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符印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符印第四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符印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符印

「蕭炎。你找死1

蕭炎身形剛剛閃掠而出,便是被慕骨老人所察覺,當下眼神一寒,厲聲喝道。

而對於他的喝聲,蕭炎卻是不聞不顧,帶著天妖傀,將度施展極致,如奔雷般的對著那名堵截著三千焱炎火的魂殿尊者掠去。

「殺了他1

見到蕭炎不理會自己的喝聲,慕骨老人眼中也是湧上一抹極深的殺意,對著先前那位被三千焱炎火擊傷的黑衣尊者沉聲道。

聞言,那名黑衣尊者點了點頭,兩人幾乎是同時閃掠而出,浩瀚鬥氣,令得這片虛無空間都是出現了陣陣波動。

「嗤1

兩人身形剛動,還未掠出多遠距離,面前空間突然一陣扭曲,一道身影便是緩緩浮現,直接是將兩人給攔截了下來。

「丘陵,滾開1

望著那出現在面前的丘陵,慕骨老人面色一寒,冷喝道。

面對著慕骨老人的冷喝。丘陵卻是冷笑一聲,也不廢話,體內鬥氣在此刻毫無保留的爆而出,然後身形一動,便是對著前者掠去。

見到那滿身凶氣掠來的丘陵,慕骨老人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他如今的狀態,可不是他的對手,當下目光轉向一旁的那名黑衣尊者,沉聲道:「一起出手,將這老傢伙收拾了1

「嗯1

聞言,那黑衣尊者也是點了點頭,如今的他同樣受傷不輕,三千焱炎火那種特殊的毀滅勁力,令得他體內創傷頗重,以他這種狀態,也無法單獨與丘陵抗衡,兩人出手,倒是最好的選擇。

見到那聯手作戰的慕骨老人兩人,丘陵眼中卻是掠過一抹冷笑,並未退避,反而是以更加兇悍的姿態迎了上去。

在蕭炎等人開始有所動靜時,那遠處正在與青華老怪激戰的黑衣尊者也是有所察覺,當下面色微變,有心想要脫離戰圈,但奈何青華老怪卻是將他死死糾纏祝

「唉,真是倒霉。當年搶異火遇見葯塵那老傢伙,如今搶異火又遇見他的弟子算了,或許是老夫真沒那等緣分吧,這一次,看在與葯塵的那些交情上,便幫這子一把吧。」

青華老怪瞥了一眼那直奔三千焱炎火而去的蕭炎,心頭也是一聲暗嘆,旋即揉身而上,鬥氣暴涌,將那黑衣尊者纏得死死的。

虛空之上,那魂殿尊者袖中源源不斷的湧出鋪天蓋地的黑霧,黑霧之內,仿若有著無數靈魂一般,如同暴雨一般的傾瀉而下,然後在三千焱炎火身體上爆炸而開,令得那漆黑色的火焰,一陣波動。

「快了,這三千焱炎火堅持不了多久」

望著三千焱炎火身體之上逐漸退化的紫黑色火焰,那魂殿尊者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而就在其再度釋放靈魂施展自爆時,一道異常恐怖的勁風。卻是突然在其身後出現,令得其臉色一變。

「鐺1

在他臉色劇變間,其背後衣衫猛的撕裂而開,幾條黑霧凝聚而成的鎖鏈狠狠的暴射而出,然後,一陣金鐵交擊的清脆之聲,在這片天際響徹而起。

「1

雖說鎖鏈抵禦下了這一擊,但那勁氣餘波,依舊是將這魂殿尊者震得接連退後兩步方才穩住,面色陰寒的抬起頭,卻是見到一道金色身影,立於他先前退後的地方。

「子,你活膩了?」

魂殿尊者目光一掃,便是看見了站於天妖傀身後的蕭炎,當下森冷的道。

「動手。」蕭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後輕聲道。

「砰1

隨著其聲音落下,其身前的天妖傀腳掌頓時一踏虛空,只聽得一道細微的悶響,其身形,卻是宛如閃電般的出現在了那魂殿尊者面前,掄起金色的鐵拳,帶起一股恐怖勁風,便是狠狠的對著後者腦袋砸了過去。

望著天妖傀拳頭過處那蹦碎的空間,魂殿尊者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也不敢有所怠慢,急忙全力相迎。

「1

瞧得那瞬間便是戰成一團的魂殿尊者以及天妖傀,蕭炎這才一笑,目光直接轉向不遠處的三千焱炎火,此刻後者身體之上的火焰略微有些黯淡。不過蕭炎卻是現,周圍的虛空,正在不斷的滲透出一股股星辰之力,然後被三千焱炎火吸進體內,而伴隨著這些星辰之力的湧入,其身體之上的火焰,正在逐漸的再度變得強盛起來。

「不愧是不死之火」

見到這一幕,蕭炎心中倒是略感凜然,說這三千焱炎火號稱不死之火果然是有他的道理,照它這樣吸收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又得回復實力,到時候又是極難收拾。

「不能再讓它繼續吸收星辰之力了」

心中掠過這道念頭,蕭炎腳步一踏虛空,直接閃現在三千焱炎火前方,碧綠色的火焰,徐徐的自其體內暴涌而出,然後將身體盡數包裹。

三千焱炎火目光冰冷的望著出現在面前的蕭炎,待得那碧綠火焰升起時,其眼神明顯的愣了愣,旋即陡然浮現一抹以前從未出現過的垂涎之色,雖然被封印這麼多年的它並不太清楚那碧綠火焰是何物,但直覺告訴它,若是能夠將之吞噬的話。那麼即便是丹塔的三大巨頭,它都不會再懼怕。

三千焱炎火眼中的那抹垂涎之色,也是被蕭炎收入眼中,當下便是忍不住的搖了搖頭,當年隕落心炎在看見他的時候,也同樣是這般情緒,只不過是沒有前者表現得清楚罷了。

「想要吞噬我的異火,就得看你有沒那本事了」

蕭炎笑了笑,腳掌之上銀芒一閃,低沉雷鳴聲響徹,直接是宛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三千焱炎火頭頂之上。被碧綠火焰包裹的拳頭,狠狠的對著其腦袋轟了過去。

面對著蕭炎的攻擊,處於虛弱期的三千焱炎火卻是不甘退避,龍尾一甩,重重的與蕭炎拳頭撞在一起。

「1

兩者撞擊間,兩股火焰頓時陷出許些弧度,然後勁風暴涌,將空間震出許些漆黑裂縫。

強猛的勁力,也是令得蕭炎與三千焱炎火各自退後一些距離,後者仰天一聲咆哮,龍嘴一張,一道極度恐怖的紫黑色火焰柱,便是對著蕭炎**而去。

瞧得那火焰柱**而來,蕭炎也是一聲冷笑,全盛時期的三千焱炎火他的確不是對手,但可惜,現在前者的狀態,已不足全盛時期的十分之一。

火柱在眼瞳之中急放大,待得即將進入身體丈許範圍時,蕭炎心神一動,琉璃蓮心火自體內暴涌而出,迅即在面前化為一道熊熊燃燒的火牆。

「1

紫黑色的火焰柱狠狠的撞擊在碧綠色的火牆上,兩者異火,在此刻終於是正面相撞,彼此瘋狂的釋放著自己那恐怖的破壞力

火牆急的泛起陣陣波動,但任由三千焱炎火如何焚燒,始終都是保持著穩定

兩者的僵持,持續了約莫幾分鐘左右,那紫黑色的火焰柱終於是因為三千焱炎火的力竭而逐漸的削弱下來。

望著那略微有些萎靡的三千焱炎火,蕭炎眼中卻是光芒一閃,碧綠火牆突兀散去,與此同時其手中出現了幾個玉瓶,閃電般的丟向那尚未完全退去的紫黑火柱。

「砰砰1

玉瓶一接觸到三千焱炎火,便是直接爆裂而開,一些雪白色的液體,從中濺射而出。

嗤嗤!

這些液體一與紫黑色火焰接觸,便是猛的爆出陣陣白霧。霧氣之中,透著一種冰冷徹骨的寒流。

白霧雖然因為紫黑色火焰的高溫,迅散去,但蕭炎的這一手,無疑也是令得三千焱炎火雪上加霜,其身體之上的那種漆黑色火焰,終於是徹徹底底的變回了以前那種紫黑顏色。

「就是現在1

就在三千焱炎火身體之上繚繞的漆黑火焰化為紫黑色時,蕭炎眼中陡然掠過一抹精芒,腳掌之上,雷芒閃動,空間波動間,詭異消失,再度出現時,已至三千焱炎火龍頭之處。

現出身來,蕭炎手掌一握,又是一個細的玉瓶出現在其手中,然後閃電般的被其甩出,最後狠狠的擊中三千焱炎火的額頭,砰的一聲,爆裂開來,一滴暗金色的血液,緩緩出現。

在那滴暗金色血液沾染到三千焱炎火額頭時,其身體頓時僵硬而下,眼中的神采也是在此刻出現了獃滯,與此同時,其額頭處,一個奇異的符印,若隱若現的浮現而出,看那符文的模樣,赫然是與蕭炎掌心那道龍印,完全相同!

「果然是龍印1

見到三千焱炎火額頭上的那奇異符文,蕭炎頓時閃過一抹狂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