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九十九章又是一塊魂骨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九章又是一塊魂骨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他本身並沒有受傷,只是精神和內力消耗太大,才導致了昏迷,此時經過一段時間的沉睡,已經有所恢復。

此時唐三才發現,自己的左手之中握著一隻溫軟的小手,那是屬於小舞的,此時,她正坐在床邊,上身伏在自己身邊沉沉的睡著。依稀能夠看出,她的雙眼還是通紅的,嬌嫩的小臉有些蒼白,修長的蠍子辮垂在床沿,長長的睫毛搭在眼瞼上,不時輕微的顫動著,顯然,她睡的並不安穩。

看著她那柔美的小臉,漆黑的長發,還有那依舊未從恐懼去中完全恢復過來皺起的眉頭,唐三心中難以克制湧起無限憐惜。

輕輕的下床,再輕輕的將她抱起,就像是抱起了一片紗,把她放在自己床榻之上,為的,只是讓她睡得舒服一點。

不知道是唐三的動作太輕柔,還是小舞實在太疲倦,她並沒有醒,只是在睡夢的潛意識中,雙手纏繞上了他的頸,說什麼也不肯放開。

一切都很自然,他將她輕柔的摟入自己懷中,蓋好被子,沒有去用修鍊恢復自己的內力,在滿心的柔軟之中,他伴著她再次睡去。沒有一絲淫邪,有的只是無盡的柔情。

她的眉頭在不知不覺中舒展,他的心在懷中的溫柔中燙慰,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寧溫馨就在這最簡單的床榻上悄然綻放。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從窗外射入房間時,小舞在唐三地懷中蠕動了一下,或許是默契使然。兩人幾乎同時睜開了眼,又同時很快的閉上。

一抹濃重的紅色在她地面龐上擴散,他在尷尬中想要悄悄的鬆開手,卻又被她反手摟祝

兩人誰都沒有開口,誰也沒有多說半句什麼,只有彼此的心跳在這異樣中加快。

腳步聲,在接近中響起,兩人像是驚弓之鳥一般快速的分開。顧不上尷尬,唐三飛快的從床上跳下去披上了自己的外衣。

「小舞,小三好點了沒有?」敲門聲響起,來的是奧斯卡。

唐三向小舞看去,此時小舞已經從床上起身,臉上那抹紅暈說什麼也無法掩蓋,兩人對視一眼,小舞指指自己,再指指門,指指唐三。最後指指床。

無聲的默契讓唐三重新躺回床上,小舞深吸口氣,平復著自己地心跳,這才將門打開。

看著俏臉上紅暈初散的小舞,奧斯卡有些疑惑的道:「小三怎麼樣了?」

小舞道:「他還沒醒,不過氣息已經勻了很多,應該沒什麼事了。」

奧斯卡眼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嘿嘿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再讓他休息一會兒吧。我先去吃早飯了。要不要一起來。對了,大師說。小三醒了以後,直接去找他。」

小舞趕忙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她巴不得奧斯卡趕快離去。好讓自己的心情穩定一些。

等小舞關好門,唐三才從床上重新坐起來,兩人對視一眼,小舞有些驚慌的低下頭,唐三走到她身邊,揉揉她的頭,「我已經沒事了,我去找老師。」

直到唐三走出房間。小舞的心情才逐漸平復下來。雙手捧著自己的臉,她發現。自己一直沒能看清楚的東西已經在腦海中變得越來越清晰,美眸中流露出幾分特殊地光芒和幾分堅定,還帶著那一絲微笑。

最後看了一眼昨晚睡下的床鋪,這才快步走了出去。

「老師,我來了。」唐三來到大師的房間時,房門是開著的。

在大師的桌案上,還擺放著豐盛的早餐。

大師微微一笑,道:「先吃東西吧。吃完了再說。」

唐三也不客氣,昨天晚上就沒吃東西,他的飯量又一向不小,立刻坐了過去大快朵頤。大師在這段時間內並沒有發問,只是靜靜的思索著什麼。

直到唐三將桌子上的早餐一掃而光后,大師才眼含深意的看著他道:「昨天是不是有人偷襲你?把經過詳細告訴我。對於大師,唐三是不會有任何隱瞞地,他立刻點了點頭,道:「是蒼暉學院的時年。」

大師臉色驟然一變,瞳孔收縮了一下,「你說的是殘夢時年?」

唐三點了點頭,「是的。」一邊說著,他走到門口處將門關好,有些東西是不能讓外人看到地。

大師的臉色很難看,眉頭緊鎖,「他那麼好心,竟然會把你放回來?時年這個人一向以陰狠著稱,再加上他那特殊的武魂,不論是攻敵還是逃逸,都相當的難纏。被列為異型控制系魂師,很難對付。」

「他死了。被我殺了。」唐三直接說出了結果。

大師愕然抬頭看向唐三,「你殺了他?」

唐三點了點頭,「經過是這樣的……」當下,他將自己昨天離開天斗大斗魂場后遇到的情況詳細的說了一遍。

連閻王帖的秘密也沒有隱瞞。如果說在這個世界上誰是他最信任地人,或許不是他地父親唐昊,但肯定是大師。

對於唐三來說,大師給他的遠遠要比唐昊多。對父親是親情,對大師是親情與敬重。

聽著唐三地講述,大師的神色不禁變得奇異起來,當他聽唐三說道從時年身上拿到的那塊七彩魂骨時,險些驚呼出聲,猛的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

極其激動的看著唐三,甚至連身體都有些顫抖了。

「拿出來給我看看。快。」大師有些急切的說道。

唐三從如意百寶囊中將那塊七彩魂骨取出,放入大師手中。

大師托著魂骨,他的心跳不斷加速。雖然他一生都在研究武魂,但如此真切的看到一塊魂骨卻還是第一次。

哪怕是在藍電霸王龍家族的時候,他也沒有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過任何一塊魂骨。

對於魂師來說,魂骨就像是第二生命,沒有人會將自己的魂骨輕易展露出來。對自己擁有魂骨更是極度保密。哪怕是封號斗羅也是如此。

更沒有人會將魂骨隨身攜帶在身上,只要是得到了這種稀世奇珍,無不在第一時間融入本體,增強自身的實力。

大師聚精會神的注視著那塊魂骨,久久不能自已。

「小三,你真的長大了。」在輕輕的嘆息中,大師小心翼翼的將魂骨重新交回到唐三手中,示意他趕快收回如意百寶囊。

收好魂骨,唐三有些不解的看向大師,他不明白為什麼老師會這樣說。

大師輕嘆一聲,「見到魂骨,你還能不忘記我的叮囑,沒有將它直接吸收,這已經證明,你的心性已經遠超常人。這下我也終於能夠放心在這次大賽后讓你畢業。」

唐三眼中多了幾分眷戀,「不,老師,我還要跟著您繼續學習。」

大師洒然一笑,道:「我能教你的,你早已經學的差不多了。你現在做的,就是不斷將我的理論知識變成現實。這也是我最希望看到的情況。小三,你要記住,不論在什麼時候,實戰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是有豐富的實戰經驗,現在的你,恐怕已經是一具屍體。沒想到,你那神奇的眼功居然能夠破除時年的武魂殘夢,還有那劇毒的暗器。我想,你也應該想到了自己在昨天的戰鬥中是多麼的幸運,只差一點,你就已經變成了屍體。」

唐三當然知道,不用說魂骨,如果時年不是那麼陰險的非要使用自己變態的魂技,如果他只是憑藉魂力硬上,恐怕唐三已經死了。更何況那時年還有一塊魂骨。

大師的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這件事,你不要再向任何人說。哪怕是史萊克七怪、弗蘭德他們也不要說。殘夢時年已經失蹤了,但那和你沒有任何關係。這塊魂骨更是如此,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所謂懷璧其罪,我絕不希望你因為它而招惹殺身之禍。你明白么?」

唐三點了點頭,但他還是忍不住問道:「老師,這塊魂骨的作用究竟是什麼?」

大師沉吟道:「從表面的觀察和魂骨散發的氣息來看,你沒有將這塊魂骨吸收,是十分正確的。因為它並不適合你。這塊魂骨應該屬於寶石類,最適用於輔助系魂師和幻境類魂師,和時年倒是很好的搭配。但你卻不同,你並不屬於這類魂師。就算使用了這塊魂骨,給自己增加的也不過是一個雞肋技能而已。附加的屬性也不會太好。當然,比沒有還是要強一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