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魂虛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魂虛子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魂虛子

葯山之巔,雲霧繚繞,奇異的丹香擴散而開,讓得人有種心曠神怡,宛如身處仙境般之感。

在葯山山頂,成片成片的藥材宛如海洋般的匯聚,在這些葯海上空,憑空懸浮著一座巨大無比的廣場,廣場四角,有著四尊巨大的葯鼎,正升騰著丹香之氣,煙柱直衝雲霄。

如今的這懸空巨台上,已是有著不少人影錯立,一道道熱鬧的交談之聲,不斷的傳出,顯得熱鬧非凡,目光順著石台正北方向望去,有著一座座石椅並排而列,在這些石椅兩側,貌美侍女正如同蝴蝶般的穿梭而過,靈巧的雙手將石桌上的那些玉杯盡數斟滿。

「咻咻1

當蕭炎與葯老掠上山巔,目光四處掃動,剛欲就隨意找個位置落下時,那萬火長老便是從一方石椅之上坐起身來,大笑道:「葯塵盟主,蕭炎小友」這邊請。」

「葯塵?蕭炎?天再聯盟么,沒想到連這兩位都來了。」

「據小道訪息,葯塵好像曾經也是葯族的人,不過後來因為一些事情被驅逐出族了。」

「真有此事?嘿,如果此事屬實的話,那如今的葯族豈不是後悔的要死?」

萬火長老的笑聲,立刻便是將諸多的目光引向了蕭炎二人所在的方向,如今的天府聯盟在中州之上聲勢浩蕩,儼然中州霸主模樣,而對於聯盟的名義盟主以及精神領袖,在場的人都是有所耳聞,當下竊竊私語的聲音便是低低的響起。

對於那些各種各樣的目光,蕭炎倒是未曾理會,只是將目光看向葯老。

「呵呵,正如你所說,我們可是代表的天府聯盟,不給一個好位置的話,倒是看清了我聯盟而。」葯老一笑道。

聞言,蕭炎也是笑了笑,然後兩人身形一閃,便走出現在了那萬尖長老不遠處直接尋了一處位置坐下,一旁,那些機靈的侍女,則是連忙上前恭敬服侍。

見到兩人入座,萬火長老沖著兩人笑了笑,至於他身旁的那些其他葯族長老,卻是略微有點不太自然這些長老的輩分比起葯老都是要高上一籌,若是葯塵一直在葯族的話,現在見到他們都得恭敬行禮,然而,如今的現實卻是讓得他們明白,真要行禮的話,或許該輪到他們……,

天府聯盟的盟主,這個身份已是足以跟葯族族長相提並論!

「藥典前戲,沒什麼可看,也就是葯族之內的那些年輕人露兩手而已,藥典的真正重頭戲,在最後面」葯老居高臨下的望著下方那巨大無比的石台,輕笑了一聲,旋即看向蕭炎,道:「你若是能夠從那最後的比試中勝出鬥氣大陸第一煉藥師的名頭,便是你的了。」

「第一第二我倒是無所謂,葯族盛氣凌人,我只是想用老師教導的煉藥術告訴他們當年他們的魯莽愚蠢舉動,讓得葯族失去了一個真正的天才。」蕭炎微微一笑,道,如今他的煉藥術基本上已是超越了葯老,但他能有此成就,卻是葯老教導所致,在這種場合,若是他的弟子能夠勝群雄脫穎而出的話,恐怕葯族之中,也是無人再敢阻擾葯老在宗族碑上,留下雙親之名。

「你這臭小子」葯老輕笑著罵了一聲,然而蒼老的面龐上,卻是充斥著欣慰之色,得徒如此,天不薄他。

「不過即便如今的你煉藥術已晉大成,但想要在這藥典中脫穎而出,恐怕也並非是太過容易的事。」葯老面色微微一正」道:「能夠參加藥典那最後較量的煉藥師,基本上可以說是這天地間最為頂尖之人,這些人的煉藥術,恐怕就算是丹塔之中,都是尋不出來」

蕭炎輕點了點頭,他自然不可能會認為能夠參加那場較量的煉藥師會是什麼三腳貓角色,不過,對手越強的話,他倒也是越有興趣,自從當年丹會與人暢快的比試了一次煉丹后,蕭炎已是許久未曾在這種場合與人較量煉藥術了……,

而且,這一次交手的對象,比起丹會的時候,可是強上了無數倍。

在蕭炎與葯老交談間,石台周圍的人流量也是越來越龐大,到得後來,種種喧鬧之聲直衝雲霄,嗡嗡的聲浪,連天空上的雲層,都是被震得散了開來。

聲浪擴散,突然有著一道鍾吟之聲在天空響徹,旋即那諸多的葯族之人,迅速站起身來,恭敬的聲音,浩浩蕩蕩的傳開。

「恭迎族長。」

在那浩蕩的恭迎聲中,天空上雲層翻湧,旋即竟然是自動分裂而開,一道身著白袍的白髮老者,自其中緩步而出,其腳掌所落處的空間,皆是發出陣陣奇異波動,無形的空間,都彷彿是在這一刻凝聚成了實質一般。

「葯族族長?」

望著那道慈眉善目的白髮老者,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從後者身上,他感覺到一股異常強悍的氣息,這股氣息,比起萬火長老強上了不止一個層次。

「這便是葯族的族長,葯丹,如今的他,可能應該處在了七星斗聖的層次」葯老眼神略微有些複雜的望著那白髮老者,不管如何,他體內也流淌著葯族的血脈,在見到這葯族族長時,心中也是有些感融莫名。

「七星斗聖」蕭炎眼眸微眯,這應該便是葯族之中的最強者了,比起天府來,倒的確是強一些,遠古種族的底蘊,的確讓人羨慕。

「呵耳,來者是客……」

天空上,那葯族族長葯丹蒼老的面龐上露出一抹柔和笑容,對著那密密麻麻的人群拱子拱手,然後他的目光突然躍過眾人,停在了葯老的身上,目光微微閃爍,有些複雜的味道。

坐在葯老身旁的蕭炎也是感應到葯化丹的目光,面色不變,身旁卻是黑光一閃,北王再度出現,目光漠然的盯著葯化丹,宛如一頭瞬間便是會暴起殺人的野獸。

葯老緩緩抬頭,目光直視著葯化丹,淡淡一笑,拱手道:「見過葯丹族長。」

「葯塵……,我們都走眼了埃」

葯丹的目光,凝視著葯老,旋即看向蕭炎,目光在其身旁的北王身上多頓了頓,一聲分不出意味的輕嘆,腳步一邁,便走出現在眾多葯族長老的恭迎中坐在了主位之上。

「呵呵,葯丹老頭,這!次你終於捨得出關了么?」

就在葯丹剛剛入座時,又是一道包含著滄桑的聲音,緩緩的在天空之上傳盪而開,與這道聲音同時傳來的,還有著一股濃郁到極致般的葯香味道,然後眾人便是見到,那遙遠的天邊,突然有著綠光閃爍,幾個瞬息間,一尊淡綠色的葯鼎,便是迅速的破空而來,在那葯鼎之上,盤坐著一位身著普通麻衣的老者,在老者手上,拉著一根宛如藥草編織的拐杖,拐杖上,掛著諸多玉瓶,搖晃間,發出叮叮噹噹的脆響聲。

「神農老人沒想到連這位前輩都是現身了。

見到此人,葯老眼中頓時掠過一抹驚異之色,一旁的蕭炎先是一怔,旋即也是想起了什麼一般,眼中凝重之色大漲,這位神農老人名頭雖然聽起來不是很響,但他卻是煉藥界之中極老的老前輩,就算是葯老與其相比,都是只能行晚辜之禮,沒想到這位失蹤了許多年的人,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不愧是藥典……」

蕭炎輕舔了舔嘴唇,心頭突然有些滾燙起來,若是能夠與這等人物比試煉藥術,那方才是讓得人有些熱血沸騰。

「呵呵,你這老傢伙,竟然還活著」葯丹也是輕笑出聲,不過神色間倒是沒有什麼驚詫之意。

神農老人自葯鼎上站起,袖袍一揮,便是將葯鼎收了,滄桑的目光在周圍掃了掃,然後便是停在了蕭炎的身上,輕輕驚咦了一聲,旋即笑道:「多年未曾出山,沒想到中州上又是有著新人出現,如此年輕,靈魂力量便是達到天境大圓滿,真是讓人詫異……」

「見過神農前輩。」蕭炎微微一笑,在那眾多目光注視下,從容的一抱拳,含笑道。

神農老人笑眯眯的點了點頭,剛欲入座,眉頭突然一皺,轉過身來,望向後方,那裡,突然有著黑雲湧現,最後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蔓延而開,眨眼間,便是達到了山須之上,黑雲凝聚,化為一道身著黑衣的中年男子,隨著此人的出現,這片天地間,頓時傳出低低的嗚鳴之聲,彷彿靈魂的哀鳴。

「魂族魂虛子,不清自來,還望葯丹族長勿要見怪。」黑衣男子淡淡一笑,不急不緩的聲調,便是在半空中傳了開來。

「魂虛子……「,

聽得此人之名,蕭炎身旁的葯老身體猛的一震,眼中寒芒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