭,咻一聲,面前空間扭曲,直接是消失不見,而那冰尊者面前的空間,則是一陣扭曲,毒箭暴掠而出,直射其眉心!

望著那暴掠而來的毒箭,冰尊者卻是一笑,腦袋微微後仰,嘴中一吸,一股吸力暴涌而出,居然是生生的將那厄難毒氣吸進體內!

隨著那厄難毒氣入體,冰尊者臉龐上也是浮現一抹灰氣,片刻后灰氣消散,而其眼中的異樣光芒,卻是越來越濃

「這便是最為純正的厄難毒氣么」

深吸了一口氣,冰尊者一臉的舒坦,旋即有些惆悵,嘆道:「越是這樣,我越是想要得到你,得到你后,我的厄難毒體。或許也將會變成最為完美的體質」

聽得此話,蕭炎三人臉色皆是猛的一變,震驚的望著那冰尊者,他居然也是厄難毒體?

「厄難毒體分先天與後天,我的厄難毒體,是後天所致,不過無礙,只要我能夠得到她的厄難毒體,那麼便是能夠彌補這一缺陷」冰尊者輕輕的舔了舔嘴唇,陰柔的聲音,卻是只在蕭炎三人耳邊徘徊。

「原來是後天厄難毒體」蕭炎心中略鬆了一口氣,他也聽說過厄難毒體能夠人為製造,但卻極為困難,而且也是得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即便最後成功,說不定也只是一具廢物體質,與醫仙的先天厄難毒體比起來,差了不知道多少籌。

「難怪冰河谷足足追尋厄難毒體,原來是因為這個緣故」

說完這些話,那冰尊者手指揉了揉眉心處的那黑色雪花,然後輕笑道:「太興奮了,竟然將這些都是告訴了你們」

笑聲落下,冰尊者眉心處的黑色雪花微微閃動,那呼嘯在其周身的雪花顏色瞬間詭異的化為黑色,然後其手指輕點蕭炎一行人

「嗤1

隨著其手指的點下,那呼嘯的黑色雪花頓時席捲而出,然後鋪天蓋地的對著蕭炎三人暴射而去!

見到冰尊者動攻擊,醫仙與天火尊者臉色皆是微變,兩人將蕭炎擋於身後,浩瀚鬥氣自體內暴涌而出,在面前形成滔天鬥氣之牆!

嗤嗤嗤!

無數的黑色雪花猶如暗器般的射將在那龐大的鬥氣之牆上,深深嵌入其內,然後一股詭異的黑色,迅蔓延而開,轉眼間,便是瀰漫了那鬥氣之牆

隨著黑色的蔓延,鬥氣之牆直接崩塌而去,而兩股詭異黑色,則是化為兩條猙獰黑龍,帶著咆哮之聲,對著醫仙與天火尊者追殺而去。

見狀,醫仙與天火尊者身形急退,兩股浩瀚鬥氣匹練,自掌心中暴涌而出,與那兩條黑龍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1

兩者撞擊,空間裂縫猶如蜘蛛網般的蔓延而開!

哼!

這般兇悍交鋒,醫仙與天火尊者身體一顫,喉嚨間傳出一道悶哼,旋即腳掌蹬蹬的踏著虛空急退了將近百米!

以一敵二,反而是佔據絕對上風,這冰尊者,居然恐怖如斯!

一招擊潰醫仙二人,冰尊者淡淡一笑,目光瞥了一眼蕭炎,隨手一揮,那散去的黑龍再度凝聚,直接是對著蕭炎咆哮著撲了過去!

見到那撲殺而來的黑龍,蕭炎雙眼也是逐漸血紅,體內異火早就有所準備的交融,一朵略微有些虛幻的火蓮,緩緩的在其掌心中浮現

黑龍咆哮而來,帶起無盡腥風,也是在蕭炎眼瞳之中,迅放大!

伴隨著黑龍的原來越近,蕭炎手掌上的火蓮也是逐漸凝實,但卻臉色,卻是越來越蒼白

黑龍,終於是在無數道驚駭目光中,兇猛而來,然而就在蕭炎手中火蓮也即將徹底浮現那一霎,其面前空間陡然扭曲而起,兩道蒼老身影詭異浮現,袖袍揮動,將那條黑龍,生生擊潰

隨著黑龍崩潰,兩道蒼老身影之後的扭曲空間內,一道青色倩影,緩緩浮現,輕柔之聲,帶著許些空靈氣息,響徹這片天地之間。

「他若傷了,冰河谷,便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