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四十三章鉛華洗盡圓融如意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鉛華洗盡圓融如意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唐月華肯定的點了點頭,「晚上的時間屬於你自己,你自行安排。但是,白天你必須要和我學習這些。直到我滿意為止。你知道我這月軒是幹什麼的嗎?」

唐三搖頭。

唐月華淡然一笑,「我這裡,是天斗帝國宮廷禮儀學校。專門教授各種貴族禮儀的。你應該感受到我的領域了吧。我的天賦領域名叫貴族圓環。而我的魂力,目前是,九級。」

「什麼?」唐三獃獃的看著唐月華,怎麼也無法想像,作為昊天宗直系子弟的她,竟然只有九級魂力。「您是,變異武魂?」

唐月華微笑頷首,「或許,你會認為我是昊天宗最沒用的直系子弟,但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父親能夠擁有我所擅長的一切,二十年前的那件事,結果會完全不同。有的時候,實力並不代表一切。你必須要學會不依靠實力也能保護自己。更要懂得如何利用語言藝術,還有如何在各方勢力中遊走以及對權力的掌控。我看得出你的出色,但是,你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

唐三終於有些艱難的點了點頭,雖然他並不願意承認,但卻不得不向眼前這位優雅的貴婦妥協。畢竟,她是自己的親姑姑。

唐月華微微一笑,「不要顯得那麼為難。我說了,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明白我所教你這一切的重要性。走出殺戮之都,現在你最需要的不是努力修鍊,而是讓自己所擁有的一切變得更加穩定。你爸爸的身體情況我已經知道了。放心吧,以後我不會再逼他。宗門也不會。雖然他已不在宗門。但是,宗門從沒有忘記過他。」

嘆息一聲,唐月華目光深邃的看向唐三,「如果你不希望你的父親再被打擾,那麼,就要變得更強。他所應該完成的責任,都會落在你的肩頭。」與高度發達地商業有著很大的關係,作為天斗帝國的首都,在整個斗羅大陸上,也唯有星羅城勉強媲美了。

星羅城的美主要來源於南方的細膩,而天斗城則充滿了北方的恢宏大氣,各占勝常

優雅恬淡的燈光從月軒地數層小樓中射出。絡繹不絕的人流不斷通過請柬走入其中。

作為天斗帝國宮廷禮儀學院,能夠進入月軒學習的,至少都要擁有貴族頭銜,且年齡不能超過三十歲。無疑,這裡是培養天斗帝國新一代貴族的所在。

因此。雖然月軒本身並不算什麼,可卻沒有一方勢力敢向它伸手。就算是皇室也不會。

據傳,雪夜大帝與月軒的軒主月夫人有些特殊親近地關係。當然,這也只是傳聞而已。

今天晚上,乃是每年一度的畢業典禮。

又一批學員要畢業了。被邀請的。都是這些學員的父母、長輩。無疑都是天斗帝國這座都城中舉足輕重的人物。

要知道,月軒每年招收地學員數量只有一百個。為了這一百個名額。天斗帝國全國的貴族們幾乎擠破了頭。誰都知道,能從月軒順利畢業,就相當於鍍了一層金,這裡地畢業生,被譽為真正的貴族。

不說別的,但是貴族之間通婚,強勢的一方往往會向弱勢一方問出對方子女是否經過月軒的教育。由此可見,月軒在整個天斗帝國上層的影響力。

當然,沒有誰知道。月軒那位手無縛雞之力的軒主月夫人竟然是來自天下第一魂師宗門。

畢業典禮在月軒三樓舉行,眾多達官顯貴都已經在布置好的會場上坐下了。他們都希望能夠看到自己的孩子通過月軒地培養有了怎樣的提高。

作為月軒主人,唐月華依舊是一身銀色宮裝,面帶微笑的站在大廳一側,手下人告訴她人已經到齊了,她這才頷首示意。畢業典禮正式開始。

一行身穿銀色的少男、少女們開始從兩側的門入常足有百人的數量卻並未給廳堂內帶來任何嘈雜。每個人臉上都流露著同樣優雅的微笑,彼此之間的步伐是那樣和諧,舉手投足之間,淡淡的高貴既不給人以驕傲地感覺。又能令人為之側目。

正在這時。大廳一側地門開啟,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懷抱一張精緻、優美地金色豎琴緩緩走出。

澄澈的藍色眼眸清可見底。一頭暗藍色長發披散在肩膀上卻絲毫不會給人失禮的感覺,整個人就像是鍾靈天下之秀,集英竣高貴、優雅於一身。

偏偏又有一種特殊的恬淡。當他從側門走出的時候,幾乎一瞬間就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哪怕是先前那些步入廳堂面帶優雅微笑的畢業學員們,也大都忍不住向他投去一絲目光。

尤其是其中的女學員,不乏眼露迷醉之色。

白衣青年獎豎琴放在擺好的檯子上,端坐於專用的矮凳,先是朝著眾多賓客微笑頷首,這才緩緩抬起他那雙修長的手,輕緩的彈奏起來。

高雅、清純如珠玉般晶瑩、朝露般清澄的音色從那精緻的金色豎琴中流淌而出,大廳內頓時靜了下來,美妙的琴音聞之令人心曠神怡。宛如月光下噴泉汩汩湧出的奇景美感,瀰漫著詩樣的氣氛。

不談其他,單看外表,這白衣少年無疑令在場所有即將畢業的學員為之失色,他身上那分與世無爭的恬淡最是令人心生好感。

唐月華靜靜的站在那裡,聆聽著美妙的琴聲,在她耳中,這琴聲當然與別人聽起來不同。她在傾聽,這琴聲是否真的像白衣少年表面上那樣恬淡。

一年了,整整一年的時間過去了,他確實變了很多。或許,這才是他的本性吧。

演奏琴曲的少年正是唐三,和一年前相比,此時的唐三又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那是氣質上的變化。從他身上,再沒有一絲殺氣蔓延而出。並不是說他那些得自殺戮之都歷練的殺氣消失了,而是真正的內蘊。

當唐月華給唐三上第一堂課的時候,就告訴他,一個真正的強者,首先要懂得學會控制自己的一切。尤其是情緒和氣息。

這一年,唐三無疑做的很好,好到連唐月華這樣苛刻的貴婦也挑不出一絲瑕疵。別人需要三年的課程,他一年就學完了,而且學的比任何人都好。

能夠代表畢業學員做豎琴演奏,一直以來都是月軒的傳統,唯有本屆畢業生最出色的學員才能獲此殊榮。唐三能夠坐在那裡,並非是因為他是唐月華的侄子,而是因為他自己的成就。

畢業典禮就在這優雅的樂曲中按照一道道程序進行著。達官顯貴們已經開始在下面悄悄打聽著唐三的來歷。但卻沒有一個人能說得出。哪怕是他們的子女,也沒人能說出唐三從何而來。

對於其他學員來說,唐三就像是個謎。當他剛剛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冰冷的沒有人願意接近,也沒人看好他這個插班生。

儘管他相貌英俊,可這裡是帝都,英俊的人難道還少么?

但是,幾個月後,所有人看著他的目光就變得不同了,在各種禮儀、音樂的學習上,唐三表現出了遠超常人的學習能力。最為顯著的,是他身上那層淡淡的冰冷逐漸消失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平時都很少與人溝通,更很少說話。只是在默默的學習。

坐在台下,眾貴族中身份最為顯赫的是一名年輕人,他的年齡,看上去處於青年與中年交匯的程度。他就是天斗帝國太子,雪清河。

這次前來,雪清河是為了自己妹妹的畢業典禮。

而他妹妹,原本應該坐在唐三現在所坐的位置上。

可不久前妹妹告訴他,最後演奏豎琴的人選變了,但她卻沒有絲毫的懊惱,因為她心悅誠服的佩服那個名叫唐銀的青年,在各方面自認不及。

雪清河知道,自己妹妹作為帝國公主,又有著父親的寵愛,一向眼高於頂。很少信服他人。就連自己這個長兄,對她也沒什麼威懾力。

送她來月軒學習,無疑是想好好培養一下妹妹的宮廷禮儀,以她十八歲的年紀,也該是出嫁的時候了。

他怎麼也想不通,一向高傲的妹妹為什麼會如此推崇一個人。甚至在提起那個人的時候,居然流露出淡淡的羞澀。

當雪清河看到端坐在那裡演奏的唐三時,他也震撼了,從那個年輕人身上,他竟然找不出半分瑕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