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五百一十章平一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平一局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聽得那一句自蕭晨嘴中傳出的低沉咆哮蕭炎的心頭,也是在此刻劇烈的顫抖了一下」一種源自血脈深處的奇異感覺」逐漸的擴散自他身體的每一處,那種感覺,讓得他的靈魂都是有些顫粟

那種感覺,是一種曾經的驕傲一個曾經屹立在這個大6之巔的種族所擁有的驕傲!

即便如今種族衰敗,但那種驕傲,卻依舊是深深的埋藏在血脈之中。

在那個蕭族最為鼎盛的時代」無人犯其威!

即便是魂族,也只是如習毒蛇一般的暗暗潛藏,等待著對手疲軟時,施與致命一擊!

「這句話,現在的蕭族,可沒資格提及」魂魔老人低下頭,目光陰狠如蛇般的盯著緊握著巨夫血斧的蕭晨譏諷道。

「即便蕭族敗落,但憑你,也沒這等資格評論1

蕭晨眼神森寒的可怕,腳掌猛的一跺地面,其身形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了魂魔老人頭頂之上,巨大的血色斧頭,如同那怒劈天地的開天神斧一般,狠狠的對著後者劈下!

「老夫有沒資格,你親手試試便知」面對著蕭晨那聲勢極足的攻勢,魂魔老人卻是一聲冷笑,袖袍一震,數十道森白色的骨鏈便是暴射而出,黑霧噴涌間飛快的在面前形成一張白色蜘蛛網,任由那巨斧怒劈而來。

「吱吱」

巨斧劈砍在網上」其上所蘊含的強猛力量,飛快的被卸去,而巨斧下落的度,也是越來越慢,猶如陷入重重泥潭一般,到得最後終於是在距魂魔老人額頭僅有半尺時,凝固而下。

「血斧蕭晨不過如此」

「是么」

聞言,蕭晨眼中紅芒一閃,那血色巨斧斧刃上,一絲血線驟然浮現巨斧再度劈下,那宛如蠶絲般柔韌的骨網,卻是被直接輕巧的切割而開,而那斧忍,則是閃電般的對著魂魔老人喉嚨抹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也是讓得魂魔老人微微一驚但卻並不慌亂,如同枯骨般的手掌划起一道詭異弧度,居然是直接輕飄飄的貼在了斧身之上,然後隨意一拍,只聽得一聲巨響,那巨大的血斧,竟然便是被他那一掌生生拍飛而去,斧刃過去」削斷了魂魔老人一縷頭。

「哼1

初次交手,略微有些託大吃了個虧,那魂魔老人面色也是陰冷下來手印猛的一變只見得他頭頂上那遮天蔽日的黑雲之內突然傳出無數道凄厲的慘叫聲,隱隱間甚至還能夠看見黑雲之中,有著無數道身影在掙扎著。

「天妖血蠱噬1

伴隨著魂魔老人陰冷喝聲落下,那天空上的黑雲猛然翻騰起來,片刻后,一股宛如不屬於人類般的凶戾氣息,突然自黑雲之中暴涌而出,旋即」在那無數道驚駭目光中,一道刺眼血光宛如驚雷般的撕裂黑雲,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般的度,瘋狂的對著蕭晨暴沖而去。

「裂地斬1

望著那在眼瞳之中急放大的血光,蕭晨手中巨大血斧頓時宛如風車般的狂舞而起,旋即斧身一頓,一道足有千丈龐大的血芒,頓時自斧刃之上暴掠而出,帶起一陣陣低沉的音爆之聲,快若閃電般的與那血光狠狠對撞在一起。

「呱」

被那千丈血芒狠狠的劈中,那道血光頓時倒飛出數千丈,凄厲的怪叫聲響徹而起,沿途處將幾座山峰都是生生的撞成了湮粉。

不過雖說遭遇重擊」但那血光卻是生命力頑強,待得剛剛穩住身形便是再度掠來,不過這一次它的度卻是減緩了許多,乃至於許多人都是看清了它的模樣當下便是有著不少倒吸冷氣的聲音響起。

那是一隻如同蟾蜍般的東西只不過其身體呈暗紅之色,在其體表有著無數凸出來的肉團,細細看去,在這些肉團上,居然是一張張猙獰的人臉!

「竟然是魂盅蛀,這魂魔老人手段還真是狠辣」不遠處,葯老望著那模樣猙獰可怕的血蛙,面色也是有些難看,道。

蕭炎眉頭也是微皺,這魂盅蛙他也聽說過,據說是以諸多的靈魂匯聚一起,讓靈魂彼此廝殺,再加上一些材料的煉製,便是能夠將這魂盅蛙煉製而出,這東西,與傀儡有些相像,但卻因為乃是無數靈魂被強行籽合在一起,所以也是擁有著一些智慧,但這種智慧,卻是被它的凶戾所支配這種東西,一旦放出來便是會瘋狂的殺戮,甚至到得後來,還會出現攻擊主人的事情,因此這魂盅蛙一般得是手段相當狠辣的人方才會煉製。

山脈之中,無數道目光望著那血井,眼中都是掩飾不住的厭惡與恐懼之色,顯然不少人都是聽說過魂盅蛙的凶名。

「去1

對於那些目光,魂魔老人卻是絲毫不理臉龐上浮現一抹陰厲之色,手指指向不遠處的蕭晨,而聽得他的命令,那魂盅蛙頓時再度暴射而出,至於那魂魔老人,也是在魂盅蛙牽制著蕭晨時,不斷的暗中出手,招招狠辣,直至蕭晨要害之處,顯然是想要趁機將其真正的擊殺於此。

面對著一人一蛀的聯手攻勢蕭晨也是不得不轉攻為守,隱隱間,居然是有些落入下風的味道。

「看來情況有些不太妙氨見到這一幕,葯老等人也是皺眉低聲道而反觀魂殿一方,卻是一臉的喜意。

蕭炎的目光,緊緊的注視著蕭晨,後者雖說處處被限制,但其臉色,卻並沒有太大的變化,見狀,他心中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蕭晨先祖雖說似乎實力稍弱魂魔老人一些,但畢竟也是當年的風雲人物論起諸多的經驗,倒也不是魂魔老人可以相提並論的。

「不知道那片空旬之中怎樣了……」

蕭炎的視線,再度轉向那片構建而出的空間,裡面的戰鬥,也已逐漸的白熱化,即便是隔著一個空間,但蕭炎依舊是能夠感覺到其中暴涌的毀滅性力量,不過現在光以肉眼,已是無法看清楚其中的戰況,因此他也不是非常的清楚裡面究竟如何。

「如今三場已出兩場,那魂殿殿主還並未出手,看來或許是想等待著兩場結束后看情況而它」

蕭炎心中念頭轉動著,若是魂魔老人以及魂千陌都是能夠取得勝利的話,那三局對方已是勝了兩局,那最後一局,也是沒有子比試的必要。

在蕭炎沉吟之旬,天空上的戰鬥,也是越來越白熱化,凌厲的交手看得人眼花繚亂,唯有一些眼力毒辣之輩,方才能夠勉強的跟著那閃爍的人影……,

「砰1

而隨著蕭晨與魂魔老人之間的戰鬥越來越兇狠激烈時天空上,卻是突然傳出一道驚雷般的炸響」將眾人的目光頓時吸引了過去,只見得那一片空間通道,突然炸裂而開,旋即兩道身影自其中倒飛而出,各自退後了數百步,方才緩緩的穩住身形。

「他們出來了1

見到那兩道從空間通道中掠出的身影山脈中頓時響起一道道驚訝之聲。

「嘿,老鬼還真是有幾把刷子」魂千陌在天空上穩下身來,他看上去似乎並沒有什麼狼狽的地方,甚至連衣衫都沒怎麼動過,不過像蕭炎這等強者,卻是一眼能夠弄出,這老傢伙體內的鬥氣,竟然消耗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由此可見,那片空間中,兩人的交手究竟有多慘烈。

遠處,丹塔老祖只是淡淡一笑,並未說話。

「千陌長老結果如何?」

「前輩,結果如何?」

在下方,魂殿殿主與蕭炎幾乎是同時的開口,這兩人的交手結果可是對今日的戰局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聞言,那魂千陌與丹塔老祖都是微微遲疑了一下,對視了一眼旋即開口道:「算平局吧…………

兩人的實力差距並非很大,若真是要以死相搏的話的確能夠分出勝負,但顯然,兩人都不可能真的如此……,

聽得此話,魂殿殿主與蕭炎都是一怔,後者倒還好,前者卻是皺了皺眉,顯然對這個結果有些不太滿意。

「別不知足了」有這老怪插手,能取得平局已是不錯」魂千陌在魂殿殿主身旁落下身來,淡淡的說了一聲旋即略作沉默,面色略微有些陰晴不定,抬頭望著遠處的那道童子身影,喃喃道:「沒想到他竟然到了那一步,或許族長會感興趣的。」

魂千陌的喃喃聲,魂殿殿主並未聽見,他苦笑了一聲后,抬起頭來,望向天空上魂魔老人與蕭晨那越來越火爆的戰圈,輕嘆道:「只要魂魔老人能夠贏了這一場,大局基本便能定下……」

聽得他的話,魂千陌也是抬頭,看了一眼那處戰圈,當下眉頭便是突然緊皺了起來,旋即緩緩搖頭聲音低沉的道:「有些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