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一十六章奇茸通天虎破龍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奇茸通天虎破龍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場地外,朱竹清的目光已經痴了,她始終注視著戴沐白,當她看到那雙邪眸中的狂野時,內心的激動險些無法壓抑。

她和小舞不一樣,如果唐三受傷,小舞一定焦急的想要立刻衝上去。但朱竹清卻不會。儘管她對戴沐白始終不假辭色,但在她內心之中,早在她出生的那一年,那雙邪眸的主人就已經註定了是她的男人。

看到自己的男人在戰場上發威,她永遠都不會去阻擋。如果可以,她會陪他一起戰鬥。如果只能是個旁觀者,她就只會做個旁觀者。她不會去擔心戴沐白的勝負。他勝了,她會為他療傷,如果他死了,她會陪他而去。自己的男人,是強悍的男人,當朱竹清真正認清戴沐白的性格時就早已決定,永遠不會讓自己的淚水成為影響他的因素。

金光重新變成白光,一顆顆光球開始在戴沐白身體周圍瀰漫。

藍紫色光芒收斂,重新幻化成藍色,一條條蛇電凝聚在一起,幻化出一條長約一米的藍色小龍。

邪眸白虎第四魂技,白虎流星雨。

藍電霸王龍第四魂技,藍點神龍疾。

這是決定勝負的最後碰撞,沒有任何花哨,只有全部實力的比拼。

貴賓席上,雪夜大帝已經站了起來,他的臉色很嚴肅。帝王起身,其他人還怎能坐著。包括所有學院的師生,此時也都已經站立著觀看這場比賽最後的結果。不論勝負,眼前這兩個人的威勢都註定要刻畫在他們內心深處。

第三魂技已經即將崩潰,只有在這最後時刻以它為基礎發動第四魂技,才是獲勝的關鍵。

玉天心知道,戴沐白也知道。所以,他們做出了同樣的選擇。就在這個時候發動他們的最後一擊,也是就在這個時候決定這場比賽的勝負。

白虎烈光波對雷霆萬鈞時,是戴沐白魂力凝聚,對手攢射。而此時。當白虎流星雨面對藍電神龍疾的時候,卻正好相反。

無數白色的流星激蕩而出。當它們飛行在半空時就已經完全渲染成了金色。

琅牙舞爪而動,迎向了那決定它命運的流星。

劇烈地碰撞令比賽場地爆發出一陣陣哀鳴,大蓬的泥土因為強烈的爆炸力掀飛入空。在碰撞開始時的一瞬間,誰也不知道究竟是龍滅流星,還是流星毀龍。一切的結果,都將在數息之後呈現。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無數轟鳴令塵土掩蓋了兩名霸氣男的身影,比賽場地中。一朵由泥土凝聚而成的蘑菇雲騰空而起。劇烈地魂力帶來的衝擊波使那些距離場地最近的各學院比賽隊員們不得不催動自身魂力來抵擋。

比賽場地外圍天斗帝國的旗幟在這龐大地衝擊力面前獵獵作響。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當塵埃落定,當所有的炫麗化為烏有。當龍與虎同時消失。一切都已經結束。

站著的依舊是兩個人。兩個傷痕纍纍的男人,誰都沒有倒下。站在那裡。他們凝視著自己的對手。沒有動。

玉天心笑了,戴沐白也笑了。兩個人的笑容雖然看上去很僵硬,但卻充滿了真誠。

「你很強。比我想象中還要強。這才是你真正的實力么?我輸了。」雖然不願,但卻不得不承認。玉天心平靜的說出了這句話。

戴沐白淡然道:「不,你沒有輸。雖然這場比賽你輸了。但是,你地心並沒有輸給我。期待下一次再與你碰撞。」

「好。」最後一個字從玉天心口中滑出,下一刻,他終於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轟然砸向地面。手臂上地龍鱗在同一瞬間崩裂,鮮血四濺飛揚。

戴沐白依舊站著。他的腰板挺得筆直,艱難的緩緩轉身,他的目光首先落在了大師身上。然後是唐三、馬紅竣奧斯卡這一群夥伴。他似乎在向眾人說,我贏了,史萊克贏了。

邪眸最後落在了那豐滿而俏麗的身影上,戴沐白看到了面帶笑容的她,冰山似乎融化了。下一刻,那融化的冰山已經化為一道虛影在他眼前放大。

眼前變得一片模糊,似乎隔著一層水霧。戴沐白拚命想瞪大雙眼。看清那在自己眼前放大的身影。可是,數十道血箭卻同時從他身上激射而出。高大強壯的身體緩緩倒了下去。正好倒在那飛速衝到近前地虛影懷中。

鮮血沾染了兩個人地身體。朱竹清沒有哭。她在笑,儘管她此時的笑容絕不好看。

摟緊自己地男人,她幫他再次挺直了腰桿,因為她知道,她的男人永遠也不會在戰場上屈服。

就這樣。她幾乎承受著他所有的重量,一步步走出場地。

史萊克學院對雷霆學院。史萊克學院勝。十二連勝。

儘管這場比賽已經結束了,但之前那慘烈的一幕卻令所有人久久不能忘懷。這場比賽可以說沒有真正的勝利者。因為參賽的雙方都還年輕。他們還有的是時間。他們真正的比拼,應該是誰能夠更早的觸摸到那極限的巔峰。全天的比賽結束,唐三抱起已經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小舞,朱竹清支撐著戴沐白的身體,史萊克學院一行人正準備返回營地。值得一提的是,朱竹清拒絕了其他人想要幫她的好意,執意一個人支撐著戴沐白的身體。她雖然沒有哭,也沒有說過什麼,但是,她那雙格外漂亮的美眸卻早已通紅。

「唐三。」一個人擋在史萊克學院眾人回歸的必經之路上。

馬紅俊皺了皺眉,「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每次都會有人來阻擋。」

這次來的不是火舞,而是那個經常嬉笑著前來套近乎的男人。神風學院戰隊隊長,風笑天。

唐三抱著小舞排眾而出,來到風笑天面前,面對男人他可要比面對火舞時自如的多了。「有什麼事么?」

晉級賽剛開始的時候,風笑天還經常到史萊克學院這邊來轉轉。但後來他就再沒出現過。

風笑天深吸口氣,壓制著自己內心隨時有可能爆發的情緒,「抽籤剛才結束了。明天,我們將是對手。」

「哦?」唐三注視著風笑天,正像大師判斷的那樣,史萊克學院運氣並不好。在面對雷霆學院之後,又將面對一個強手,而且很有可能是除了他們史萊克學院之外,這次比賽最強大的一個對手風笑天凝視著唐三,他的眼神中早已沒有了以前的嬉笑之色,「唐三,今天你們剛和雷霆打過。我不想占你便宜。明天,我會第一個出常我希望你也是第一個。讓我們兩個人來決定誰是晉寄冠軍。如果我輸了,神風學院將主動認輸。」

唐三愣了一下,從風笑天的語氣中,他分明聽出了幾分肅殺的氣息。他不明白,為什麼以前還經常一臉笑容的傢伙突然變得如此嚴肅。但此時的風笑天給人的感覺卻有幾分壓抑。

史萊克學院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唐三身上,誰也沒有開

唐三搖了搖頭,「對不起,我不能答應你。」一場定勝負,對於史萊克學院來說並沒有任何損失。戴沐白重傷,顯然不能參加明天的比賽了。這是史萊克學院巨大的損失。但是唐三卻依舊沒有答應。

「你不敢么?」風笑天眼中目光一瞬間變成了挑釁。

「我們是一個團隊,我不能以自己的意志來決定隊友的選擇。我只能代表我自己,不能代表整個史萊克學院戰隊。」唐三平靜的說著。

風笑天的脾氣突然變得暴躁起來,「唐三,你是個懦夫。我只想和你堂堂正正的打一常就像今天戴沐白與玉天心那樣。」

看著風笑天逐漸變紅的雙眼,雖然唐三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他也沒有問。

「答應他吧,小三。我們相信你。」戴沐白虛弱的聲音響起。「給他一場男人之間的戰鬥。如果我沒猜錯,他來提出這樣的要求,應該與那火舞有關。」

論情場上的戰績,整個史萊克學院恐怕也無人能和戴沐白相比,他的目光何等毒辣,這些天以來的旁觀讓他早就看出風笑天對火舞的意思。而風笑天也正是從那天火舞來找過唐三之後就再沒出現過。這一切聯繫起來,風笑天今日的作為就很容易解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