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十二章亂披風錘法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亂披風錘法四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喜歡小三作品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我吧,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動力,謝謝。

-------------------

周圍其他工讀生眼中都流露出了羨慕的光芒,當然,也只是羨慕而已。唐三今天力敗蕭塵宇的一幕深深的烙印在他們腦海之中,就算是王聖,也對他佩服不已。自問就算是自己也得到一個魂環也未必能贏得了他。

小舞好奇的問道:「成為魂師有什麼好處?不會只是有個虛名吧。」

唐三呵呵一笑,道:「好處還是有些的,至少以後吃飯可以吃的好點了。魂師每個月有一個金魂幣的補貼。」

「一個金魂幣?這麼多。」小舞現在也明白了金錢的重要性,儘管蕭塵宇已經說了,以後工讀生的伙食費都算他的,但自己手裡有錢總比別人的好。

一邊說著,小舞從床上跳了下來,興沖沖的就往外跑。

「小舞,你幹什麼去?」

「我也去註冊魂師啊,一個金魂幣,能買多少好吃的埃」

「那也不用這麼急吧。」

「怎麼能不急,你忘了今天是月末了嗎?現在去,連下個月的,說不定就能拿到兩個金魂幣。」

「可是,你能不能穿上鞋再去。」

「呃……」

小舞終究還是風風火火的去了武魂殿,唐三心中暗笑,恐怕那位馬修諾爺爺又要被震驚一回了,畢竟,小舞可是正宗的獸武魂戰魂師。比先天條件,比自己這個偽滿魂力還要好的多。

不需要再做工讀生的工作,唐三腦海中立刻回想起了那清脆的敲擊聲。傑克村長曾經說過,以後上中級魂師學院將會有一筆不小的開銷,家裡很多東西也該換了,能多賺點錢自然是好的。而且,這也是父親的要求。更為重要的是,只有在鐵匠鋪,他才有把自己武裝起來的機會。經過親手打造袖箭的過程,唐三發現,當一件暗器完全是由自己親自打造而成時,對於暗器的熟悉感會變得更強。

「唐三,那天的事我道歉,你不會還在生氣吧。」正在唐三思索之間,王聖來到了他身邊,一臉誠懇的說道。

看著王聖一臉憨厚的笑容,唐三搖了搖頭,微笑道:「怎麼會,我早就忘了。王聖大哥,我要出去一趟,可能會晚上才回來。」

王聖點了點頭,道:「你去吧。對了,恭喜你成為了魂師。」

唐三微笑道:「用不了多久,你也會突破的。」

再次走出諾丁學院,唐三略微感到有幾分疲倦,今天和大師回來后,還沒有好好的休息過,又和蕭塵宇那些人打了幾場,即使他的玄天功已經進入到了第二重,但疲倦的感覺還是出現了。

不過,去鐵匠鋪的事還是要做的,大不了從明天再開始工作就是了。唐三現在最怕的,就是人家不收他這個小鐵匠。

來到鐵匠鋪,唐三直接走了進去。一進門,就是一股撲面而來的熱氣,在任何鐵匠鋪都是如此,當然,唐三家那個破舊的鐵匠鋪溫度要比這裡低的多。

一進門,就是一片開闊的大廳,大廳右邊,懸挂著各種各樣打造好的鐵器,這裡可不只是有農具了,更多的是各種盔甲、武器。畢竟,在這個世界上魂師只是少數人,武器還是需要的。而武器的價格也自然要比農具高的多。

看到這些武器,唐三不禁想起了自己前一世所做的工作。那時候,唐門製造的機括類暗器可以說是整個唐門收入的支柱。唐門的規矩很多,儘管對外販賣機括類暗器,但也只賣無毒的和一些普通貨色,真正的秘傳是不可能外賣的。儘管如此,唐門出產的暗器還是在江湖上供不應求。

如果,自己在這個世界也開一個製造暗器的工廠,會有怎樣的收入呢?

「小朋友,你來這裡幹什麼,買東西叫你家大人來。快出去,這裡危險。」正在唐三思索之間,一個洪亮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抬頭看時,之間一個赤裸著上身的彪形大漢正看著自己,黝黑的皮膚下肌肉塊塊隆起,看上去極為結實,手中握著一柄大號鑄造錘,額頭上全是汗水。

「大叔,您好。我是想來問問這裡需不需要學徒工。」唐三年幼,聲音清脆,儘管鐵匠鋪里儘是敲擊鋼鐵的聲音,但還是被每個人都清晰的聽到了。

大部分鐵匠手上的活兒都停了下來,看著唐三露出了善意的微笑。鐵匠算是最低賤的職業之一,都是出身窮苦的人,依靠力量和手藝吃飯,外貌雖然粗獷,但大都極為善良。

之前說話的那大漢上下打量了唐三幾眼,道:「小朋友,不要鬧了。快走吧。這裡不安全。你這身打扮像是做鐵匠的樣子么?何況,我們這裡也不招收你這麼小的學徒工。你恐怕連鑄造錘也拿不起來吧。哈哈。」

唐三這才發現,自己身上還穿著整潔的校服,是啊,穿成這樣怎麼當鐵匠。「對不起,大叔,我待會兒再來。」說完,他轉身就向外跑去。

鐵匠鋪距離諾丁學院很近,當唐三再次回來的時候,已經換好了他原本的衣服,身上大補丁套小補丁,這身打扮,就算去吃百家飯也絕對不需要化妝。

一進門,唐三也不找別人,又找上了之前那位大漢,「大叔,您看我這樣可以當學徒了么?」

大漢看到唐三這一身百納裝,頓時愣了一下,「小朋友,你不是拿我開心吧。」

唐三老實的道:「當然不是。大叔,是這樣的。我是諾丁學院的工讀生,每天下午都有時間,我爸爸是村子里的鐵匠。從小我就和爸爸學習鑄造,想來您這裡混碗飯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