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三十五章殺戮之都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殺戮之都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第四魂環光芒驟然閃亮。下一刻,整個酒館內已經被一層晶瑩的藍色撐滿。

一根根粗大的藍銀草從地下凸起,堅硬的錐形刺穿了一個又一個身體。

藍銀皇第四魂技變異技能,藍銀突刺陣發動。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終止了,哪怕是那名魂宗也沒能逃脫被刺穿的命運。沒有一個人的身體能擋住那進化后鋒銳程度不遜於當初八蛛矛的藍銀草。一具具失去了生命氣息的屍體被頂起。他們的身上,已經被藍銀皇所刺穿,生命氣息飛快的流逝著。

「你們不該侮辱我媽媽。」唐三眼底的藍色驟然變得強盛起來。當他轉過身,重新在父親面前坐下時,身上的魂環與外界的藍銀草同時消失。

噗通、噗通、噗通……,一具具屍體摔倒在地,鮮血染紅了酒館的地面。而此時的唐三,臉色卻很平靜。令唐昊也為之驚訝的平靜。

點了點頭,唐昊淡淡的道:「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你。記住,進入殺戮之都,你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我不會在你身邊,更不會保護你。那裡沒有朋友和夥伴,有的只是敵人。殺掉所有能帶給你威脅的人。取得地獄殺戮場的年度冠軍,我自然會來接你。」

酒館內的服務員並沒有因為死了幾十個人而驚慌失措,他就像唐三一樣平靜,似乎早已經看慣了這一幕。

唐昊對唐三說的話,他自然也聽到了。只是臉上更多的卻是不屑。

「殺幾個人就想進入殺戮之都么?他還不夠資格。」服務員冷冷的說道,「連一杯血腥瑪麗也承受不起,憑什麼進入?呃……」

噌——,鋒銳的藍銀草從他胸前冒出。唐三沒有回身去看,只是淡淡地道:「現在我夠資格了么?」

服務員顯然不能再給他任何回答。他怎麼也想不到唐三竟然會對自己出手。瞳孔漸漸放大。藍銀草輕擺。他地屍體已經被甩地飛了出去。鮮血噴射。與之前地屍體們聚在了一起。

「你適應地很快。」唐昊看著唐三。

唐三看向父親。「因為我要活下去。因為你說過。這裡每一個人。包括你我在內。都有取死之道。我相信你。殺戮之都。是么?這就是我要歷練地地方。爸爸。我會做到地。」他沒有說地是。為了保護自己地親人、愛人和夥伴。為了讓自己為了希望而活下去。他不會退縮。

唐三本身就是一個聰明人。擁有了智慧頭骨后。他地大腦變得更加聰明。在嘔吐地時候。他就已經想明白。父親帶自己來到這充滿殺戮地世界。自己所能選擇地就只有殺戮。否則就是被殺。那嘔吐地過程。是他給自己唯一懦弱地過程。他不會允許自己再有第二次。

說完這句話。唐三站起身。大踏步地走到酒館地吧台處。看也不看吧台後已經驚呆地另外兩名服務員。抬起手。一掌重重地拍在吧台之上。

轟然巨響中。吧台化為碎片四散飛揚。露出了地面。

兩名服務員已經看傻了,而唐三身上的藍光在此時已經收斂,左手中,那漆黑的小錘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

「殺戮之都的入口,應該就在這裡吧。」擰身,小腿發力。漆黑的小錘化為一道烏光,重重的砸向地面。

早在之前,唐三的精神力就已經探測到了這裡的不同。就在這吧台下方,是空洞的。毫無疑問,這座小鎮不可能就是殺戮之都,入口,是最合理地解釋。他不會去找什麼機關,在不同的地方,就要使用不同的方法。

轟然巨響中。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破洞。陰冷的寒風從洞下吹拂而上。唐三扭頭向父親之前坐著的位置看去。卻發現唐昊已經消失了。沒有猶豫,縱身下躍。直接跳入了地面地漆黑。他的身體,瞬間被漆黑所包圍,整個人沒入其中。

身入黑暗,只是下墜數米,唐三就已經腳踏實地,不需要光亮,他的紫極魔瞳在黑暗中能夠清晰的看到一切。

這是一條長長的甬道,向下斜斜延伸,陰冷的氣息不斷吹拂著唐三的身體。但他還是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當唐三前行一千四百六十二步時,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從四面八方傳來,「歡迎來到殺戮之都。這裡是地獄地都城,是充滿殺戮地世界。在這裡,你可以獲得自己想要的一切,代價就是你地生命。」

精神力釋放,但唐三卻立刻感覺到這甬道的材質十分特殊,以自己的精神力竟然也無法從其中穿透。臉色微微變了變,唐三臉上神色凝固了幾分。但他腳下的步伐卻並沒有停止。在黑暗之中,首先前探的是他的藍銀草,然後才是他的人。

唐昊說過,殺氣在某種意義上來說與勇氣是等同的。但勇氣並不代表莽撞。唐三看似勇猛的進入,但他卻從不缺乏謹慎。

轉過一個彎,前面隱約有光亮傳來,唐三微眯雙眼,功聚紫極魔瞳,前方的光明頓時在他眼中放大,那是一扇開啟的門戶。門戶另一邊,有生命氣息存在。

大踏步前行,唐三隱約聽到了嘈雜的聲音,當他走出甬道的時候。在他面前,出現了一百零一人。

全部是黑色鎧甲裝扮,就連臉部也被頭盔完全遮擋,其中的一百人手持重劍。惟有一人端坐於高大的戰馬之上。他的馬身上也覆蓋著厚實的黑色鎧甲。

「你違背了規則。」低沉的聲音聽起來極其冰冷,似乎並不像是從人口中說出的。開口的,正是馬上端坐的黑甲騎士。

唐三沒有看他,目光卻是投向了他的背後。他看到的,是一座黑色的城市。厚實的黑色城牆極為寬闊,那竟然真的是一座城市,而城市的上空,居然懸挂著一顆紫色月亮。月亮很低,似乎距離地面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離,再向上看,所有的一切都是黑色,就像是黑夜一般的存在。

「違背了規則又該怎樣?」唐三淡淡的問道。

黑甲騎士聲音依舊冰冷,沒有絲毫人的氣息,「那就必須要接受懲罰。擊敗我,你就擁有進入殺戮之都的資格。」

「不是殺死你么?」唐三淡淡的問道。

黑甲騎士手中修長的騎士槍緩緩舉起,唐三兩旁的黑甲武士緩緩後退,流出了一塊空曠的場地。

「我是恐怖騎士斯科特。」

戰馬驟然加速,黑甲騎士帶著慘烈的氣息直奔唐三沖了過來。冰冷的氣息瀰漫,一股凜然殺氣正面撲來。和唐昊恢宏龐大的殺氣相比,這名黑甲騎士身上散發的殺氣雖然要小得多,但卻多了一份尖銳。

內功提聚,唐三卻突然發現,自己的魂環竟然沒有隨著藍銀草的出現而出現。似乎所有的魂技在這一刻都已經失去了作用。

沒有絲毫驚慌,唐三動了,藍銀草收回,左手中昊天錘出現。在這一刻,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父親曾經讓他在封印魂力的情況下修鍊。這殺戮之都,竟然有著特殊的規則,在這裡,任何魂技無效。哪怕是魂師,也只能使用最基礎的力量。武魂最基本的形態。

魂技消失,魂力卻在,也就是玄天功還在。擰身,唐三手中的昊天錘已經轟出。亂披風錘法,第一錘。他迎接的,是那帶著戰馬巨大衝力的重甲恐怖騎士。

轟——

戰馬悲鳴,巨大的沖勢嘎然而止。一柄長達四米的重型騎士槍破空而起。遠遠的飛了出去。

恐怖騎士斯科特已經不在馬上,和他的騎士槍一樣,整個人已被掀飛。而那匹戰馬,卻停在了唐三的右手上。巨大的衝力就是到此而止,在強大的力量作用下,戰馬側身翻到,劇烈的抽搐。它的脖子,已經在兩股大力的碰撞中徹底折斷。

五百斤重的昊天錘,在唐三的蓄勢一擊下能夠產生的爆發力,只有唐昊才最清楚。

兩年的瀑布下錘鍊,唐三的身體早已成了武器。衝力雖然巨大,但卻根本無法影響到他。

恐怖騎士斯科特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他之前握住騎士槍的右手上,鎧甲已經全部崩裂飛散,就連整條右臂上的鎧甲也是一樣。同時崩裂的,還有他右臂的肌肉和骨骼。

唐三皺了皺眉,按照他原本對對手的計算,這一錘,應該能夠結果對方的性命。可這恐怖騎士的力量比他判斷中還要強大一些。才留下了性命。

一步步向前走去,唐三仰天望向那紫色的月。心中暗道:不能使用魂技的殺戮之都。我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