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八十四章退敵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退敵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退敵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退敵

冰河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遠處踏著虛空的青衣女孩,眼中的那份驚駭難以掩飾,古族,這個神秘而低調的可怕勢力在中州一向是不顯山露水,但只要是達到了一定資格以及份量的強者,都是會知道這個自遠古流傳而下的種族擁有著何等可怕的能量

自從薰兒出現后,冰河雖然猜測過她的身份背景,但卻始終未曾向這古族之上轉移去,畢竟後者實在是太過低調,類似這種有些張揚的行止,很少出現,而且中州強者如雲,也同樣是擁有著不少隱世般的勢力,這些勢力,其中不乏能夠與冰河谷這等存在相抗衡的實力,但只不過因為宗門種種規矩,所以名氣沒有冰河谷這般狀而已,可若是哪天真的將別人遭惹急了,冰河谷也不會有太大的好果子吃。

「沒想到她居然是古族之人。」

冰河臉色略微有些青,到了他這種級別,對於這個神秘的古族自然是知道不少。別的不說,光是開闢空間,自成一方,這種條件,便是足以令得其他的不少頂尖勢力相形見拙。

到得現在,他方才明白,在薰兒現身時所說的那句話,並非是什麼大話,以古族那深不可測的實力,要滅他冰河谷,也並非是不可能之事。

在冰河目光變幻間,那白老者卻是未曾理會,手掌之上碧綠光芒越來越濃郁,片刻后,閃電般的凝聚,直接是化為一隻半尺大的碧綠能量掌印,在這掌印之上,布滿著一道道漆黑的痕,一股恐怖的空間之力自其中瀰漫而出,令得掌印周圍的空間,也是在這一霎迸裂而開,化為一塊塊的漆黑裂縫

「哈哈。」

見到掌印成行,那白老者凌厲目光掃向冰河,嘴中一聲大笑,旋即手臂猛的一揮,面前那布滿著無數詭異黑絲的玄異掌印,猛的暴掠而出!

能量掌印一出。這片天地能量驟然暴動,連天際之上的雲層,都是被掀動得翻騰而起!

對於帝印決的威名,冰河自然也是聽說過,因此臉色也是瞬間凝重,他知道,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是沒用,只有先將這打得興起的老傢伙這一招接下來

手中掠過這道念頭,冰河也是一咬牙,眉心處的黑色雪花,猛的閃爍起詭異光澤,體內黑色寒氣源源不斷的暴涌而出!

「冰尊勁,凍天掌1

黑色寒氣在冰河手中閃電般的凝聚,下一霎,其手掌上也是悄然凝聚上了一層厚厚的黑色冰層,這冰層看上去倒並非有什麼神奇之處,但卻是給人一種異常陰森的寒意。

黑冰掌急成形,冰河腳掌一跺地面,身形閃掠而出,下一個瞬間便是出現在那玄異掌印之前。臉色肅穆,旋即一掌狠狠轟出!

掌隨心動,在冰河手掌轟出的那一霎,周圍寒氣頓時暴動,黑冰顏色內斂,深沉之中透著致命般的寒毒,若是擊中人身體,不僅連**,即便是連體內鬥氣,都是會在頃刻間被凍結!

「1

在那葉城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兩大強者猶如兩顆劃過天際的流星般,在那一霎,絢麗對碰!驚天之聲,響徹天地之間!

恐怖的能量風暴自天際擴散而開,一道道將近百米之長的漆黑裂縫,猶如虛無空間之上的溝壑般,悄然的出現,那般一幕,就如同天空上突然裂開的猙獰大嘴般,令得人心生寒意。

能量風暴的擴散,也是帶起了一陣橫掃天地的颶風,城市四周的森林,無數巨樹被拔地而起,然後飛向遠處,那般景象,猶如末日場景一般。

「好強的能量對碰,斗尊強者交手,居然是這般的景象」

蕭炎目光也是有些驚嘆的望著天空上的那些裂開的空間裂縫,這裡的空間一向穩定。但依舊是被撕裂開了這等裂縫,由此可見,這兩人交手時的動靜是何等的巨大了。

「砰1

天空上,能量風暴擴散間,兩道身影皆是暴退而出,退後的之中,腳掌每一次的落在虛空,都是會將虛空跺出一個漆黑痕。

「哈哈,真是痛快,冰河谷的冰尊勁果然有些門道」

白老者腳步退後了十來步,便是穩下身形,抬頭望著對面退得更遠的冰河,不由得暢快的大笑道。

遠處,冰河身形一震,也是將身形穩定,手掌略微顫了顫,眼中掠過許些凝重之色,帝印決,不愧是古族的秘技,威力居然這等恐怖

薰兒見到那冰河雖說略有點狼狽,但卻並未受太大創傷,黛眉微微一簇,明眸瞥了一眼白老者。輕聲道:「林老,不要耽誤時間了,我們此行出來,沒有太多的時間」

聽得薰兒開口,那白老者也是一凜,旋即恭聲應是。

「這位姐,請等等1

那遠處的冰河,聽得薰兒此話,臉色卻是微變,急忙道。

「怎麼?冰河谷主又想勸我將人交出去?」薰兒嘴角一彎,聲音中有著淡淡的嘲諷。

冰河苦笑一聲。目光卻是轉向那正在與黑衣老者交手的青海與天霜子,沉聲道:「天霜子,回來1

聽得冰河喝聲,那正苦苦支撐的天霜子精神一振,也沒時間跟身旁的青海說什麼,身形一動,便是連忙後退,幾個閃爍間便是出現在了冰河身旁,有些疑惑的低聲道:「谷主?」

「今日之事,是我冰河谷的不是,若是有得罪之處,冰河在此還請這位姐包涵。」冰河並未理會天霜子,咬了咬牙,然後在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對著薰兒拱手道。

一旁的天霜子聞言,也是一臉獃滯的望著冰河,他可從未見過冰河居然會說出這番話來。

「這些人究竟是什麼來路?居然」天霜子也不是傻瓜,略一思量,便是明白了一些,若對方光是兩名斗尊強者的話,倒也不可能讓得冰河如此,所以很明顯,看來那神秘女子身後,定然有著連冰河谷都忌憚不已的可怕背景。

「冰河,你這是何意?你想丟了冰河谷的臉面不成?」

天霜子撤退,青海一人自然是不敢再跟黑衣老者糾纏,也是急忙逃竄而出,沖著冰河怒喝道。

對於青海的怒喝,冰河卻是未曾理會,雖然他很想得到厄難毒體,但若這的前提是需要的最古族的話,那他會毫不猶豫的放棄,畢竟魂殿或許不會如此懼怕古族,但他冰河谷,卻還是沒那等實力的。

薰兒也是因為冰河的突然變卦而略感訝異,旋即若有所思,看來此人應該已經得知了他們的身份了

「蕭炎哥哥?」

略微沉吟。薰兒卻是偏過頭,將目光轉向蕭炎,那意思不言而喻,是想要看蕭炎的決定。

薰兒的舉動雖然細微,但依舊是被緊緊注視著她的冰河等人所現,當下皆是目光奇異的轉向蕭炎,從這細微舉動中,他們能夠看出,那青衣女孩雖然背景恐怖,但似乎也是以那蕭炎馬是瞻

「這位兄弟,厄難毒體的事,日後我冰河谷不會再插手1

冰河目光閃動,拱手沉聲道。

蕭炎目光瞥了他一眼,卻是一笑,道:「冰河谷主說笑了,此事本來便是誤會,既然谷主都這般說了,蕭炎自然是不會過多糾纏」

蕭炎心中很清楚,這冰河會對他客氣,完全是因為薰兒,冰河谷的勢力,在這中州上也是相當之強,以薰兒如今身旁的力量,要將之徹底剷除想必也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古族或許也並不會允許她為了自己一個外人而如此之做,所以今日能夠將這冰河谷驚退,已是最好結局,自然一些恩怨,日後等到有實力了,蕭炎自會自己出手,而不是去想著藉助古族的力量!

聽得蕭炎如此說,那冰河心中也是略微鬆了一口氣,蕭炎的實力,他的確不放在眼中,但古族,卻必須慎重對待,如今有薰兒出面,他心中再不甘,也只能灰溜溜的走。

「葉城的殘局,我會讓人收拾,今日便不再多留」下方那無數道的目光,令得冰河拳頭忍不住的握了握,然後目光轉向薰兒,沉聲道:「這位姐,希望今日的事,只是一些恩怨,不會影響到後面的一些關係。」

薰兒自然是明白他說的什麼,當下微微一笑,輕聲道:「我也希望今日的事,不要再出現第二次,不然的話,下次再去的地方,或許便是冰河谷了」

冰河臉色微微一變,旋即勉強的一笑,袖袍一揮,身後空間一陣扭曲,而其身形也是緩緩的消失在扭曲的空間內,其後,天霜子急忙跟上。

青海目光望著灰頭灰臉離開的冰河等人,心頭也終於是有些驚慌了起來,身形一動,身旁空間一陣扭曲,而就在其準備逃竄間,兩道黑影卻是在其身旁詭異浮現,手掌直接是將其肩膀緊緊鎖祝

「你們想要幹什麼?」

聽得青海的怒喝聲,蕭炎微微一笑,笑容中滿是冰冷之色,他與冰河谷並未有太大的恩怨,但與魂殿,卻是真正的不死不休之局,因此,冰河等人能走,但這青海,卻是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