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三十二章八十一錘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八十一錘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榮榮。你幹什麼呢?」奧斯卡隨手關上門。

寧榮榮轉身向裡面走去,奧斯卡現在可不是以前那不修邊幅的樣子了。臉上的鬍子刮的很乾凈,頭髮也梳理的非常整齊,一身淡金色的七寶琉璃宗標準服飾,更加襯托出他那英俊的容貌。

尤其是他那雙令女孩子也要嫉妒的大眼睛,更令寧榮榮不敢對視。

幾步追上寧榮榮,奧斯卡從懷中摸出一包東西放在桌子上。

「剛才我路過你這裡,看到你房間的燈還亮著就過來了。這麼晚還不休息?」

寧榮榮背對著奧斯卡,道:「我馬上就要睡了。」

奧斯卡加入七寶琉璃宗后,寧風致直接就讓他入了內門。要知道,內門中絕大多數都是七寶琉璃宗的直系弟子,只有特別出色的外籍魂師,才有可能進

當寧風致當著眾多門人宣布奧斯卡直接進入內門時,在他身上,不知道留下了多少嫉妒和羨慕的目光。

「以後你可不能老這麼晚睡了。對身體不好,而且,老是晚睡容易老哦。」奧斯卡戲謔的說道。

寧榮榮道:「我才十四歲,老什麼老?」

奧斯卡聽了她地聲音不禁愣了一下。寧榮榮已經很久沒有用這樣地態度對他說話了。聽上去。她今天地態度明顯有些不對。

「榮榮。你怎麼了?情緒不好?」奧斯卡低聲問道。

寧榮榮沒有回答。本來她已經鼓足了勇氣。可是當她看到奧斯卡本人地時候。心中地勇氣不知道為什麼又瞬間降低了。到了嘴邊地話。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看寧榮榮沒有開口。奧斯卡不禁皺了皺眉。輕嘆一聲。道:「那我先回去了。你早點休息吧。這是我給你帶來地一點吃地。吃了再睡。都是很好消化地點心。」

抬起手。想摸摸寧榮榮地長發。但他終究還是忍住了。留戀地看了寧榮榮美好地背影一眼。這才轉身向外走去。

當寧榮榮聽奧斯卡說是特意給她來送食物地時候。我齋眼中噙著地淚水再也忍耐不祝

「奧斯卡。」她突然大叫一聲。

奧斯卡嚇了一跳,停下腳步,當他剛轉過身的時候,一陣香風已經撲面而來。寧榮榮如同乳燕投懷一般,猛的沖入他的懷抱之中,緊緊的摟住了他地腰。

在短暫的吃驚之後,奧斯卡才逐漸反應過來。雖然寧榮榮已經答應和他交往,但這些日子以來。兩人還從未像現在這樣親密過。

軟玉溫香抱個滿懷,那種感覺是難以形容的舒爽,反手摟住寧榮榮的嬌軀,奧斯卡的心跳不受控制地迅速加快。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絕色美女投懷送抱。

奧斯卡可不是什麼君子,他心中立刻升起各種奇異的念頭。

但是,很快他就感覺到不對了,因為撲入他懷中的寧榮榮嬌軀正在輕微的抽搐著。

胸前的濕潤逐漸擴大。

「榮榮,你怎麼了?」奧斯卡有些心疼的問道。一隻手輕輕的撫摸著寧榮榮那如綢緞一般順滑的長發,輕聲問道。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為什麼?」寧榮榮哽咽著說道。

奧斯卡展顏一笑。心道。原來這丫頭是讓我感動了,心中不禁有些得意,微笑道:「來到七寶琉璃宗,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也是我最愛的人,我不對你好對誰好呢?我早就沒有了父母,但現在上天卻把你賜給了我。如果我還不知道珍惜,豈不是愧對了上天地美意?」

奧斯卡本來是勸慰寧榮榮地,可誰知道,他話還沒說完,寧榮榮卻已經放聲大哭,抱著他的手也變得更緊了。

感受著寧榮榮的傷痛,奧斯卡有些茫然失措了,先前心中的綺念蕩然無存,但他也不知道在這個時候該怎樣安慰寧榮榮才好。

「榮榮。別哭。你哭的我心都碎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告訴我。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幫你。」

寧榮榮地哭聲漸漸收歇。緊緊摟著奧斯卡的腰,讓自己的身體完全埋在他的懷抱之中,低著頭,不敢去看他,幾乎是囁嚅著說道:「你知道么?我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剛開始的時候,奧斯卡還沒有聽清,當寧榮榮再次重複一遍的時候,他頓時如同受到了雷擊一般,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雙手捧住寧榮榮的嬌顏,讓她抬起頭來。「榮榮,你說什麼?」

奧斯卡地聲音有些顫抖。他從未像現在這樣全心全意地愛著一個人,可是,寧榮榮卻說出了這樣的話,讓他如何承受?

寧榮榮銀牙緊咬,她知道,這個時候如果再不出說出事實,未來只會讓奧斯卡更加痛苦。閉上雙眼,她強忍著內心地劇痛,道:「我說,我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對不起。」

「對不起?」奧斯卡獃獃的看著她,臉上浮現出一絲古怪的笑容。

「榮榮,你知道么?以前我很少刮鬍子,對於其他的一切,我從來沒在乎過什麼。哪怕是傅我是天才,我也懶得修鍊。我只想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走過這一生。」

「直到我認識了你。當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不可遏止的喜歡上了你那如同精靈一般的容顏。曾經的你驕橫跋扈,儘管是那時,你在我心中的影子也從沒淡化過。只是我告訴自己,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你是一個堂堂的大小姐,而我只不過是一名普通的魂師。」

「就在我儘可能的想從心裡把你的影子抹去的時候,你卻開始改變了。在大家的幫助下,你不再像以前那樣。你開始變得溫柔,變得更加惹人憐愛。你身上的毛病在漸漸消失,而你的影子,在我心中也變得越來越清晰。當那一天,你對我說,願意和我暫時交往的時候,你知道我是怎樣的心情么?哪怕是拿一百塊魂骨來換,我也絕不會交換那一刻的感覺。我以為,我的春天來了。」

「為了將來能和你在一起,為了能得到你父親的認可,我開始拚命的修鍊。我以前最喜歡睡懶覺,可從那天開始,我幾乎從來沒有睡過,每天都在不斷的修鍊中度過。哪怕再孤獨,再痛苦,只要我想起你的笑靨時,所有的痛苦都被我輕鬆的踢出。我發現,我真的愛上你了。或許是我賤吧,每當你遇到危險,我能擋在你身前的時候,我都覺得是那樣的幸福。」

淚水,順著奧斯卡臉龐流淌而下,他漸漸鬆開了捧住寧榮榮面龐的雙手,一步步緩緩向後退去。他眼中流露的不是悲傷,而是一種近乎絕望的光芒。

「你別說了。奧斯卡,我,我……」

奧斯卡笑了,那是嘲諷的笑,並不是嘲諷寧榮榮,而是嘲諷他自己,「我真的好傻。其實我早就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身為七寶琉璃宗的千金大小姐,你又怎麼會和我這麼一個窮小子在一起。我就算再努力,也永遠不可能達到和你相同的地位。未來,你是七寶琉璃宗的宗主,而我呢?什麼也不是。我真是太傻太傻了。可是,你為什麼要騙我?明知道不可能,你為什麼要給我這樣的機會?為什麼?」

聽著奧斯卡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大吼,寧榮榮猛的抬起頭,她的雙眼已經因為哭泣而通紅,同樣是幾乎用吼的喊出,「因為我也愛上你了。」

「你說什麼?」奧斯卡呆住了,看著寧榮榮那漲紅的嬌顏,他那絕望的雙眼重新升起一絲希望的光彩。

寧榮榮注視著奧斯卡,淚眼朦朧的道:「是的,剛開始的時候,我從沒將你當成一回事。儘管你很英俊,但我從小見過英俊的男人多了。可是,我漸漸發現,你是真的對我好。為了我,你可以付出你能付出的一切。這些還不重要,當你開始刻苦修鍊,當你在每一次戰鬥時都很自然的擋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的心正在被你一點一滴的征服著。那天,答應和你交往,並不是在騙你。因為我想認清,在我心中,你究竟是怎樣的地位。」

「當我們真的在一起,每天都能見到你的時候,看著你一天天因為刻苦修鍊而瘦了的時候,我明白,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你在我心中的身影也正在逐漸變得高大。我發現,我對你的依戀越來越強。本來,我早就應該告訴你,我們不能在一起,可是,我真的說不出口。不是不忍心傷害你,而是不願讓自己從那種感覺中脫離。那種感覺,應該就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