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兩名斗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兩名斗聖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你是蕭族的人?」

泛著濃鬱血腥味道的鬼頭大刀在蕭炎頭頂半尺處噶然而止,那血刀聖者目光驚懼的盯著蕭炎額頭處,聲音之中,竟然是有著許些驚駭。

蕭炎掌心中急速凝聚的大天造化掌,也是因為血刀聖者的這般怪異舉動頓了頓」旋即其眉頭微微一皺,腳尖一點地面,身形便是迅速退開,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血刀聖者目光死死的盯著蕭炎眉心處,那裡先前浮現的一個若隱若現的族紋,此刻卻是盡數消失了去,但他心中卻是明白,這個族紋他絕對不陌生,因為在他的那些遙遠記憶之中,這個族紋,在他心中,似乎是如同夢魘般的可怕。

「蕭族的人,不都是死絕了么……」

血刀聖者喃喃道,在說著話時,其目光卻是不由自主的對著天墓深處掃了掃」眼中掠過一抹深深的懼怕之色。

「怎麼回事?」古青陽,薰兒等人也是在此刻閃掠自蕭炎身旁,望著那竟然突然停手的血刀聖者,都是有些疑惑的低聲道。

「不蕭楚」蕭炎搖了搖頭,但卻依舊並未放下心中的警惕,半聖強者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以他們這麼多人聯手,鬥起來都是如此的艱難,若是不小心一些的話,一群人栽在這裡都並非是不可能的事。

聞言,古青陽一行人也是皺了皺眉,這血刀聖者雖說如今只是能量體,但卻依舊有著生前的智慧甚至記憶,有什麼東西,竟然能夠讓得他都是有所忌憚?

「這小子,竟然是蕭族的人,以那位的通天本事,肯定在他進入此處時便是感應到,我若是將其殺了的話,日後恐怕定然難逃那位的殺手。」血刀聖者眼芒急速閃爍,片刻后,那瀰漫起身體的霸道血腥氣息,竟然是徐徐的收斂了許多,手掌一晃,那鬼頭大刀便是消失不見,他看了一眼蕭炎等人,頗有些不甘的道:「走吧,這一次就算你們好運1

見狀,蕭炎等人都是一愣,面面相覷了一眼,皆是有些不太明白這傢伙怎麼突然間就改變了主意。

「從此處往西走,這條夾縫之中,是眾多強者的交接處,你們從此行走,應該便是能夠避開其他人的阻攔,並且最後到達你們要去的地方。」見到有些發愣的眾人,那血刀聖者有些不耐的道。

「多謝前輩。」

蕭炎與古青陽等人對視了一眼,然後連忙對著血刀聖者恭敬的一抱拳,然後一行人緩緩倒退」體內鬥氣依舊處於隨時爆發的狀態,而當他們退後了百多米后,見到那血刀聖者並沒有其他舉動時,方才在心中鬆了一口氣,迅速轉身,對著那身處暴掠而去。

血刀聖者望著那迅速轉身離去的蕭炎一行人,這才撇了撇嘴,目光望向天墓深處,自語般的道:「哼」這次你算是承了我一個情,以後再出來清場,總該放過我了吧?」

「那傢伙真是莫名其妙,刻才還滿身殺氣,結果轉眼就變成好人了……」

能量霧氣瀰漫的大地上,幾道身影飛速穿梭而過,古華看了一眼身後,皺著眉道。

「他好像認出了我是蕭族的人」蕭炎目光警惕的在周圍掃過,隨口道。

「你每次氣息暴漲時額頭上都是會出現蕭族的族紋,他也算是曾經的頂尖強者,怎麼可能會認不出來」古青陽笑道。

「什麼?」聞言,蕭炎身形猛的一頓,一臉錯愕的回過頭,道:「我有什麼族紋?」

「你不知道?」瞧得蕭炎這幅比他們還茫然的模樣,古青陽一行人也是一臉疑惑」道:「不過你這個族紋彷彿只能出現短暫的時間,過一會後便是會消失而且照理說,你不該擁有著族紋的,族紋是依靠血脈之力激發,但蕭族的血脈之力,幾乎已經被盡數消耗殆盡了」

蕭炎皺了皺眉頭,他對於自己怎麼可能不了解?他的額頭,就只有著一個火焰印記,而且這種印記伴隨著他成功將骨靈冷火吞噬,也是逐漸的變淡」至於其他的什麼族紋,以前是絕對沒有出現過的。

「我氣息暴漲時,正是施展天火三玄變的時候,但這與我蕭族的族紋又能有什麼關係?」一道道謎團自蕭炎腦海之中閃過,卻是沒有半點答案,讓得其眉頭皺得越來越緊。

「先前那血刀聖者,明顯懼怕的並不是所謂的蕭族族紋,這東西並不具備半點的力量」蕭炎心中念頭飛轉:「這樣說來,那讓得他之所放過我們,是其他的事物,而且這種事物,也應該與蕭族族紋有關

但這所謂的天墓,與蕭族族紋有關,並且還能夠震懾血刀聖者這種半聖實力的強者的東西,又是什麼?

「是蕭玄1

一旁,薰兒突然輕聲道,此話一出,蕭炎倒還好,古青陽幾人卻是從腳底滲透出一股寒氣,蕭玄在已隕落了那麼多年,怎麼可能讓得這血刀聖者如此的懼怕?

「天墓極其的奇特,既然類似血刀聖者這種半聖,都能夠以另外一種方式存活,並且還具備生前的靈智,那麼,曾經達到了斗聖巔峰的蕭玄前輩,難道便不能依舊殘存?」薰兒緩緩的道。

古青陽等人吶吶無語,旋即目光轉向蕭炎,雖然後者面色依舊平靜,但他們依舊是察覺到了蕭炎此刻的心境劇烈的波動了起來。

「走吧,等到了目的地,這些謎團應該便是能夠解開」

蕭炎輕聲說了一句,身形速度卻是陡然加快,直接是化為一道模糊黑線,衝進了那淡淡的能量霧氣之中,在其身後,薰兒幾人對視了一眼,也是迅速的跟了上去。

接下來的路途中,蕭炎一行人完全是依照著血刀聖者所說而行,而在這一路上,他們所感應到的那些能量體,也是越來越強,其中甚至有著一些比起血刀聖者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過所幸在這條眾多能量體領域的夾縫中,蕭炎等人成功的避開了這些強者的掃視,中途並未遭到任何的阻攔……,

「我們現在應該算走進入天墓真正的最深處區域了」

一處亂石林立的地帶,蕭炎一行人藉助著地形的遮掩,也是略微休整了一下,古青陽望著那黝黑的深處,沉吟道。

「不愧是天墓最危險的地方,這周圍的那些能量體,實在是太過恐怖了,甚至連九星能量體都是只能淪為護衛的結果」古華苦笑道,身處這種強者多如牛毛的地方,他們方才會發現自身的弱小,在古界的年輕一輩中,他們算是眾多年輕族人仰望的存在,可在這裡卻還是如同螞蟻般的存在,連說話都是必須小心翼翼。

對於他的話,其他人也只能無奈一笑,這裡本就不該是他們能夠來的地方」能夠順利的抵達這裡,已是想打的出人意料。

「按照我們的速度,可能要不了太久的時間,便是能夠抵達古籍之中所記載的蕭玄墓府」薰兒望著蕭炎,輕聲道。

「這條路還算順暢,那血刀聖者也算幫了一個大忙,不過這裡的確太過兇險,所以還是早早動身吧」蕭炎微微點了點頭,旋即催促道。

「嗯。」

對於這話,其餘人也是相當的贊同,連忙起身。

而就在他們起身準備再次進行最後的趕路時,那前方突然傳來細微的破風聲,旋即兩道黑色身影便是緩緩的蒂在了一塊巨石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眾人,眼中有著許些貓戲老鼠般的嘲弄。

「蕭炎,你們的速度,也太慢了一些……」

聽得這陰冷笑聲,蕭炎等人臉色也是陡然一變,猛的抬頭,望著遠處的兩道身影,面色都是微微一沉:「魂崖,魂厲」

「嘿」我說是誰,原來是你們這兩頭跑得倒是挺快的喪家之犬,怎麼?現在有膽出現了?」見到兩人,古華也是毫不客氣的出言譏諷道。

在古華出言時」面色陰沉的蕭炎卻是悄悄打了一個手勢,這魂崖二人一直在們,以他們二人的實力,怎麼可能有膽子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他們面前,事出反常必有妖,而既然他們敢露面,恐怕必然是有所倚仗。

「放心,這次變喪家之犬,一定會是你們」

對於古華的譏諷,那魂崖卻是詭異一笑,旋即他與魂厲身形緩緩後退,而在他們後退時,兩道身著灰色衣衫,面目陰翳的老者,卻是如同鬼魅一般,在兩人身前悄然出現,

「斗聖?」

在這兩位灰衣老者出現時,一股難以言明的危險感覺,頓時自蕭炎等人心頭陡然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