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二十章四個封號斗羅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四個封號斗羅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而且這兩個封號斗羅的目標竟然還是自己。他們的來歷已經呼之欲出。除了那個地方,還有哪裡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呢?

獨孤博的雙眼已經完全變成了翡翠色,搖身一晃,現出了他那碧磷蛇皇本體。這一次,他沒有再說話,而是直接朝著地面的白衣封號斗羅撲了過來。

「老毒物,你的對手是我。」黑影閃現,一瞬間就當在了化身碧磷蛇皇的獨孤博面前,碰撞帶起一聲鏗鏘。只是這一個聲音,就將場地中所有魂力低於四十級的魂師震翻在地。皇家騎士團騎士們跨下的戰馬連悲鳴聲都沒發出,就已經一個個癱軟在地口吐白沫。

「鬼魅,今天你們要是殺了唐三,就等著死亡的報復吧。」獨孤博已經憤怒到了極點,他怎麼也想不到鬼魅和菊花關這哼哈二將居然會同時出現在這個地方。他雖然知道那裡會對唐三很重視,但居然派出了兩名封號斗羅,卻是他萬萬想不到的。

當史萊克學院參加完晉級賽前往武魂城的時候,獨孤博就已經悄然隱沒在一旁跟隨,就是為了防備眼前的情況出現,可他怎麼也想不到,作為封號斗羅的自己竟然也有無奈的時候。同時面對兩名封號斗羅,而且還都是魂力等級比自己更高的封號斗羅,他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尤其是對手是要殺人,而他是要救人。如果換過來或許還可以。

黑影的話令白衣封號斗羅有些惱怒,但他也知道不能再耽擱下去了。冰冷如毒蛇一般的目光冷冷的刺向唐三。而就在這一刻,紫金色的凝實光彩從唐三眼中全力噴吐而出。

哪怕是封號斗羅這樣的實力,在那紫金色光芒刺入眼中的瞬間,白衣封號斗羅的身體也不禁晃動了一下。對於史萊克七怪的魂力壓制頓時消失了。

而就在這一瞬間。戴沐白毫不猶豫地張開雙臂,緊緊的抱住了對方。馬紅俊地鳳凰嘯天擊第一時間發動,配合著戴沐白全力施展的白虎流星雨,全部作用在那白衣封號斗羅身上。

炫麗的彩色光芒毫不吝嗇地從寧榮榮手中九寶琉璃塔內噴吐而出。四種增幅同時出現在戴沐白和馬紅俊身上。令他們的攻擊力增強到了最大程度。

但是,這還不足以殺傷一名封號斗羅。白衣封號斗羅眼神變的有些陰鷲。一層淡紫色地氣息從他體內噴發而出,馬紅俊的鳳凰嘯天擊後手限制技能根本就沒能發揮出作用,整個人就被拋飛而出。戴沐白也絕不好受,雙臂直接被震的脫臼。

要不是白衣封號斗羅對他手下留情,單是這一下已經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唐三手中的閻王帖已經準備發動了。可就在他要發動前的一瞬間,一層淡金色地光芒卻從那白衣封號斗羅體內噴薄而出,整個人都變得虛幻起來,居然打斷了唐三紫極魔瞳的鎖定。他體內為了發動閻王帖而凝聚的魂力劇烈地顫抖了一下,右手怎麼也揮不出去。

「死吧。」奇茸通天菊前點,擁有仙品作為武魂。這白衣封號斗羅的實力比獨孤博更加強大。十片毛茸茸的花瓣飄飛而出,直奔唐三而來,那看上去飛行緩慢的花瓣。卻彷彿循著天地至理一般,封死了唐三的氣息和所有空隙。

唐三悲哀的發現,自己的閻王帖就算想要出手,也很難命中對手。

畢竟,他的魂力還是太弱了,根本無法將這絕世暗器的威力發揮出來。

突然,一絲怪異地感覺出現在唐三心中,他突然發現,眼前自己所看到地一切似乎被分割開來似的。那是整個空間地分割。周圍的一切都變得寂靜下來。他似乎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

十片奇茸通天菊的花瓣突然變成了粉末,四散紛飛。一個身穿白衣,高大筆挺的身影悄然擋住了他的視線。

「劍道塵心。」白衣封號斗羅的目光第一次變得極其凝重。哪怕是在之前獨孤博出現的時候,他也沒有流露出過這樣的表情。

擋在唐三面前的是一名老人,一塵不染的白衣,銀色髮絲梳理的極為整齊,他手中有一柄劍,長約三尺,沒有任何裝飾,通體純銀的長劍。

他的表情很淡漠,雙眼似乎看不到周圍任何東西似的,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也不開口。但他只是站在那裡卻依舊給人一種天地萬物,唯我獨尊的感覺。

白衣封號斗羅感覺到自己的掌心有些濕潤了,那是汗水。

獨孤博他不怕,那是因為到了他們這個級別,毒素想要對他們起作用是很難的。而獨孤博的真正實力和他們這些擁有強大武魂的封號斗羅相比還有一絲差距。

可是,眼前這個人卻不同,號稱攻擊最強的封號斗羅,對他的屬性全方位克制。在已知的封號斗羅中,眼前這白衣老者絕對是最克制他的幾個人之一。

「塵心,連你也來趟這渾水么?」白衣封號斗羅色厲內荏的說道。

這白衣老人正是七寶琉璃宗兩位終極守護者之一,劍斗羅塵心。在封號斗羅這個層次中,其他人都習慣稱呼他為劍道塵心。一聲浸淫於他那柄長劍武魂之中,論攻擊力,敢於他相比的人絕對不多。

「月關,虧你也是封號斗羅,竟然在這裡欺負小孩子。還如此藏頭露尾,就不怕被人恥笑么?唐三是我們七寶琉璃宗的朋友。」塵心的聲音不大,但卻令場上的所有戰鬥中除了獨孤博與黑影之外的其他人都停了下來。因為他的聲音宛如利刃,切割著每個人的內心。

「這麼說,你們七寶琉璃宗是真的打算和我們作對了?」白衣封號斗羅隱藏在面紗后的臉色已經變得極為難看,他知道,今天這任務恐怕玩不成了。出戰兩名封號斗羅竟然還沒有完成這個任務,這臉面可丟大了。

「上三門同氣連枝,菊花關,難道你連這個都不知道么?」清雅的聲音飄灑而出。一身樸素裝束的寧風致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山包的一個凸起上。在他身邊還站著天斗帝國的雪清河太子。

七寶琉璃塔寶光閃爍,七個魂環上下浮動。雖然只是七環,但當看到寧風致的一瞬間,菊斗羅月關就已經打定了主意。

「今天我們認栽了。不過,今天這筆帳我們會記著。鬼魅,我們走。」

轟然巨響中,化身碧磷蛇皇的獨孤博爆退,月關和鬼魅兩大封號斗羅悄然隱沒,黑衣人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在退走的時候,他們還不忘帶走同伴的屍體,連一件武器都沒有留下。來得快,退的更快,只是幾次眨眼的工夫,這些帶來致命威脅的盜匪就已經隱沒于山包的另一邊。

「爸爸,你怎麼來了?」寧榮榮興奮的沖了上去,撲入寧風致懷中。這個時候,她已經忘記在其他學院面前隱藏自己的身份了。

剛剛完成了聯盟的熾火學院和神風學院學員們臉色頓時變的極其難看,火舞和風笑天對視一眼,強如他們,此時也不禁一臉的苦笑。史萊克學院中,竟然還隱藏著七寶琉璃宗宗主之女。

還引出了四位封號斗羅的爭鬥。他們究竟是些什麼人?

寧風致一出現就逼退了對手,其實原因很簡單,他本身的攻防能力雖然不強,但只要有他在,一名封號斗羅就相當於是兩名。在他的輔助下,單是一個劍斗羅塵心就足以對付那菊斗羅和鬼斗羅了。更何況還有一個獨孤博。

寧風致摟著女兒微笑道:「我可不是來保護你們的。我受陛下重託,守護太子殿下。」

原來,雪清河太子作為這次天斗帝國的代表,並沒有帶多少隨從,除了十五所魂師學院以外,他也配備了一輛馬車,只不過馬車之中並不只他一個人。

還有寧風致與劍斗羅塵心在內。

身為太子,雪清河是天斗帝國的未來,雪夜大帝又豈會讓他輕身犯險呢?所以懇請寧風致暗中保護。而作為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身邊總會跟著一位強大的守護者。這次輪到了劍斗羅跟隨,骨斗羅坐鎮七寶琉璃宗。

在之前的戰鬥中,他們都沒有急於出現。原本在第二次金鷹魂斗羅要動手的時候,塵心就準備出手了,可誰知道半路殺出個獨孤博。

這樣一來,戰鬥就失去了懸念。當七寶琉璃宗二人組出現的時候。已經完全壓制了對手,那兩個封號斗羅也都不是傻子,這才立刻帶著手下退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