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六十二章黃金鐵三角的往事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黃金鐵三角的往事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一年一年過去了,我甚至不敢再去打聽二龍的情況,我怕自己忍不住會去找她。在渾渾噩噩之中,我只能將自己的心力都投入到對武魂的研究之中。直到遇到你,才又重新煥發了我內心的生機。將心神寄托在你身上。這些年我才好過了一些。我知道,弗蘭德肯定是知道二龍在這裡的,他並不是草率的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在剛剛於天斗皇家學院受過刺激之後,又怎麼會再選擇一所學院呢?只不過當時我也沒想那麼多而已。再見二龍,只會讓我更加痛苦。二龍的實力遠遠強於我,這次,就算想要離開這痛苦的漩渦恐怕也已經無法做到了。」

唐三看著大師,眼圈已經有些濕潤了,是啊,老天對老師是何等的不公平,剝奪了他那本應該繼承的強大武魂也就算了,竟然連他與愛人結合也要破壞。

「老師,世俗的眼光就真的那麼重要麼?誰說您是廢物,在我心中,您才是最強大的魂師。知識同樣也是力量。誰敢說自己在武魂方面的知識比您更豐富?誰也不能。老師,您是最棒的。二龍阿姨一直等了您這麼多年都沒有選擇其他人,對您是何等深情?您再這樣逃避下去,只會令你們兩人都痛苦。哪怕您真的在意世俗眼光,您也可以帶著她遠走高飛啊1

大師痛苦的搖了搖頭,「不,那樣對二龍太不公平了。小三,愛一個人,不一定非要得到。我更希望她能生活的快樂、幸福。」

唐三此時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學生的身份。看著大師地沉鬱,不禁抗聲道:「您這樣逃避,二龍阿姨就能幸福?她如果幸福,會唱出那樣悲傷的歌曲?會一看到您就哭泣?她甚至不敢用言語來試探您,就怕刺激到您。老師,是您的心太脆弱了。世俗眼光又如何?二龍阿姨一個女人都不怕,您還怕什麼。您應該和她一起,勇敢的去面對這些,破開一切障礙走在一起。像您的家族,像所有人證明,你們在一起並沒有錯。堂兄妹之間的血緣雖近,但真的就沒有這樣結合的么?老師,您不只是在怕二龍阿姨會和您在一起受苦。您同樣也是不敢接受這個現實,您是在自卑啊1

大師獃獃的看著唐三,嘴唇嗡動,卻已經有些說不出話來。雖然他和弗蘭德一樣,是那麼地驕傲。可是,擁有低等武魂的他,內心深處卻始終是自卑的。弗蘭德和二龍都不敢說到他心中的痛楚,此時唐三在激動之下說了出來,卻正好命中要害。

「他說的對。你為什麼要自卑。千萬人說你是廢物又如何?只要我柳二龍認為你是最棒地就足夠了。小剛。你真的就不明白么?如果我在乎我們之間的親緣關係,我會一直這樣找你?會一直如此痛苦?」

柳二龍從唐三與小剛背後不遠處緩緩走了出來,淚水不斷從她面龐上滑落,看著大師,一步步堅定的接近。嬌顏是那樣的光彩奪目。

這一次,大師終於再沒有逃避柳二龍的目光,看著她一步步走近,大師的心跳速度明顯在增加著。內心的魔障在那洶湧澎湃的情感衝擊下正在逐漸地破裂。二十年的壓抑屏障,已經無法再阻擋他內心深處那份金子般的深情。

唐三靜悄悄的向後退去,逐漸沒入樹林之中。他知道,在這個時候,誰也不應該去打擾他們。他在內心中暗暗的為大師祝福著。老師時常流露出的落寞他又怎會看不見。

此時,源頭終於找到,如果能將其化解。讓大師和柳二龍真的走到一起,那麼,對於他們雙方來說,都是一個最好的結局。

樹林幽暗寧靜,唐三並沒有急著回去,只是在樹林中靜靜地走著,不知道為什麼。聽了大師和柳二龍之間的故事。他腦海中突然想起了小舞。他的心態,並不是一個十三歲的孩子。而已經是中年人的情緒。

小舞也是自己的妹妹,她在自己心中,究竟是怎樣的地位呢?認識小舞以後,唐三第一次在自己內心深處思索起了這個問題。

如果,大師和柳二龍之間地事情出現在自己和小舞身上,那麼,自己會如何來解決?唐三發現,自己此時的情緒有些迷惘,也有些茫然。

周圍的空氣突然有些冷,唐三機靈靈打了個寒戰,不禁有些奇怪的皺了皺眉。

魂力突破三十級,他的玄天功也已經修鍊到了第四重,已經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何況這又是夏季,怎麼會覺得冷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唐三突然吃驚的停下腳步,就在他面前三米之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個人。一個全身綠色地人。

綠髮、綠眸、綠色地指甲,冰冷邪惡宛如毒蛇一般的眼神,這突然出現在唐三面前地,赫然是白天所見,那位擁有毒為封號的封號斗羅獨孤博。

唐三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想開啟自己的武魂,但是,獨孤博的身體下一刻已經來到了他面前,也沒見他如何行動,唐三隻覺得大腦中一陣眩暈,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而就是這瞬間的魂力波動,卻驚醒了不遠處剛剛融入大師懷抱之中的二龍。

「什麼人?」柳二龍眼中精光大放,猛的從大師懷中直起身,目光朝著那魂力波動傳來的方向看去。她明顯感覺到那股不強的魂力波動內蘊含的恐怖氣息,身形一閃,已經將大師擋在身後。

大師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臉色大變,「不好,可能是小三出事了。快去看看。」

柳二龍很自然的拉起大師的手,驟然加速,憑藉著魂力氣息,很快來到了之前出事的地方,但除了空氣中的冰冷,他們卻沒找到任何線索。柳二龍催動自身魂力全力搜尋,卻怎麼也無法再找到唐三的氣息。

大師當機立斷道:「走,先回去找到弗蘭德再說。這冰冷的氣息有些熟悉,如果是那個人,恐怕就難辦了。」大師的實力雖然不強,但觀察力和判斷力卻比普通人要強的太多了。

這絲冰冷的氣息立刻讓他聯想到了白天在天斗皇家學院見到的獨孤博以及後來和獨孤博祖孫相見的碧磷蛇魂師獨孤雁。

頭昏沉沉的,當唐三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發現周圍儘是黑漆漆的一片。

只有兩點綠光在黑暗中閃耀著陰森的光芒。

默運玄天功,唐三體內的魂力逐漸凝聚,力量也重新回到身上,但他並沒有動。大師教過他,越是危險的情況下越要保持冷靜,絕不能因為自己的輕舉妄動而陷入危機。

「醒了就不用裝了。你真的只有十三歲么?怎麼心態卻像個老手。」沙啞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隨著眼睛對光線的適應,唐三這才藉助那兩點慘綠色的光芒依稀看清,獨孤博就坐在他身旁不遠處,而那兩點綠光,竟然是獨孤博的雙眼。

翻身坐起,唐三並沒有開口,只是冷冷的看著獨孤博,心中已經是一片冰涼。不用問,他也知道獨孤博抓來自己的原因,顯然是來自獨孤雁的報復,落在這以毒為名的封號斗羅手中,自己還能有什麼好下場?

「小子,你叫唐三?」獨孤博靠在身後的石壁上,淡淡的問道。

「不錯。」唐三的回答很簡單。他自然不願意就這樣束手待斃,坐在那裡,悄悄的提聚自身魂力。

雖然他知道以自己三十多級的魂力面對一位九十級開外的封號斗羅根本沒有任何機會,但如果不做最後的拼搏,他又怎麼會甘心呢?

獨孤博眼中綠光閃爍了一下,「聽說,你破了我孫女的第三魂技,還用毒制住了她。你是怎麼化解她那蛇毒的?只是烈酒恐怕不夠吧。」

唐三淡然道:「虧你這老怪物還號稱毒斗羅,難道連雄黃克蛇毒的道理都不明白么?雄黃配烈酒,能夠讓雄黃的特性完全發揮出來,再加上火焰的灼燒。你那孫女的第三魂技雖然很毒,但也並不是化解不了。」

獨孤博突然喋喋怪笑一聲,「多少年了,我算算多少年沒有人敢這麼和我說話了?小子,你不怕死么?竟然敢置疑老夫的毒?你知不知道,哪怕是其他的封號斗羅,在談起我的毒時也會勃然色變。」

唐三不屑的哼了一聲,「你的毒?不過是垃圾而已。」

「你說什麼?」獨孤博眼中綠光驟然大放,只是微一抬手,唐三的身體就被一股無可抵禦的大力摜了出去,重重的砸在背後的牆壁上,劇烈的疼痛令他險些再次昏迷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