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四十一章不拋棄不放棄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不拋棄不放棄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作為大師的唯一弟子,唐三對大師顯然是最了解的。聽了他的話,戴沐白緩緩點頭,「恐怕真的是這樣,等他們上來,我們先商量一下。」

很快,後面的五人跟了上來,唐三將自己對今天懲罰的看法又說了一遍。

奧斯卡眉頭微皺,道:「我認為唐三說的很對,大師應該就是要考驗我們。我們的負重有所不同,應該是大師刻意計算了我們體力能夠承受的極限範圍。像唐三和戴老大的情況應該是在極限承受之內能夠完成的,甚至還會有體力留存。像胖子應該是剛好達到極限。自然也有超過極限承受範圍的。只有大家通力協作,才有完成的可能。那超過承受極限的負重,恐怕就有我一個。還有榮榮。」

說到最後,他不禁面露苦笑,跑出來才兩公里,他已經感覺到背上的竹筐越來越沉,額頭見汗,後面還有那麼長的距離,他自問是肯定堅持不下來的。

胖子馬紅俊大大咧咧的道:「不如我們作弊吧。我們偷偷吃點小奧的恢復香腸,害怕體力不足嗎?」

「作弊?」奧斯卡沒好氣的瞪了胖子一眼,他是聰明人,絕不會做傻事,「胖子,我只問你一句,你能肯定大師沒讓其他老師監督我們么?要是萬一作弊被發現,恐怕就不是現在的懲罰這麼簡單了。而且,大師對我們進行這樣的懲罰,一定有他的深意,只會對我們好。現在我們要想個辦法,儘可能的節省體力。」

唐三突然開口道:「老師雖然讓我們負重跑,不能使用魂力,我們七個人的總負重是這麼多,只要能夠帶著這些負重完成懲罰自然就可以了。奧斯卡,把你的石頭給我吧。」

奧斯卡愣了一下,嘿嘿一笑。「好兄弟。不過,現在還沒必要。我看不如這樣。我們七個人從現在開始,按照速度最慢的那個勻速跑,這樣大家就能夠聚集在一起,而勻速又是最節省體力的。等到誰堅持不住了,再相互幫助調整負重,這樣一來。就能夠儘可能的節省體力。你們看如何?」

寧榮榮在一旁笑道:「小奧,沒看出來,你還挺聰明地。」

奧斯卡臉上帶著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不知道我小時候被稱為聰慧小王子嗎?這算什麼。」

戴沐白在眾人中年紀最大。實力也是最強的,展現出老大應有的帶頭作用,「別廢話了。說話也會浪費體力,我們跑吧。就按照小奧說的辦。」

當下,七人重新開始了他們的長跑之旅。

毋庸置疑,在七人中,自然是作為輔助系魂師的奧斯卡和寧榮榮體力最差,眾人也就按照他們地速度跑了起來。勻速前行,朝著索托城的方向而去。

第一個往返就在這種勻速中跑完了全程。

真正跑起來。眾人才逐漸感覺到負重帶來的壓力。如果只是普通的跑步,就算不實用魂力,這一個來回六公里左右地路程對他們來說都談不上什麼負荷。魂力對身體的改造令他們有著遠超常人的體能,就連奧斯卡和寧榮榮這樣的輔助系魂師也不例外。

有了負重。身體明顯變得不適應,一個來回下來。寧榮榮和奧斯卡二人已經是汗流浹背,其他人也都露出了些許疲態。

寧榮榮無疑是眾人中體力最差的,奧斯卡雖然也是輔助系魂師,但他畢竟突破了三十級,身體有了第三魂環在各種屬性上的加成,狀態要比寧榮榮好上不少。

唐三和戴沐白身上的負重,是一塊十五公斤中的石塊。小舞、朱竹清和馬紅俊身上的負重是十公斤。寧榮榮和奧斯卡雖然只有五公斤,但此時他們地感覺卻像是背負著一座大山似的。身體越來越沉,只能咬牙保持著勻速。

學院大門在望,令大家有些驚訝的是,大師正站在學院門口看著他們完成第一次往返跑回來。在大師身邊,還擺著一張桌子,上面放了一個大桶。

「每個人喝點水,再繼續。」大師的話一向言簡意賅。

桶內是溫水,略帶鹹味,似乎是放了鹽。在大師地監督下,每個人只允許喝一杯溫水,立刻就督促他們再次踏上懲罰之路。

隨著時間的推移,空中地大火球已經漸漸向當中靠攏,帶來的溫度也逐漸增加。喝了鹽水的眾人,體力得到了一些補充,唐三和戴沐白到沒什麼,但奧斯卡和寧榮榮卻明顯感覺到自己恢復了幾分力氣。

看著學員們漸漸遠去的背影,大師站在原地面無表情,但看到七人是共同回來的,他眼神深處明顯流露出幾分滿意。

提著大桶朝學院內走去。此時的他,不僅僅是教導學員的老師,同時也是關心他們地長者。他要做地並不是虐待學員,而是讓他們得到真正的鍛煉。

第二次往返、第三次往返,第四次……

每一次眾人回到學院前時,都會喝到大師準備好,溫度適宜地鹽水。溫水容易吸收,鹽分補充排汗對體力的透支。哪怕是寧榮榮和奧斯卡,都感覺自己有些奇似的堅持跑完了四個勻速往返,除了喝水以外,中途並沒有任何停頓。

但是,當第五次往返開始的時候,奧斯卡和寧榮榮的速度已經明顯慢了下來,他們眼前的景物已經開始變得模糊,雙腿像灌鉛了一般沉重。背後的竹筐更像是山嶽般帶來這重力。

在勻速的情況下,其他人的體力還能保持,雖然此時每個人都已經汗流浹背,可精神卻保持的很好。

「小奧,把你的石頭給我吧。」唐三向奧斯卡說道。

戴沐白也同時向寧榮榮伸出了手。

這一次,奧斯卡和寧榮榮都沒有拒絕,他們很清楚,自己的體力已經有些透支了,再這樣下去,恐怕這次往返也未必能堅持的下來。

唐三和戴沐白的負重直接從十五公斤變成了二十公斤,竹筐里變成了兩塊石頭。五公斤看上去不重,但在體力大幅度消耗的情況下,這簡單的五公斤已經帶給了兩人明顯的負擔。勻速雖然仍能保持,但兩人的呼吸也明顯變得粗重起來。

正好相反的是,失去了五公斤的壓力,奧斯卡和寧榮榮瞬間產生出了一種超脫一切的感覺,彷彿整個身體都輕的能飄起來一般,大口喘息幾聲,跑起來頓時變得輕鬆多了,不但恢復了原本的勻速,甚至還有些遊刃有餘的感覺。

第五、第六、第七,三次往返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結束了。第八次往返開始時,已經整整過去了近兩個時辰的時間。此時的太陽已經偏離了正中。正午已過。

每個人的呼吸都變得艱難起來,肺部彷彿像火燒一般灼熱,每邁出一步,地面上都會留下一個清晰的水印,那是他們身上流淌的汗液。從上一次往返開始,他們在學院門口補充的鹽水已經變成了兩杯。並且有著短暫休息的時間。大師並沒有催促他們,依舊在每一次往返之後給他們準備好溫鹽水。

「不行了,我不行了。」說話的是馬紅俊,腳下一個趔趄,險些撲倒在地,胖子停了下來,雙手撐在自己的膝蓋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他那張胖臉已經變得一片蒼白,似乎每一次呼吸都已經極為困難。

眾人先後停了下來,這一刻,大家竟然都說不出話。彼此對望,他們發現每一個夥伴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被汗水浸透。最為可觀的就要屬朱竹清了,她的年紀雖然在眾人中最小,但卻是三個女孩子中發育最好的一個,濕透的衣服緊貼身軀,勾勒出一條條驚人的曲線。

可惜的是,現在誰也沒有精力去關注這份美景,一個個都站在原地喘息不停。

本來唐三和戴沐白是不應該如此疲憊的,但他們身上多了寧榮榮和奧斯卡的負重,比起其他人來負擔更重。七個人中,唯一顯得輕鬆一些的倒是小舞,小舞也達到了三十級,但她的負重卻是和朱竹清、馬紅俊一樣的。再加上她本身體重就輕,此時也只有她還有些遊刃有餘的感覺。

足足喘息了有接近五分鐘的時間,眾人才漸漸緩過來。

馬紅俊忍不住道:「反正午飯也吃不上了,不如我們慢一點吧。我不行了,再跑下去,恐怕要累死了。」

戴沐白皺眉道:「慢?你沒發現大師每次給我們準備的鹽水溫度都一樣么?可我們的速度一直都在降低。很明顯,大師是計算了我們體力情況的。跑回去太慢,恐怕還會有額外的懲罰出現。雖然大師對我們的訓練嚴厲了點,但他也是為了我們好。一定要堅持。胖子,把你的負重給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