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五十三章史萊克金斗魂級戰隊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史萊克金斗魂級戰隊下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良久,大師深吸口氣。平復著內心激蕩地情緒。「天恆。或許不久之後。我們還會再見面,不用為今天地失敗而氣餒,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從失敗中總結教訓。你們本身的實力都很強,但從今日斗魂這一戰來看。你們並沒有將自己全部的實力都發揮出來。否則勝負難料。」

玉天恆心中一動,「叔叔。您也看了我們今天的團戰鬥魂?我給家族丟人了。」

大師搖了搖頭,「你知道你錯在什麼地方么?」

玉天恆有些茫然地看著大師。如果這句話是秦明來問地話。或許他會有許多種回答,可問自己的卻是親叔叔。在整個家族中最沒有地位,甚至沒有繼承直系霸王龍武魂地叔叔。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些無言以對。

大師抬起右手抓住玉天恆的肩膀,「你並不是輸在對手手中,而是輸給了你自己。不錯,你的基本功,乃至於魂技的應用,都沒有任何問題。之所以會落入對手地陷阱之中。是因為你心中地那份驕傲。屬於藍電霸王龍家族的那份驕傲。」

「驕傲……」玉天恆看著大師。眼中漸漸多了些什麼,他本就極為聰明,有了大師和秦明兩人先後的提點。頓時意識到了一些關鍵性的問題。

「叔叔,您放心,下一次再有機會。我絕不會再輸給他們。」

大師臉上難得的流露出一絲微笑,「你會有機會的,因為,我就是史萊克七怪戰隊的領隊。」

「什麼?」玉天恆大吃一驚。不敢置信的看著大師,在家族中。他聽到所有關於大師的傳聞,都是大師擁有一個怎樣地廢武魂。還有那些給家族帶來恥辱地往事。儘管他並不在乎這些,但他對大師的實力還是非常了解地,那是永遠無法突破三十級地實力啊!

大師淡然一笑。道:「很奇怪,是不是?不錯。我自身的實力並不強,但卻並不代表我無法教出好的弟子,史萊克七怪不能說全是我地弟子。但現在我是他們地老師,我地嫡傳弟子只有一個。你剛才也見過了,就是史萊克七怪中的控制系魂師。」

「是他?」玉天恆看著大師的目光變了變。在之前那場團戰鬥魂中。留給他最深刻印象的兩個人中。除了能夠在正面與他對抗地戴沐白之外,就是那控制了整場戰局地唐三了。

大師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總有一天,我要讓世人知道。我玉小剛雖然是個廢物,但我卻可以教出一個無與倫比地天才,天恆。我要走了。記住我的話,如果你希望在任何情況下都發揮出自己全部實力。帶領自己地團隊獲得最終勝利地話,那麼,就放棄那份驕傲吧。」

說完,大師深深的看了玉天恆一眼,又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轉身朝著黑暗中走去。

「叔叔。您能不能也教教我?」玉天恆追上一步。

大師停下腳步。輕輕地搖了搖頭,「天恆,如果讓家族地人知道我來教你。你認為他們會怎麼做?恐怕,我將立刻成為藍電霸王龍家族地仇敵吧,如果你真地想成為一名偉大地魂師。那麼,就以我那徒弟為目標吧,如果有一天你能超過他。那麼。你必然已經站在大陸魂師地頂端。」

「叔叔。為什麼?」玉天恆有些不服氣地問道,他雖然對唐三的控制力以及武魂附帶地劇毒十分吃驚,但他卻肯定的認為。那不論怎樣變異,都只不過是藍銀草而已,始終也不可能與自己地藍電霸王龍武魂相比。如果是一對一的決鬥,自己一定能夠戰勝對手。

大師停下腳步。回頭看向玉天恆。「你知道他的魂力多少級

玉天恆想了想。道:「我得到地資料上看,他應該是三十二級,綽號千手修羅,但我想,他地魂力應該和我差不多吧。」對於唐三控制全場局面的情形,此時他依然歷歷在目。他怎麼也無法相信,那是一個魂力比自己低上七級地控制系魂師所能做到地,己方地獨孤雁也是控制系魂師,三十八級魂力。卻被他完全壓制。

大師搖了搖頭。道:「不,資料上給出地是正確地,小三確實只有三十二級魂力。那麼,你知道他今年多大么?」

玉天恆搖了搖頭心頭卻突然漏跳一拍。

大師淡然一笑。「他剛過十三歲的生日,在十二歲地時候,就獲得了自己地第三魂環。」說完這句話,他不再停留,轉身飄然而去。即使是這些。也不能完全代表唐三的天賦。他還有一個最大地秘密。雙生武魂。

玉天恆整個人都獃滯地站在那裡,半晌沒有移動。直到獨孤雁在葉泠泠的攙扶下重新找了回來,他才從獃滯中驚醒過來。

三十二級,十三歲。這兩個數字不斷在他腦海中盤旋著,此時他才終於明白。為什麼叔叔會說,想要成為偉大地魂師就要追趕上那個人的腳步,叔叔,您究竟教出的是怎樣一個隆物?

「哈欠。」

唐三打了一個噴嚏。揉了揉自己鼻子。

「小三。你怎麼了?」

不得不說。那九心海棠武魂的治療能力極為驚人,小舞此時除了臉色還有些蒼白之外,身體己無大礙,傷口處甚至連疤痕都沒有留下。

唐三搖了搖頭。笑道:「沒事。或許是有人惦記我呢吧。」說完這句話,他不自覺地想起了自己的父親。爸爸,你究竟在什麼地方,這麼多年了。你究竟去了哪裡?為什麼一直都不回來見我。你不要我這個兒子了么?

在來索托城之前。他還特意回了家一趟。在家裡留下了字條。並且告訴村長老傑克,如果父親回來,就告訴他自己的去處。六年了,已經過去了六年多的時間。可是父親卻音訊全無。

前一世,自己從未有過親人,這一世。好不容易有了一位父親。可是,他卻離開了自己。

小舞對唐三自然熟悉的很,看著他目光地變化就已經知道他心中在想什麼,「小三,別多想了。相信不久之後。叔叔一定會回來地。」

唐三默默地點了點頭,此時。一行人也終於回到了他們的酒店。

一進酒店。他們就看到坐在餐廳角落處正在喝酒聊天地弗蘭德三人,三人桌子上地酒菜看上去動地不多,正在說著什麼。

「嘿嘿,有酒喝了。」胖子第一個走了過去,他也算是弗蘭德的嫡傳弟子,在弗蘭德面前並沒有其他人那麼容易拘束。

「老師,我們今天贏了,是不是也該犒勞犒勞我們啊?」馬紅俊走到弗蘭德身邊,伸手就向桌子上的酒杯拿去。

弗蘭德手中筷子一翻。敲在胖子的手骨上。胖子手上一疼。哎呦一聲。趕忙把手收了回來。

秦明有些疑惑地看著站在弗蘭德身邊地馬紅浚「老師。這位小兄弟也是學院的學員么?我們史萊克學院。什麼時候有這麼?」

馬紅俊大咧咧地道:「秦學長。剛分開沒多久你就不記得我了?」

秦明瞪大雙眼,仔細的看著胖子。「你,你是剛才史萊克七怪中。那個會噴火地胖子?你今年多大?」儘管心中已經有了一定的預期,可真正看到馬紅俊那還帶著稚氣的胖臉時。他不禁感覺到自己地心臟一陣抽搐。

秦明一向知道自己在魂師界算得上天才中地天才。哪怕當初在史萊克學院,他也是佼佼者,可眼前這胖子的實力他之前是見過地。儘管是在七寶琉璃塔武魂地幫助下。但他能夠硬頂三十五級的風鈴鳥魂師御風第三魂技攻擊那麼長時間。自身地實力又怎麼會差。

帶著面具地史萊克七怪給人地感覺只是相對矮小一些,但其中像戴沐白、小舞幾人都已經有了成人的身高。只要他們自己不說,誰也猜不到他們真正的年齡。

馬紅俊有些得意地道:「沒錯。我就是剛才那個邪火鳳凰,十三歲了,哦,我明白了,之前我們帶著面具。所以你才認不出我了,對吧。」

此時,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也都已經走了過來,秦明有些發獃的看著這些大部分都是十五歲一下地孩子。一時間不禁說不出話來。

弗蘭德習慣性地發出他那帶著沙啞和感覺很是陰險地笑聲。「怎麼,秦明。忘記我們學院的傳統了么。我們可是只收十二歲地學員,馬紅俊十一歲到學院的,唐三、小舞還有寧榮榮和朱竹清都是今年入學,這幾年也就算今年收到地學生比較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