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血脈傳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血脈傳承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血脈傳承

蕭炎幾人跟隨著蕭玄再度對著天墓深處飛掠了一些時間,終於是逐漸的停下了腳步,此刻的四周,儘是那種如同墨水一般的漆黑之色,周遭光芒極其黯淡,站在此處,就如同站於虛無的空間之中一般,令得人心中升起一股茫然驚慌之感。

「這裡便是天墓的最深處……」

蕭玄淡笑道,旋即指著前方一座古老石碑」這座石碑孤零零的矗立在這片漆黑的區域,孤獨而寂廖,彷彿永久長存一般:「這便是我的墓府……」

蕭炎目光順著蕭玄所指望去,望著那座古老的石碑,即便是間隔無數歲月,但那石碑之中,依舊是滲透著一股無法形容的氣息,這種氣息,並不強烈,但卻令得靈魂有種無法抵禦的顫粟之感。

「你們四人,便在石碑之外修鍊,這裡的能量乃是天墓最為濃郁的地方,其餘的能量體也不敢進入此處,所以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兼親望著古青陽四人,淡淡的道。

聞言」古青陽四人面面相覷了一眼,只能苦笑著點了點頭,在這位曾經的巔峰強者面前,他們所需要做的,就是徹徹底底的服從。

「蕭炎還有那古族的妮子,隨我來吧」將古青陽四人隨意的安頓,蕭玄視線轉向蕭炎與薰兒,然後雙手負於身後,緩緩的對著石碑行去,最後當其身體碰觸到石碑時,也是迅速的變淡,直至最後的消失。

具狀,蕭炎輕吐了一口氣,對著薰兒伸出手掌,笑道:「走吧」

「嗯。」望著蕭炎的笑容,薰兒心中的一些緊張也是散於無形,順從的伸出柔軟玉手,放於蕭炎掌心之中,任由後者拉著她,緩緩的時著石碑行去。

「蕭炎,照顧好薰兒」

望著對著石碑行去的蕭炎二人,古青陽也是抱拳沉聲道,他們知道,蕭炎等人此次進入墓府,恐怕所需要的時間不會短到哪裡去。

「你們也保重」蕭炎微笑著點了點頭,伸出手掌,輕觸著石碑,頓時,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從石碑之中擴散而出,一圈光華自石碑內擴散而出,將蕭炎二人包裹於其中,最後,待得光華散去時,兩人的身形,也是徹底消夫,

見到蕭炎二人消失的身影,古青陽幾人對視了一眼」也是只能苦笑著一聲輕嘆。

「算了,以蕭玄前輩的能力,想必不會對薰兒怎樣,我們便在這裡安靜的等待著他們出來吧」

古青陽搖了搖頭,然後便是隨意的尋了一處石台,盤膝而坐,逐漸的進入修鍊狀態,而見到舟這般,古真三人也只能點點頭,各自尋處地方,開始進行著修鍊……

充斥眼球的光華,徐徐的消散,蕭炎二人也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眸,望著出現在面前的那古老殿宇,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失神,沒想到,在那簡單樸實的石碑之中,竟然還隱藏著這等奇羊之地,不愧是斗聖強者的手筆,

在前方的大殿中心,蕭玄正負手而立,在他面前,有著一池清澈見底的池水,一朵朵的青蓮懸浮其上,滲透著淡淡的清香。

「能與我說說如今的蕭族情況如何么?」聽得身後細微的腳步聲,蕭玄也是一聲輕嘆,道。

聞言,蕭炎遲疑了一下,終究還是老老實實的道:「蕭族已經沒有了,有的」只是一個沒落的蕭家」話音落下,他整理了一下思路,便是將與蕭家這些年的種種變故」詳細的說了一遍。

待得蕭炎最後一字的落下,蕭玄也是緩緩的點了點頭,臉龐上,並沒有太多的其他情緒。

「蕭族沒落成這般,我也是早有意料,但至少,還有香火殘存,便未曾到最絕望的地步」蕭玄的聲音,柔和得如同具備著許些魔力一般,讓得因為回憶這些事情而略微有些感傷的蕭炎再度冷靜下來。

「你有什麼想要問的么?」蕭玄望著蕭炎,笑道。

「先祖現在是否還真的存活?」蕭炎遲疑了一下,道,若是蕭玄真的還能夠以另外一種形式而生存的話,那麼蕭族興盛必然有望,有了這等巔峰強者,即便是連魂族,恐怕都是得為自己掂量一下。

蕭玄直視著蕭炎,片刻后,緩緩的搖了搖頭,道:「你現在所看見的,僅僅只是我的靈魂殘留,當年我隕落時,特意囑咐人將我送入天墓之中,然後方才能夠化為現在的模樣並且一直等待著你的到來,但這也僅僅只是限千天巢,離開這裡,我便是會在頃刻間蕩然無存

聞言,蕭炎眼中掠過一抹失望,苦笑道:「如今舟蕭家,實力太過沒落,失去了血脈之力,我們根本就無法與其他的遠古種族抗衡,類似我這種,已是異數中的異數」

「當年蕭族尚還存在時,我便是感應到蕭族的斗帝血脈即將枯竭,你應該明白,在那時,若是血脈之力枯竭的話,蕭族恐怕會立刻被一些虎視眈眈的對手毀滅」蕭玄抬起頭,眼中有著追憶:「而想要補充斗帝血脈,唯一的辦法,便是再度出現斗帝,但這卻是太過困難,但當年的我,卻是心高氣傲,並不認為自己會被擋於斗帝之前,而後,在與族中眾多長老商議之後,我們決定破條沉丹…………,

「我們施展秘法,將當時全族絕大部分的血脈之力,轉移到了我的體內,我明白那是所有族人最後的期盼」蕭玄深吸了一口氣,臉龐上終於走出現了許些痛苦之色,他辜負了所有的蕭族族人。

「最後我依舊是失敗了,並且在衝擊斗帝失敗后,遭受到魂族偷襲,重傷隕落……」

聽得蕭玄那有些自責的嘆息之聲,蕭炎默然,片刻后,輕聲道:「那是最後的辦法」若是任由血脈之力枯竭,蕭族同樣難逃末路蕭族,不會因此有人而責怪您。」

「不過,若是血脈之力枯竭了的話,那為何我會出現族紋?」蕭炎突然摸了摸眉心處,疑惑的道。

「因為蕭族的族紋,並不是別人所賜予,而是依靠自己修鍊出來的。

蕭玄笑笑,道:「天火三玄變,我能在你的身體上感應到,因為它是由我所創造」沒想到你竟然會陰差陽錯之下將之得到,我記得當初將它給予了焚炎谷,緣分二字,果然是令人捉摸不透。」

聽得這話,蕭炎一臉的錯愕,片刻后,猛的想起當初在焚炎谷時傳承天火三玄變時所看見的那名字。

「蕭玄?原來那裡的蕭玄,說的正是蕭家先祖!這世事,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當然,你所修行的天火三玄變,還缺少了最後一步,也正是少了那最後一步,方才讓得你一直未曾修鍊出族紋」蕭玄輕笑道。

聞言,蕭炎心頭頓時泛起一抹激動,目光期盼的望著蕭玄。

「呵呵,放心,我孤獨的等待這麼多歲月,所為的,便是將一切的所留給予你,這天火三玄變的暴后一步,自然也會交予你。」見到蕭炎那副模樣,蕭玄搖著頭笑道。

「不過修鍊出了族紋,但沒有血脈之力支持的話,也是難以真正的將之發揮至巔峰」蕭炎沉吟道。

「既然號稱族紋,那自然是必須要擁有著血脈之力作為源泉」蕭玄微微點頭,望著蕭炎一下子暗下去的眼神,卻是一笑,腳步踏入那池水之中,然後走到池中,手掌一揚,只見得那池水便是緩緩的旋轉起來,而伴隨著池水的旋轉,一道道血色光芒,也是自蕭玄體內緩緩的傳出,最後順著腳掌,盡數的傳進了池水內。

而伴隨著那一道道奇異的血色光芒融入池水中,那清澈見底的池水,居然也是逐漸的變得血紅起來,看起來,如同血池一般,而與此同時,那蕭玄的黑髮,居然開始逐漸的變得蒼白,臉龐,變得蒼老起來

見到這一幕,蕭炎面色一變,剛欲說話,池水中的蕭玄卻是沖著他緩緩的搖了搖頭,微笑道:「當年我拼盡全力,保留了一些斗帝血脈,並且將之用諸多手段封印,所為的,便是能夠再度造就一位擁有著血脈之力的族人……」

「現在的我,僅僅只是一道殘魂,只能夠在這天墓之中飄蕩,振興蕭族的事,我已無法完成但天不亡我蕭族,我相信,你會做得比我更好。」

望著那越來越衰老,但眼神卻是越來越柔和的蕭玄,蕭炎心頭也是一酸,他能夠感應到,這位曾經用那出色天賦驚艷整個蕭族的先祖,為了整個種族,背負了多麼龐大的重擔。

「這些血脈之力中,有著我生前所封印的一些能量,我的後人希望我當年對蕭族族人的承喏,能夠由你來完成1

明天開始,恢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