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兩百一十二章骸骨山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兩百一十二章骸骨山脈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兩百一十二章骸骨山脈

第一千兩百一十二章骸骨山脈

獸域的面積。雖說比不上中州,但也不可覷,那重重疊疊,看不見盡頭的山脈,足以讓人感受到這獸域的另類狂野氣息。

雖說獸域是號稱十萬大山,但這卻只是一個粗略數目,真要算起來,肯定是遠遠的過了這個數量,這些山脈,蔓延到人力不可及的遙遠之處,歲月的流逝,也是在這無窮無盡的山脈中,留下了數不清的寶藏,只待有緣人前去將之開啟。

此次的遠古遺,出現地點是在獸域的骸骨山脈,那裡在獸域之中,名氣頗為不弱,因為這座山脈,擁有著令人膽顫心驚的骸骨海洋,無數具獸骨被拋於此處,這些獸骨。伴隨著歲月的流逝,則是會逐漸的將骨骸之中蘊含的一些奇異獸力揮而出,這種能量對於人類沒有什麼作用,但對於魔獸來說,卻是不錯的補品,因此也是導致這骸骨山脈,成為了眾多魔獸所喜愛的聚集之地。

骸骨山脈位於獸域的西南方向,因為擔心魂嬰果會被其他人捷足先登,因此蕭炎一行人在進入獸域后,便是再度馬不停蹄的對著骸骨山脈趕去。

如今的獸域,無疑是因為那遠古遺的出世而變得騷動起來,在對著骸骨山脈一路而去時,蕭炎一行人見到了不少明顯目的地也是與他們相同的強者,這些強者有能夠化成*人形的魔獸,也有著一些從獸域之外聞風趕來的人類強者,顯然,遠古遺出世的消息,早已經擴散了開去。

見到這一幕,蕭炎眉頭倒是忍不住的微微皺起,沒想到遠古遺的吸引力如此之大,這些單獨的強者倒是沒什麼,他唯一擔心的,是一些強大勢力也是成群結隊而來,那樣的話,可就真是有些棘手了。

「據傳此次的遠古遺之中有著天階鬥技的存在,想必那些大勢力即便來了,也是應該沖著這東西去的。我們的目標只是魂嬰果,到時候若情況不對,取了魂嬰果便走,這渾水,可不好淌」

望著下方飛向後掠過的山脈,蕭炎面上一片沉吟之色,這倒不是說他對天階鬥技沒興趣,說實在的,他即便是到如今,也從未見到天階鬥技是什麼樣的,說不好奇那是假的,但事情輕重他卻是明白,如今最主要的,是先必須幫助葯老恢復巔峰實力,不然的話,星隕閣與魂殿之前的差距,那就太過龐大了,指不定什麼時候魂殿摸清了底動手的話,星隕閣就完了。

當然,若是能夠在魂嬰果得手后,情況尚還未出意料的話。那倒是能夠稍稍動下其他的心思,天階鬥技這等存在於傳說中的鬥技,恐怕威力不會比蕭炎的毀滅火蓮弱上多少。

在龐大的獸域那連綿山脈之上接連趕了兩天的路之後,那遙遠之處,卻是突然浮現一抹刺眼的森白之色,這縷森白之色出現在這綠蔭蔥鬱的山脈中,顯得極為的不協調,然而當蕭炎等人看見時,眼中卻是跳上了一抹興奮,經過將近十日的趕路,總算是抵達目的地了。

到了這裡,周圍天際上的飛掠而過的人流也是越來越多,時不時便是有著一道身影猶如狂風一般飛掠而來,然後對著遙遠處那森白色的山脈掠去。

「骸骨山脈快到了,星隕閣有兩位長老在此處探查,我們先與他們匯合,再商量後續的事,如何?」望著遠處的森白色山脈,慕青鸞的臉色卻是變得凝重了許多,即便是隔著如此遙遠的距離,她依然能夠感應到不少異常強悍的氣息。

「嗯。」蕭炎也是微微點了點頭,如今這骸骨山脈是真正的人蛇混雜,各種勢力各種強者都是在此處,若是對情況不了解一頭悶沖的話,恐怕只能成為眾矢之的。

見到蕭炎點頭,慕青鸞這才從納戒中取出一枚古玉,然後將之輕輕捏碎。

就在古玉捏碎之後不久,那遠處的山脈中,一道身影迅掠去。然後對著蕭炎等人掠來,片刻后,便是出現在了巨鶴之上,望著蕭炎一行人,那來者明顯是鬆了一口氣。

來者是一名身著灰袍的老者,在老者胸口處,佩戴著一枚星隕閣的長老徽章,只不過此刻的老者,似乎看上去略微有些狼狽,宛如剛剛與人交過手一般。

「胡長老,您這是?齊長老呢?」見到老者這般模樣,慕青鸞一怔,旋即道。

「唉」聞言,那被稱為胡長老的老者,卻是苦笑一聲,旋即頗有些怒氣的道:「我與齊長老本來是奉兩位閣主之命,先來這骸骨山脈探清情勢,如今的這骸骨山脈,來了不少強悍勢力以及強者,大家都是各自在山脈中尋找落腳之地,等待遠古遺的徹底開啟,我與齊長老運氣不錯,尋了一處靠遠古遺頗近的山峰。在那裡能夠第一時間探清遺的動靜,但我二人帶著一些星隕閣弟子,剛欲在那裡搭建營地,卻是遇見了風雷閣的人」

「風雷閣?」蕭炎眉頭輕挑,還真是老冤家埃

「他們竟然敢出手?」慕青鸞臉頰微沉,眼中也是浮現一抹怒火,如今的風雷閣,仗著與天妖凰族關係不錯,倒是越來越囂張了。

「唉,沒辦法,風雷閣這次連雷尊者都是親自動身而來。我二人還沒跟他理論,就直接被攆了下去,齊長老大怒之下也被風雷閣強者打傷,如今正在一些弟子的照顧下不能行動,所以只能我來迎接你們了。」胡長老嘆了一口氣,不過他雖然話這麼說,可臉龐上也是噙著不少不甘之色,顯然風雷閣這般霸道的行徑,令得他相當的不忿。

慕青鸞黛眉緊皺,突然偏過頭,望著蕭炎,輕聲道:「老師說了,此行出來,一切由你做主」

聽得慕青鸞這話,那胡長老目光也是轉向了蕭炎,恭敬的拱了拱手,道:「想必這位便是閣主的親傳弟子,蕭炎少閣主了吧?呵呵,老夫胡夫,見過少宗主了。」

「胡長老客氣了,還是叫我蕭炎吧,少閣主這名頭,我可當擔不起。」蕭炎笑著擺了擺手,然後瞥了一眼正緊盯著他的慕青鸞,略作沉吟,道:「先去看看齊長老吧。」

「呵呵,我來帶路。」胡長老笑著點了點頭,轉身在前引路。

「喂,蕭炎,這事怎麼辦?風雷閣這可是完全沒給星隕閣臉面了,若是我們沒什麼作為的話,恐怕就得淪為人笑柄了。」望著前方帶路的胡長老,慕青鸞忍不住的低聲道。

蕭炎微微一笑,並未說什麼,但見到他這笑容的慕青鸞,倒是心裡稍稍平靜了一點,從認識到現在。她似乎便是從未見過蕭炎白白吃虧過,即便是上一次被重傷得昏迷一年,那也是讓得一名五星斗尊付出了一隻手臂的代價

眾人一路上跟著胡長老在茫茫山脈之中一陣穿梭,如今的這片山脈,已是被密密麻麻的人海所佔據,整天的喧嘩聲,令得這片原本寧靜的山脈,變得猶如交易市場一般,各種紛雜的吵鬧聲,都是鋪天蓋地的湧來。

這些人海之中,並不乏一些強悍連蕭炎都是略微有些側目的氣息,看來,此次的遠古遺,是真的吸引了不少真正的強者來到。

一行人在山脈中穿梭了好半晌,方才在一處偏僻的山丘上停了下來,此刻的山丘上,有著二十幾名星隕閣的弟子把守,只不過此刻的他們,看上去似乎顯得極為的萎靡與憤怒,顯然,這應該都是被風雷閣的人毫不給面子的從營地中攆出來所致。

胡長老的回來,倒是令得眾人精神微微一振,而當在見到後面的慕青鸞一行人時,士氣終於是振奮了一些,不少的目光都是停留在蕭炎身上,對於這位在石塔閉關了一年時間的閣主親傳弟子,他們也都是早有耳聞。

「咳,少閣主大駕光臨,未能遠迎,還望恕罪。」

在蕭炎一行人落下身來后,一名面色有些蒼白的紅衣老者便是在兩名星隕閣弟子的攙扶下,從帳篷中行出,對著蕭炎拱了拱手,恭敬的道。

「咳」

話音剛剛落下,這位齊長老便是忍不住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嘴角隱隱有著血跡浮現,顯然是被傷了內臟。

「**,風雷閣這些王八蛋,我星隕閣大部隊沒過來,不然哪有他們囂張的地方1見到齊長老這幅傷勢,周圍的那些星隕閣弟子,心中的怒火又是升騰了起來。

蕭炎緩步走於齊長老身旁,將其手臂握住,略微察看了一下後者的傷勢,輕輕點了點頭,道:「傷勢不輕,誰出的手?」

「風雷閣北閣主費天。」齊長老嘆息道。

聞言,蕭炎一怔,旋即輕笑,兩三年時間不見,這位北閣主費天,還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埃

從納戒中取出一枚丹藥遞於齊長老,蕭炎伸了一個懶腰,道:「風雷閣那裡有幾位斗尊?」

「就雷尊者一人。」

蕭炎微微點頭,然後在那種人注視下,緩緩轉身。

「少閣主,您這是?」見狀,胡長老一愣,連忙道。

「走吧砸場子。」

淡淡傳來的聲音,令得在場的星隕閣弟子,體內血液瞬間便是沸騰了起來。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