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兩百七十三章堵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兩百七十三章堵截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兩百七十三章堵截

第一千兩百七十三章堵截

在臉頰通紅的那一瞬間,一道驚叫之聲,也是自雲韻嘴中傳出,旋即其玉手猛的一揮,勁風舞動,床榻上的柔軟被子便是掀飛而起,將那動人yu體,徹底包裹。

嬌軀隱藏在被中,雲韻臉色方才略微好了一些,抬起俏臉,羞惱的盯了蕭炎一眼,道:「你還看?」

雖說如今有著被子遮掩,但那被子卻略顯單薄,披在雲韻嬌軀上,依舊延伸出了動人的曲線,再襯托著那張布滿嬌羞的緋紅臉頰,這般一幕,足以讓得不少男人當場鼻血狂。

「咳」

蕭炎乾咳了一聲,極為鎮定的收回目光,道:「這個不關我的事,是你自己震開的」

聽得他這話,繞是以雲韻的定力都是忍不住的一陣氣堵,這子,典型的佔了便宜還喊冤枉的主。

見到雲韻有飆的跡象,蕭炎也是不敢在這個話題上做過多的糾纏,連忙道:「如今你感覺怎樣?」

「還好,那封印的確被你撕出了一道裂縫,如今正有著不少鬥氣源源不斷的從封印之中湧出,這種度,剛好在我所能夠煉化的範圍里。」雲韻沒好氣的道,但臉頰上的緋紅,也是逐漸的淡去。

「嗯,那便好」蕭炎微微點頭,沉吟道:「那花婆婆所遺留的鬥氣太過恐怖,你若是能夠完全煉化的話,說不定能夠達到她生前的高度,而且你還年輕,有著極大的進步空間一日後遇見個什麼大機緣的話,達到斗聖也並非是不可能的事。」

「斗聖」

聽得這個傳說中的高度,雲韻也是忍不住的一怔,旋即無奈搖頭,這事太過遙遠,她能夠在這些年中飛躍達到斗尊層次,已是老天最大的恩惠,至於斗聖么,她還真是沒去想過。

「我在中州仇家不少,而且個個都是兇悍的主,呵呵,日後你若是成為斗聖強者,我也大樹底下好乘涼。」蕭炎玩笑道。

聽得蕭炎這句玩笑話,雲韻卻是怔怔的望著那張布滿著溫暖笑容的年輕臉龐,有些默然與細微的心疼,誰都只看見他表面的風光與成就,但卻忘記了,他為了達到這種地步,付出了多大的努力與心血。

當年第一次見到蕭炎時,這個稚嫩但卻有些幾分倔強的少年,便是敢於在危險重重的魔獸山脈中歷練,而伴隨著這些年的風雨,所經歷的危險,也是比當年的魔獸山脈高出了無數倍

「我會儘快煉化花婆婆的鬥氣,花宗我也會花心思慢慢的控制」雲韻整個身體都是縮在單薄的被子之中,輕輕的聲音,卻是傳了出來。

突然聽得雲韻這有些莫名其妙的話語,蕭炎愣了愣,望著那張絕美的臉頰,終於是明白了什麼,一時間竟然是無言而對,最難消受的,便是美人恩啊

房間之內的氣氛,突然間便是變得有些旖旎了起來,片刻后,蕭炎乾咳了一聲,打破沉默,然後從納戒中取出一個玉瓶,玉瓶內裝滿著一些紫褐色的丹丸,隱隱間,有著極度熾熱的能量順著藥瓶傳出。

「這是我煉製離火丹,每一枚丹藥裡面都是有著一絲異火之力,你日後煉化那封印的鬥氣時,可以服用一枚,可以幫助你加快煉化度,同時也能讓將鬥氣錘鍊得越精純。」蕭炎將玉瓶輕放在床榻上,沖著雲韻笑道。

「嗯。」取過玉瓶,雲韻微笑著點了點頭。

「明天我便是會動身離開,日後你若是遇見了什麼不能解決的麻煩,便來星隕閣找我」

「明天便走么」

聞言,雲韻握著玉瓶的玉手便是微微一緊,道。

「我不能在這裡停留太久,不然怕引來魂殿的強者,到時候反而會將你與花宗拖下水。」蕭炎鄭重的道。

雲韻並非是不識大體的人,雖說心頭有些不舍,但依舊還是點了點頭,輕聲道:「嗯,那你多加心」

蕭炎笑著點了點頭,再度囑咐了雲韻幾句,便是轉身離開了這處暗香縈繞的閨房。

望著蕭炎離去的背影,雲韻銀牙也是輕輕咬了咬紅唇,低聲喃喃道:「這麼多年,還是擺脫不了這個冤家啊,既然擺脫不了那便為了你,再次儘力一回吧。」

原本對於提升自己的實力,雲韻並不抱太大的興趣,來到中州,她只是想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度過以後的日子,但卻哪能料到,即便如此,那個埋藏在內心深處的人兒,依舊是再度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當再次見到他時,她方才現,那種感覺,似乎並不可能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忘卻,反而,被時間,釀得越醇厚。

這種感覺,她並不會說出口,她所想的,只是能夠在其身後,默默的給予他一些幫助,因為雲韻知道,蕭炎一個人,背負得太多,也太累了

她想,幫他分擔一點點

在幫雲韻解決了封印的問題后,蕭炎在花宗繼續停留了一天,然後便是帶著青鱗,與雲韻,花宗大長老等人告辭而去。

對於蕭炎如此迅便是要離開,那花宗大長老倒是顯得很是惋惜,有心想要挽留,但見到蕭炎去意已決,也就不好再阻攔,只能允許二人先行離去。

而在與一行人道別之後,蕭炎與青鱗二人便是直接離開了花宗,然後召喚出九幽地冥蟒,再度對著星隕閣趕去。

蔚藍天際里無雲,突兀間一道巨大的黑影自遙遙天空上風馳電掣般的飛掠而過,刺耳的破風聲在天際轟隆隆的響徹個不停,引來不少的目光注視。

這加趕路的巨大黑影,自然便是離開花宗約莫兩日時間的蕭炎與青鱗,這兩日中,他們基本都是在趕路之中度過,沿途也並未作過多的停留,雖說使用九幽地冥蟒趕路有些招引目光,但卻很少會招來什麼麻煩,因為誰都知道,九幽地冥蟒這等魔獸界三大族群的強悍,一般沒有特殊情況的話,誰也不會輕易的招惹他們。

「蕭炎少爺,我們現在基本已經離開了花宗的勢力範圍,再有幾日時間,應該便是能夠達到星隕閣了」在九幽地冥蟒龐大的身體上,青鱗目光四處掃了掃,然後偏頭對著身後盤腿而坐的蕭炎道。

「嗯」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手掌撫摸著身下這頭九幽地冥蟒,腦海中卻是閃過一條七彩顏色的通天巨蟒。

「彩鱗也不知道那肚究竟是否真的是擁有了蕭家血脈」

想到彩鱗,蕭炎眼中便是掠過一抹複雜之色,這個曾經把他追殺得上跳下竄的美杜莎女王陛下,不知道現在如何了,以她的實力,放眼那片地域,應該少有敵手吧?

「蕭炎少爺」

在蕭炎陷入回憶間,一旁的青鱗俏臉卻是微微一變,輕聲叫道。

「怎麼?」被叫聲從思緒中拉回,蕭炎一怔,道。

「似乎有些不對勁氨青鱗低聲道。

聞言,蕭炎眼眸頓時微眯了起來,目光緩緩的在四周掃過,此時他們已經處於了一片人跡罕至的山脈上空,但有些詭異的是,這片山脈中,竟然沒有半點的獸吼之聲,仿若一片死域。

身形徐徐站起,蕭炎讓得青鱗將九幽地冥蟒止住,然後視線停留在前方不隕希淡淡的道:「既然來了,又何必藏頭露尾?你說是吧?妖花邪君。」

「子,感知倒是不錯」

蕭炎話語落下,那前方的空間也是一陣扭曲,旋即幾道身影便是憑空浮現,與此同時,浩瀚的氣息也是鋪天蓋地的瀰漫而開。

出現的人影,一共有四人,其中一位正是當日吃了蕭炎一記毀滅火蓮的妖花邪君,其餘三人,都是三位身著灰袍,面無表情的老者,這三人的氣息,絲毫不比妖花邪君弱,看他們胸口上徽章,赫然都是天冥宗的人。

「蕭炎,你毀我天冥宗大事,難道還想這樣一走了之不成?你莫要以為葯塵晉入半聖,我天冥宗,就不敢對你怎樣了1妖花邪君手中摺扇輕輕搖擺,臉龐上的笑容,卻是透著一抹森然之意。

蕭炎瞥了這傢伙一眼,平淡的道:「你們能守這麼久,應該是有人通知吧?比如,花宗的花錦?」

話音落下,蕭炎目光轉向下方的森林,那裡,一道倩影浮現而出,正是那花宗的花錦,此刻的後者,正滿臉殺意的盯著前者,冷笑道:「你壞本宗大事,今日,你就用這條命來補償吧,至於雲韻那賤人,本宗遲早也會收拾她1

「蕭炎,束手就擒,跟老夫等人回天冥宗,看在葯塵的面上,我天冥宗會對你好生招待,如若不然」

那名領頭的灰袍老者,此刻也是淡淡的開口,最後一句,森冷殺意,猛然大盛。

「如若不然,今日此處,便是你埋骨之地1

抱歉,第二更現在才碼出來,今天實在是太忙了,嗯,以後應該不會了。

再次求一聲月票吧,被追得實在太狂野了,頂不住了

兄弟姐妹們,將票投給斗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