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二十三集獵魂行動第一百五十五章魂斗羅級別的碰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集獵魂行動第一百五十五章魂斗羅級別的碰撞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抬起頭,唐三此時的雙眼已經完全變成了藍色,「沐白、胖子,你們準備全力攻擊趙老師。他馬上就要出來了。用幽冥白虎。弗蘭德院長我會纏住他。榮榮,不用管我,全力給他們增幅。」

「好。」眾人大喝一聲,戴沐白和朱竹清兩人瞬間向對方衝去,寧榮榮手中九寶琉璃塔光芒大放。

在戴沐白與朱竹清兩人身體碰撞在一起的瞬間,一共六道光芒從九寶琉璃塔中射出,落在他們身上每人三道。

達到六十級,寧榮榮能夠產生的增幅已經達到了極其恐怖的程度,不要忘記,她的父親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也不過是七十多級的魂聖而已。在魂技上也僅僅是多出她一個。

現在她的每個魂技所能產生的增幅都達到了恐怖的百分之七十的程度。她注入戴沐白和朱竹清身上的分別是魂力增幅、力量增幅、敏捷增幅,這前三個魂技。

恢宏的氣勢從戴沐白與朱竹清碰撞的核心驟然爆發開來,九寶琉璃塔帶去的炫麗寶光令他們融合后的身體以幾何倍數般膨脹著。

眨眼之間,一隻通體雪白,身長超過十二米,背生雙翼的巨大白虎已經憑空出現。

絕大多數學員都是第一次看到武魂融合技展現,和以前相比,這次幽冥白虎的出現已經不再是那樣虛幻,就像一隻真正的猛虎一般,通體都是實質般的感覺。

兩名六十級魂師施展的武魂融合技,至少也能達到七十級以上的水準,更不要說朱竹清與戴沐白這樣的契合度以及九寶琉璃塔那百分之七十的恐怖增幅了,在這一刻,幽冥白虎身上所爆發的氣息已經全面超過了之前的趙無極。

就在這時,轟然巨響之中,無數層覆蓋在趙無極身上的藍銀囚籠驟然炸開,大力金剛熊身上第八魂環光芒綻放,通體已經變成黑色地巨熊猛然躍出。正是趙無極第五魂技重力擠壓。

在武魂真身的作用下施展重力擠壓,他作為魂斗羅的實力全面展開,雖然藍銀領域增幅巨大,但藍銀囚籠畢竟也只是唐三的第四魂技而已。趙無極第五、第七兩大魂技聯手,頓時沖了出來。

但是。迎接他地。卻是一隻巨大無比地虎掌。

趙無極幾乎是下意識地一巴掌拍去。但是。和那隻虎掌相比。即使在武魂真身狀態下。他地熊掌也顯得小了些。更何況他還剛剛耗費了大量地魂力。

砰地一聲巨響。趙無極地身體竟然被拍了出去。遠遠飛出。

此時地趙無極。完全被拍了一個七葷八素。他甚至還沒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半空中。弗蘭德自然也聽到了唐三地聲音。他地第一反應就是毫不猶豫地朝著唐三沖了下來。史萊克七怪他太熟悉了。想要戰勝他們地組合。首先就要先限制住唐三。

但是。迎接他地。卻是一張巨大地蛛網。唐三第三魂技。蛛網束縛綻放。

二次覺醒藍銀皇,在藍銀領域全面增幅下,蛛網直徑達到了恐怖地二十米。極其堅韌的蛛網幾乎在一瞬間膨脹開來。

即使是弗蘭德,也絕不願意被唐三的蛛網纏住,身體在空中驟然停頓了一下。鷹爪揮出,第四魂環閃亮,十道極其鋒銳的氣刃切割而出。

但是,令弗蘭德意外的是,他自以為能夠輕鬆切斷蛛網的氣刃卻只是令蛛網盪開而已,蛛網本身並未受到實質性的破壞。

受到全力爆發藍銀領域增幅后的藍銀皇蛛網,又豈是那麼容易被破壞的?

而這時,也正是趙無極被幽冥白虎一巴掌拍出地時候。

九寶琉璃塔光芒再現,這一次。卻是足足有四道光芒射出。而目標就是已經騰空而起,背後火焰雙翼完全展開的邪火鳳凰馬紅浚而這四道光芒分別是寧榮榮的第二、第三、第五、第六四個魂技。

遠遠的,站在場地邊緣正在觀戰的柳二龍忍不住問道:「榮榮給胖子的四個增幅是什麼?」

大師眼中竟然流露出幾分幸災樂禍的光芒,「今天恐怕要有烤熊吃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榮榮的第五魂技應該是攻擊增幅,第六魂技嘛,會是屬性增幅。」

「屬性增幅?那是什麼?」柳二龍不解地追問。

大師道:「屬性增幅可以說是七寶琉璃宗最重要的一個魂技,一般都會出現在第六魂技上。所謂屬性增幅,就是對被使用者當前最強的一種屬性進行增幅的加持。馬紅俊被增幅的肯定是他的鳳凰火焰。也就是說。現在他不只是魂力、敏捷和攻擊被增幅了百分之七十。而且鳳凰火焰的效果也會增幅百分之七十。這下無極有難了。到了六十級,七寶琉璃塔的恐怖才算真正展現出來。」

柳二龍瞪大了眼睛。「天啊,這些小傢伙還真是不客氣啊1

大師嘿嘿一笑,「昨天我之所以提醒你是二對五而不是一對五,除了他們本身的天賦以外,也是因為榮榮地關係。有她在,唐三他們四個都可以當作七十級以上地魂師。更何況他們自身還有武魂融合技、魂骨之類的能力。其實我覺得吧,弗老大和無極能不能堅持三炷香都是問題。榮榮應該已經練到四竅恆之心地程度了。你等著看吧,小三的實力還沒有完全爆發。」

趙無極掙脫藍銀囚籠,被莫名其妙的拍飛,他自然不會任由自己這麼飛出去,第一時間就將自己實力爆發出來,身上的第八魂環終於亮了起來。

一個巨大的熊形虛影憑空出現在他背後,趙無極通體都爆發出一層強烈的金光,周圍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他倒飛而出的身體也驟然凝滯,雙拳同時聚集在自己胸前,一團直徑超過一米的奪目金光驟然出現。這一刻,似乎整座史萊克學院都在隨著這金光的出現而顫抖。

但是,幽冥白虎還是沖了上去,與趙無極類似的是。戴沐白與朱竹清融合而成的幽冥白虎口中白光凝聚,漸漸轉化為銀色,一點不比趙無極那金光小地銀色光球憑空出現。

金銀兩色光芒就像兩顆太陽一般璀璨奪目。

大師臉色大變,趕忙大喝道:「空中碰撞。你們想毀了學院么?」

趙無極是在情急之下才釋放出了自己的第八魂技,聽到大師的話,這才醒悟過來。趕忙調整角度,手中金色光球直奔空中射出。

戴沐白和朱竹清也不敢怠慢,銀色光球同樣衝天而起。兩團耀眼的光暈宛如流星趕月一般眨眼間升入高空。

身在半空中的,弗蘭德不禁怒罵一聲,雙翼飛快收斂,朝地面落來。就算他也是魂斗羅,也絕不願意在空中承受那兩股明顯都是魂斗羅級別攻擊碰撞產生的餘波。那滋味,肯定好受不了。

而就在這時候,唐三嘴角處卻流露出一絲笑容。「弗蘭德院長,您還是在空中吧。」

兩道湛然藍光驟然從唐三雙眼之中激射而出,沒有任何魂環閃耀。更是沒有任何預兆出現,幾乎只是光芒一閃,那藍光就已到了弗蘭德面前。正是紫極神光。

弗蘭德還從未見過唐三這個技能,但強大地壓力卻令他一陣心悸,沒有思考的時間,他只能快速將自己的雙手擋在身前,第六魂技驟然爆發。全身渲染在一層凝重的黃色光芒之中擋住了紫極神光的轟擊。

兩聲轟鳴幾乎同時想起,一聲來源於那金、銀光球的碰撞,另一聲就是弗蘭德在紫極神光衝擊之下。身體遲滯在半空之中。

紫極神光乃是憑藉精神力爆發而出的,通過精神凝聚之智慧頭骨凝聚壓縮後攻擊。透點式的攻擊力刺在弗蘭德身上,他雖然憑藉著自身強橫的魂力和魂技擋住了攻擊,但本來想要降落下來地身體卻遲滯在空中。

金、銀兩色光芒在半空中爆發了,只見那混合著兩色光芒的光暈驟然釋放開來,巨大的威壓令整個史萊克學院劇烈地顫抖著,那一聲恐怖轟鳴驚醒了整座天斗城。

幽冥白虎重新分成了朱竹清與戴沐白,全力攻擊之後,受到兩股龐大能量碰撞產生的氣機牽引。他們已經無法再繼續維持武魂融合技。

趙無極也絕不好受,如果他是單獨面對幽冥白虎,或許還能佔據些許上風,可是,他面對的卻是在擁有百分之七十增幅的七寶琉璃塔輔助下的幽冥白虎。這一下碰撞,反而是他吃了虧。

身體在空中倒飛而出,這一次,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

而一雙火鳳凰之翼展開的馬紅俊,正是朝著他身體下落之處飛去。

趙無極體內氣血翻湧。但他也感受到了背後的火熱氣息。不敢怠慢,勉強提聚體內魂力。就打算施展一個重力控制技能讓自己提前落下,避免與蓄勢準備好的馬紅俊接觸。只要給他緩過氣地機會,身為魂斗羅,他有信心將這場戰鬥繼續下去,畢竟,戴沐白和朱竹清的消耗已經很大,威脅自然也變得小了很多。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趙無極突然感覺到身上一緊,晶瑩剔透的藍銀皇已經緊緊的纏繞在了他身上,唐三的第二魂技寄生,就在這時候產生了作用。

寄生並不如何強,但它的突然性卻是無與倫比的,之前被困在藍銀囚籠中的時候,藍銀皇的種子就已經播撒在他身上。而唐三對釋放時機地選擇,自然是妙到毫顛。

原本打算釋放的重力控制在身體突然被收緊的同時打斷了。趙無極甚至感覺到那些藍銀皇正不斷冒出錢銳的利刺往自己的皮膚中扎著。

而就在此時,他的身體已經接近地面。

周圍的空氣瞬時扭曲起來,浴火鳳凰、鳳翼天翔,雙重增幅下的馬紅俊悍然落下,胖子的第四魂技,鳳凰嘯天擊同時爆發。

在那扭曲地光芒中,剛要掙脫出藍銀皇地趙無極身體完全遲滯,下一刻,熾熱的氣流已經完全吞噬了他地身體。

九寶琉璃塔可怕地增幅,令胖子原本就極其強悍的爆發力發揮出了百分之一百七十的效果。無比熾熱的火焰化為巨大的鳳凰火柱衝天而起。胖子背後,一隻鳳凰虛影雙翼大展,直徑超過五米的火柱頃刻間淹沒了不動明

趙無極不好受,空中地弗蘭德也比他強不了多少。紫級神光射在手臂上,令弗蘭德手臂的骨骼如同裂開般劇痛,擋是擋住了。但是,他也在同時感受到了機器恐怖的氣息。

金銀光暈擴散,在那恐怖爆發的能量之中,弗蘭德的身體就像是破麻袋一般被甩了出去,狂躁而威力無匹的爆炸餘威幾乎撕碎了他身上的全部防禦,只見空中無數鷹羽撒落,我們的院長大人被直接撞飛出百米之外。

一股柔和的能量從背後注入唐三體內,溫和如水地氣流瞬間傳遍全身,唐三立刻感覺到消耗的魂力快速恢復。不用問,是寧榮榮的魂力增幅到了。她增幅地是唐三的魂力上限,此時起到的效果自然是另他消耗的魂力得以恢復。

而另一邊的朱竹清與戴沐白也受到了同樣的待遇。

火焰收斂。胖子背展雙翼飛了出來。當那橘紅色的鳳凰火焰漸漸收斂后,身高恢復成原本狀態的趙無極站在那裡,不過,此時看上去他更像是用一塊巨大焦炭雕琢而成的似地。

馬紅俊的攻擊爆發力,在同級別魂師中絕對首屈一指。何況還有九寶琉璃塔恐怖的增幅效果。最令趙無極無法承受的,就是那屬性增幅對火焰效果百分之七十的提升。此時,他身上真是在冒出肉香。

當然,魂斗羅是沒那麼容易受到重創的,馬紅俊也沒好意思真的全力施為。所以趙無極並沒有受到真正的傷害,不過,他那一身熊毛卻已經徹底完蛋了。皮膚泵揮惺天八天地,是不可能恢復的。

觀戰的學員們早已陷入了獃滯之中,誰能想到這場原本要堅持三炷香的戰鬥竟然會演變成這樣。

兩名魂王,三名魂帝,面對兩位魂斗羅級別的強者,竟然變成了眼前這種毫無懸念的勝負結果。絕大部分學員甚至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目瞪口呆的看著場地中的史萊克五怪,他們。真的只有二十多歲么?

弗蘭德無疑是聰明人,好不容易在空中控制住了身形,看到下方五怪重聚在一起以及趙無極那凄慘地樣子,他立刻做出了決定。

此時,柳二龍手中地香才剛剛燃起第二根。

戴沐白嘆息一聲,「可惜小奧不在,要不然,我們就能升空去追擊弗蘭德院長了。」

唐三微微一笑,道:「誰說小奧不在我們就不能升空了呢?跟我來。」

一邊說著。四根藍銀皇悄然射出。纏繞在四人腰間,下一刻。唐三已經拔身而起,就像是失去了重力一般迅速升空。直接朝著弗蘭德的方向飛了過去。

眼看著史萊克五怪朝著自己飛來,弗蘭德不禁瞪大了眼睛,「不會吧,小三你還能飛?」

唐三展顏一笑,「這個世界上,本來也沒有什麼不可能地事。院長,您看,我們也都消耗了不少魂力,再打下去傷了和氣就不好了。我們求和,您看可以么?」

弗蘭德毫不猶豫的立刻點頭,「恩,我看你們的實力也不錯,能夠將趙無極院長變成烤熊,你們的進步都不校好了,那就這樣吧。」

趙無極的樣子讓他嘴裡一陣發苦,再打下去,天知道這五個小怪物還會帶給自己怎樣的「驚喜」。雖然沒有奧斯卡的補充,但很明顯,寧榮榮的魂力還足以堅持一段很長的增幅時間。再加上唐三那神鬼莫測的控制能力和層出不窮的各種技能,他是在沒信心再打下去了。

他們說話的聲音都不大,又身在空中,下面的學員們肯定是聽不見的。弗蘭德再壓低一些聲音,道:「你們這些小怪物,總要給我點面子吧。」

唐三和戴沐白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笑意,同時點頭。

弗蘭德嘿嘿一笑,做戲難道還不會么?身體在空中快速旋轉起來,彷彿迎風暴漲一般。轉瞬已經變成了一隻巨大的貓頭鷹,強橫的黃色氣流在空中爆發,史萊克五怪幾乎同時驚呼一聲,身體飛速朝地面落下。就像是被弗蘭德用翅膀給扇下來似的。

五人落在地面,踉蹌後退,戴沐白大聲喊道:「弗蘭德院長。住手吧。我們認輸了。魂力消耗太大,沒有再比下去地必要了吧。」

弗蘭德收斂雙翼,在觀戰學員們火熱的目光中重新變回人形,一臉慈祥的點了點頭,「你們能夠擊敗趙無極院長,本身實力也算很不錯了。今天這場表演賽就到這裡吧。」

此時,唯一鬱悶的恐怕就要屬趙無極了,變成烤熊后,他一動都不敢動。正在拚命催動體內的魂力驅除馬紅俊的鳳凰火焰能量侵入。聽著空中弗蘭德地話,不禁暗暗哀嘆,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不知道是誰率先鼓掌。掌聲就像野火燎原一般飛快的蔓延開來,每一名史萊克學院的學員都在忘情的拚命鼓掌,連手掌拍紅也顧不得了。如此精彩的戰鬥,他們有生以來幾乎是第一次看到。熾熱的眼神看著史萊克五怪,偶像的地位在他們心中不斷升華著。

有明眼人自然看得出,這場表演賽最後結束的有些草率。鈣乎突然變得強大了似地,或者說史萊克五怪突然變弱了。觀察仔細的甚至還看到寧榮榮在最後已經放棄了九寶琉璃塔的增幅。這在戰鬥中顯然是不可能出現地。

當然,沒有人會深究這些。對於學員們來說,重要的是這場比賽足夠精彩。讓他們看到了太多炫麗的魂技以及神乎其技的應用。他們這才明白,原來魂技還可以這樣用。並不只是釋放魂力將魂技發出就可以了,還需要像唐三那樣精確的控制。

操場上,急速生長的藍銀草漸漸平靜下來,緩緩變回原本小草的樣子,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只有唐三才能感覺到,這些藍銀草也同樣在興奮的歡呼著,為了它們能夠得到藍銀皇地氣息滋潤而歡呼。

微笑中,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神光。雙手在胸前合攏,眼中神光每一次閃爍,空氣都會凝固幾分。戴沐白一隻手搭在唐三的肩膀上,對他來說,剛才這一戰的感覺令他彷彿又回到了五年前。也只有與唐三配合,才能在戰鬥中出現這種痛快淋漓的感覺。也只有唐三,才能將戰鬥變得如此簡單。

學員們在各班級老師的努力下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秩序,為了不引起騷亂,史萊克五怪趕忙先撤走了。

趙無極的傷並不重。不過皮膚表面還是需要一段時間恢復的。至少在史萊克五怪離開之前。鬱悶的他沒有再出現過。當年,他也同樣被唐三地暗器鬱悶過。經過這次的表演賽。趙無極暗暗發誓,以後不論如何,也絕不同這些小怪物再切磋了。

院長辦公室。

弗蘭德有些無奈的看著眼前這幾個自己看著成長起來的孩子,除了無奈之外,更多的是欣慰。他們真的長大了,六十級的他們,已經擁有了相當於更高級別的實力。真正的可以在魂師界闖蕩了。他更相信,用不了多久,這些孩子就會超越自己。他們才是魂師界真正地黃金一代啊!

「小怪物們,你們有什麼打算?」他這句話雖然在問大家地,但目光卻主要落在了唐三和馬紅俊身上。

寧榮榮的未來,自然是接任七寶琉璃宗宗主之位,這是她必然地選擇。至於戴沐白和朱竹清,更要為了星羅帝國皇位而努力。他們想要生存下去就沒有別的選擇。從目前形勢來看,顯然他們能夠完成這個任務的。

而馬紅俊和唐三就不一樣了。他們都沒有明確的背後勢力,哪怕唐三已經得到了昊天宗的承認也依舊沒有。因為昊天宗還處於隱居的狀態,至少在唐三完成那十年任務之前,想必是不會出現了。

所以,弗蘭德才會有此一問。

馬紅俊先開口,「老師,這幾年我在外面遊盪的也差不多了。無所事事的。而且再不努力,就要被他們落下了,如果您願意收留您這唯一的徒弟的話。那我就留在學院吧。跟隨您和大師修鍊,您要是願意讓我當個老師什麼的,我也不反對。」

弗蘭德眼睛一亮,「算你小子有點良心,那你就留下吧。也不多你這一個人吃飯。」

胖子嘿嘿一笑,明顯有些得意。

一旁地戴沐白笑道:「我看這傢伙決定留下來明顯是有目的的。弗蘭德院長。您可要小心了。」

「哦?」弗蘭德瞥了胖子一眼,馬紅俊趕忙正色道:「老師,您別聽戴老大瞎說,我能有什麼目的啊!我還不是為了能留在您身邊陪伴您么。不過,您可要保護我,萬一趙老師要找我報復,三哥他們又不在,我可扛不住啊1

戴沐白撇了撇嘴,「別人不知道你。難道我還不知道?你決定留下來,肯定是因為剛才那些學弟、學妹們崇拜的樣子吧。院長,您想埃我們都走了以後,胖子不就成了史萊克七怪中唯一一個留下來的人么?那還不是萬眾矚目地對象啊!到時候,他再騙幾個漂亮姑娘,絕不是難事,在這種崇敬的目光中生活,也更能滿足他那虛榮心。胖子,我說的對不對?」

馬紅俊的胖臉漲得通紅,「對個屁,老子是正經人。你以為我是你啊!你當年的事。我都不好意思說。什麼雙胞胎蘿莉……」

看著戴沐白惡狠狠的目光,他終究沒敢再說下去。

弗蘭德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自己這個弟子他還是十分了解的,戴沐白的話,至少佔了他肯留下地七成原因,另外三成就是胖子自己所說的那樣吧。不過,不論如何,嫡傳弟子留在身邊還是讓他非常高興的。

目光轉向唐三,「小三。你呢?」

唐三想了想,道:「首先我要去找小舞,然後在星斗大森林中獲得自己地第六魂環。至於後面的事,我想等找到小舞再說。或許我會留在星斗大森林中和她一起修鍊,也可能會回來,或者在大陸四處遊盪修鍊。雖然我們現在的魂力也算可以了,但和真正的強者相比還有著不小的距離。而這個距離,就要依靠我們自己的力量來逐漸拉近。」

弗蘭德點了點頭,道:「要是沒有合適的去處。你就也回來吧。學院的大門永遠為你們敞開。不論你們遇到什麼事。都可以回來。哪怕是武魂殿現在想要動我們史萊克學院也要考慮考慮,畢竟。他們還不敢和兩大帝國真正翻臉。」

這時,大師突然開口道:「小三,你決定什麼時候走?」

唐三看著大師,道:「老師,我打算明天一早就上路了。雖然和兄弟們重聚的機會不多,可是,我很擔心小舞。五年不見,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不如這樣,我們再定下一個五年之約。五年之後,我們依舊在學院重聚。那時候小奧應該也回來了,我在帶上小舞,我們史萊克七怪也能再次湊齊。」

戴沐白哈哈一笑,道:「那好啊!我家老頭子現在春秋鼎盛,就算我做了太子,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成為帝王,時間有地是。那就五年吧。小三,看上去你現在魂力雖然不如我,但實力卻依舊在我之上,五年後,我要爭取扭轉這個局面。」

唐三微笑道:「那你可要努力了。我現在的實力可不只是你今天看到的這些。」在今天的表演賽中,他至少還有殺神領域和八蛛矛沒有使用。第五魂技也並未動用。當然,戴沐白的第五、第六兩個魂技也沒展現。

弗蘭德輕嘆一聲,「真的很希望看到你們都成為封號斗羅時的樣子。希望我能等到那一天吧。那樣,我死也瞑目了。到時候,學院還要依靠你們照拂。」

大師沒有弗蘭德的話多,但是,他看著唐三的目光中那一抹不舍是絕不會被唐三忽略地。

唐三想好了,等自己找到小舞后,一定回來陪老師一段時間。他很清楚,大師與柳二龍雖然名義上是夫妻,但實際上卻並沒有夫妻之實,更不會有後代。大師對自己,就像是對親生兒子一樣,他也是自己的第二個父親。和唐昊相比,大師對他的付出一點也不少。堡。

今晚的夜色很靜,呼呼的風聲吹過,片片烏雲遮擋住星月之光,令大地看上取

七寶琉璃宗城堡外,負責巡邏的兩名弟子正在外面溜達著。他們臉上的神色看上去都有些疲倦。不在意的向前走著。

作為當今七大宗門之一,昊天宗又隱居多年,七寶琉璃宗隱約已經成為除武魂殿之外的宗門之首。又是最富有地魂師宗門。在魂師界地位極其崇高。哪怕是武魂殿,也無法動遙

正因如此,七寶琉璃宗所在地城堡也已經平靜的太久了。以至於這些負責巡邏地弟子們並不需要太認真。他們可不會認為有人會動七寶琉璃宗的念頭。

機靈靈打了個冷戰,左邊的巡邏弟子突然向右邊的巡邏弟子道:「小乙,我怎麼覺得有點冷。」

「你感冒了?」小乙面前讓自己的眼睛睜大一點。白天修鍊的時間有些長了,以至於到了這時候困頓不斷侵襲著他的大腦。

左邊巡邏弟子搖了搖頭,道:「不是啊!我們魂師可是很少生病的。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你等等我,我去方便一下。」說著,就朝著不遠處的樹叢走去。

小乙有些無聊的站在那裡等自己的夥伴,他們所巡邏的地方,是距離七寶琉璃宗城堡一公里範圍。這種擴大式的巡邏已經延續了很多年。

突然,小乙剛要因為小寐而閉合的雙眼捕捉到一絲淡淡的亮光。緊接著,他的耳朵動了一下。

作為一名巡邏弟子,小乙本身的實力並不強,能夠加入七寶琉璃宗還是依靠了祖輩餘蔭,不過,他卻有著一個普通人難以企及的能力。聽力。他的武魂和弗蘭德一樣,是貓頭鷹。不同的是,貓頭鷹也有多種,弗蘭德那種擅長戰鬥,而他這貓頭鷹武魂卻更多的繼承了貓頭鷹的偵查能力。

夜晚的貓頭鷹,幾乎全靠聽力進行捕獵。這也是小乙最強的能力。

耳朵微動之下,他聽到了一聲輕微的跌落,憑藉著多年的經驗,他能清晰的辨別出,這是人體摔倒的聲音,不敢怠慢,他趕忙將自己的聽力提升到了極限。

頓時,一連串悉悉索索的聲音落入耳中,雖然很輕,但是,這些聲音卻如同海潮一般,從四面八方湧來。

「敵襲」幾乎是帶著凄厲的聲音怒吼,在寂靜的夜晚是那麼的清晰。

下一刻,冰冷的寒意已經從他背心鑽入,直接穿過胸膛,戳破了他每一塊內臟。

但是,七寶琉璃宗畢竟是七寶琉璃宗,就在臨死前的剎那,一個細小的竹管被小乙甩了出去。帶著刺耳的尖嘯聲,一道紅光衝天而起,眨眼間已經炸開了一朵炫麗的光花。

喜歡斗羅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小三吧,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