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零九十二章血玉令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血玉令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血玉令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血玉令

望著面前那在隨意站立間。卻是瀰漫出一股磅氣息的青年,翎泉的臉色,在這一刻變得相當的難看。

「四星斗宗?1

翎泉目光陰沉的盯著蕭炎,心中滿是不可思議,想當年他在內院第一次看見蕭炎時,後者不過才斗靈級別的實力,那時候的蕭炎,幾乎根本連他正眼相看的資格都是沒用,當初若非蘇千大長老在場,他定然會給蕭炎一份難以忘懷的回憶。

然而,翎泉卻是無論如何都是想不到,時隔短短几年時間,待得再次見面時,這個當年的蕭家廢物,居然也是達到了斗宗層次!而且比起他來,也僅僅是弱了一星而已,這等天地之別的變化,怎能令得翎泉不感到震驚?

在翎泉面色陰沉時,蕭炎的目光也是緩緩的掃過前者,旋即,嘴角掀起一抹充滿著冷意的細微弧度。當年這個傢伙在接走薰兒時,可是還想對他出手,那時候若非蘇千大長老出手的話,恐怕後果難料,但即便那一次兩者間並未交手,可對於這個翎泉,蕭炎也算是徹徹底底的將之記在心中,當年他所贈與的那份嘲笑,可一直被蕭炎牢牢的記在心中。

從始至終,蕭炎都不是什麼大度之人,當年這翎泉趁著其實力弱,百般羞辱,甚至最後還想下殺手,這一點,也足以讓得蕭炎難以將之忘卻

「嘿嘿,沒想到,那沒落成這般模樣的蕭家,居然還能再出一名斗宗強者,還真是讓本統領意外」

翎泉陰沉的望著蕭炎,片刻后,終於是冷笑道。

「不勞翎泉統領費心,這種事誰能說得清楚,當年你見我時,我也方才斗靈而已,但幾年之後,孰強孰弱,或許還難以分辨」蕭炎微微一笑。道。

聽得蕭炎聲音中的那分嘲諷,翎泉也是搖了搖頭,冷笑道:「人得志,不過是達到四星斗宗而已,也敢在本統領面前囂張?在我眼中,你與當年,沒多少差距」

雖說蕭炎只是比他自己低上一星實力,但若是交手,翎泉有信心將前者徹底擊潰,這份信心並非毫無理由,畢竟翎泉在古族中,所接受到的培訓以及所修鍊的功法,鬥技等等,皆之選,他還真不相信,經過古族這等堪稱精銳般訓練的他,會連一個自學起來的蕭炎廢物弱!

「但在我眼中,現在的你,也什麼都不」蕭炎笑道,對於這翎泉,他同樣是極端的厭惡。而且或許這分厭惡是從當年便是累積而下,因此在如今見到這傢伙時,繞是以蕭炎的定力,也是很難給他什麼好臉色。

對於蕭炎這般絲毫不客氣的話語,翎泉英俊臉龐上也是逐漸的湧現一抹森然,陰沉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前者,眼中掠過許些殺意。

面對著翎泉這等冰冷眼神,蕭炎卻是臉色都是未曾有半點變化,直視著對方,漆黑眸中,同樣是有著寒意涌動

兩人對視,兩股磅氣息皆是緩緩的瀰漫而起,隱隱間,有著一股肅殺之意,兩人的見面,顯然並不友好

「翎泉1

似是感受到翎泉眼中若有若無的殺意,薰兒俏臉微寒,厲聲喝道。

被薰兒這般嚴厲叱喝,即便是翎泉也是不敢怠慢,連忙收回目光,對著薰兒躬身抱拳,但在其略微低頭時,眼中的森寒殺意,卻是越的濃郁,薰兒為了蕭炎,居然對其這般喝叱,這令得他心中也是極為的暴怒,當然,這份暴怒他自然不敢往薰兒頭上扯。因此一旁的蕭炎,倒是成了他加註怒火的好目標

「姐,長老們此行出來曾經嚴厲告知我等,必須儘快將姐帶回古界,不得延誤半日時間,而這間,若是有人阻攔的話,則是格殺勿論1翎泉抱拳恭聲道,但說著最後,那陰森的目光,卻是徐徐的飄向了一旁的蕭炎。

「薰兒,你要走了?」

一旁的蕭炎聞言,倒是一怔,也不理會翎泉那森然目光,望著薰兒,眉頭微皺。

薰兒遲疑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她體內血脈正處於覺醒之刻,族中的人肯定不放心她在外面,此次若是不回去的話,恐怕下一次來的人,就是族中的真正強者出馬了,到時候若是與蕭炎相遇的話。說不定會橫生變故,這可是她最不希望見到的事。

蓮步輕移,薰兒停在蕭炎面前,玉手溫柔的為其了一下有些凌亂的衣衫,低聲道:「此次我的確不能出來太久,否則還會給蕭炎哥哥帶來一些麻煩,等蕭炎哥哥將你的事情解決了之後,應該便是有能力來古界,薰兒等著你」

蕭炎凝視著面前俏臉流露出許些依戀的女孩,沉默了片刻,緩緩點頭。他不是蠻不講理的人,薰兒處處為他著想,他若是還執意而行的話,那也太對不起人了點。

「等著我」

蕭炎也不理會周圍的人,握著薰兒那如玉般的皓腕,輕聲道。

清雅臉頰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緋紅,薰兒輕點雪白下巴。

「放開姐1

翎泉雙眼通紅的望著那對蕭炎表現得格外親昵的薰兒,心頭的嫉妒之火幾乎差點掩蓋他的理智,對於薰兒,他一直將之視為心中女神般,容不得別人染指,然而今日他那心中的女神,卻是一反平日在古族的冷淡姿態,對蕭炎露出那般動人女兒情懷,這如何能令得翎泉不如同一隻野獸般的暴怒起來。

「翎泉,注意你的身份!姐的事,還輪不到你來大呼叫1

一旁的黑衣老者,臉色一沉,怒斥道。

「翎泉知罪1

聽得黑衣老者的斥喝,翎泉臉龐抖了抖,旋即深吸一口氣,眼中的通紅逐漸的消散,但那望向蕭炎的目光,卻是顯得越的陰寒。

「走吧。」

對於翎泉的聲音,薰兒卻是猶如未聞,深深的看了蕭炎一眼,然後輕退一步,轉身便走,在路徑翎泉身旁時,清雅臉頰已是回復冷淡,平靜得不起絲毫波瀾的聲音,令得翎泉拳頭緊握。

薰兒話音落下,柳眉突然一簇,望著一旁那僵硬著身體,動也不動的翎泉,臉頰微寒,沉聲道:「翎泉統領?」

聽得薰兒的沉聲。翎泉深吸了一口氣,目光陰狠的望向蕭炎,卻是緩緩的搖了搖頭,道:「姐請先走,翎泉還有長老交代的任務要執行。」

聞言,薰兒臉頰微變,猛的轉身,清冷目光注視著翎泉,一字一頓的道:「我說,現在,立刻離開這裡1

翎泉緊咬著牙,居然是再度搖頭。

「翎泉,你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氨

黑衣老者二人見狀,臉色也是緩緩陰沉,兩人齊齊踏出一步,可怕的氣勢,直接將翎泉籠罩而進!

那跟著翎泉而來的十幾人見到這般變故,面面相覷了一眼,卻是不敢說什麼話,翎泉是他們的上司,而薰兒身份更是尊貴,這種時候,當個瞎子聾子是最好的選擇。

在黑衣老者二人那可怕氣勢下,翎泉膝蓋都是一彎,但他卻是強行忍著,陰森的目光,死死的盯著蕭炎,有種令人不寒而慄的感覺,薰兒因為蕭炎的緣故,對他越的叱喝,他心中的妒火便是越來越濃,這種妒火,甚至令得他理智都是變得模糊

一旁的醫仙等人見到這變故,黛眉也是微皺,但卻並未說什麼,畢竟這是古族的事,旁人不好插口,但她同樣也能夠看出來,這個叫做翎泉的人,似乎很是怨恨蕭炎,她已經打定主意,此人若是乖乖滾蛋,那也算他命大,若是真不識相想要亂來,那她也讓得他明白,不管古族可不可怕,至少這翎泉,還沒有在蕭炎面前大呼叫的資格!

「林老,將他擒回去1

薰兒的臉頰,也終於是逐漸的變得冰冷,玉袖一揮,冷聲道。

「是1

聞言,黑衣老者二人頓時恭敬應喝,腳步一踏,剛欲出手,那翎泉卻是猛的退後兩步,手心光芒一閃,一塊巴掌大的血紅玉牌,便是閃現而出,在那玉牌之上,繪著一個龍飛鳳舞的「古」字!

「古玉令?」

見到這血紅玉牌,黑衣老者二人腳步直接頓下,臉色也是陡然一變。

「姐,不是翎泉不聽您的命令,而是身有重令1

翎泉手掌死死的握著血紅玉牌,目光卻是異樣森寒的盯著蕭炎,嘴角的笑容,顯得格外的陰森。

「長老下了重令,此行若是見到蕭家之人,便將他清去古族一敘!若是對方不從,我有權使用武力將之強行帶走,所以,蕭炎,你也乖乖跟我走吧1

翎泉森冷的聲音,緩緩的在院落中回蕩,令得此地的溫度,都是變得異常冰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