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二十五章器武魂的威力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器武魂的威力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器武魂的第二魂環技能,而且還是全力攻擊,唐三雖然自問魂力強過鐵氏兄弟,但面對他們這傾盡全力的最後一擊也不敢輕易硬接。

但是,令唐三大驚失色的情況出現了,那兩柄呼嘯而至的鐵鎚在半空之中竟然突然分開,一柄追蹤著小舞騰起的身影,一柄帶起一道弧線向自己撞來。鐵氏兄弟這第二魂環技能竟然有跟隨效果。

此時,鐵氏兄弟的身體已經被藍銀草緊緊纏繞,尖刺入體,毒素髮作,眼看是無法再移動了。他們眼中流露著希冀的光芒,就盼望著那最後一擊能夠起到效果,只要能夠擊倒唐三,身上的纏繞也就迎刃而解了。

怎麼辦?在電光火石之間,唐三已經做出了決斷。一根不帶尖刺的藍銀草騰空而起,準確的纏繞在小舞纖細的小腰肢上,用力一帶,將她斜斜的甩了出去。

正像唐三判斷的那樣,鐵氏兄弟的鐵鎚雖然能夠跟隨追蹤對手,也只是在一定角度的情況下才能做到。並不是無限追蹤的。他將小舞朝著鐵鎚反方向甩出,果然脫離了鐵鎚孤注一擲的攻擊範圍。

但是,也正是因為唐三將精力用在了小舞身上,他自己已經沒有時間來應變了,另一柄鐵鎚在他甩出小舞的同時已經到了自己面前。

危急之中,唐門武技發揮的淋漓盡致,眼看著鐵鎚已到近前,強烈的勁風籠罩全身。唐三雙掌催動起玄玉手,身體急速旋轉,全部內力以控鶴擒龍拍出,幾乎在一瞬間轉身出掌,一連七掌幾乎同時拍在鐵鎚鎚頭之上。

鐵鎚在唐三玄天功內力的作用下終於被控鶴擒龍帶的偏離一尺,唐三的身體雖然應聲拋飛,但畢竟不是被正面擊中。

轟的一聲巨響,鐵鎚墜落在地面上,唐三的身體在空中一個翻滾,人還沒落地,已經吐出一口鮮血。

空中的小舞眼看唐三受傷吐血頓時大怒,「混蛋,你們找死。」

雙手同時抬起,沒有任何破空之聲,四道暗影從她袖口中激射而出,分取鐵龍、鐵虎,暗影的目標,正是兩人的眼睛。

小舞雖然不能學習唐門暗器,但機括類暗器卻少不了,唐三有什麼,她身上幾乎也有同樣的一套。此時大怒之下,也顧不得後果,直接用出了無聲袖箭。

以唐三製作的機璜,這無聲袖箭的穿透力極強,鐵龍、鐵虎雖然身體壯實,但眼睛一旦被射中,那就不只是瞎了那麼簡單,袖箭的威力足以洞穿他們的大腦。

而此時的鐵龍、鐵虎已經被唐三的藍銀草完全限制中,使用了孤注一擲技能后,自身魂力大減,麻痹毒素趁機入侵,想要挪動一個指頭都已經是奢望,更不用說閃避小舞的袖箭了。袖箭未至,帶起的勁風已經刺激的他們雙眼一陣發麻,心中大駭之下暗呼吾命休矣。

「小舞,不可。」唐三疾呼聲中,右手瞬間從腰間甩出,四道寒光斜斜飛去。

叮叮叮叮四聲輕響,四枚袖箭幾乎是在距離鐵龍、鐵虎的眼睛只有一寸的距離時被磕的飛了出去。

原來,唐三在間不容髮之際,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取出四柄柳葉飛刀甩了出去。飛針的速度雖然更快,但自身重量和袖箭相比差的太多,不足以擋住袖箭的攻擊,飛刀要比飛針重的多。

不過,這也幸虧是唐三有紫極魔瞳,目力驚人,再加上他對自己製造的袖箭射速非常了解,否則,也不可能救得下鐵氏兄弟。

小舞在空中一個翻轉落在地面上,「小三,你幹什麼?」此時,她俊俏的小臉氣得通紅,惡狠狠的瞪視著鐵氏兄弟二人。

唐三向小舞搖了搖頭,「他們也是郭必救,我傷的不重。」目光轉向臉色已經是一片蒼白的鐵龍、鐵虎,「二位,這場斗魂應該是我們勝了吧。」

鐵龍、鐵虎還能說什麼,趕忙點了點頭,鐵龍道:「多謝小兄弟救命之恩。我們認輸了。」

唐三收回藍銀草,深吸口氣,體內經脈不斷傳來灼燒一般的疼痛,還好,他並不是正面撞上對方的攻擊,再加上玄天功屬於道家正宗上乘內功,對於自身的防護非常好,多年的修鍊,相當於不斷的溫養內腑,只需要回去后調息一段時間也就不會有事了。

當唐三和小舞從二對二斗魂場走出來的時候,戴沐白他們也已經完成了自己的斗魂,今天可以說是皆大歡喜,除了朱竹清敗在了唐三手下以外,其他人都獲得了斗魂的勝利。憑藉著兩場斗魂,唐三和小舞各自獲得了兩個積分和二十個金幣的收益。

「院長呢?」唐三向戴沐白問道。

戴沐白無奈的道:「天知道他去了什麼地方,他交代過了,讓我們斗魂結束就先回去。」

五人走出斗魂場時,依舊能夠聽到此起彼伏的歡呼聲,今日斗魂,雖不能說獲益良多,但通過這種敵對的實戰,唐三還是覺得收穫不校尤其是對鐵氏兄弟一戰,讓他看到了器武魂真正的威力。每一種武魂都有屬於自己的特性,只要應用得當,都能起到極大的效果。

論實力,自己和小舞明顯在對方之上,可就是因為有些輕敵險些落敗。唐三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大師曾經說過的話,魂師之間的戰鬥,首先要摸清對方的技能,如果無法做到,那麼,一切都要以最謹慎的態度對待。哪怕是低級的魂師,也有可能擁有致命的魂技。

「你們先回去吧。剛才院長說讓我到他店裡去一趟。」馬紅俊突然說道。一雙小眼睛中閃爍著幾分興奮的光芒。

戴沐白臉上流露出一絲似笑非笑的神情,「那我們就先回去了,你悠著點。」

「戴老大,你去不去?」

「不去,別廢話了,快走吧。」戴沐白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眼角餘光卻飄向了朱竹清。

胖子的反應明顯有些遲鈍,並沒有看出戴沐白眼神中的意思,胖胖的臉上因為興奮而有些發紅,「走吧,一起去。你不是說女人不算人口算資源么?」

戴沐白終於忍耐不住了,「快滾。我沒你品味那麼差。」

馬紅俊有些不滿的哼了一聲,但面對戴沐白邪眸中閃爍的怒光,他張了張嘴,終究沒敢和這位邪眸白虎對峙幾句,轉身離去。

「戴老大,那個淫蕩的胖子幹什麼去了?」小舞問道。

戴沐白哈哈一笑,道:「你都說他淫蕩了,他還能幹什麼,邪火壓不住了唄。」

小舞沒好氣的道:「又去禍害女孩子了?我真懷疑,他那武魂變異的是不是和天生性格有關。」

戴沐白道:「禍害談不上,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種地方叫做勾欄么?」

唐三有些不敢相信的道:「你是說,院長會帶馬紅俊去那種地方?」勾欄他在前世就曾經聽說過,自然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戴沐白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馬紅俊的武魂除了那個缺陷以外,是獸武魂中最強悍的存在之一,又算是院長的嫡傳弟子,總不能讓他放棄修鍊或者看他爆體而亡吧。」

朱竹清難得的開口了,「男人都是骯髒的。」

小舞嘻嘻一笑,道:「竹清妹妹,你的打擊面不要太大哦,唐三可就很乾凈。才不像戴沐白和馬紅俊他們那樣呢。」

戴沐白沒好氣的道:「好,你家唐小三冰清玉潔,我們都骯髒,行了吧。不過我可比胖子品味好多了。」

小舞立刻擺出一副本是如此的模樣,看的戴沐白一陣氣苦,無奈的搖了搖頭,偷眼看朱竹清時,也發現朱竹清正在看自己,只不過眼眸中的目光似乎更加冰冷了。小姑娘哼了一聲,突然走到戴沐白身前,「你的品味比他好?」

戴沐白愣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竹清,我……」他此時已經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比胖子品味好,不一樣是面對那種特殊職業的女性而說么?不論高級還是低級,不論是草窩中的鳳凰還是花魁,從事的行業又有什麼區別?

朱竹清的眼神中突然充滿了不屑和輕蔑,「你十五歲?你令我感到噁心。」說完,轉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