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六十三章冰火兩儀眼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冰火兩儀眼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你能解我身上的毒?」獨孤博終於丟下了自己的面子,忍不住問道。

唐三淡淡的道:「能解我也不給你解。你只會比我更慘而已。殺了我吧。你自己或許已經不怕死,畢竟,人活七十古來稀,可惜,你那如花似玉的孫女,恐怕撐不了你這麼長時間,她也更未必有你這樣的毅力來忍受逐漸增加的痛苦。她的毒只會發作的比你更劇烈,因為她是從娘胎開始,就被這種毒素所浸沒。」

為了生存,唐三開始做著最後的努力。當初,在第一次見到碧磷蛇魂師獨孤雁的時候,從獨孤雁的外貌上他就有所懷疑,因為據他所知,在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像獨孤雁那種發色也眼眸的顏色。再加上後來獨孤雁使用的碧磷蛇毒,已經讓他有所判斷。

今天再見到獨孤雁的爺爺,眼前這個老怪物,唐三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獨孤雁固然繼承了她爺爺的武魂,擁有強大的毒能力,但也同時繼承了毒素的反噬。唐三每一句說的都是事實,哪怕是獨孤博這樣的孤傲之輩也無言反駁。

鬆開手,獨孤博任由唐三從自己手中滑落,冷冷的看著他,「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能夠解除我身上的劇毒?」

唐三這次索性不再站起來了,就那麼盤膝坐在地上,「我需要向你證明么?反正你也要殺了我。你這種人,活在世上也只是禍害。我要是救了你,不過是助紂為虐罷了。」

正像唐三所說的那樣,獨孤博可以不在意自己的死活,卻不能不在意自己孫女的未來。獨孤雁才剛剛二十歲,還有著美好的未來。更何況,在獨孤雁之前,他已經品嘗過親人喪生的滋味。他絕不想同樣的情況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

獨孤博一生玩毒,可單單對自己身上的劇毒無可奈何,他也做過無數嘗試。換來地,卻只是更大的痛苦而已。

臉上陰晴不定之色漸濃,獨孤博緩緩將雙手背在身後,話語中。聲調變得緩和了幾分,「聽雁雁說,你叫唐三,對吧。」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不錯。」唐三冷然昂首。

獨孤博不屑的哼了一聲,「一個十三歲地小毛頭,還大丈夫?行了,我也不和你廢話。如果你真的能夠解除我和我孫女身上的毒,那麼,我不但可以不殺你,而且還可以答應幫你做三件事。三件不觸犯到我底線的事。」

唐三淡然道:「你不殺我?就像你剛才說地一樣,我憑什麼相信你?你想殺我,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你這種人,恩將仇報也不是什麼新鮮的事。」獨孤博愣了一下,他沒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才十幾歲的少年竟然會如此難纏,不禁怒道:「你也不打聽打聽,我獨孤博的名聲。雖然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好人。但卻極重信諾。還從沒有人敢如此蔑視我地誠信。」

唐三閉上雙眼,「這只是你自己的空口白話而已。除非你發下毒誓,否則的話。我是不會相信你的。」

獨孤博眼中凶光暴閃,險些就要忍耐不住,但一想到自己的孫女,他終究還是強行將怒氣壓下。

「可以。只要你能證明能夠解除得了我地毒。我就發誓。」

生機終於來臨了。唐三也是暗暗鬆了口氣,背後的衣襟卻已經濕透了。只要是人。都會怕死,唐三也不例外。尤其是死的沒有任何價值,更是他所不願的。

再次站起身,收回背後的八蛛矛,「你想讓我如何證明?」

獨孤博收斂眼中凶光,「證明你用毒的能力比我更強,我就相信你。」在他的潛意識中,對唐三充滿了不信任。畢竟,這面前的少年才十三歲而已。一個十三歲的孩子,在毒的造詣難道能和浸淫此道幾十年地自己相比么?但唐三的話卻正好說中了他的命門,而且說起他身上的癥狀分毫不差,面對這樣的機會,獨孤博也不得不試一試。殺不殺唐三,對他來說沒什麼關係,就算唐三天賦再好,想要達到能夠威脅他的程度,也需要幾十年地時間,幾十年後,他恐怕老都老死了。還有什麼可怕地。如果真的能夠解毒,尤其是接觸自己孫女身上遺傳地劇毒,對於獨孤博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唐三雙手攤開,無奈的道:「我什麼東西都沒有,如何證明用毒的能力比你更強?」

獨孤博冷冷的道:「這個好辦。這裡是我的別府,各種藥物種植廣泛,你想要什麼,自己去找就是了。我給你一天的時間,一天之內,你自己自行配置各種解藥。一天之後,我會對你下三種毒。只要你能用自己配置的解藥頂住我下的毒,就證明你有給我解毒的資格。否則的話,你就去死。」

一天之內,配置解藥,聽起來時間似乎充裕,可實際上,毒藥有千萬種,每一種都有自己的特性,獨孤博這種玩毒大師所下的毒,更不會普通。要在一天時間內配置出能夠低於他所下的毒,這樣的難度,絕對是巨大的。

在獨孤博想來,唐三一定會和自己討價還價,爭取跟過的時間,甚至是拖延時間。但是,唐三的回答卻令他有些驚訝,甚至對唐三增強了幾分信心。

「好。帶我去你的葯圃,一天之內不要來打擾我。」彈彈身上的塵土,唐三從容的答應了獨孤博的要求。

獨孤博上下掃視了他一眼,轉身向著洞穴外的方向走去,「跟我來。」

出了洞穴,唐三才發現,這是一片茂密的大森林,而他們此時所在的,是森林中一座高約五百米的山丘上。此時因為是夜晚,無法看到外面太多的景色。

獨孤博如履平地一般順著山路向上攀登,看上去他似乎走的很慢,但每一步邁出都在十米開外,而且每一步的距離都極為均勻,整個人在登山的過程中,就像是垂直上升一般。

唐三趕忙提聚魂力跟在獨孤博背後,他當然不會以為出了洞穴就能夠逃離,在封號斗羅面前想要逃走,那不過是個笑話而已。

很快,唐三在獨孤博的帶領下來到了山頂上。到了這裡,唐三不禁被眼前的地勢嚇了一跳。面前竟然是一個倒錐形的山坳,他們所在的山頂是這山坳的邊緣之地,濃濃的熱氣從山坳之中冒起,熱氣十分濕潤,還帶著幾分硫磺所特有的味道。

「這裡有溫泉?」唐三忍不住驚訝說道。

獨孤博瞥了他一眼,「小子,你懂得倒是很多。」

唐三道:「我總不至於連溫泉的味道也不認識吧。你這葯圃難道是在溫泉邊緣?這到是個好地方。」

溫泉本身並不適合滋養植物,因為其中蘊含的礦物質太多,但有些特殊的植物卻不一樣。它們需要的正是溫泉中的礦物質以及熱量。據唐三所知,有不少種劇毒的植物都是如此。

「跟我來。」獨孤博身形一展,直接從面前漆黑看不到底的山邊跳了下去。由於濃霧和夜晚的原因,再加上懸崖的陡峭。只是眨眼之間,獨孤博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水霧之中。

他在故意為難我么?唐三眼中閃過一絲傲然。獨孤博,如果你以為這樣就能難住我,那你可想錯了。

紫光從背後閃動,八蛛矛再次釋放而出,唐三沒有像獨孤博那樣騰身跳下,八蛛矛中靠下的兩矛同時向下探出,噌的一聲,插入山壁之中,緊接著,八根蛛矛輪流發力,帶著唐三,就那麼貼著山壁如履平地一般向下疾行。

八蛛矛憑藉著它的鋒利,再加上蛛腿的特性,可以無視地面上絕大多數地形。這種陡峭的山壁或許能夠難得住別人,卻難不住八蛛矛。

獨孤博落入山中時,心中不禁有些得意,小子,你不是拽的很么,我看你怎麼下來,要是逃走了,無非就證明你也只是個懦弱的小輩而已。

當然,如果唐三真的跳下來,獨孤博是不會讓他受傷的,憑藉他的實力,接住唐三隻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隨著唐三表現出的冷靜和自身的實力,獨孤博對這個少年已經越來越有興趣了。從他身上,獨孤博看到了不同於普通少年的成熟,還有一種特殊的特質,運籌帷幄。

半晌沒有看到唐三跳下來,獨孤博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些失望。心中剛想著這不過也是個懦弱的孩子時,卻見一道身影正快速的順著山壁而來。以他的視力自然不會看不清那身影的情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