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三百六十章噬血術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噬血術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陰冷而詭異的氣息,如同風暴一般自四天尊血河體內席捲而出,凡是氣息所波及的地方,不論是炎盟還是獅冥宗的人,體內血液皆是在此刻猛然沸騰了起來,旋即只聽得砰砰砰一陣脆響,無數人的身體,都是在此刻爆炸開來,一灘灘血漿,將這片地面,渲染得如同血紅無比。

四天尊這番不分青紅皂白的殺戮,自然也是引起雙方的駭然,那靠近深淵的人,急忙後退,僅僅片刻時間,這片區域,便是變得空蕩蕩起來。

「混賬,你這是在幹什麼?你難道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么?」

那不遠處,先前被蕭炎一掌拍成重傷的獅天,此刻也終於是略微回過幾口氣,見到四天尊居然對獅冥宗的軍隊也是大開殺戒,當下便是大怒,暴喝道。

四天尊懸浮在血海之上,目光淡漠的看了一眼怒喝中的獅天,卻是緩緩抬起手掌,遙遙的對著後者,然後猛然一握。

「鼻」

伴隨著四天尊手掌的握下,那遠處的獅天,怒喝聲頓時噶然而止,身體直接是瞬間爆炸而開,鮮血四濺……,

見到這傢伙連獅冥宗的宗主都是隨手殺了,那些獅冥宗的強者面色也是大駭,雖然怒不可赦,但卻並不敢再怒喝出聲,連獅天都是擋不住四天尊的隨意一掌,更何況他們這些人?而且獅冥宗陣營的一些其他強者,因為也是受到威迫利誘而來」對獅冥宗自然是談不上衷心」自然不可能主動幫他們出頭。

「收縮炎盟的兵線,這個傢伙喜怒無常,尋常軍隊,只不過是送死的「……,彩鱗微蹙著黛眉,沉聲道。

「嗯。」聞言,一旁的蕭鼎與蕭厲也是點了點頭,旋即迅速發布出命令,讓得外面的軍隊迅速退回要塞之中。

「現在便只能指望蕭炎能夠擋住這個傢伙了,不然的話,玄黃要塞,依舊免不了要血流成河」海波東滿臉凝重的道。斗破吧小寶提供

「嗯」對於此話,即便是彩鱗,也只能點點頭,那所謂的四天尊,實力明顯強悍得恐怖,他們這裡,還的確無人能夠與其抗衡,因此也只能完全的將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蕭炎身上。

天空上,蕭炎微皺著眉頭望著那隨手間便是令得人體自爆的四天尊,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沉吟之色:「此人號稱血河天尊,而且又懂得所謂的化血大法,想必應該能夠遙控人體內的血液」

能夠控制人體血液的強者,蕭炎也並非是沒有遇見過,但卻沒有一人能夠如同這四天尊如此恐怖,舉手投足間,便是將一名六星斗尊炸的爆體而亡,雖說這之中有著那獅天本身便是重傷的緣故,但也有著這傢伙手段詭異的緣故。

「嘩啦啦1

在蕭炎沉吟間,那血海之中卻是突然泛起一陣陣波動,旋即那四天尊,腳掌一步一踏,便這般行走在虛空之上,一步步的行上天空,最後停在蕭炎前方不遠處的地方,一頭血色長發隨風飄蕩,血腥的味道,也是悄然的瀰漫天際……,

「八星斗尊巔峰,的確是相當不弱的實力……」

四天尊望著蕭炎,臉龐上掀起一抹極為難看的笑容,旋即抬起手掌,對著蕭炎便是狠狠一握,而伴隨著他一掌的握下,其面前的空間,頓時劇烈的扭曲了起來。

微皺著眉頭望著四天尊的舉動,蕭炎心神一動,磅鬥氣破體而出,化為熊熊火焰,將其身體盡數包裹……,

「鬥氣,是防不住我的化血大法」見到蕭炎的舉動,那四天尊卻是嘶啞一笑。

四天尊話音剛剛落下,蕭炎便是猛的感覺到,體內的血液,居然是在此刻不受控制翻騰了起來,隱隱間,有著漲破血管破體而出的感覺。

察覺到體內的變化,蕭炎的面色也是有些變化,這傢伙所謂的化血大法果然是有些門道,然而就在他剛欲鎮壓體內翻騰的血液時,其心臟卻是突然猛烈的跳了一跳,旋即他便是發現,一股奇異的力量,自心臟之內傳出,最後傳進血管之中,而就當這股力量融入血脈時,那種沸騰的感覺,頓時間悄然而散,

「這是……,那在天墓融合的血脈?」

這般變化」也是讓得蕭炎一怔,旋即眼中掠過許些驚訝,沒想到這新生的血脈,居然這般的強悍,連那四天尊的化血大法,都是對其沒有絲毫的作用。

「看來你的化血大法,並沒有你所說的那般厲害」

感應著體內逐漸平息下來的血液,蕭炎抬起頭,對著四天尊一笑,道。

「怎麼回事?」

見到毫無反應的蕭炎,那四天尊也是一怔,眉頭緊鎖,他的過化血天法,同樣是天階鬥技,即便是一些斗聖階別的強者,也是會受到它的干擾,進而分心壓制,為何這對於蕭炎,卻是沒有半點的作用?

蕭炎微微一笑,雙手也是迅速的結出一道道奇異印決,而伴隨著其印決的成型,在前者眉心處,一個奇異的族紋,也是緩緩的浮現而出。

「蕭族族紋?你竟然激活了蕭族的血脈?」斗破蒼穹吧恐怖如斯

見到蕭炎眉心處的那族紋,四天尊也是猛的一驚,蕭族的血脈早就廢棄掉了,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但為何現在這蕭炎,卻依舊還能夠召喚族紋?

四天尊的疑問,無人解答,而蕭炎的氣息,也是在族紋出現的那一刻,陡然暴漲,短短瞬間,便已是絲毫不遜色前者」族紋的增幅功效,在這一刻也是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聽」

感受著體內那種極端澎湃的鬥氣」蕭炎也是忍不住舒暢的吸了一口空氣,旋即抬起頭,對著那眉頭緊皺的四天尊微微一笑,腳掌朝前一踏,身形卻是在腳掌踏下的那一霎,消失不見

「即便化血大法對你無用,但我卻是能夠感知你體內血液的流動來確定的方位,所以」你的速度,對於我來說,沒有用」

見到蕭炎消失」四天尊卻是冷笑一聲,腳掌飛速的退後三步,一股股血紅的鬥氣自其體內流淌而出」然後在其掌心上,匯聚成一層厚厚的血枷,最後猛的對著右側虛無的空間狠狠轟了過去:「給我出來1

腥臭的拳風所至,那一片空間頓時扭曲起來,而一道身影,也是隨之出現,正是蕭炎。

不過雖然被發覺方位,但蕭炎卻並沒有躲避的意思,反而是前踏一步,任由四天尊的攻擊,重重的落在其胸膛之上,而與此同時,其熾熱拳風也是猛然呼嘯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的反擊至四天尊的胸膛之上,這幅打法,毫無技巧性可言,完完全全就是在互相對轟。

「1

兩人的拳頭都是狠狠的落在對方的身體上,然而,受了四天尊一拳的蕭炎,卻僅僅只是肩膀抖了一抖,連面色都是未曾變化,而反觀那四天尊,卻是直接被蕭炎一拳震退了好幾步,喉嚨間,還傳出了一道悶哼之聲,顯然蕭炎那種熾熱無比的拳風,令得略微有些吃不消。

「這樣換拳的話,你似乎扛不起」蕭炎滿臉微笑的彈了彈衣衫,輕聲道。

四天尊面色陰沉,眼睛死死的盯著蕭炎身體上的那件衣衫,經過交手,他自然清楚,先前他的攻擊,絕大部分,都是被這件詭異的衣服給吸收了去,但令得他略微不解的是,即便這衣服能夠吸收大部分的攻擊,可其餘的部分,也不可能對蕭炎半點傷害都是沒有造成

這等效果,自然是因為那隱藏在蕭炎皮膚之上的龍凰古甲,不過這等隱秘,這四天尊即便是想破頭恐怕都是料不到,不僅蕭炎的衣服詭異,就是連其皮膚,也都詭異得很。

四天尊目光陰沉的盯著蕭炎,後者能夠免疫他的攻擊,但他卻不能無視對方的攻擊,這種戰鬥,可當真是讓得人無比的憋屈。

不過這四天尊也不是尋常人物,他知道,他先前的攻擊之所以沒有對蕭炎造成什麼傷害,沒有其他的原因,只會是因為力量不夠,既然這種力量不夠,那麼,便來更強的,強到足以徹徹底底的將蕭炎轟成渣滓般的力量!

「化血大法,大噬血術1

四天尊面色猙獰,一道陰厲的怒喝之聲,如同驚雷一般響徹天地,而伴隨著其這道喝聲落下,周遭千丈之內,凡是實力低於斗尊層次的強者,身體都是在這一霎爆炸而開,化為一股股血漿,源源不斷的灌注進入其身體之中,而與此同時,下方深澗之中瀰漫的血海,也是呼嘯而起,化為滴天血浪,瘋狂的湧進前者身體內。

而伴隨著如此恐怖的血液被四天尊吞噬,他那本來靜止不動的氣息,居然又走出現了細微的鬆動」然後緩緩的攀漲起來

「蕭炎,不要將本尊當做魔雨那等廢物,你蕭家所有人的血脈,連帶著你這激活的血脈,本尊今日,都收定了」

血海瀰漫,天際變色,陰森而冰冷的聲音,帶著一股恐怖的威壓,在這片天際,瀰漫而開!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