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七十四章極端純力量魂師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極端純力量魂師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小舞之前已經說了出來,唐三自然不會再去掩飾,點了點頭。

中年人想了想,直接按上了拍賣按鈕。他按的是一萬金魂幣的位置。

「大叔,你是不是按錯了?有錢也不能這麼花吧。」小舞一直注意著中年人,見他按下一萬金魂幣,忍不住提醒他。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總不能讓你們虧了。我加價后,恐怕就沒有人來競爭了。」

果然,正如中年人所說,當台上的主持人說到一位白色貴賓出價一萬金魂幣后,根本就沒有人來競爭,順利成交。

「兩位小朋友,我們走吧。我還真有些期待今天得到的拍品呢。」中年人站起身,順著通道向外走去。禮台上的主持人看他要離去,神色明顯放鬆了下來。

唐三二人跟隨著中年人一起走出拍賣中心,剛一出門,立刻就有一名服務員應了上來,和之前唐三、小舞見過的服務員不同,這位服務員的衣著並不暴露,而且身上的長裙是銀色的,相貌也更加漂亮。雖然不能說是絕色,但也是相當不錯的標準了。

「貴賓,請跟我來。」銀裙少女極為恭敬的向中年人行禮后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中年人抬抬手,示意她在前面帶路。

唐三和小舞跟在中年人身後,三人在銀裙少女的帶領下走進了拍賣中心旁邊的一座房間內。

房間很空曠,但布置的卻十分典雅,舒適的白色真皮沙發,圓形茶几上放著四種精緻的水果。

銀裙少女道:「三位請先休息一下,拍品馬上就送過來。」

小舞毫不客氣的跳到沙發旁,探手就抓起一枚水果咬了一口,「很甜。味道不錯。哥,你要不要吃?」

唐三微笑搖頭,隨手將臉上的面具摘了下來。小舞見唐三摘下面具,自然也不再掩飾,把面具扔到一旁,認真地吃起她的水果來。

中年人在沙發上坐下。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等待。一會兒的工夫,在幾名大漢的推動下,一個巨大的鐵籠被送了進來。鐵籠內不只是有那貓女,還有另外幾名少女,無不是極品。各具特色。當然,送來地也還有那不起眼的含沙射影。

中年人拿過含沙射影。遞出一張紅色的卡片。「幫我結帳。並把這幾位姑娘送到我的地方去。」

「是。」之前的銀裙少女接過卡片,立刻讓人推著鐵籠出去了。

中年人這才轉向唐三,微笑道:「小朋友,這件武器既然是你們的,能不能教教我如何使用?」

唐三點了點頭,道:「當然可以。」在他簡單的介紹下,中年人很快就掌握了使用地方法,更是直接將它佩戴在胸前。

中年人似乎對含沙射影十分滿意,微笑道:「兩位小朋友,雖然有些冒昧。但我還是想問,你們是屬於哪個家族地?能不能告訴我?」

唐三搖頭道:「我們沒有家族。只不過是兩名學生而已。」

「學生?」中年人愣了一下,「一般來說,高級魂師學院地學員不是到三十級就該畢業了么?只有少數一些學院會將畢業的等級延長一些。」

唐三也直接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那您是怎麼看出我們魂力不止三十級的?難道這也能從眼神中看出來?」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我也是一名魂師,我的魂技正好有一種能夠看出魂師魂力的。看你們的樣子。最多不過十五、六歲。卻已經有三十五級以上的魂力,我實在想不出哪個家族能夠教出你們這樣出色的子弟。說起來。比我家的小魔女要強得多了。」

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笑容,「但我們真地沒有家族。您花了一萬金魂幣買我的含沙射影,總不能讓您虧了。這個也送給您吧。」一邊說著,唐三摘下自己左手手腕上的無聲袖箭遞了過去,並且簡單的講解了使用的方法。他的右手上帶的是飛天神爪,製作要麻煩地多,自然不能輕易送人。像袖箭和含沙射影這種相對普通地暗器他並不需要吝惜。

中年人眼含驚訝的擺弄了袖箭片刻后,在袖箭地角落處找到兩個小字,「唐門?這兩件武器是一個叫唐門的地方製作的么?我怎麼從沒有聽說過這樣一個宗門?」

小舞噗哧一笑,道:「唐門只有我哥哥一個人,你當然沒聽說過。」

中年人一愣,但他立刻就反應過來,看著唐三道:「難道說,這兩件暗器是你製作的?」

唐三點了點頭。

中年人眼中流露出幾分思索的光芒,「小夥子,不知道你這東西能否大規模製作?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直接向你購買。當然,價格肯定不能像今天這麼高了。但應該會讓你滿意。」

唐三有些驚訝的道:「你要大量購買無聲袖箭和含沙射影?」

中年人點了點頭,「你看我像開玩笑么?如果兩位小朋友有興趣,我可以帶你們到我的宗門去看看。」

唐三搖了搖頭,道:「謝謝您的好意,不過我們還有別的事,有緣再見吧。小舞,我們走。」

小舞愣了一下,她對這中年人的印象也不錯,不明白為什麼唐三會這麼快就選擇離去。但她自然不會置疑唐三的決定。

中年人並沒有阻攔,微笑道:「你說的對,有緣我們一定會再見的。很高興認識你們。」

唐三微笑還禮,「我們也是。」

目送著二人走出房間,中年人摸了摸戴在手腕上的袖箭,有些惋惜的道:「可惜這兩種武器的威力還是小了一些,不過,這兩個孩子的潛力到真是不錯。」

門悄無聲息的開了,從外面走進來一個人,「宗主,我們該回去了。」

那是一位老者,身穿雪白長袍,一頭銀色長發在背後整齊的梳攏,相貌古樸,雙眼並未全部睜開,微微的閉合著,舉手投足之間卻給人一種極其特殊的感覺。

如果說中年人的氣息是柔和的,那麼,這位老者的氣息就要用鋒銳來形容。致命的鋒銳。

中年人點了點頭,「是該回去了。劍叔,我們走吧。」

史萊克學院,大門。

「爸,你回去吧。這是我們學員之間的事。您這一來,不是讓我更丟人么?」泰隆一邊說著,一邊強忍疼痛吸著氣。他的臉腫的像個豬頭,身體移動明顯有問題。在另外一名學員的攙扶下才能站穩。

在他面前,一個身體比他還要大上一號的中年人憤怒的注視著過往的學員。此人相貌和泰隆足有八分相像,只是看上去要蒼老一些,外面的衣服根本掩飾不住他那膨脹的肌肉。一臉的彪悍之色。

「放屁,兒子讓人打的連關節都卸了,當老子要是還能忍,我就不配被稱為大力王泰諾。你這混小子,只會給我丟人,連一個十幾歲的小傢伙都打不過。我到,是誰這麼厲害,連我泰諾的兒子都敢揍。」

泰隆此時是一臉的無奈,心中大為後悔為什麼要回家去休息。此時他四肢的關節都已經被接上了。儘管自身防禦力強悍,但被唐三揍的天昏地暗也不是一時半刻能夠好轉的。

「爸,你這樣會讓我很難做。以後我還怎麼在學院繼續修鍊?」泰隆苦笑著繼續勸說自己的父親。

「混個屁。人家三十級都畢業了,你們這個破學院還非要弄個什麼高級班。弄就弄吧,連你被打成這樣都沒人管。等我抓著那個小子,非要去找你們學院的老師去評評理。」

「這個。老爸,是我挑事的。和唐三沒關係。」

「你還有臉說。挑事還讓人揍成這樣。你真給你老子丟人。」

過往的學員自然有不少認識泰隆的,但看到泰諾那凶神惡煞的樣子,誰也不敢湊上前,路過時都立刻加快腳步走進走出。

「泰隆,你在這裡幹什麼?還不服氣啊?」唐三和小舞終於回來了,小舞一眼就看到臉腫的像豬頭的泰隆,忍不住說道。

泰隆趕忙向唐三和小舞連使眼色,示意他們趕快進去。可小舞卻會錯了意,「你都這樣了還不服?翻什麼白眼。難道還想較量?」

小舞一出現,就吸引了大力王泰諾的目光,心中暗贊,好漂亮的小姑娘。他雖然外表粗豪,但可一點都不傻。從小舞的幾句話他已經聽出了很多東西。再看看兒子的表情,目光頓時就落在了唐三身上。

「你們誰是唐三?」泰諾冷不丁的問了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