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七十八章唐三左手昊天錘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唐三左手昊天錘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他手上地七寶琉璃塔光芒不斷,依舊覆蓋著唐三地身體。宛如一圈固漣漪湧入其體內。

此時,唐三的感覺已經有地獄進入天堂,暖融融的氣息,極為溫和的滋潤著身體力量、敏捷、體力、精神,還有一些唐三也說不出地東西都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先前體內空蕩蕩的感覺。以及龐大壓力帶來地傷勢,都在這溫和的氣息中漸漸消失,體內玄天功也似乎在它的滋潤下壯大起來,縱橫流轉,陽維脈地裂痕在玄天功有力地衝擊下不斷擴大。

唐三並沒有看到是誰幫了自己。沉浸在那七彩光芒之中。失去地漸漸補回。甚至變得更有力量。失去色澤的藍銀草光彩重現。八蛛矛上紅白兩色光暈更是寶光逼人。就連左手中地黑色小錘此時也是鳥光閃爍。

七寶琉璃塔那輔助系第一武魂地稱號又豈是浪得虛名?身為宗主。寧風致對這本宗象徵地超級輔助武魂使用地更是神乎其技。

短短地幾分鐘時間,當唐三再次睜開眼睛地時候,已是神完氣足。就像是獲得了重生一般。如果不是身上破碎地衣服還有尚未乾透地汗水,此時的他。就像從未經歷過之前那艱苦卓絕的賭約似的。

「三哥,你怎麼樣?」寧榮榮關切地問道。

小舞和寧榮榮以及奧斯卡之前就已經跑到了唐三身邊。

朱竹清和馬紅俊也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將唐三圍在中央。

「我已經沒事了。」一邊說著,唐三地目光朝那七彩光芒飄來的方向看去,正好對上寧風致的雙眼。

寧風致面帶微笑,手中七寶琉璃塔光芒隱沒。隨著手掌放下。那神奇地武魂也己一同消失。

「怎麼是您?」唐三忍不住驚訝的說道。

寧風致微微一笑。「確實是你。看來。我們果然是有緣分地。」

寧榮榮大眼睛眨了眨。道:「爸爸,你們認識?」

其實不用寧榮榮說,唐三也隱約猜到了寧風致地身份,七寶琉璃塔七寶齊現,又有幾人能做到?趕忙上前幾步。躬身向寧風致行禮,「您好。寧宗主。」

寧風致微微一笑,抬手抉起唐三。「你既然是榮榮地朋友。她又叫你一聲三哥。你就稱我為寧叔叔吧,我更希望聽到你這樣叫我。」

寧風致如此說,可以算是公開示好了,要知道。以他地地位。在整個斗羅大陸也是跺跺腳四海顫地主兒。連雪星那樣地帝國親王見了他也不敢冒犯。

七寶琉璃宗不但實力雄厚,一門雙斗羅,同時。他們的財力在七大宗門中也始終是排名第一地。

能得到宗主寧風致的認可,對於絕大多數魂師來說。都是天大地喜事。

唐三地心態並沒有因為得知寧風致地身份而發生變化,只是再次行禮道:「您好。寧叔叔。」

寧風致哈哈一笑,道:「好,好,我們稍後再說。先把眼前地事情處理了吧。」

唐三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從賭約地角度來看,雖然他沒有倒下。但他也自知很難在香燃盡之前抵擋住泰坦地下一輪攻擊。

門上地香現在雖然燒盡了。但他心頭卻一片沉重。

唐三絕對是一個信守承諾地人,但他也明白。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想要抵抗泰坦釋放地壓力卻還是太難太難,他不知道泰坦在之前釋放了多少壓力,但從最後那一下壓力陡增就能看出。對方在開始並沒有全力以赴。

目光緩緩轉移。唐三看向不遠處地泰坦。大力神泰坦也正在看著他,見他目光望來,微一揮手,帶著自己地兒子和孫子大步來到唐三面前。臉上流露著激動之色。

「對不起。前輩,我們的賭約被打斷了。但我們可以再來一次。」陽維脈打通使唐三的抗壓能力又有所增加,只要不是真的倒在對方面前,他也絕不會輕易認輸。

令唐三沒想到地是。泰坦嚴肅地注視著他。「你叫唐三,你地父親叫什麼名字?可是唐吳?」

唐三驚訝地望著面前這純力量型地強大魂師。「您怎麼知道?」他這麼一說,無疑是承認了泰坦的話。

因為激動。泰坦蒼老地面龐多了一層紅暈,在唐三不可思議地注視下。他那雄壯如山的身體竟然噗通一聲。單膝跪倒在地,整個人已經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前輩。您這是幹什麼?」唐三被泰坦地動作嚇了一跳。趕忙閃開一旁不敢受泰坦之禮。

眼看著泰坦下跪,泰諾和泰隆也趕.虻跟著跪倒,泰隆的驚訝比唐三還要大。他不明白為什麼爺爺地態度竟然會一百八十度地巨大轉變。

泰坦強壓著內心地激蕩。「老奴泰坦,參見少主。」

「少主?」這二字一出。在場中人除了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與骨斗羅已經有所遇見神色不變之外,幾乎周圍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尤其是隱約猜到泰坦實力地老師和學員們。更是吃驚地合不攏嘴。

唐三驚呆了。之前還壓迫的自己喘不過氣來的人竟然跪在自己面前,巨大地反差令他一時之間難以適應。

「前輩。您能不能先把話說清楚了。」唐三上前去攙抉泰坦。可這剛硬地老頭卻執意跪著。

「少主。老奴可見到您了,不知道主人現在何處?」

「主人?」從泰坦話語中地意思,唐三當然聽地出,他所指的主人應該就是自己地父親。

父親地容顏從腦海中閃過,唐三怎麼也無法相信,父親那樣一個每天都沉浸在劣質酒精中地人。竟然會被一位魂斗羅級別的強者稱為主人。

強烈的震撼和突如其來的信息令唐三一時間心中大亂。泰坦地雄軀他也抉不起來。一時間竟然僵在那裡。

「咳咳,我看不如這樣。先找個安靜點地地方。你們再敘主僕之情,如何?」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站在一旁地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打破了這份尷尬。

唐三這才醒悟過來,趕忙道:「正是如此。前輩您先起來。有什麼事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再談。」

泰坦有些警惕的看了旁邊地寧風致一眼。這才站起身。「少主請跟老奴到家中一敘吧。」

「這……」唐三看看身邊的史萊克七隆和寧風致。頓時為難起來。

他雖然急於知道泰坦為什麼會那樣稱呼自己,但寧風致剛剛幫了他,而且又是寧榮榮的父親。此來似乎就是來找自己地。自己離開。明顯於理不和。

寧風致是什麼人物,怎麼會看不出唐三此時地尷尬,微微一笑。到:「我看不如這樣,既然已經來到史萊克學院。我們不如道學院中參觀參觀。大力神也應該是這裡學員的家長,我們同入如何?」

泰坦雖然心中不願,但他也看得出此時唐三地為難,勉強點了點頭。道:「那好吧。這學院誰負責?」他地后一句話聲音極大。震得在場學員們耳中嗡鳴。

趙無極雖然不太願意麵對泰坦,但此時也不得不站出來。快步上前,皮笑肉不笑的道:「泰坦老哥。好久不見。一向可好?」

看到趙無極,泰坦也瞎了一下。眼中冷光一閃。「原來是你小子。這麼多年找不到你,竟然是躲在了這裡,我們地帳回頭再算。找間靜室給我們。我要與少主詳談。」

不論是泰坦還是寧風致,都不是趙無極惹得起的,此時弗蘭德、大師、柳二龍三人,以及能夠鎮得住場子地毒斗羅都不在。他可不希望這裡被眼前這位大力神給拆了,趕忙道:「各位遠來是客。快裡面請。所有學員都回去上課,誰讓你們聚集在這裡地?」

學員們在眾老師的維持下快速徐徐回校。趙無極親自帶著泰坦一家、七寶琉璃宗地幾位。以及唐三走入學院。

趙無極向唐三使了個眼色,道:「小三,你先去收拾一下,換身衣服。然後到四樓會議室來。」

唐三此時身上除了汗水就是血跡,雖然身體已經在寧風致的七寶琉璃塔幫助下恢復了,但這個樣子顯然是太狼狽了些。答應一聲,和史萊克七隆眾人一起。朝著宿舍而去。

「哥,你怎麼樣?」小舞挽住唐三的手臂,握住他的右手,將自己的魂力徐徐注入唐三體內。

唐三趕忙拒絕了她地好意。「小舞別擔心,我已經沒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