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八十章雙生武魂的奧秘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雙生武魂的奧秘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跟隨大師修鍊,每個人都有種事半功倍的感覺。

「小三,你跟我出來一下。」大師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坐,單獨叫了唐三。

唐三趕忙起身,跟著大師來到了外面。大師帶著他一直來到自己所居住的宿舍,關好門,示意唐三在沙發上坐下。

大師的房間顯然不是學員宿舍所能相比的,柳二龍將以前自己在教師宿舍的院長室直接讓給了他。

整個房間不但面積極大,而且充滿懷舊情調的裝飾以及通透敞亮的玻璃,都給人一種十分舒服的感覺。

「老師,您都知道了?」唐三坐在沙發上,眼中有些失神。

這幾天,儘管再沒有人來打擾他,可身世的問題還是一直困擾在他心頭,以至於修鍊都不像以前那樣專註。

他也不敢強求自己,萬一走火入魔,那就得不償失了。

大師點了點頭,「我已經知道了,或者說,我早就已經知道。」

「什麼?」唐三猛的抬起頭,吃驚的看著自己的老師。

大師走到唐三面前坐了下來,「你不用驚訝,聽我把話說完。還記得在諾丁學院時么?你剛來到諾丁學院之後,我就收你做了弟子。那是因為我看中了你的雙生武魂資質。但我當時也並沒有看出,你那另一個武魂就是昊天錘。直到有一天,你父親親自來找上了我。並給了我這個。」

一邊說著,大師手上光芒一閃,從隨身的魂導器中取出一面令牌,令牌上雕刻著栩栩如生的六種圖案,顏色雖然並不搶眼。但早已聽大師講述過的唐三卻知道,這是武魂殿的最高徽章。

只有武魂殿長老級以上人物才能擁有。僅次於教皇的權威。

大師道:「那時候我才認出了你父親地身份。他就是大陸上赫赫有名,也是我的偶像,最年輕地封號斗羅唐昊。你父親的封號,正是:昊天。」

「昊天?昊天斗羅。」別人或許會欺騙自己。但唐三知道大師絕對不會。

此時此刻,他至少已經可以確定,父親真的不是一個普通人,而且還是魂師界最頂尖的存在。

大師繼續道:「我和你地父親並不熟悉。他只是交代我,讓我好好的照顧你。在這面令牌上。一共有六種圖案。當初我告訴過你。它們分別代表著六個對武魂殿有特殊貢獻,或者是武魂殿長老身份的人。你知道么,這令牌也只有六塊。其中的六種圖案其實要分為兩部分,一部份,乃是武魂殿所屬地三位封號斗羅。另一部分,代表的就是現今七大宗門中上三門地三位封號斗羅。而這三位封號斗羅也被武魂殿授予名譽長老地身份。」

唐三的目光凝固在那枚令牌上,令牌上的六種圖案分別是劍、錘、皇冠、一個不完全的人形,一條龍以及一朵菊花。

「這種令牌。還有一個象徵著地位的稱呼。名叫天斗六皇牌。其中的劍,代表的就是七寶琉璃宗中的劍斗羅塵心。但他這塊令牌其實是屬於七寶琉璃宗地,由你幾天前見過地宗主寧風致掌管。龍,代表的就是我出身地家族藍電霸王龍,由我父親掌管。而錘,代表的就是昊天宗的昊天錘。而掌管的人,卻是你的父親,而不是當代昊天宗宗主唐天。」

「昊天宗一門雙斗羅,唐天、唐昊兩兄弟,曾經令整個魂師界為之顫抖。唐天是你大伯,他比你父親足足大了十五歲,在六十歲那年,順利突破了九十級,進入封號斗羅的層面。而你父親獲得封號斗羅,卻是在十三年前,那時候,他才不過四十四歲。所以我才會說,他是當今天下,最年輕的封號斗羅,也是我的偶像。」

唐三心中一動,「十三年前,那不是我出生的時候么?」

大師愣了一下,「是的,應該就是你出生的那年吧,你父親登上了魂師界的巔峰。而且,據傳聞所說,他憑藉著自己剛剛進入九十級的實力,連敗武魂殿兩大封號斗羅,也就是這牌子上的這朵菊花與那個人形所代表的人物。分別是菊斗羅與鬼斗羅。要知道,他們都已經成名多年,實力早就突破了九十五級。可卻依舊無法承受你父親昊天錘的威力。雖然我沒能親眼看到,但卻能夠想象的出那一戰是怎樣的令人熱血沸騰。」

「我爸爸為什麼要和兩名封號斗羅先後交手?」唐三忍不住問道。

大師搖了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也沒有幾個人知道。這似乎是昊天宗與武魂殿之間的秘密。從那一戰之後,你父親就消失了,而昊天宗也收斂聲息,以當世第一魂師宗門的身份隱匿,雖然現在仍然保留著第一宗門的威名,但一些新生魂師對昊天宗卻已並不熟知。」

「當你父親再次出現時,也就是在六年後出現在我面前。昊天宗內部的情況我並不太清楚,只是隱約聽說,你父親與你大伯之間的關係似乎並不和諧。而他在與兩位封號斗羅大戰之前,就已經離開了昊天宗。」

唐三獃獃的看著大師,一時間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整個人都顯得有些迷茫,眼睛卻已經有些發紅。

從父親能夠找上大師,並將這塊如此重要的天斗六皇牌之一留給大師,就能夠看出他對自己的重視。他是愛自己的。

他的離去,或許是一種無奈,或許有許多的事情要處理。

可是,爸爸,你為什麼不肯再回來看我一眼呢?

大師道:「小三,不要多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或許你的父親從沒有離開過你身邊。」

唐三一愣,「為什麼?」

大師臉上突然流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還記得你在剛到史萊克學院的時候做了什麼嗎?」

唐三疑惑的搖了搖頭。

大師道:「我也是聽弗蘭德所說。當時,因為趙無極一時技癢,親自審核你們幾個孩子。而你卻用暗器好好招呼了他一頓。自己卻也受了傷。對吧。」

唐三點了點頭。

大師微笑道:「可你有沒有發現,之後趙無極出現了什麼變化?」

唐三努力的思考著,但因為父親的事他的心已經亂了,一時間有些記不起當初的情況。

大師道:「你難道忘記了第二天開始,趙無極鼻青臉腫的樣子么?弗蘭德說。趙無極在你暗器上吃了虧的那天晚上。突然來了一名黑衣人,將趙無極引出了學院。然後,赤手空拳揍了趙無極一頓。那時候弗蘭德也已經趕去了。但他卻沒敢動手。因為,那揍了趙無極的人連武魂都沒有釋放出來。你要知道,趙無極擁有七十六級魂力,能夠不使用武魂就打倒他的,會是怎樣恐怖的實力?而那個人,就是你的父親。」

「你是說,爸爸來看過我?」唐三猛的站起身,身體在激動之下微微的顫抖著。

大師點頭道:「是的,這不過是一年多前的事。他曾經來看過你。但卻並沒有見你。如果我猜的不錯,他不見你一個是因為不希望影響你的修鍊,另一個,恐怕是因為他怕見了你之後,自己就捨不得走了。我想,他一定是有什麼事情必須要去做。所以才一直不肯見你。」

爸爸來看過自己,還揍了令自己受傷的趙無極老師?

唐三的心突然變得灼熱起來,當他看到泰隆的父親泰諾為了兒子而上門挑戰的時候,他不知道有多麼羨慕,而此時當他得知同樣的事情早在一年多前自己的父親也曾經做過。那種自豪和溫暖的感覺令他這些年積蓄的怨悄然消失。

大師道:「所以我才會說,你爸爸隨時都有可能在你身邊。當他認為時機成熟的時候,自然就會出現在你面前。你姓唐,身上背負著昊天宗的直系血脈,我告訴你這些,就是要讓你明白,不論是為了你自己,還是為了你的父親,既然你選擇了走魂師這條路,就不能停歇。或許,你的父親也同樣需要你的幫助。可如果你因為身世而頹廢,影響了自身的修鍊。將來還怎麼幫他?或許,他不會因此而怪你,但他卻一定會失望。你是昊天斗羅的兒子,你的身上傳承著你父親的血液,你要用行動和實力向你父親證明,你有幫他的資格。或許,你父親正是在等你的實力達到一定程度,才會在你面前出現,也說不定呢?」

從出生到現在,唐三和大師在一起的時間比和自己的父親還要長,可以說,大師和小舞是他除了父親以外最親近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