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九十三章唐昊退隱的原因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三章唐昊退隱的原因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寧風致帶著唐三來到一間茶館,見到了一名年輕人。

青年的目光轉移到唐三身上,「這位應該就是寧叔叔推崇備至的唐三兄弟吧。」

「不敢當。」唐三微微向青年頷首。

寧風致微笑道:「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小三,這位是當今天斗帝國的太子雪清河殿下。」

唐三心中一驚,頓時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對眼前這位青年有熟悉的感覺了,可不是么,他的相貌與雪夜大帝和當初找過史萊克學院麻煩的四王子雪崩以及雪星親王都有幾分相像。

「原來是太子殿下。唐三有禮了。」微微躬身,唐三不卑不亢的說道。

雪清河讚歎道:「如果不是寧叔叔告訴我,我真的很難相信你竟然只有十四歲。想當初,我十四歲的時候,還不過是個懵懂少年而已。認識你很高興,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叫我一聲雪大哥吧。那太子二字,不提也罷。」

從對方的言談舉止之間,唐三不禁心中大訝,他和那位雪崩王子真的是一個父親生的的么?怎麼差這麼遠?唐三乃是兩世為人,從寧風致的引見和眼前這位太子殿下的身份上,他已經猜出了一些,這位太子應該已經得到了七寶琉璃宗的支持。回想起雪夜大帝已經相當不小的年紀。難道說,天斗帝國要出現皇室爭位的情況了么?

寧風致在一旁說道:「好了,我們先坐下說話吧。這裡的綠茶味道相當不錯。小三,你也嘗嘗。」

三人分賓主落座,雪清河親自為寧風致和唐三斟上香茶,不用喝,只是聞那味道。就已經有種沁人心脾的感覺。再加上這房間中古香古色的布置,很容易令人身心舒暢。

唐三道:「雪大哥,之前我聽寧叔叔說,您對我父親當初歸隱的事知道一些。」

雪清河點了點頭,道:「其實我知道地也不全,只是聽一位宮廷供奉提起過。令尊一直都是我崇拜的偶像,當時就多打聽了一些。根據我得知的消息來看,令尊當初選擇退出魂師界,銷聲匿跡。似乎與武魂殿有關。」

「哦?雪大哥,您能不能說的具體一點?」唐三有些焦急的問道。按照力之一族族長泰坦和寧風致所說,自己的父親乃是七大宗門排名第一的昊天宗之後而且是現今昊天雙斗羅之一。以這樣尊榮的身份,父親又怎會淪落到做一個只能喝些濁酒的鐵匠呢?這其中地緣由一直都是唐三極想得知的。

雪清河並沒有賣關子的意思。點了點頭,道:「我得到的消息是這樣地。大概在十五年前。按照時間推算,那時候你應該還沒有出生。武魂殿似乎在尋找一件什麼東西。那件東西對於整個武魂殿來說都極為重要。因此,武魂殿派出了強大的陣容四處尋覓。不但四位白金主教都參與其中,甚至連當時地教皇以及教皇的兩位貼身守護也都出動了。他們具體找的是什麼給我消息的人也不知道。但從武魂殿高層傾巢而出來看,那必然是一件極其重要的東西。」

「而這件東西。似乎就在你父親手中。當時,你父親並不在昊天宗內。應該是帶著你母親在大陸上四處遊歷。驟然遭遇這件事,想必也十分為難。他與武魂殿之間具體地交涉情況誰也不知道。只是聽說,你父親在不久之後就宣布脫離昊天宗。而那時候,你父親還是一位魂斗羅,沒有達到封號斗羅的境界。」

「過了不久后,又有消息傳出,說你父親與武魂殿中人在某處決鬥。負傷而去。而那件東西似乎也沒有被他們成功得到。正是在那一戰地時候。傳出你父親已經成為了封號斗羅的消息。武魂殿本身也承認這個事實,這才有令尊成為當今最年輕的封號斗羅一說。」

聽到這裡。唐三忍不住問道:「那我母親呢?」

雪清河搖了搖頭,道:「我的消息裡面並沒有關於令堂的。只是在那一戰之後不到一個月,武魂殿突然宣布,教皇駕崩。新教皇繼位。所以,給我消息的人判斷,前任教皇很可能是因為在與你父親的戰鬥之中受到了重創。才會在不久后駕崩。而你父親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而選擇了隱居。雖然他已經脫離了昊天宗,但畢竟是昊天宗直系弟子中最重要地一員。他地退隱,想必也是為了不連累宗門。畢竟,武魂殿的實力實在太大了,甚至可以與兩大帝國平起平坐,並不是一個宗門所能對抗地。哪怕是當世第一大宗門也不行。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昊天宗逐漸脫離人們的視線,很少在魂師界走動了。」

寧風致介面道:「如果這件事是真的,那麼,最重要的就是那件武魂殿爭奪的東西究竟是什麼,還有那一戰的真實情況。這些恐怕也只有當時的當事人才知道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你父親的退隱定然與那一戰有著密切的關係。」

唐三默默的點著頭,雪清河所言雖然和他猜測的有些出入,但卻極為合理。在斗羅大陸,能夠逼迫一位封號斗羅退隱,逼迫第一大宗門半隱退的,也只有武魂殿才有這樣的實力。如果自己的父親真的擊殺了教皇,那麼,他和武魂殿之間的仇怨就相當大了。為了避免宗門被連累,為了躲避追殺,他帶著自己隱居在小山村中自然也說的過去。

可是,在雪清河這整個故事之中卻並沒有自己母親的出現。難道說,就是在那一戰之中,母親被武魂殿的人殺了么?

不自覺的,唐三雙拳漸漸握緊。雖然他與這一世的母親並沒有感情,但是,他這具身體畢竟是這一世的母親所給。身上也流淌著她與父親的血液。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如果真的是武魂殿做的。那麼……

想到這裡,唐三眼中不受控制的流露出逼人寒光。

雪清河道:「我所知道的就只有這些了,實在不好意思。我已經找人去調查這件事。只是已經過了十多年,恐怕很難有結果。」

「多謝雪大哥的消息,能知道這些對我來說已經很有用了。」唐三的神色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雪清河微微一笑,道:「唐兄弟不必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正事說完,三人一邊喝茶,一邊閑聊起來。唐三發現,這雪清河不但十分健談,而且見識廣博,談吐之間給人一種從容大氣的感覺,在閑聊過程中,他始終未曾提過招攬之類的話,唐三仔細觀察發現,此人心胸十分開闊。與自己所見過的雪崩王子和那位雪星親王截然不同。

「唐兄弟,不如一起吃個午飯吧。」雪清河提議道。

唐三搖了搖頭,道:「不了。我還是回學院吧。」

雪清河微微一笑,從懷中摸出一塊金牌遞了過來,金牌樣式簡單,但其中卻蘊含著一股特殊的能量氣流,上面雕刻著一個天字。

「既然如此,為兄也不多留你了。這塊牌子你拿著,以後有什麼事,盡可以拿著它到皇宮來找我。」

看著面前的金牌,唐三猶豫了一下,旁邊的寧風致微笑道:「清河沒有其他意思,你就拿著吧。這塊牌子只是清河的私人象徵,並沒有其他用途。」

聽寧風致這麼一說,唐三也不好拒絕,這才將沉甸甸的金牌拿起來,收入到自己的二十四橋明月夜之中。

雪清河和寧風致親自將唐三送到茶館門口,唐三告別二人,回史萊克學院而去。

看著唐三漸漸遠離的背影,雪清河讚歎道:「老師,您說的對。他果然不像是一個只有十幾歲的孩子。不但會隱藏自己的心思,而且言談舉止都很沉穩。真不愧是昊天宗的子弟。」

寧風致微微一笑,道:「這孩子的出色可不是昊天宗給予的,完全都是依靠自己的能力。他的未來,連我也看不清。如果是其他魂師,只是藍銀草為武魂的話,很難有所作為,但他不一樣。小小年紀不但已經達到了四十級,而且他所展現出的實力一點也不比頂級武魂的四十級魂師差。如果他能夠在將來解決雙生武魂反噬的那個大問題,此子在大陸必定成為呼風喚雨的人物,甚至會超越他的父親。」

雪清河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關於當初昊天斗羅退出武魂界的事我會抓緊查,希望能早日找到準確的消息。至於唐三,我先儘可能的和他保持一個良好的關係吧。他雖然出色,但現在年紀卻太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