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藥典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藥典開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藥典開始

「魂虛子…老師認識他?」

葯老的反映,也是讓得蕭炎微微一怔,目光望向天空上那道黑衣中年,眉頭輕皺,又是魂族的人,這些傢伙,總是神出鬼沒

「還記得我當初與你所說的小丹塔之變么?那位曾經潛伏在小丹塔之中,並且最後背叛打傷他的師父逃走的那位魂族之人」葯老沉聲道,聲音之中,有著說不盡的厭惡。

「那人就是魂虛子?」蕭炎心頭一震,驚聲道。

「嗯。」葯老緩緩點頭,目光注視著天空上的魂虛子,聲音冰冷的道:「這個傢伙在魂族之中地位極高,就算是魂滅生都比不上他,沒想到,這一次竟然連他都是被這藥典給吸引來了」

「魂虛子對於魂族相當的重要,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話,魂殿收集那諸多靈魂的陰謀,應該也是有著他的謀划,若是能夠將其除去,不外乎斷了魂族的左膀右臂。」

間言,蕭炎眼眸虛眯,眼中有著許些寒芒流動,對於魂族,他是欲除之而後快,若是有機會的話,倒可以試試能否將這魂虛子給宰了

「不過也不要大意,這魂虛子在煉藥術上的造詣極其之高,不然當年也不會被小丹塔塔主看中並且收為弟子,再加上如今這麼多年的修鍊,其煉藥術必然已到了一個高深莫測的地步」葯老輕聲道。

蕭炎點了點頭,能夠在強者如雲的魂族之中擁有著如此地位,說其是庸人的話,恐怕連三歲小孩都不會相信,輕敵之事,他自然是不會為之。

………………………………………………………………………………………………

「魂虛子這傢伙怎麼來了,我葯族可沒有邀請他。」

「。哼,魂殿多年來一直在抓捕靈魂,甚至不擇手段的對煉藥師出手,奪其靈魂,這之中,肯定是少不了魂虛子的指示。」

「不能讓這種人參加我葯族的大典1

魂虛子一露面,立刻便是引來眾多葯族長老的激烈反應」一道道怒目都是對著前者投射而去,厲喝聲不絕於耳的響起。

在首位上的葯丹族長,與一旁的萬火長老對視了一眼,發現彼此都是緊皺著眉頭,顯然這不清自來的魂虛子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對於魂族,葯族一向保持著相當遠的距離,這個遠古種族比他們悠久許多,數千年來,不論其他遠古種族如何的變遷,但唯有魂族,依舊保持著神秘與詭異,偶爾間所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卻是讓得人不得不萬分忌憚。

再加上這些年靈族與石族詭異消失的緣故,葯族,雷族」炎族三大遠古種族,對於魂族與古族也是心生了戒備,所以當在見到這魂虛子竟然不清自來時」心頭都是有些不愉,不過好在他們也清楚現在的局面,因此至少臉龐上,還保持著身為東道主的笑容。

「呵呵,看來葯族朋友似乎並非很歡迎我啊,這與葯族的好客之道,有些背道而馳氨天空上」魂虛子雙手負於身後,目光直接望向葯丹,淡笑道。

「魂虛子,我葯族,可並沒有邀請你,而且如今魂族與古族,與其餘遠古種族之間,可並非以往,你的這些行為,說不定可能會加深我葯族對魂族的懷疑。」萬火長老沉聲道。

「正是因為不怕你們加深懷疑,今日我方才前來」魂虛子一笑,道:「這藥典號稱鬥氣大陸級別最高的煉藥師大會,呵呵,對於那大陸第一煉藥師的名頭,我倒是略有著一些興趣,若是萬火長老有那資格將此名送予我,我現在便可離去。」

「狂妄」

魂虛子此話,立刻便是讓得一些葯族長老怒聲斥道。

「呵呵,大陸第一煉藥師的名頭,我葯族可還沒那資格隨意頒給誰,這個名銜,唯一能夠依靠的,便是自身的煉藥術」葯丹淡淡一笑,道:「既然你對這大陸第一煉藥師的名頭如此熱衷的話,那便留下吧,我葯族並非輕客之族,只要你能遵守我葯族的規矩,那便是葯族的客人,如若不然……就算你是魂族首席煉藥師,或許老夫也得出手將你留在這裡。」

話到最後,葯丹蒼老的臉龐之上,也是掠過一抹凌厲殺伐之色,一族族長之威,倒是讓得人暗自凜然。

「族長,這樣是否有些不妥?」

見到葯丹竟然允許這魂虛子留下,周圍的那些葯族長老頓時大驚,萬火長老遲疑了一下,也是開口道。

「藥典是我葯族之中最為盛大的活動,在這麼多人面前,總不能將人無故驅逐,那樣反而讓人覺得我葯族蠻橫,魂族雖然需要防備,但今日這葯界之中如此之多人匯聚在此,難道還怕什麼人敢亂來不成?」葯丹擺了擺手,平靜的道:「待會老夫會緊盯他,若是他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老夫便親自出手將其擒殺」

見到葯丹堅持,眾人也只能點了點頭。

「還是葯丹族長大量」魂虛子輕笑了一聲,唇角微掀,一抹詭異笑意自眼中迅速閃掠而過,旋即其身形一動,便是在那眾多目光下直接出現在了一方石椅上,而這個位置,正好就在蕭炎,葯老二人不遠處。

「葯塵,你倒是收了個好弟子,即便我深處魂界,可你這弟子的名頭,依然是如雷灌耳埃」在石椅之上坐下,魂虛子目光一轉,便是望向葯老,嘴角浮現一抹古怪笑容,道。

「如雷灌耳之名,誰能與欺師滅祖的魂虛子相比?」葯老一笑,搖著頭道。

「唔,我生來便是魂族的人,擁有著魂族的血脈,滅祖這事,可還說不到我頭上來,至於欺師,呵呵,我可沒將那老鬼認作老師」對於葯老那噙著譏諷的話語,魂虛子卻是看似認真的搖了搖頭,旋即雙眼眯成一個危險的弧度,漫不經心的道:「葯塵,其實你應該謝我來著,若非當年我看中你想讓你為我魂族效力,你早早便是魂飛魄散,哪還有時間等你這弟子前來救你?呵呵,不過也無礙,跑了的,再抓回來便是,到時候天府聯盟什麼的,自然會明白他們的天真之處。」

聽得此話,葯老的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一旁的蕭炎倒是面不改色,輕輕一笑,不過卻並未與其對話,袖袍隨意一揮,身旁站立的北王便是陸然暴射而出,一閃之下,便走出現在了魂虛子身側,凌厲的腿風,宛如鋒利的巨刃一般,狠狠的便是對著後者怒削而下。

「哼。」

突然而至的攻擊,即便是那魂虛子都是錯愕了一瞬,想來是未曾料到蕭炎竟然如此的兇悍,一句話都不說,直接讓人動手,不過他也並非什麼尋常人物,當下便是一聲冷哼,周遭空間一陣扭動,身影直接是詭異消失而去,再次出現時,已是在遠處的一張石椅上。

「砰1

北王一腳直接是將那石桌石椅轟成粉末,然後它便是頓下了身子,目光漠然的看了魂虛子一眼,走回蕭炎身旁,再度如同雕塑般的站立不動。

蕭炎手握著玉杯,一旁的嬌俏侍女頓時乖巧的走上,為其斟滿葯族調配的香味滿溢的藥酒,他輕抿了一口,這才施施然的微笑道:「叛師無義者,還是離我遠一點得好……」

「呵呵,好一個蕭炎……」

遠處的石椅上,魂虛子臉龐上也是浮現一抹笑容,笑容森冷徹骨,他盯著蕭炎,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徐徐的自其體內蔓延而出,令得不少葯族長老都是面色微變。

「魂虛子,今日是我葯族大典,禁止動手,若是違規者,將被驅逐葯界。

」一直坐在首位對兩人爭鬥不聞不顧的葯丹,這個時候,卻是抬起頭來,淡淡的道。

「呵呵,既然葯丹族長都開口了,那自然是得遵命。」

聞言,魂虛子臉龐上森然笑容微微一凝,旋即越發擴大,然而,其眼中,森冷光澤卻是越來越濃郁,這老鬼在蕭炎出手時不開口,在他要反擊時卻走出來展現公正,這可是擺明了是要當著這些人的面削他一削埃

「好一個葯族」魂虛子心中一聲冷笑,眼神也是越發的詭異。

葯丹也並未理會魂虛子的面色,目光緩緩的在四周掃過,在掠過蕭炎身上時,多頓了頓,然後平淡的聲音,徐徐傳開,宛如悶雷一般,在這一片天地之間,響徹而起。

「時辰已到,藥典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