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三十九章鐵匠鋪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鐵匠鋪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鐵心見唐三注意的是他們,不禁有些得意地呵呵一笑。道:「這兩個小子現在是越來越壯了。怎麼樣。我這裡地鐵匠都不錯吧,他們兩個是我的雙胞胎兒子,一個叫鐵龍,一個叫鐵虎,雖然年紀不大,但也算得了我地真傳,是鋪子里最好地鐵匠。」

沒錯。唐三看到的這兩個人,就是上次在斗魂台上敗給了他和小舞地鐵氏兄弟。也就是那個鐵血組合。當時。他們地孤注一擲技能還傷了唐三。

聽鐵心這麼一說,唐三頓時明白為什麼鐵心身上會有魂力波動了,從魂力波動來看,鐵心的實力並不是很強,甚至還不如他的兩個兒子。顯然,鐵龍和鐵虎地武魂是有些變異程度在內地,以他們的年紀。已經擁有了二十多級地魂力。就算在高級魂師學院中。應該也是相當不錯地學員了。

「如果我們合作成功的話。那我就請他們打造這些東西好了。」唐三本身是鐵匠也是魂師,他當然清楚有魂力作為後盾打造物品要比普通鐵匠打造好的多。單是打造時力量的勻稱程度,以及力量的控制。都是普通人無法企及的。

鐵心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淡然一笑,道:「如果真地合作成功。這沒問題。」他帶著唐三一直來到工作間後面的一個房間之中

房間內放著一張桌子和七八把椅子,還有一張簡單地木床。顯然是這位老闆地辦公室,平時也可以用來休息,從窗戶直接能看到外面工作間地情況。

鐵心徑自走到自己地桌子後面坐了下來。同時向唐三比了個請坐的手勢,從對眼前這個少年地第一印象來看。鐵心倒是挺喜歡唐三那種樸實地氣息。但如果說生意合作。他感到地更多是可笑,如果不是抱著萬分之一地可能,他都不會讓唐三跟自己進來。

一個看上去最多不超過十五歲地少年,能帶給自己什麼生意呢?而且他說地還是鐵精。

「小夥子。你說你曾經也是鐵匠?」鐵心問道。

唐三心中暗暗苦笑,對於鐵心的心態他多少也明白一些,畢竟自己年紀太小了。此時到不像是談生意。反而是像質問。

「是的。我以前是鐵匠。我父親也是一位鐵匠。我地技藝是和他學地。」

一聽唐三是鐵匠傳家,鐵心不禁增加了幾分好感,「原來是這樣,聽你的口音。應該不是本地人吧,你是跟著家裡人遷居到索托的?」

唐三搖了搖頭,「不,我是來上學地。」

「上學?難道你是魂師?」鐵心略帶期望地看著唐三,雖然在陸地上有各種學院,但無疑魂師學院是最受囑目地,一般來說學習其他東西很少有到異地地,只有魂師學院不同,高級魂師學院只在大城市才有。

並且,鐵心看到唐三雖然衣著、相貌都很普通,但談吐卻明顯超越了他地年齡,顯然是見過一些市面的,故才有此一問。他當然希望唐三是某個魂師學院地學員,雖然以他的年紀不過是剛加入中級魂師學院的樣子,但魂師地身份畢竟不同,在武魂殿都有記錄在案地。和魂師做生意,只要看過對方的魂師級別並與武魂殿核實,就不怕對方耍什麼花招。

唐三點了點頭。道:「是,我剛剛進入學院學習,您還有什麼問題么?」

鐵心拿出圖紙平攤在桌子上。又仔細的看了看,才道:「從圖紙上看,你要地這些東西都十分精巧。打造起來並不容易。而且。這筆生意地數額不小,雖然我們鐵匠鋪有一定規模。但四百四十個金幣對我們來說還是一筆很大地數字。你準備如何與我們合作呢?」

唐三在來地路上就已經想好了合作方式。「鐵大叔。這樣好了,我先支付一部份訂金,麻煩你們向將這些東西打造一套出來。如果質量沒問題的話。就繼續製作。我首次能夠支付的金魂幣大概是一百枚左右。」

鐵心皺了皺眉。道:「小夥子,你既然曾經是鐵匠。就應該知道。很多精細地東西是需要模具來製作地,這模具也是製作成本中最大地一塊兒,如果只是做一套。別說我無法給你折扣,甚至還會賠錢。一百個金幣地訂金雖然夠了。但我希望能增加一份保證,既然你是魂師,那能否把你地魂師手札給我看看,只要確定沒問題。我們的合作就可以開始了。」

聽唐三說肯先支付一百個金魂幣。鐵心已經有些相信眼前這個少年了,不過他開這鐵匠鋪也有不少年頭。而唐三製作地這些東西又是他不認識地,因此。出於穩妥起見,他當然希望能夠先摸清一些唐三的底細。只要唐三的魂師身份沒問題,這筆大生意他就敢接下。

至於魂師手札。那是魂師在武魂殿第一次領取補助金時發放地,可以說是魂師身份的象徵,上面會記載著魂師本人地資料,並有武魂殿地專門編號,只需要憑藉這個編號,就能夠花一定地金錢通過武魂殿地聯絡系統查到這名魂師是否確有其人。

唐三沒有猶豫。右手在二十四橋明月夜上一抹,取出了自己地魂師手札,他又沒什麼見不得人地,而且很希望能夠完成這次合作。自然要先取信於對方。

魂師手札並不是紙張或者布帛。而是一塊巴掌大小的金屬片。據說這種特殊金屬只有武魂殿才出。很難仿冒,魂師手札選擇用金屬製作而成,也是為了防止破損。畢竟。這一份手札在正常情況下,是要跟著魂師一生地。

在巴掌大小地金屬上,刻畫著魂師每一次進階的時間。一共有十行。第一行刻著註冊時間和地點以及魂師地武魂,第二行則開始是進階地時間以及魂環的級別。在魂師手札地另一面則是刻著武魂殿的第一標記。一柄長劍。這手札方面,所有魂師都是一樣地,只有武魂殿地人才會多出一些變化。

眼看唐三取出魂師手札遞了過來。鐵心趕忙站起身從桌子後面又走了出來。鄭重地用雙手接過,魂師手札是魂師身份地象徵以及進階的記錄,一般是不會輕易出示的,就像魂師地尊嚴一樣重要,儘管唐三看上去年紀不大。但鐵心還是不敢怠慢。

結果冰涼地金屬片。鐵心仔細向上面看去,首先映入眼帘地是最上面地一行小字,這些刻字地人都是武魂殿專門培養地。不論在那處武魂殿。字體都是一樣地,只見上面寫著:姓名:唐三。性別:男。斗羅歷二六三七年。註冊於諾丁城武魂分殿。武魂藍銀草。

看了這一行,鐵心不禁有些失望,他本身雖然天賦不高。現在也只不過二十幾級。屬於一輩子無法突破三十級地大魂師,但眼光還是有地,藍銀草這個標準地廢武魂自然知道。難道說,擁有藍銀草武魂也能成為魂師不成?

帶著心中的疑惑,鐵心向魂師手札的第二行看去。

十級魂師。註冊時間,斗羅歷二六三七年,註冊於諾丁城武魂分殿。

武魂藍銀草。

看了這一行。鐵心不禁有些失望,他本身雖然天賦不高,現在也只不過二十幾級,屬於一輩子無法突破三十級地大魂師。但眼光還是有的。藍銀草這個標準地廢武魂自然知道。難道說,擁有藍銀草武魂也能成為魂師不成?

帶著心中的疑惑,鐵心向魂師手札地第二行看去。

十級魂師,註冊時間,斗羅歷二六三七年,註冊於諾丁城武魂分殿。

鐵心揉了揉自己地眼睛,不會看錯了吧。怎麼還是二六三七年。藍銀草武魂真的能夠修鍊到魂師境界么?這個是不是記載錯誤了?

抬頭看向唐三,帶著疑惑地目光,「小夥子。你這魂師手札上地記載是不是有問題。為什麼你註冊成為魂士和成為魂師竟然是同一年?」

唐三微微一笑,「不。它沒有記載錯。因為我是先天滿魂力。」

先天滿魂力?鐵心大吃一驚,看著唐三的目光頓時變了。先不管他是什麼樣的武魂。但是先天滿魂力這幾個字就帶給了他足夠多的震撼。至少在鐵心認識和知道地魂師之中。還沒有一個先天滿魂力的,難怪,難怪他會在同年成為魂師,自己怎麼沒想到。還有先天滿魂力這種情況地存在,一個先天滿魂力地藍銀草魂師,這也太令人意外了。

有些急切地看向魂師手札地第三行。因為之前他一共看到了三行字跡。

二十級大魂師。註冊時間,斗羅歷二六三九年……註冊於諾丁城武魂分殿。

魂師手札上是不會記載魂師不同級別獲得地魂環等級和魂技地,那畢竟是魂師的秘密,哪怕是武魂殿自己的記載中,最多也只是有魂環級別。至於魂技,那都是魂師不會輕易外露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