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三十五章殺戮之都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殺戮之都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唐三絲毫不讓的盯視著父親,「爸爸,答應我。我已經沒有了母親,不能再沒有父親。」

「你……」唐昊看著兒子一時間不禁有些呆了。

「如果您不答應我,我的身體是您給的,那我就陪您一起去死。」唐三控制著八蛛矛的鋒銳已經貼上了自己的皮膚,就算唐昊再強,想要阻止他自殺也是不可能的。

看著兒子眼中的堅決,唐昊知道,唐三絕不是和自己開玩笑。從小到大他都沒有忤逆過自己的意思。可此時,自己的兒子似乎已經完全脫離了掌控。

唐三容顏變化的英俊了,也更像他母親了,唐昊眼前變得有些朦朧,似乎站在眼前的不是兒子而是妻子。

「爸爸,如果媽媽還活著,也絕不願看到您不顧自身。為了我,也為了媽媽,答應我吧。」

深吸口氣,唐昊仰天長嘆一聲,「看來,我真的老了,也真的什麼都做不了了。好吧。等你長大,我就去你媽媽的墳墓陪伴她。走吧。」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向前方走去。

父親的妥協令唐三如釋重負,臉上流露出真切的笑容,快步向父親追去。

唐昊帶著唐三走上官道之前,先來到了一條小河旁。

「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吧。」

唐三愣了一下。現在地樣子?他低頭看了看自己地身體。本身並沒有什麼明顯地感覺。只是肌肉似乎不像之前那麼突出了。可全慎性卻變得更好。

走到河邊。當唐三看到河中倒影地時候。整個人不禁愣住了。

皮膚比以前白皙了幾分。炯炯有神地暗藍色雙眼。一頭漂亮地暗藍色中長發。英俊地面龐帶著幾分剛毅地氣勢。面如刀削。釋放著內蘊地神采。

「這。這是我么?」如果說以前地唐三是普通地。那麼。現在地他。就絕對是和戴沐白、奧斯卡一個間然風格並不相同。但現在地他絕不會像以前那樣不被人所注意。

「你地眼睛變大了。更像你媽媽。繼承了她地血脈。自然也要繼承她一直隱藏在你體內地基因。」唐昊有些惆悵地說道。

摸摸自己光滑地臉。「媽媽。」唐三地神情變得柔和了幾分。心中暗暗苦笑。不知道小舞他們再見到自己還會不會認得。

仔細朝河內的倒影看去,變化地不只是容貌,此時的他,甚至連氣質也發生了轉變。看上去比以前多出了幾分儒雅恬淡,正是一翩翩美少年。

「爸,媽媽究竟是什麼人?」唐三實在忍不住內心的疑惑,向父親問道。母親究竟是誰?為什麼母親會擁有藍銀皇武魂?

唐昊搖了搖頭,「我說過,當你完成我所有特訓之後,我會將這些告訴你。走吧。要去你應該去的地方了。」

重新上路,唐昊的話再次變少了,唐三從空中的太陽可以判斷出。自己與父親是一直向北走。至於去什麼地方他不知道。只是空氣漸漸變得冷了起來。

唐昊依舊循著山間野路前進,外界的寒冷對於他們來說並不算什麼。

風餐露宿半月後。

前方是一座小鎮。這還是唐三接受唐昊特訓之後第一次看到城鎮。心中不禁泛起一絲別樣情感。

這座小鎮看上去不大,但剛一踏入,唐三卻感覺到周圍的氣氛有些怪怪的。他也說不出為什麼,但總是覺得周圍地人身上都有一種特殊的寒意。

唐昊帶著唐三來到小鎮中一間酒館走了進去。

酒館內的空氣十分渾濁,唐三注意到。在這裡所有的裝飾竟然都是黑色的。外面雖然是白天,可一走進這裡,卻就有一種陰冷黑暗的感覺。

此時,酒館內大約坐了三成左右,雖然這裡空氣渾濁,但卻很少有人說話,所以顯得十分安靜。

唐昊與唐三父子地到來吸引了不少目光,但大都也只是驚鴻一瞥,就從他們身上掠過而去。

唐昊在角落處找了個位置和兒子坐下。一名身穿黑衣。臉色淡漠的服務員走了過來。

「要點什麼?」

唐昊冷冷的道:「給我來兩杯血腥瑪麗。」

服務員臉色微微一變。「你確定?」被唐昊冰冷的眼神一掃,不敢再說什麼。扭頭去了。

一會兒的工夫,兩杯渾濁的液體被端了上來。液體呈現為暗紅色,散發著一股濃濃的腥味兒,就像鮮血一般刺鼻。

唐三皺了皺眉,唐昊卻端起一杯一飲而荊抬起頭看向兒子,「喝了它。」

唐三遲疑了一下,緩緩端起酒杯,「爸,這是什麼?」

唐昊瞪了他一眼,重複道:「喝了它。」

唐三深吸口氣,猛的閉上雙眼,一口就將杯中的液體灌入腹內。

液體有些咸,並且帶著幾分酸澀。濃烈地血腥味兒瞬間瀰漫在唐三地味覺與嗅覺之中。

唐昊看著他,淡然道:「這是一杯人血。」

「什麼?」唐三的臉色瞬間變得一片蒼白,下一刻,他已經忍不住側頭一旁,大吐特吐起來。

劇烈地嘔吐打破了酒館中的平靜,也吸引了所有客人的視線。鬨笑聲響起。「這是哪兒來的雛兒?滾回家去吧。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一杯血腥瑪麗也消受不起,還想獲得進去的資格?」

「哈哈,回家找你媽媽吃奶去吧。」

各種齷齪的聲音在酒館中瀰漫,那些酒客似乎在壓抑中找到了一個宣洩的點,毫不保留的打擊著唐三。

將腹中的一切吐凈,也沒能將那股血腥味兒徹底抹出,唐三險些連膽汁也要吐出來了。

當他勉強抬頭看向父親時,唐昊卻抬起手,指向那些正在嘲笑他的人,「殺了他們。」

嘲笑聲嘎然而止,每個人看向唐昊的目光都變得怪異起來。

唐三也沒想到父親會給自己這樣一個要求,心中頓時有些遲疑了。

唐昊沉聲道:「你不是說過要替我去完成未完成的事么?那麼,就照我的話去做。」

深吸口氣,壓抑著噁心的感覺,唐三緩緩站起身。

唐昊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能夠走到這裡的人,沒有一個無取死之道的。包括你、我在內。殺掉他們,一個不留。」

沒等唐三動手,距離他最近的一名大漢已經猛的躥了起來,「老子先殺了你。」

一柄牛耳尖的角度刺出,直取唐三心臟位置,這個人顯然很有經驗,出刀的位置剛好能夠從唐三的肋骨縫隙鑽入。

殺戮之氣,這是父親在培養自己的殺戮之氣么?唐三動了,他本來也不是一個仁慈的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左手閃電般探出,鏗的一聲已經握住刺來的尖刀,那名出刀的大漢只覺得自己的刀似乎刺入了堅硬的岩石,無法寸進,也無法後退。

唐三右腳上前一步,他的目光已經變冷,嘴裡還泛濫著那血腥的味道,一股冰冷的寒意從他瞳孔中釋放而出。

砰——,唐三的肩撞在了大漢胸前。一層白光從唐三體內驟然冒出。那並不是用來攻擊的,而是擋住了那名大漢口中狂噴的鮮血。

那名身材高大的壯漢,身體被直接撞的飛了出去,整個人胸口處完全塌陷,令人牙酸的骨骼破碎聲清晰的傳遍酒館內每一個角落。

唐三動了,他的動作簡潔而有力。

晶瑩的藍銀草四散飛出,瘋狂的向周圍蔓延開來。

此時,他已經看清楚,在酒館內除了自己父子和服務員以外,有二十三名客人,被自己撞死一個,還有二十二人。

在那二十二人中,有五個人在飛快的釋放魂力,剩餘的十七人也毫不猶豫的抽出了自己的武器。竟然沒有一人逃走。

「這是考驗,是殺戮之都給我們的考驗。殺了他,我們就能進入殺戮之都。」不知道是誰吶喊了一聲,所有人的眼睛都變得通紅。狀若瘋狂的朝著唐三撲來。

二十二人,只有五個是魂師,最強大的一個也只不過是四個魂環而已。

藍色的氣息波動升騰而起,伴隨著那瞬間蔓延的藍銀草,五個魂環悄然出現在唐三身上。

黃、紫、紫、黑、黑。恐怖的五個魂環寂靜的出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