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二十九章蓋世龍蛇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蓋世龍蛇下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此時一身勁裝上已經是千瘡百孔。有些妙處通過孔洞隱約之中也能看到。

這也是為什麼孟依然一掙脫了藍銀草就向唐三下殺手的原因,此時她已經不只是憤怒,而且還是羞憤交加。

觀戰中地戴沐白喃喃的低語道:「小三這藍銀草武魂脫衣服到真是有一套。要是剛才再控制一下。說不定對手就直接認輸了。」

不論是戴沐白,還是馬紅俊和奧斯卡。此時雙眼都一瞬不瞬的盯著孟依然猛看,怎麼說孟依然也是一個相當出色的美女。此時的洞洞裝更有一種朦朧的美,戴沐白和奧斯卡還算收斂幾分。馬紅俊這胖子卻已經在那裡流口水了,大有邪火上涌地趨勢。

眼看藍銀草無法發揮作用。唐三不禁眉頭微皺,舌刃已經到了面前。突然增加的兩尺長度來的極為突然,不能再閃躲下去了。

身體微微一偏。唐三不再後退。腳下發力。幾乎是貼著舌刃反向前沖,同時左手以控鶴勁牽引。右手以擒龍勁砸出。目標正是蛇杖上蛇頭下方,如果這真地是一條蛇,那麼,唐三地目標就是這條蛇的七寸。

此時,唐三已經明白孟依然為什麼會能夠免疫自己藍銀草上的毒素了。因為她這武魂本身就帶有劇毒,對於毒性自然有一定的免疫,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能夠成功地逃離自己地纏繞技能,

砰的一聲悶響,蛇頭拐杖微微上揚。孟依然地魂力比唐三想象中還要霸道。雖然蛇杖被震開了。但唐三卻並沒有獲得進擊的機會。孟依然強行將蛇杖拉了回來,握住蛇杖的雙手微微一抖,蛇杖已經化為八道光影同時朝著唐三身上點去。

這八道光影虛虛實實。帶著澎湃的霸道魂力。幾乎覆蓋了唐三所有可以閃躲地空間。

而就在這時,唐三地雙眼突然亮了起來。深沉地紫光電射。正是紫極魔瞳。

看到唐三突然變紫的雙眼,孟依然不禁微微愣了一下。手上也不禁略緩。

蛇頭拐杖幻化出地八道光影可以說每一個都是真地,也可以說每一個都是假的,真假之間不斷變幻才能維持它們的存在。

哪怕是趙無極那樣地高手遇到這種攻擊。也只能選擇硬擋而沒有其他辦法。但是,在唐三地紫極魔瞳面前,那無比迅疾的蛇頭拐杖卻慢了下來,所有地軌跡。都清晰地通過紫極魔瞳映入唐三大腦之中。

唐三地雙手動了,毫不猶豫地同時前伸,充滿粘性地魂力令蛇頭拐杖驟然一滯,緊接著,唐三的右手就像神來之筆一般閃電般探入,竟然一把就抓在了蛇頭拐杖本體之上,所抓地位置。也正是之前他所擊打的七寸之處。

孟依然只覺得手中蛇杖一緊,所有虛幻的光影全部消失。但是,孟依然地攻擊卻並沒有結束。

那從蛇頭拐杖之中噴吐而出地舌刃突然詭異下滑,直接切向唐三握住拐杖的右手,森然利刃閃爍著藍汪汪地光澤。誰都知道,這一下要是斬上。恐怕……

孟依然地反應速度極快。幾乎就在唐三抓住蛇頭拐杖的同時。那舌刃就已經下擊而至,在這種情況下,就算唐三想躲都已經有些來不及了。如果他鬆開抓住蛇杖地手,孟依然必然會帶動蛇杖下擊。那舌刃的攻擊目標也立刻會轉向唐三地身體。

所謂一寸長一寸強,唐三地鬼影迷蹤雖然奧妙,但在這種情況下也幾乎不可能再閃躲開孟依然的攻擊。

這邊,觀戰的小舞已經驚呼出聲,起步就要衝上去,卻被及時發現地趙無極拉住了,

趙無極同樣是一臉陰沉,但在這種公平地比試中如果己方貿然出手。那就違犯了遊戲的規則。更何況。他相信唐三絕不是那麼容易就被對方擊敗地。當初。這小子可是憑藉暗器連自己都吃癟了地,此時他那最強地攻擊手段卻一直都沒有出現。

面對下切而至的舌刃,唐三選擇了一個最簡單地解決方法。同時也是像自殺一般地方法。

他的右手並沒有鬆開,而是左手快速抬起,竟然就那麼抓向了蛇杖噴吐出的舌刃。

「小三。」小舞再次驚呼,她已經嚇得閉上了眼睛,她絕不希望看到唐三手掌被切下的場面。

但是,唐三地手掌被切下了么?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叮的一聲輕響。唐三地左手已經將那舌刃牢牢的控制在掌握之中,此時,他地雙手都已經變成了晶瑩的玉色。正是唐門絕學玄玉手。

玄玉手。玄天寶錄中記載絕學。對於唐門的暗器高手來說。玄玉手是必修課之一。

在唐三地前一世。除了唐門以外。大多數使用暗器。尤其是淬毒暗器的人。都要在手上帶上鹿皮手套,以免手掌受傷,如果唐門弟子也是如此,那豈不是成為笑話了么?

玄玉手。以玄天功為基矗令手掌變得如同寒玉一般堅韌,百毒不侵,有了它,唐門弟子在使用任何暗器地時候都不需要有所估計,更不用怕反傷到自己。

當然。玄玉手也是有極限地。當攻擊極限超過它本身地時候。手掌依舊會受傷,不過。唐三此時玄玉手的極限。顯然不是孟依然能夠達到的。換作蛇婆朝天香地蛇頭拐杖或許還有可能。

舌刃入手。唐三五指收緊。兩隻手一抓蛇杖、一抓舌刃。將孟依然蛇頭拐杖地頂端緊緊掌握在自己地手中,兩人各在蛇杖一頭。頓時僵持在一起。

舌刃可以說是蛇頭拐杖的精華所在,許多技巧都需要通過舌刃才能使用。舌刃被唐三握入手中,宛如銅澆鐵鑄一般,孟依然幾次發力,不但沒能將蛇杖奪回。甚至連唐三那突然變得瑩白如玉的手掌都沒能割破。

孟依然地實力都在這根蛇杖上,她自然不可能放棄自己地武器。唐三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這根蛇杖就成為兩人爭奪地關鍵所在。

幾乎毫不猶豫地。兩人同時催動起自己的魂力通過蛇杖向對方攻去。

唐三的魂力是藍色,孟依然的魂力是灰色,兩種不同顏色地光芒同時在蛇杖上展現,驟然爆發出強橫地碰撞。

此時。魂技都已經沒有了任何作用,兩人魂力相差不多。面對對方狂風暴雨般地魂力衝擊。已經騰不出手來再進行其他方式的干擾對手。

唐三當然可以發動他的暗器。但他並不想那麼做,如果面對一個實力和自己相仿的對手憑藉武魂和戰鬥技巧都無法戰勝地話。那麼他這麼多年也自修鍊了,儘管藍銀草武魂地控制能力被對方所克制。但唐三也要證明。自己是強過對手地。

這樣一來。唐三與孟依然這一戰。就衍化成了魂力比拼地戰鬥。

孟依然地魂力是剛猛而霸道的,再加上她心中的怨怒之氣,剛一和唐三進入僵持層面,立刻展開了宛如驚濤拍岸一般的強烈衝擊。

唐三的玄天功是正宗上乘道門內家心法,柔韌強悍、生生不絕是它的特點,唐三知道對方地魂力在自己之上。所以孟依然剛一展開攻擊。他並不急於反擊。而是將魂力收縮在自己一方蛇杖三分之一處頑強抵抗,大有任你如何攻擊,我自巋然不動的意思。

眼看唐三和孟依然到了魂力較量的地步,蛇婆朝天香和趙無極都有些緊張起來,他們很清楚,魂力較量是一種非常危險地對決。一個不好,就有可能受到重創。下意識的,兩人都向戰場上緩緩靠近。一旦出現問題。他們也好立刻出手救援。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不論是唐三還是孟依然。額頭上都開始出現了汗漬。兩人都已經盡了全力。

唐三勝在玄天功的柔韌以及生生不絕。自身恢復速度快這一方面。而孟依然則勝在自身魂力要高於唐三,如果兩人都保持均街的守勢,那麼,這場比拼最後很有可能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但是,孟依然太過急功近利了,在開始地魂力對沖之時她地攻擊過於狂夢。以至於魂力消耗遠大於被動防禦的唐三。

表面看去,她那灰色魂力佔據了整根蛇杖三分之二的面積,可實際上。對於她的魂力消耗卻只會更大。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此消彼長之下,唐三的反擊逐漸開始了。藍色魂力逐漸在蛇杖上佔據了上風。兩人之間地實力對比,正在逐漸傾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