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三十章昊天揚威新的開始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昊天揚威新的開始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火堆旁,除了她之外還有兩個人,一個是躺在地上,依舊昏迷不醒的唐三,另一個看上去極為頹廢,全身破破爛爛的大叔正是唐昊。

如果只是看唐昊本人,小舞怎麼也想不出他就是敢在教皇殿前公然侮辱武魂殿,以一己之力對抗數位封號斗羅的強大存在。

「你醒了。」唐昊低沉而渾厚的聲音在小舞耳邊響起。

默默的點了點頭,小舞的目光始終停留在唐三身上,「謝謝你。」

唐昊揮了揮手,道:「不用謝。從一個魂師的角度來看,我應該將你圈禁起來,等到唐三需要的時候,再將你殺掉,把你的魂環和魂骨給他。但是,從一個丈夫的角度來看,我會是另一種選擇。」

抬起頭,唐昊的目光看向小舞。似乎在唐昊眼中有一種特殊的吸引力似的,小舞的目光忍不住投向他。這一刻,唐昊眼中不再渾濁,而是出奇的明亮,就連夜空中的星斗也為之黯然失色。

「是因為我和唐三之間的關係么?」小舞低聲問道。

唐昊搖了搖頭,目光從小舞身上挪開,看著躺在地上的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如果唐三看到這一幕,他一定會很吃驚。因為在他的記憶中,從未看到唐昊笑過。

「因為他的母親。以前,我一直以為,他更像他的母親。善良、細心、執著。但當我看到他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才突然發現,他其實更想我。和我一樣傻。丫頭,你知道么?唐三的母親和你一樣,也是一隻十萬年魂獸。和你不同的,只是她是十萬年級別的成熟期。而你只是幼生期。」

「你,你說什麼?」小舞失聲道:「唐三地母親,也是一隻魂獸?」

唐昊默默的點了點頭,但卻並沒有將這個話題繼續下去,「你應該走了。你留在小三身邊,對他只會有壞處。」

小舞失神道:「你反對我們在一起么?」

唐昊洒然一笑。「不。我為什麼要反對。當初的我,不還是這樣的選擇么?只不過,你們與我和他媽媽相比。還是不一樣的。我和他媽媽在一起的時候,魂力已經超過了七十級,他媽媽也是成熟期地十萬年魂獸。可你們現在是什麼級別?」

「你的膽子真是很大啊,難道,你的長輩沒教導過你么?不到成熟期地十萬年魂獸,是所有魂師的目標。如果不是那朵花。如果不是第一個見到你的封號斗羅是我。恐怕你早就已經變成了他人的魂環、魂骨。」

「你一直都在小三身邊?」小舞吃驚的問道。唐昊搖了搖頭。「不,但至少很長一段時間我在。走吧,回到你應該去的地方。在那裡,你才是最安全地。等到有一天,他能夠保護你,你也能夠自保地時候。我不反對你們見面。但絕不是現在。」

小舞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氣,道:「能不能等他醒了,我再走?」

唐昊淡然道:「你認為,他醒了之後,會讓你這樣離去么?去吧。這裡距離星斗大森林很近,如果我沒猜錯,那裡才是你的家。奉勸你一句,不到成熟期不要再離開那裡。當初,我自認為已經足夠強大。可我和小三他媽媽的結局依舊是個悲劇。同樣的悲劇。我不希望在我的孩子身上看到。」

小舞默默的點了點頭,緩步走到唐三身邊。蹲下身體,近距離凝望著那張看上去很普通地面龐。一滴晶瑩的淚水從眼角滑落。正好滴落在唐三胸前。

抬起有些顫抖的手,輕輕的撫摸著唐三的面龐,「你是第一個為我梳頭的男人,也是唯一一個。永遠永遠。不論我們的未來如何,我的心中,除了你以外已經沒有任何空隙。」

不顧唐昊就在身邊,小舞低下頭,在唐三唇上輕輕一吻,留下了帶著淚水的鹹味和她所特有地氣息。猛地站起身,彈身而起,幾個起落已經消失在遠方。

看著小舞消失的方向,唐昊蒼老地面龐上流露出一絲神采,「人又如何?獸又如何?獸的感情反而更加真摯。」

自言自語中,他抬手一掌拍向唐三,唐三低哼一聲,身體動了動,緩緩睜開雙眼。

「爸爸。」一眼看到唐昊,唐三頓時激動的從地上跳了起來,此時他的身體雖然還虛弱。但精神卻變得極為亢奮。八年了,整整八年多的時間了。再見父親,他又怎麼能不興奮呢?

「坐下。」唐昊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地面。和面對小舞時那種平和不同,面對唐三,他的臉色又變成了以往的沉凝。

唐三趕忙在唐昊面前坐下,他的目光向周圍看了看,並沒有找到自己希望看到的身影,臉上的興奮頓時消失了幾分。

「不用找了,她已經走了。放心吧,她是安全的。」唐昊淡淡的說著。

「走了?小舞為什麼要走?」唐三忍不住問道。

唐昊沉聲道:「因為她必須走。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以你現在的情況,能夠保護的了她么?」

「我……」聽著父親的話,唐三心中不禁回想起自己曾經向小舞的承諾。守護她一生一世,是啊,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又如何保護她?面對那些真正強大的魂師時,自己這點力量根本不算什麼。

唐昊看著唐三失神的樣子,皺了皺眉,「她很安全,回到她應該去的地反了。只有在那裡,她才不會有危險。男子漢,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當有一天,你真的擁有了保護她的力量時,再去尋找她也不遲。」

「爸爸,您不反對我和小舞在一起?」唐三驚訝的看著唐昊。

唐昊眼中流露出一絲迷惘的光芒,「八年過去了,小三,你恨不恨我將你拋下這八年時間?」

唐三搖了搖頭,「不,我不恨。」

「為什麼?」唐昊問道。

唐三此時的心情已經放鬆了幾分,雖然沒能再見小舞,可小舞畢竟是安全的。對他來說,這才是最重要的。臉上流露出自然的微笑,「因為您是我的父親,我的生命是您給的。沒有您,又何來我。子女永遠沒有怪罪父母的權力。」

聽著唐三的話,唐昊只覺得自己心跳彷彿漏了一拍,看著面前這隻有十四歲的兒子,他壓抑的情感終於再也忍耐不住,猛的一把將唐三扯入自己懷中,堅實有力的臂膀將兒子緊緊摟祝

從出生到現在,這是唐三第一次感受到唐昊對自己的愛,那種感覺是如此的真切,儘管他已經活了兩個世界,可這種感覺卻是第一次擁有的。哪怕是他一向當作父親看待的大師,也沒能給予他這樣的感覺。

唐昊的動作是粗魯的,手臂的力量甚至令唐三的骨骼在輕微作響,但被父親摟入鋼鐵一般的懷抱,唐三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放鬆,親情,這就是親情的感覺么?

「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要問我。」唐昊推開唐三,讓他重新坐在自己面前。唐三發現,父親的眼睛有些發紅。

唐三點了點頭。

唐昊道:「那天你用出器魂真身時,你聽到的聲音是我的。有很多事情,你現在還不需要知道。因為你還沒有知道的能力。從現在開始,你將按照我的安排進行修鍊,等到有一天,你達到了我的要求后,我會將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你。咳咳。」

說到這裡,唐昊咳嗽兩聲,向旁邊吐出一口暗紅色的血。

「爸爸,你受傷了?」唐三想要起身,卻被唐昊按住了。

「沒什麼,只不過今天動手引動了一點舊傷而已。」唐昊的臉色恢復了平靜,似乎受傷的人並不是他。

「在你想知道的問題中,我可以先回答你兩個。第一,史萊克學院的其他人都不會有事。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選擇。你們本身也到了該分手的時候了。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大師無疑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老師。但始終跟隨在他身邊,你進步的幅度還不夠。」

「第二,是關於小舞的。你是不是很奇怪。小舞身為十萬年魂獸,為什麼實力並不強大?」

唐三立刻點了點頭,這也是他心中一直的疑問。哪怕是大師,對十萬年魂獸的描述也很簡單。畢竟,那個群體實在太少太少了,大師也未曾深入研究過。因為根本沒有研究的對象。

唐昊道:「這個問題我簡單的給你解釋一下,你就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