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情報到手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情報到手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情報到手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情報到手

望著那面色鐵青。一口鮮血噴出的易塵,蕭炎也是淡淡一笑,手指輕輕摸著手中的一枚血色納戒,這是剛剛交手時他從易塵手指上強行拔下來的,既然今日罵也罵了,輸了輸了,那自然也是要留下點什麼東西吧。

「將納戒還來1

抹去嘴角的血跡,易塵目光赤紅的望著蕭炎,那般兇狠模樣,猶如野獸一般。

「這便權當是一點利息吧。」蕭炎輕笑一聲,然後聲音平淡的道:「擂台之賽,你已輸了,帶著人走吧。」

易塵臉龐一陣抽搐,雙眼陰狠的盯著蕭炎,眼中殺意暴涌,顯然他並不甘心就這樣認輸,在他看來,他先前之所以會敗給蕭炎,完全是因為對其出招判斷失誤,若是早有防範的話,定然不會敗得這般難看。

在易塵臉色鐵青時。一旁的那辰天南,臉色也是湧上一抹森然,他倒了蕭炎,沒想到連天冥宗那凶名極響的易修羅,如今都是敗在了後者手中,照這樣看來,恐怕這蕭炎,即便是放眼中州的年輕一輩之中,都是能夠真正的稱得上出類拔萃。

更何況,不會有人忘記,這位擊敗了易塵的年輕人,還擁有著一手足以越丹塔眾多長老的精湛煉藥術。

在鬥氣以及煉藥術上,同時取得這等傲人成績的,雖說並非只有蕭炎一人,但在如此年紀,便是達到這一步的,卻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此子不能留,否則日後定然會是大患。」

辰天南心中掠過一抹森然殺意,目光一轉,猛的一腳踏出,身形一閃下,便是出現在了蕭炎面前丈許距離,一道冷喝聲,也是如驚雷般的在廣場上炸響:「沒教養的子,切磋之間,居然強搶他人之物,難道你的老師未曾教過你什麼叫做必備的禮節么?」

喝聲落下。辰天南大手直接是洞穿虛空,對著蕭炎腦袋狠狠抓了過去,看這模樣,若是被抓個結實,蕭炎腦袋就得如同西瓜般的一聲爆裂開來。

「辰天南1

那石台之外的丘陵,此刻臉色也是一變,怒喝道。

對於丘陵的怒喝,辰天南卻是猶若未聞,此時此刻他對蕭炎的殺意,已暴漲至頂峰,今日若是不親自將其擊殺的話,日後他定然會為之感到寢食難安。

「子,為我兒子償命去吧1

辰天南一臉的猙獰,而就在其手掌即將擊中蕭炎時,後者臉龐上卻是浮現一抹冷笑,屈指一彈,一道暗金色的人影,便是極其突兀的出現在了面前。

「鐺1

辰天南的手掌,重重的拍在那道暗金色的身體之上,卻僅僅是帶起了一道清脆的金鐵之聲,那般恐怖力道。卻是連後者的身體,都未曾震動絲毫。

一掌落下,那突然間自掌心處傳來的陣陣酸麻之感,令得辰天南面色頓時一變,眼睛一抬,卻是見到一張面無表情的空洞臉龐,然後,暗金色的拳頭,震散空氣,毫無花俏的一拳,直接對著他腦袋轟了過來。

面對著這金光璀璨的一拳,辰天南渾身寒毛都是猛的倒豎了起來,浩瀚鬥氣蕩漾掌心,然後急忙一掌迎上。

「1

低沉的聲音在半空中響起,一道無形的勁風漣漪閃電般的擴散而出,那本來眼睛化為碎石的石台,此刻直接是崩裂成了一地的湮粉。

一拳一掌相交,只見得那辰天南身形頓時倒飛而出,旋即落下地來,腳掌蹬蹬的連退了十幾步,方才震驚的抬起頭,望著蕭炎面前的那渾身呈暗金色的傀儡,手掌上傳來的陣陣麻木之感,令得他心頭泛起了滔天海浪,以他的眼力,自然是能夠瞧出那暗金色人影只是一具傀儡,但這傀儡的實力卻是令得他渾身冰涼。

斗尊階別的傀儡?

想到此處,辰天南嘴巴便是湧上一陣乾澀之感,尋常人修鍊一生。都不能達到這個地步,但如今這傢伙身上的一具傀儡,居然便是擁有了這等恐怖實力?

「鏘鏘1

辰天南吃癟而退,那一群玄冥宗的強者頓時從納戒中抽出明晃晃的武器,滿臉殺意的盯著蕭炎,看那模樣,似乎只要前者一聲令下,他們便是會立刻衝上去將蕭炎剁成肉醬一般。

「嗤1

在這些傢伙抽出武器時,兩道身影也是緩緩自蕭炎身旁浮現,冰冷目光掃視全場,隱隱間瀰漫而出的浩瀚氣息,直接是將這干凶神惡煞之輩駭得連退兩步。

「兩名斗尊?」

出現在蕭炎身旁的,自然便是醫仙與天火尊者,他二人一直都未出手,因為他們知道,這種場面,那所謂的易塵,蕭炎足以應付,但他們卻並未料到,那辰天南居然會突然出手。

望著那出現的醫仙二人,辰天南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他自然是能夠感應到兩人的實力,赫然是真正的斗尊強者。而且最可怕的,還是那名看上去年紀輕輕的白衣漂亮女子,隱隱間,看上去有種危險的感覺。

而且,最令得他心中一沉的,還是那站在蕭炎面前動也不動的天妖傀,經過先前的交手,辰天南心中清楚,若是真要拼起來的話,恐怕光是那具傀儡,便是能夠讓得他好好的喝上一壺。

「這子當真詭異。身旁居然有著如此之多的強者,即便不用丹塔庇護,今日來的這些人,恐怕都奈何不了他們。」

辰天南嘴巴微微抽搐,經過一番衡量后,他臉色鐵青的現,他帶來的這些人,真要打起來,還不夠人家殺的,三名斗尊強者,即便他玄冥宗底蘊不弱,也是拿不出這等於之媲美的陣容。

面對著這突然間逆轉的局面,辰天南倒是有些尷尬,打也打不過,搶也搶不過,那還能幹什麼?

那易塵同樣是因為這一幕臉色有些變化,他雖說自認年輕一輩中極少有人能夠越他,但面對著斗尊強者,卻依舊不得不收斂傲氣,斗宗巔峰與斗尊,也完全兩個不同的概念,差距難以衡量。

如今蕭炎這般突然出現將近三名斗尊強者,今日,他們興師動眾而來的目的,恐怕是無法在實現了。

在真正的實力面前,任何說辭都是無用,如果他們此刻拿得出十位斗尊強者,根本不用多說什麼,直接動手擒住蕭炎便是,但可惜,現在他們斗尊強者的數量,不僅沒有十人,而且比起蕭炎那邊,都是要少一些,這還怎麼斗?

「辰宗主,今日的事,你鬧也鬧夠了。若是再繼續下去,恐怕連三位會長都是會看不下眼了1

丘陵面色有些陰沉,辰天南帶人在丹塔門口鬧事,傳出去,對丹塔可並沒有什麼好處,不過好在蕭炎本事不弱,不僅順利度過這場危機,還狠狠的甩了玄冥宗一巴掌。

聞言,辰天南面色微變,那易塵也是眼神一寒,聲音森冷的道:「難道丘長老就認為我天冥宗的東西,這般好拿不成?」

「這叫戰利品。」蕭炎笑著糾正道,那笑吟吟的模樣,卻是令得易塵眼中都要噴出火來。

「子,少給老夫油嘴滑舌」辰天南冷笑一聲,然而其話語還未說完,一道冰冷聲音,突然響徹而起。

「辰宗主,這場鬧劇,今日也該收場了,若是再鬧下去,那也不要怪丹塔不講情面,還有,易塵,你若是能夠代表天冥宗從此與丹塔為敵的話,便可立刻回去,我倒是,天冥子會如何回答你1

在那冰冷聲音響起時,蕭炎面前的空間,緩緩扭曲,旋即玄衣緩步而出,目光含煞,顧盼之間,頗具威嚴。

見到玄衣居然在此刻出面,一旁的丘陵連忙躬身行禮,而辰天南與易塵臉色也是劇變,玄衣不管是身份還是名望,都遠非他們可比,即便是天冥宗宗主天冥子在此,恐怕都是得對其客氣有加,一時間即便是傲如易塵,也是冷汗如雨,他先前雖然嘴裡說得厲害,但卻也明白,天冥宗斷然不可能因為一個蕭炎,來得罪丹塔

「既然玄衣會長出面,那今日的事,便先到此為止,但若是老夫一旦查明真相,定然不會善罷甘休。」

辰天南嘴唇抖了抖,旋即終於是一咬牙,甩下一道場面的狠話,一揮衣袖,便是帶著一群人灰溜溜的轉身而去,他並未想到,為了一個蕭炎,居然連丹塔的巨頭,都是會親自出面

見到辰天南撤退,那易塵也是只能不甘的咬著牙,目光陰森的看了蕭炎一眼,揮袖轉身離去,背影間,帶著一絲狼狽之意。

瞧得這群灰溜溜離去的傢伙,蕭炎也是忍不住的搖了搖頭,拋了拋手中那血紅納戒,淡笑道:「一群狐假虎威之輩」

「這種事你露面幹什麼?丘陵自會幫你擋下來」玄衣轉過身,忍不住有些責怪的道。

「別人都在這裡擺擂了,還能退縮么?」蕭炎笑道。

「算了,懶得與你扯,跟那老傢伙一個脾性」玄衣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便是對著丹塔之內行去,在與蕭炎插身而過時,輕聲傳進後者耳中。

「進來吧,關於葯塵關押的情報,到手了」

聽得此話,蕭炎臉龐上的笑容,頓時緩緩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凌厲的森冷之色。

(第三更到!

求月票啊求月票,我要月票啊要月票,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