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兩百五十一章天階鬥技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兩百五十一章天階鬥技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兩百五十一章天階鬥技

第一千兩百五十一章天階鬥技

寬敞大廳之中。葯老坐於位之上,其雙眼微閉,浩瀚的靈魂力量蕩漾在周身,令得周遭空間看上去都是出現了細微的扭曲,如今的葯老,雖說靈魂力量並未強盛多少,但那蕩漾的靈魂力量,卻是給人一種生機勃勃的感覺,比起以往的靈魂力量,宛如要更加的具備活力一般。

「老師,本源魂氣彌補回來了?」

接到消息的蕭炎急匆匆的行進大廳,一眼便是見到位上的葯老,以他的能力,自然是能夠察覺到如今葯老靈魂力量的變化,當下便是驚喜道。

葯老緩緩睜開雙眼,望著快步而來的蕭炎,也是微笑的點了點頭,道:「金品魂嬰果藥效出乎意料的強,本源魂氣,又是回復了巔峰」

「那煉製軀體的事,應該也是能夠開始了吧?」蕭炎有些迫不及待的道。

「煉製軀體。還需要數種材料」葯老笑道。

「放心,這些年裡,這些材料弟子早已湊齊」蕭炎笑了笑,屈指一彈,一個玉瓶便是出現在手中,玉瓶內,一枚龍眼大的丹藥,正滴溜溜的旋轉著,一股濃郁得無以復加的丹香之味,從中瀰漫而出,令得人精神為之一振。

「這八品丹藥?」那緊隨而來的風尊者望著這枚丹藥,眼中頓時浮現一抹驚愕,道。

「嗯而且還是經歷了五色丹雷的八品丹藥。」葯老緩緩點了點頭,一口便是道破了這枚丹藥所經歷的丹雷色彩,旋即欣慰的看著蕭炎,道:「這些年,你的煉藥術也並沒有落下埃」

「哈哈,老傢伙,這你就放心吧,蕭炎可也是丹會的冠軍,不比你當年年輕時弱上半分。」風尊者撫須大笑道。

「老師,這便是生骨融血丹。」蕭炎屈指輕彈玉瓶,後者徐徐的漂浮在葯老面前,旋即他再度取出一個透明玉瓶,玉瓶中,有著幾滴青紅兩色的血液,可怕的精純能量。自其中瀰漫而開。

「這是天妖凰的精血,量雖少,但卻能頂真正的大用。」蕭炎笑道,這自然是當初從那具天妖凰骨骸之內提煉而出的精血。

「至於骨骸,我這倒是有著一具斗宗巔峰的」蕭炎隨手一揮,一具被冰封的屍身便是出現在了大廳之中,這三種材料中,唯一讓得他不滿意的,便是這骨骸了,若是放在以往,斗宗巔峰的骨骸,他或許還會感到驚喜幾分,但伴隨著如今眼界的提高,這種實力的骨骸,已經再也引不起蕭炎的注意。

「呵呵,骨骸的話,我這裡倒是有著一具四星斗尊的」一旁的風尊者微微一笑,袖袍一揮,一個石棺便是轟然落地,石棺內,有著一具淡灰色的骨海隱隱間,骨骸身體上,有著淡淡的熒光流轉。

「這是我往年一個仇家,後來死於我手,怕沒人為他收屍,便順手幫他收了。」

聽得風尊者這輕描淡寫的話語,蕭炎不由得暗自咂舌,看來前者跟此人有不的仇怨啊,不然的話,不會連屍身都給人家解決了。

「這三種材料,都之選,用此煉製而出的材料,應該能夠讓得葯塵恢復往日的巔峰實力,不過就是不知道能否突破斗尊,達到斗聖層次」風尊者撫須沉吟道。

「難」

葯老搖了搖頭,斗尊與斗聖,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境界,斗尊強者,放眼大陸,能夠稱為真正的一流強者,而斗聖,方才是位於那金字塔塔頂的頂尖存在,以中州底蘊,斗尊強者雖說稀少,但也算不上特別的罕見,可斗聖強者卻是不同,就拿蕭炎來說,來到中州這麼多年,他便是從未真正的遇見過一名斗聖強者!

當然。這前提是不能將遠古遺里看見的那斗聖遺骸給算上,那東西,只是有著斗聖強者的一點殘魂而已,根本稱不上真正的強者,但即便如此,那失去了生命痕的骸骨,也是將蕭炎,摘星老鬼這等強者搞得極為狼狽,甚至最後還差點陰溝裡翻船,而管中窺豹,從此也是能夠隱約窺見那真正斗聖強者的恐怖。

那個境界,是真正的擁有著毀天滅地之大威能。

「既然材料都已齊全,那明日便動手吧,葯塵早點恢復巔峰實力,星隕閣方才能夠不用擔心魂殿的報復,魂殿被你毀掉一處分殿,又是在遺中被你擺了一道,以他們的行事風格,定然不會輕易將這等大虧咽下肚內的。」風尊者沉吟道。

「嗯」

蕭炎與葯老都是點了點頭,如今雖說一切都是風平浪靜,但很顯然,這隻不過是暴風雨的前奏而已

在與葯老商定了煉製軀體的時間之後,因為天色緣故。蕭炎便是先回了住所,而一回到房間,他便是盤坐於床榻之上,略作沉吟,手掌一翻,三根玉白色的肋骨,便是出現在了其掌心之中。

三根肋骨,自然便是蕭炎從那骸骨之上生生扳下來的東西,這裡面,隱藏著天階鬥技的秘密,但自從回到星隕閣后。因為忙於為青鱗解毒的事,因此他也並未細細研究過,今日聽得風尊者說起魂殿報復之事,也是令得心頭略感壓抑,面對著如此龐大的勢力,始終都是必須讓得自己的戰鬥力有所提升

而提升戰鬥力最好的辦法,自然便是修鍊高階鬥技,而那傳說中的天階鬥技,更是尤為強悍,即便是現在,蕭炎都忘不了當日那斗聖骨骸施展那天階鬥技時所造成的恐怖威力

肋骨入手,一片溫涼,絲毫沒有骨骼的那種粗糙感覺,摸上去反而如同最為完美的玉石一般,滑膩而溫涼,帶給人極為美妙的觸感。

在肋骨之上,布滿著細的奇異文字,這種文字,異常玄奧,給人一種晦澀的感覺。

蕭炎心翼翼的將三根肋骨細細的看了個遍,將那些奇異文字盡數記在腦海之中,但卻無法將之破譯

「看來普通之法並不能打開這肋骨」蕭炎面露沉吟之色,半晌后,將肋骨輕輕貼於額頭處,靈魂力量蔓延而出,但在一碰觸到肋骨時,便直接是被彈射了回去,當下一怔,反而是鬆了一口氣。

「原來骨骼表面設有封穎

想通了這一點,蕭炎手掌一握,紫褐色的火焰便是自掌心裊裊升起,然後將三根如白玉般的肋骨包圍其中,恐怖的溫度,迅便是令得房間之內的空氣變得乾燥了起來。

「滋滋1

恐怖的火焰瘋狂的炙烤著骨骼,然而這看似脆弱的後者,卻是紋絲不動,甚至於連那顏色。都是未曾有半點的變化。

對於這種情況,蕭炎卻並不感到詫異,若是斗聖強者所設置的封印如此容易便是能夠被破解,那也是顯得太過兒戲了一點。

保持著平穩的心境,蕭炎不急不躁,任由那三千蓮心火不斷的炙烤著三根肋骨,而他則是緩緩閉上雙眸,竟然是直接進入了修鍊狀態之中。

房間之內,紫褐色火焰熊熊燃燒,其內的三根肋骨,也是若有若無的釋放著淡淡的光芒

這種燒,足足從傍晚持續到深夜,將近十個時的時間,而在三千蓮心火如此瘋狂的燒之下,那三根肋骨也是逐漸的產生了變化,那種玉白之色,也是緩緩的變淡,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深沉的暗金之色,仔細看去,金光暗蘊,有著奇異的波動,悄然擴散

「嗤1

安靜的房間之中,突然傳來一陣液體流動的奇異之聲,而蕭炎那緊閉的眼眸,也是在此刻徐徐睜開,目光望向面前火焰之內,當下便是一怔。

此刻的火焰之中,已經是沒有了人肋骨的蹤影,有的,只是一灘奇怪的暗金色液體,液體在火焰之內緩緩流淌,如同具備著自己的靈智一般,偶爾間還會凝聚成種種奇形怪狀。

「這便是破開封印后的模樣么。」

蕭炎輕輕呢喃了一聲,遲疑了一下,旋即深吸了一口略顯乾燥的空氣,手掌輕輕伸出,然後伸入火焰之中,停頓了片刻,終於是將一根手指,插進了那灘暗金色的液體之中。

「滋滋1

手指插進那液體之內,變故驟升,只見得那些液體突然間劇烈的蠕動了起來,然後緊緊的纏繞在蕭炎手指上,一瞬間便是將其整個手掌包裹。

「嘶1

暗金色液體包裹整個右掌,一股無法遏制的劇痛,猛的自掌心中傳來,令得蕭炎的臉龐都是變得扭曲了起來,在那暗金色液體的包裹下,其手掌居然也是在詭異的蠕動了起來,甚至隱隱間,還有著骨骼擠壓的聲響傳出。

「手掌要廢了1

擠壓之感越來越強,而就在蕭炎以為手掌將會被擠壓而碎時,劇痛卻是噶然而止,那些暗金色液體,如同潮水一般,沁入其手中,飛快的消失不見。

奇異的一幕,蕭炎還來不及愕然,腦袋便是在此刻轟然一震,眼瞳隱隱浮現暗金光芒,而其嘴中,也是出了低低的喃喃之聲。

「這大天造化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