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魂魔老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魂魔老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原本十拿九穩的一掌,卻是再度橫生變故,那魂殿殿主的面色,也是湧上!片陰沉,目光直直的望向蕭炎的身後,那裡,一道身著普通衣衫的人影,正靜靜的站立著,然而,此人雖然看上去極為的普通,但其氣息,卻是詭異莫測,讓得人有些難以摸清其真實底細。

「你是何人?1魂殿殿主眼神陰沉,喝道,雖說他在魂族之中地位不低,但畢竟距蕭玄存在的那個時代太遠,因此他自然是不可能一眼便是認出面前的人,居然便是會是那當年在蕭族有著不小名聲的血斧蕭晨。

「蕭晨先祖。」

蕭炎也是迅速回過神來,見到蕭晨終於出手,也是也是悄悄鬆了一口氣,從一脫離幻境到之前,這位蕭族曾經的先輩,卻是一直都是未曾出過手,不論蕭炎陷入何種激戰,他都是隱藏在一旁,不過這種隱藏,在蕭炎真正的到了危機關頭時,他也是只能出手了。

蕭晨擺了擺手,他的性椿本就孤僻沉悶,這種時候也不願意多說什麼,只是抬起步伐,緩緩的走到蕭炎面前,目光盯著對面的魂殿殿主,聲音沙啞的道:「他也是魂族的人吧?」

蕭炎微微點頭。

「那便殺了……」,

聽得豐晨那低沉的聲音,蕭炎心頭卻是微感凜然,目光有些奇異的看了蕭晨背影一眼,到得現在,他方才發現,似乎至始至終,他都沒有看清楚過這位先祖的真實實力,在幻境時,蕭晨雖然能夠擊敗紫研與古南海長老,但看上去倒是有些勉強,按照蕭炎的猜測,他應該是處於四星斗聖後期的層次,即便再想高一點,恐怕五星斗聖初期的模樣,應該便是頂了天,然而,硯在當蕭晨這一句話脫口時,蕭炎方才感覺到,他的猜測,好像還是低了一些……,

「數千年的幻境囚禁,如此長遠的時間,就算不能正常修鍊,但所謂水滴石穿,一點一滴的積累而出的成就,依然能夠讓得人感到駭然,看來蕭晨先祖敢說此話,也必然是有著一些把我。」

「你是蕭族的人」

魂殿殿主雙眼微眯的盯著蕭晨,片刻后,突然想起先前後者所說的那一句話,當下眼瞳便是陡然一縮,語氣之中,滿是不可置信:「怎麼可能?蕭族早已破敗,怎麼可能還有著斗聖強者?1

看蕭晨的模樣,顯然並非是如同蕭炎那般是在短短几十年間修鍊而成的,既然如此,那其存在的時間必然不短,可為何,魂族卻是沒有半點與他有關的情報?

對於魂殿殿主的震驚,蕭晨臉龐上卻是沒有泛起絲毫的波動,只是腳步踏著虛空,一步步的踏出,而伴隨著他每一步的踏出,其氣息,便是會如同不斷翻湧的浪花一般,越來越高漲,越來越強悍

四星中期……,四星後期……,五星中期……,

蕭炎等人面露驚異的望著蕭晨的背影,後者的氣息,在短短几息之間,居然便是生生的突破了四星層次,達到了五星斗聖中期的地步!

這等實力,比起那魂殿殿主,竟然都是要強上一個層次!

「你究竟是何人?1

感受到蕭晨那般恐怖氣息,魂殿殿主的面色終於走出現了變化,厲聲喝道,在其身後,魂風與魂殿副殿主也是閃掠而來,目光驚疑不定的望著前者,顯然也是被這突然間出現的變故搞得有些驚亂。

「難怪蕭晨先祖能夠在凈蓮妖火的幻境中堅持這麼多年,原來他的實力,居然強到了這種地步」蕭炎眼中閃爍著欣喜,喃喃自語道。

「喋喋不休1

面對著魂殿殿主的厲喝,蕭晨卻是皺了皺眉頭,手掌一握虛空,巨大的血影便是在掌心凝聚,轉眼間便是凝聚成了一柄巨大的血斧,手心一轉,血斧便是瞬間撕裂空間,帶起一陣陣的音爆之聲,快若閃電般的對著魂殿殿主三人怒劈而下。

「快退1

見到蕭晨出手,魂殿殿主面色微變,袖袍一揮,便是將身後的魂風二人震退,旋即其嘴巴猛的一鼓,一顆約莫半丈大小的黑色光球,便是飛快的從其嘴中噴射而出,光球之內,傳出陣陣凄厲的慘叫聲,彷彿其中有著無數靈魂在互相吞噬一般……,

「嗤1

天空之上,血影一閃,旋即眾人便是見到那剛剛從魂殿殿主嘴中噴出的黑色光球之上,便走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血色斧影,緊接著,一道細微聲音響起,只見得那漆黑光球上,一道血線蔓延而開,然後的一聲,便是緩緩的裂成兩半……,

「噗嗤1黑色光球連爆炸都未曾施展而開,便是直接被那巨大血斧生聖劈裂,那魂殿殿主當下便是一口鮮血噴出,神色都是萎靡了一些,面色蒼白的急忙暴退,蕭晨的攻擊,凌厲得令人無法置信,那血斧所過之處,彷彿連天地都是能夠被其劈開一般,那股霸道的氣勢,讓得人心神顫抖。

「破天三斧1

一斧輕易劈開魂殿殿主的攻擊,蕭晨卻並沒有絲毫的留手,二話不說,兩步跨出,手中巨大的血斧呢唰的便是劈出三斧!

三斧,幾乎是連成一片,常人僅僅只能用肉眼看見天空之上一道紅影掠過,唯有魂殿殿主這等強者,方才能夠清晰的見到,三條殷紅的血線,自空間之中暴掠而出,然後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瞬息間,便是抵達自其面前。

三道血線看似細弱,然而,魂殿殿主,卻是從其上面感受到了一種極端濃郁的危機之感。

「魂葬之術1

在這等危機之下,魂殿殿主身體一震,其靈魂竟然是從其眉心處漂浮而出,旋即,靈魂的雙臂,居染是詭異的爆炸開來。

「嗚嗚1

靈魂雙臂一爆,鋪天蓋地的黑霧,陡然間遮天蔽日的湧現而出,這片萬丈天空,幾乎是眨眼間,便是被黑霧所瀰漫,無數道凄厲的靈魂音波,從黑霧之中傳出,宛如魔音一般,對著人腦海深處瘋狂的鑽去。

「砰砰砰1

三道血線撕裂重重黑雲,不過伴隨著飛快的穿梭,血線之上,也是急速的爆炸開一道道漣漪,短短不到數息的時間,第一道血線,居然便是被生生震散,甚至於連第二道血線,都是變得若隱若現了起來。

「裂1

黑霧瀰漫,突然間,低沉而沙啞的聲音緩緩響起,旋即,重重黑雲,猛然間爆裂而開,一道血線快若閃電般的掠出,最後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射進了黑雲的某處。

「噗嗤1

血線剛剛射進那處區域,一口鮮血噴吐的聲音便是傳出,緊接著,漫天黑雲一僵,竟然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退散。

隨著黑雲的退散,眾人視線也是恢復過來,急忙一掃,便是見到,在那不遠處,魂殿殿主渾身鮮血的顫抖而立,在其肩膀自小腹處,一道恐怖的傷口猙獰的浮現著,甚至隱隱間還能看見其中蠕動的內臟,顯然,先前的那一擊,讓得魂殿殿主,受到了重創。

蕭晨面色淡漠的看了魂殿殿主一眼,眼中卻是有些詫異,顯然是沒想到後者居然還能活下來,在他的那今年代,不知道有著多少強者隕落在其這一招之下……,

魂殿殿主目光猙獰而森然的死盯著蕭晨,急忙從納戒中取出幾個玉、瓶,然後將裡面的藥液倒在傷口處,任由那吱吱的白霧升騰而起,旋即,他雙手猛的結出一道印結,一片黑色光幕陡然涌硯,竟然是猶如囚牢一般,將他與蕭晨二人囊括而進。

「魔老,看了這麼久的戲,總該出手了吧?」魂殿殿主結出黑光囚牢,嘴中卻是突然對著外面怒喝道。

聽得魂殿殿主此話,那外面的蕭炎等人,面色卻是陡然一變,這魂族居然還有強者隱藏在此處?

「唉,魂滅生,你倒是太讓老夫失望了…………,

在蕭炎等人目光四處掃動時,這片虛空,終於是響起了一道蒼老的低嘆聲。

蕭炎驟然回頭,目光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一堆人群,那裡,一位實力僅僅達到高級半聖的灰衣老人,搖著頭,一臉失望的緩緩走出,而伴隨著他的走出,他的臉龐也走出現了許些變化,一對長長的黑色眉毛垂落而下,顯得極為的詭異。

這位老者,蕭炎在先前的時候混戰中也是粗略的掃過一眼,但當時的後者正被火奴追殺得四處逃竄,他也並沒有留心,但他卻從來沒有想到過,這位看上去普通得一塌糊塗的老者,居然是如此的深藏不露。

「魂魔老人,居然是你?!你魂族還真是想破壞約定了不成?」

見到這位黑眉老人,古南海以及其他的遠足種族長老,面色卻是變得難看了下來,眼中,居然隱隱有著一分畏忌之色。

「約它在妖火本源下,其實並不算什麼。」

這位被稱為魂魔老人的黑眉老者,微微一笑,他的目光掃了蕭炎等人一眼,但卻並沒有立刻出手,而是輕嘆了一聲,目光轉向不裕道:「小丹塔的老妖怪,既然老夫都已經現身了,你還何必掩掩藏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