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十八集三塊魂骨第一百二十章四個封號斗羅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集三塊魂骨第一百二十章四個封號斗羅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白衣封號斗羅要收戴沐白為徒?雖然這是他情緒激動之下說的話,但以他這種級別的身份,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的水,肯定是不會收回的。

泰隆等幾名替補隊員都認為這是個機會,至少不需要承受對方的攻擊,能留下性命。還有這麼位老師。何樂而不為呢?但戴沐白的話,卻令他們大跌眼鏡。

「拜你為師不是不可以,但我有條件。」邪眸閃爍,戴沐白淡淡的說道。並不是他不想反抗,但他也不是那種純粹的莽撞人,面對封號斗羅,反抗有什麼意義?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況且這裡也不只是他一個人。

「哦?什麼條件?」白衣人對戴沐白在這個時候還敢提條件流露出饒有興緻的目光。

戴沐白抬手指向朱竹清,道:「她是我的未婚妻,而且是我武魂融合技的配合夥伴,你不能傷害她。」

白衣人眼睛一亮,「武魂融合技啊,很好。我答應你。」

不等白衣人繼續說下去,戴沐白又指向其他人,「他們都是我的同伴,我們是一個最佳的配合團隊。他們都是我的兄弟,最親密的夥伴。你也不能傷害他們,否則我怎能拜你為師?」

「這個……」白衣人明顯猶豫起來。

空中的洛爾迪亞斯趕忙高聲提醒他道:「大人,他們可是我們這次任務的目標。」

白衣人皺了皺眉,道:「是的,他們之中有我們這次任務的目標。這可不是我能做主的。不過,我可以答應你,只殺一人,如何?」

在他看來,作為封號斗羅的自己如此低聲下氣已經是相當給戴沐白面子了。

可誰知道,戴沐白卻堅搖頭,「不。我們之中如果有一個人損傷,你都是我的敵人。」

白衣人冷哼一聲。「你想找死么?你應該明白,殺死你,對我來說就像捏死只螞蟻那麼簡單。如果不是你曾經服用過奇茸通天菊。現在你已經是個死人。」

戴沐白的目光和夥伴們碰撞了一下,他剛要說話時,唐三卻搶先開口了。「你們要殺地應該是我吧。可以,放過其他人,我自裁於此。」

「小三。」

「哥……」

史萊克七怪其他人大急,他們不明白為什麼唐三會在這時候說出這樣的話。

連那白衣封號斗羅都有些驚訝,「小子,你很聰明。不過。聰明地人往往不會長壽。」說著,他目光再次轉向戴沐白,「既然你的夥伴都已經願意以自己的生命換取你們地。你也不用再堅持了。我會給他個痛快的「不。史萊克七怪本為一體,如果不能與兄弟同生共死,你認為我以後還能有什麼成就么?」戴沐白斬釘截鐵的說道。

「成就?如果你現在就死在這裡,才真是什麼成就都不可能擁有。」

「少廢話,動手吧。」戴沐白心中最後地一絲希望已經破滅。對方發動了上千人。目標似乎就是唐三。又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白衣封號斗羅似乎想通了什麼,口中發出一串陰柔的笑聲,聽的人不寒而慄,「放心,我不會殺你。我先把那個唐三殺了。然後把你抓回去。我就不信你會不屈服於我。恩,你們這些小孩子我都會帶回去。天賦都不錯。我會好好調教你們的。」

一邊說著。他已經向著唐三的方向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空氣頓時變地凝固起來。史萊克七怪的身體在龐大的壓力下誰也無法輕動。

厲嘯聲響起,柳二龍發飆了。龐大地火龍真身憑空才弧線,龍尾一甩,終於將那一指纏著她的鐵甲龜魂師抽飛了出去。

緊接著,她那龐大的身體立刻如同一顆火焰流星般朝著白衣封號斗羅砸了下來。

大師不在,如果唐三死了,讓她怎麼像大師交代,她知道,大師和唐三情同父子。更何況,唐三還是自己乾女兒最愛的人。

白衣封號斗羅眼神一凝,面對柳二龍的全力攻擊他也不敢大意。

手中奇茸通天菊揮動,紫色大花迎風飄揚,他身上的九個魂環中有三個悄然閃亮了一下,速度奇快,令人無法捕捉到究竟是哪個魂環起到了作用。

而下一刻,那龐大的紫色花朵在空中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屏障,硬生生的將柳二龍地武魂真身震地飛了出去。身在空中,柳二龍已是鮮血狂噴。

「變異的藍電霸王龍,也不過如此而已。」白衣封號斗羅強大地令人窒息,以柳二龍那樣的強悍竟然也無法抵擋他者一擊之力。

弗蘭德也剛剛擺脫了對手,及時接下了空中的柳二龍,兩人對視一下,眼眸之中都充滿了視死如歸的光芒。

「菊花關,你當我們史萊克學院就沒人了么?看老夫不爆了你的菊花。」熟悉的聲音響起,白衣封號斗羅的臉色驟然一變,施加在史萊克七怪身上的壓力頓時減輕了幾分。

已經變化成一頭黑髮的獨孤博悄然出現了。凌空踏步而來,他本身不能飛,但就憑藉著極其渾厚的魂力,一步步靠近戰常

雖然白衣封號斗羅還在史萊克七怪旁邊,但此時他卻一點也不敢輕舉妄動。同為封號斗羅,彼此氣息在接觸的一瞬間就鎖定了對手,不論誰有所行動,立刻都會引來對手的狂攻。而在他們這個層次,一旦落入下風再向扳回來,簡直比登天還難。

「老毒物,你什麼時候成了這個學院的走狗。」陰柔的聲音中多了幾分冷厲。

「你才是走狗。老夫是史萊克學院的客卿長老,不行么?唐三是我兄弟,你想殺他,老子就先爆了你的菊花。」獨孤博的雙眼依舊是綠色的,碧磷蛇皇強橫的氣息瀰漫於空中。

兩大封號斗羅對峙所產生的龐大壓力令周圍上千人的戰鬥都變得緩慢下來,在這龐大的壓力面前,他們連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

白衣封號斗羅目光凝視在獨孤博身上,「獨孤博,你要想清楚了。和我們作對,會是怎樣的下常」

獨孤博不屑的哼了一聲,「我勸你還是先想想自己的後事吧。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唐三背後的是誰。既然你們向他出手了,就要準備承受那個人的報復。想當初,連……」

「住口,你真的想死么?」白衣封號斗羅大吼一聲,阻斷了獨孤博的話,「老毒物,你我能達到封號斗羅這個層次,付出的艱辛大家自己心裡明白。我不想看到你為了這件事殞命。識相的趕快離開這裡。」

獨孤博冷冷的道:「菊花關,我都說了,唐三是我兄弟。想要傷害他,先過了我這一關再說。我到,你憑什麼在老夫面前囂張。就算你的魂力級別比我高一些,老夫拉你一起同歸於盡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混蛋,不要叫我菊花關。」白衣封號斗羅眼看著就要暴走了,聲音也變得格外尖銳。

「你個娘娘腔,不叫你菊花關叫什麼?怎麼看都像個賣菊花的。」獨孤博嘿嘿笑道。對手越憤怒他就越興奮。

眼前這種情況,雖然對手一方依舊佔據著優勢,但也並不是那麼大,獨孤博最擅長的就是群傷能力,一旦他毫不忌諱的施展出來,這看上去人數很多的黑衣人,根本就無法在他那劇毒下生存。

「說的好。菊花關就是菊花關,這是永遠也無法改變的。老毒物,我支持你。」一個清冷的聲音悄然出現在半空之中。聽到這個聲音,獨孤博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起來。

一道黑色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的金鷹身邊,令人感到駭然的是,那個身影竟然無法看清,哪怕是唐三的紫極魔瞳,也只能捕捉到一個淡淡的影子。黑影似乎抬起一隻手在金鷹頭上拍了一下。下一刻,洛爾迪亞斯就已經恢復成本體變化了回來。

白衣封號斗羅仰頭看著那黑影,「死鬼,你非要各應我才舒服么?」

黑影嘿嘿一笑,「你耽誤的時間已經太多了,再浪費時間,恐怕誰都知道我們是誰了。趕快動手吧。我擋住老毒物,你把該殺的人殺了,我們好回去喝酒吃肉。」

唐三心中暗嘆一聲,他突然感覺到自己是那麼渺小,雖然黑影出現后只是說了幾句話,但從他們的話語交談之中他也聽得出,這黑影居然也是一名封號斗羅。

天啊,整個大陸的封號斗羅也不過區區十幾人而已,可在這裡竟然已經出現了三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