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六十三章進化八蛛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進化八蛛矛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譬如,在唐三身體周圍直徑一百米範圍內的藍銀草,他可以憑藉藍銀領域將其變得全部如同藍銀皇一般堅韌,甚至連形態都是一模一樣的。

在森林中與他這擁有藍銀帝皇武魂作戰,哪怕不計算魂骨的存在,同等級的魂師也決不可能獲勝。

終於,前方人面魔蛛那龐大的身體已然在望。唐三仰天發出一聲凄厲的咆哮,所有的恨意似乎在這一刻完全迸發,在他發出咆哮的同時,小舞的身體也暫時被他收入到那能夠令生物生存的如意百寶囊之中,他並不希望小舞看到自己凶厲的一面,哪怕現在的小舞已經沒有了意識。

瘋狂的咆哮聲中,尖錐也似的白光從唐三體內澎湃而出,就像一柄巨大的白色長矛直刺那三萬年人面魔蛛。

殺神領域爆發。和藍銀領域的進化一樣,在十萬年魂環的作用下,唐三的殺神領域也進化了。此時他所施展的,就是殺神領域進化后所產生的技能殺戮突擊。

殺戮突擊效果:殺神領域以直線方向釋放,鎖定一個目標后,唐三與這個目標進行戰鬥時,速度提升百分之百,攻擊力提升百分之三十。這個提升對任何唐三發動的攻擊都有效,包括魂技在內。

如果說藍銀領域提升的是面的掌控力,那麼,殺神領域進化后提升的就是點的破壞力。

白光毫無懸念的瞬間鎖定住那人面魔蛛的身體,唐三本就極速飛行的身體再次加速,宛如炮彈一般,朝著那巨大的人面魔蛛轟擊而去。

此時,方圓直徑一百米範圍內的所有藍銀草全部變成了炫麗的赤金色,無數纏繞技能瘋狂的向那人面魔蛛疊加著。

想要掙脫這樣的藍銀皇,對於萬年人面魔蛛來說雖然也不太困難,但是,它所面對的藍銀皇實在太多太多了。

在近乎無限地纏繞面前,人面魔蛛的速度優勢再無法發揮。它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唐三朝自己衝來。此時它已經明白,逃是逃不掉的,想要活下來,就只有將這個追擊自己的敵人毀滅才行。

一層濃郁地灰色光芒驟然從這頭人面魔蛛身上爆發開來。詭異地一幕發生了。它那原本就龐大無比地身體再次膨脹。身體主體瞬間擴張到直徑七米開外。就像一個巨大地磨盤一般。每一根粗壯地蛛腿上都生長出無數尖利地倒刺。宛如鑲嵌著無數匕首一般。

一層層灰色氣流圍繞著它地身體盤旋。全身上下地甲殼厚度至少增加了一倍以上。

在面對生命威脅地情況下。這頭人面魔蛛已經打算拚命了。它此時所施展地技能就像是人類魂師地武魂真身一般。只不過武魂真身對於魂師來說是技能。而人面魔蛛此時爆發出地實力卻要燃燒它地修為。這個技能名叫蛛神附體。每維持這個狀態一秒。它自身地修為就要被燃燒掉一年。如果一直保持這個樣子戰鬥。不用太長時間。它自己就會先崩潰了。所以。對它來說。必須要速戰速決。

藍銀皇再纏繞到它化為龐大地身體后。立刻就會冒起一層層濃煙。在人面魔蛛驟然施展出蛛神附體后。它地力量已經變得極其恐怖。蛛腿律動之中。被快速腐蝕地藍銀皇直接被扯斷。後肢用力在地面一撐。龐大地身體已經直奔唐三迎了上來。

強大地壓力令唐三心中凜然。在施展了蛛神附體之後。眼前這頭人面魔蛛地實力雖然還不能與泰坦巨猿、天青牛蟒相比。但釋放地氣息也已經接近那樣地強者了。唐三知道。自己絕不能與它硬碰。

一根藍銀皇從旁邊飛來。纏繞住唐三地腰。強行將他扯地橫飛而出。原本應該出現地正面碰撞頓時避開了。

噗的一聲,一張巨大的蛛網從人面魔蛛口中噴吐而出,直奔唐三的方向罩來,這張恐怖的蛛網也全部是灰色的,而且籠罩範圍竟然高達上百平方米。

一圈粉紅色的光暈驟然從唐三地右臂處爆發出來。光暈閃耀的同時,唐三自身骨骼迅速發出一連串的劈啪聲。下一刻,他的身體已經悄然消失在原地,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了人面魔蛛上空。右臂也在同時被藍銀皇包裹之中,化為了赤金色。第五魂環閃亮。

沒錯,小舞賦予唐三的那塊魂骨中正是包含了一個瞬移技能。

與當初小舞所施展的瞬移不同,這塊魂骨的瞬移技能範圍是一百米。而且不需要任何的緩衝時間,可以連續使用。每使用一次。會耗費唐三全部魂力的百分之一作為代價。

人面魔蛛突然發現唐三失蹤了。它也是愣了一下,唐三氣息再次出現。它立刻仰起身體,腹下地小眼睛朝著唐三盯來,同時兩條長達八米地前腿直奔唐三胸腹處插來。

轟,赤金色的光芒驟然爆發,藍銀皇第五魂技,藍銀霸王槍爆發。

在藍銀領域地增幅以及殺神領域提升百分之三十攻擊力的情況下,化為赤金色的藍銀霸王槍在驟然離開唐三手臂的時候,背後爆發出一片驚人的血焰,令周圍空氣完全扭曲,半空之中甚至被撕裂出一道漆黑的縫隙,瘋狂的吞噬著周圍的一切。

隨著修鍊到魂帝級別,十萬年魂環對身體的增幅,唐三施展這藍銀霸王槍再不需要那麼長的蓄力時間。這也是他目前所擁有的所有能力中,攻擊力最強的一個。

擁有萬年修為的人面魔蛛極其敏感,發現自己不可能閃躲,它的身體幾乎是立刻下伏,不肯暴露眼睛所在的要害之處。

唐三本來也沒想這一下攻擊落在它的要害,這由藍銀王幫助唐三凝聚而成的第五魂環本身所擁有的效果就相當於五萬年魂獸所產生的魂技效果。更何況此時唐三還有那麼多的增幅。他的藍銀霸王槍在攻擊力上,已經不遜色於七十級魂聖在施展了武魂真身後爆發的攻擊,同時由於它地集中性,在單體攻擊威力上,甚至比魂聖的武魂真身還有過之。

轟然巨響之中,赤金色光芒驟然爆發,人面魔蛛施展了蛛神附體后巨大的身體被轟的直接飛了起來。那麼龐大的身軀倒飛而出,周圍的植被頓時倒了霉。

就算它再想掩蓋自己地要害,也無法與絕對的力量抗爭。人面魔蛛也想不到唐三這一下的攻擊力居然有這麼強。

背部最堅硬的甲殼處出現了大片的龜裂,整個身體被完全掀翻在半空之中。而它自身也已經處於眩暈狀態。

藍銀霸王槍附帶的眩暈技能雖然持續效果時間不長,但對於唐三這種最擅長抓住機會的控制系魂師來說卻已經足夠了。

眼底閃過一抹血色光彩,藍銀皇右腿骨推力爆發。在那人面魔蛛被轟飛的同時,唐三的身體也緊隨著沖了上去。

合身鋪上,唐三那與人面魔蛛完全不成比例地身體直奔對方腹下射去,與此同時,背後八蛛矛驟然舒展開來。

與藍銀皇的變化不同,這能夠進化的外附魂骨八蛛矛幾乎完全是依靠小舞地力量才重塑的,此時整個八蛛矛上倒刺林立,全部變成了恐怖的血色,彷彿隨時能夠滴出血來一般。

整體體積並沒有盡為再次進化而增大。但看上去已經不再晶瑩,而是釋放著一種充滿殺氣的渾濁。

唐三直接撲到了那人面魔蛛身前,數十根藍銀皇迸發而出。竟然將他自己的身體與那巨大的人面魔蛛纏繞在一起,八蛛矛驟然刺出,就利用這極其短暫的時間,狠狠的刺入了人面魔蛛的眼睛之中。

並不是人面魔蛛實力這麼不濟,實在是因為唐三地瞬間轉移突然性太強,再加上那霸道無比的藍銀霸王槍。這才創造了這樣的機會。

人面魔蛛的身體雖然堅硬,但眼睛卻是它最大的弱點,唐三的八蛛矛狠狠刺入它的眼睛之中,剎那間紫血飛濺。

一聲極其尖利的悲鳴從那萬年人面魔蛛口中爆發而出。八米長的巨大蛛腿同時回縮,狠狠地朝著唐三身上刺去。

如果這一下刺實了,別說是一個唐三,就算是十個,也絕無幸理。這可是人面魔蛛的臨死反噬。

但是,粉紅色的光芒再次從唐三右臂中爆發出來,這一次,並不是瞬間轉移,那粉紅色的光芒瞬間化為一層光幕。覆蓋在唐三全身上下,也包括八蛛矛在內。

鏗鏘巨響中,唐三的身體只是震了一震,萬年人面魔蛛恐怖的蛛矛竟然無法對他身體造成任何傷害。而他自己的八蛛矛卻已經開始了瘋狂的吞噬。

十萬年魂骨附帶魂技二,無敵金身。效果,三秒。

小舞賦予唐三的柔骨魅兔右臂骨附帶地技能並不是一個,而是兩個。除了瞬間轉移之外,還有就是這無敵金身。

這兩個技能都是屬於小舞本身地,連唐三也不知道為什麼十萬年魂骨附帶的技能會是兩個之多。最令他不理解地是。同樣是十萬年魂骨。為什麼自己的藍銀皇右腿骨就只有一個飛行技能。

儘管無敵金身的效果只有三秒,但對於唐三來說卻已經足夠了。血色八蛛矛付出的強橫吞噬技能一瞬間就瓦解了萬年人面魔蛛的防線。

劇毒入侵。瘋狂吞噬。唐三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八股冰冷能量正在順著自己的八蛛矛湧入自身。直接在背部凝聚。而在他身下的萬年人面魔蛛卻在劇烈的顫抖著。它那粗大的蛛腿再也沒有二次刺下的機會。

唐三的雙眼已經完全變成了血紅色,殺神領域釋放出的恐怖殺機令周圍方圓上百平米範圍內都布下了一層淡淡的冰霜。

「小舞,你看到了么?我們的報復已經開始了。只要是對你造成過傷害的,不論是誰,結局都只有一個。」

蛛神附體狀態下的人面魔蛛身體漸漸縮小,很快就恢復到了先前的樣子,瘋狂湧入唐三體內的能量只是在他背後凝聚,並沒有進入他體內,這與之前八蛛矛吞噬武魂殿高手時的情況完全不同。唐三明白,這或許是因為吞噬對象與八蛛矛產生時是同一種魂獸的原因。

身下的人面魔蛛身體漸漸乾癟,就連那堅硬地甲殼也在逐漸軟化。突然間。唐三感覺到自己背後熱了起來,一股極其灼熱的感覺瞬間通過背後傳入體內,頓時給他一種通體舒泰的感覺。

緊接著,熱流開始回縮,快速在胸腹處凝結,唐三清晰的感覺到有什麼堅硬的東西從自己背部延伸出來。正在抄胸前聚集。

變異?八蛛矛變異了?唐三心中一驚,下意識的超自己胸前看去。他身上地衣服在那不斷蔓延的血色之中已經化為灰燼,就連二十四橋明月夜和如意百寶囊也被那層血色包覆其中。

每一根八蛛矛的體積都收縮了幾分,由原本的四米長收縮到三米左右,但其上的血色卻不再渾濁,重新變成了晶瑩的顏色,就像是小舞獻祭時身體所呈現的那種色彩。

最為奇特的是,隨著血色蔓延到前身,血光開始如同水波一般蕩漾開來。很快,就將自己的胸、腹、後背完全包裹,呈現出一層血紅色地板甲。每一塊板甲都與唐三的肌肉輪廓完全一樣。通體呈現為紅寶石般的質感。這紅色地鎧甲向上只是蔓延到脖子處,向下則是到腰部,並沒有向四肢延伸。而且唐三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在自己背部的板甲厚度雖然和身前的一樣,但卻要堅實的多。

這是怎麼回事?八蛛矛真的進化了?

是的,唐三猜的沒錯,八蛛矛這次不單是進化了,而且是質的飛躍。

第一隻人面魔蛛,賦予了唐三外附魂骨八蛛矛。第二隻人面魔蛛,給它提供了更多地能量。隨著唐三的實力不斷進步,八蛛矛也在不斷的進化。外附魂骨強大的能力一點一滴的展現出來。今日吞噬的這第三隻人面魔蛛修為極高,又是在蛛神附體的情況被唐三以八蛛矛吞噬。頓時出現了異變蛛神附體狀態下的人面魔蛛雖然實力還不能與十萬年魂獸相比,但氣息卻已經於十萬年魂獸近似了。出產魂骨的幾率也隨之大增。當它痛苦地被八蛛矛吞噬而死後,就產生出了像唐三從第一隻人面魔蛛那裡獲得八蛛矛時的東西。相當於又一個外附魂骨出現。

只不過,這一次出現的外附魂骨是被唐三本身的這個外附魂骨所吞噬,兩塊魂骨合二為一,產生了特殊的融合效果。也正是因為如此。唐三原本的八蛛矛就發生了質變。出現了這層堅實的鎧甲。

一股股強大的力量不斷從背後傳入四肢百骸之中,刺激著他的身體機能,唐三發現,自己地魂力又提升了一大塊,從六十五級進入到了六十六級地程度。超過六十級以後,每提升一級所需要的魂力都是相當龐大地,可見八蛛矛此時的進化有多大效果。

正在唐三以為一切結束了的時候,突然間,他的頭部、右臂和右腿同時出現了變化。

頭部處。一股清涼的氣流向下延伸。瞬間與胸腹處火熱的紅寶石板甲連接在一起,右腿處傳來的則是極其溫和的氣息。也同樣與那紅晶鎧甲連接在一起。右臂處傳來的氣息最為怪異,唐三從那氣息之中竟然感受到了溫柔的愛意。清冷的藍色從唐三眉心處冒出,緊接著,一點藍光爆發開來,冰冷的觸感瞬間眼神,眨眼間已經包覆了唐三整個頭部和脖頸。

完整的頭盔出現在唐三頭上,頭盔的樣式很古樸,呈現為藍色,頭盔後部,一共出現了九根豎起的戟狀金屬,霸氣十足。額頭正中,一團虛幻的藍光凝聚,釋放著淡淡的光彩。冰冷的氣流與胸腹間火熱的鎧甲連接在一起,顏色頓時發生了轉變。像是被沾染了一般,唐三的頭盔也變成了紅寶石般的顏色,與胸腹間的鎧甲連接在一起,毫無縫隙。

出現同樣情況的還有右臂和右腿,右臂開始延伸的是粉紅色的甲胄,一層層甲胄宛如鱗片一般延伸,當它與胸腹間的鎧甲連接在一起時,也變成了紅色。

右腿的鎧甲最為奇特,伴隨著一圈圈藍銀草纏繞而上。赤金色地光芒延伸而上,在小腿外側,還有一個尺余長,翅膀般的金屬刺。

所有鎧甲連接在一起,最後統一成為奪目的血色紅寶石狀,只有唐三的左臂和左腿還暴露在外。

剎那間。唐三隻覺得自己體內彷彿有什麼東西破碎了,又有什麼東西融合在了一起似的。體內玄天功以一種極其驚人的速度運轉起來。無比龐大地能量不斷在他身體周圍激蕩。當這些能量運轉到他胸前和左腿、左臂時,會明顯出現遲滯。可儘管如此,唐三也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能力似乎得到了恐怖的增幅效果。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唐三不知道,他只是感覺到自己的所有魂技都靜靜的呈現在內心之中,就像一棵由技能組成的樹,意念一動,立刻就會有技能出現。所有技能似乎都不再需要任何緩衝時間。哪怕是自己剛剛得到的第六魂技也是如此。

同時。這些技能的效果也整體增幅了百分之十,而所需要消耗地魂力則減少了百分之十。

只不過,令他有些不舒服的是。看上去顏色變得一樣的鎧甲,給他地感覺卻完全不同。八蛛矛附帶鎧甲是灼熱,頭盔是冰冷,右臂是溫柔,右腿是慈和。四種不同的感覺很不協調。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崩潰似的。

消失吧。唐三意念一動,頭盔、右臂、右腿上的鎧甲率先消失,緊接著,胸腹處的鎧甲也如同紅色血液一般快速的向背後滑去。伴隨著八蛛矛一同收入到他背部的八根肋骨之中。

和以往不同的是,當八蛛矛和這奇異的鎧甲收回體內后。那火熱地感覺並沒有就那麼消失,而是瞬間傳遍全身,緩緩的收斂,而唐三體內的魂力也在瞬間下降了三分之一這還真是一個古怪的技能,唐三眼中流露出思索之色,單手一拍身下人面魔蛛的身體,彈身而起。

雖然他也不知道這個新技能會帶給自己怎樣的變化,但他卻隱隱感覺到,自己似乎已經抓到了什麼東西。只不過現在還說不清楚而已。先前這個技能雖然產生不小的增幅作用,可卻極不穩定,又要消耗大量的魂力。對現在的他來說並不如何實用。但現在不實用,不代表著以後就不會變好。唐三立刻決定,這個問題去求助自己地老師。畢竟,在魂師的各方面研究上,大師絕對是權威。

換上一身衣服,唐三這才將小舞從如意百寶囊中取出來,小舞已經醒了。一雙紅紅的小眼睛眨了眨。靠在唐三胸前,流露著親近的氣息。雖然她已經沒有了意識。但唐三身上的氣息還是零她這本體產生出親近的感覺。

摸了摸小舞光滑的毛髮,再親親她的頭,唐三這才再次彈身而起,朝星斗大森林外而去。

在出森林的過程中,唐三已經有了計劃。隨著萬年人面魔蛛被他獵殺,他地心也漸漸平靜下來。他知道,悲傷無濟於事,對於自己最重要地,就是如何能夠快速提升實力,儘早幫助小舞復活。

現在去找武魂殿報復顯然是不現實的,憑藉他自己地力量根本不可能和武魂殿抗衡。但是,這卻並不代表他不能給予武魂殿打擊。明的不行,難道還不能來暗的么?當然,在行動之前,他必須要用一段時間來進行準備。只有準備充分了,給武魂殿的打擊才會更加沉重。

所以,離開星斗大森林后,唐三直奔天斗城而去,他要先去找自己的老師,同時,也只有在史萊克學院之中,他才能靜下來進行準備工作。長辦公室。

弗蘭德眉頭緊皺,柳二龍正站在他的辦公桌前,一臉哀求的看著他。

弗蘭德苦笑道:「二龍,我也沒辦法。小剛的脾氣你還不知道么?你都說不動他,我去能有什麼用?你也知道,小剛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天能夠得到宗門的認可。這也是為什麼他多年以來一直致力於武魂研究的最大原因。藍電霸王龍宗門被血洗,對小剛的打擊實在太大了。他現在這樣做,完全是一種發泄。如果你真的讓他靜下來,恐怕他心裡會更加難受。更受不了。」

柳二龍眼圈微紅,「可是,他現在這樣,恐怕用不了多久身體就要崩潰了。每天不眠不休的訓練那些魂師。要不就是廢寢忘食地研究武魂。就算是我,也只能偶爾說服他吃點東西,休息片刻。這樣下去。他……」

弗蘭德想了想,道:「實在不行,你就給他來個苦肉計。或許會有效些。對了,你們藍電霸王龍家族分散在外的族人們聚集的如何了?」

柳二龍苦笑道:「只有不足百人。而且幾乎都是小一輩的。實力最強也不過五十多級而已。現在我到成了藍電霸王龍家族最強的一個。」

弗蘭德嘆息一聲,「武魂殿真是太狠了,不動則已,動則雷霆萬鈞。最可怕的是,事先你們宗門竟然沒有收到一點消息。如果我猜地不錯,在行動之前。武魂殿一定是把所有參與行動的魂師聚集在一起統一看管,完全封鎖消息。這才出奇制勝。否則,他們要付出的代價只會更大。」

怨恨的光芒在眼中閃爍。柳二龍攥緊拳頭,骨骼啪作響,「武魂殿,好狠的武魂殿。比比東,你這個賤人,我定要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弗蘭德道:「如果小三在這裡就好了。他是小剛一手培養長大的,如果有他在,小剛的心情或許能夠平復一些。」

柳二龍苦笑道:「說這些有什麼用,看來。我真的要去用苦肉計了。我已經沒有了家,絕不能再沒有小剛。弗蘭德,帝國那邊怎麼說?」

弗蘭德道:「正在和星羅帝國那邊接洽。有沐白和竹清在其中幫助,再加上兩大帝國的共同利益,彼此聯手並不是什麼難事。但現在武魂殿掌握地勢力太可怕了。雖然他們現在還不敢公然挑戰兩大帝國。可是他們手中掌握的魂師數量以及各個公國、王國的軍事力量已經足以與兩大帝國分庭抗禮。戰爭如果真地開始,那就是全大陸的災難。」

柳二龍點點頭,「現在我們處於弱勢,尤其是在魂師方面,根本無法與武魂殿所掌控的力量相比。小剛如此廢寢忘食。也正是因為如此。可惜,如果昊天宗還在,有他們的帶領,我們也不會如此被動了。」

弗蘭德眼中流露出一絲悲傷,「真的不希望戰爭爆發。比比東這個女人果然是個瘋子。她究竟想要幹什麼?」擊在議事大廳的牆壁上緩緩滑落,在她那艷麗的面龐上多了一個紅色的血掌櫻一縷鮮血從嘴角處流淌而出。

教皇比比東緩緩收回自己地右手,眼中寒光綻放,「連敵友都分不清。虧你還是我選定的聖女。到後殿面壁。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出來。」

「是。教皇陛下。」胡列娜的聲音因為臉上的傷勢有些模糊,勉強爬起身。但在她眼中,卻並沒有半分憤恨。依舊帶著淡淡的茫然。哪怕已經回到了教皇殿,可在她的腦海之中,卻依舊盤旋著唐三與小舞最後的對視。她知道,自己永遠也無法忘記那天發生的每一幕場景。

一回到教皇殿,胡列娜不顧兩位封號斗羅和邪月、焱地阻攔,主動向比比東請罪,這才有了先前這一幕的出現。

「陛下息怒。」菊斗羅和鬼斗羅同時躬身。

鬼斗羅依舊是一片虛影狀,而菊斗羅的臉色則顯得很蒼白,那天他們施展了武魂融合技后,自身受到了不輕的創傷。現在還沒恢復過來。

「息怒?」比比東眼中寒光閃爍,「兩位長老,你們讓我怎麼息怒?胡列娜有錯,你們呢?身為武魂殿長老之尊,封號斗羅,卻讓一個才二十歲的年輕人算計了。還導致最後十萬年魂獸獻祭而死。你們很好啊1

菊斗羅與鬼斗羅同時臉色一變,從比比東的話語中,他們聽出了強烈的殺機。

比比東眼中寒光連閃,在她的注視下,菊、鬼二斗羅已是汗透重襟。以他們的實力,竟然興不起一絲反抗地意思。

「你們下去吧。」比比東有些煩躁地揮了揮手,眼中殺機收斂。如果依著她的脾氣,就是下殺手也很正常。但是,她不能那麼做。武魂殿剛剛開始發動,正是用人之時。這兩名長老對她也算忠心耿耿,又都是封號斗羅、長老會成員。真地處置了他們,必然會影響到武魂殿後面的行動。

兩位封號斗羅明顯鬆了口氣,趕忙拜謝比比東不罪之恩,快速的離開了議事大廳。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比比東眼中寒光閃爍,「泰坦巨猿,還有那什麼牛頭蟒蛇。好啊,你們破壞了我的好事,等我空閑下來,就拿你們來做魂環。」

一身樸素的衣裝,懷抱毛髮晶瑩如銀的小白兔,唐三緩步走進了天斗城。

儘管他的衣著並不顯眼,但那一頭藍發加上英俊的容貌,還是很容易引人注意。

唐三向前走著,眼睛根本就沒有看路,只是看著懷中的小舞,手中拿著一根胡蘿蔔條喂著她。

還原本體的小舞最喜歡吃這胡蘿蔔。唐三購買了大量,存放在自己的如意百寶囊中。

儘管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了意識,但只要抱著她那毛茸茸的身體,唐三的心就能靜下來,至少不會過於痛苦。小舞復活的希望可以說是讓他撐過來的重要因素。

唐三發誓,不論如何也不讓小舞與自己分離了,不論是吃飯、睡覺,離開星斗大森林這些天,他一直都將小舞帶在身旁。在別人眼中,一個大男人抱著只小兔子很怪異。哪有男人養兔子這種寵物的。可唐三抱著的卻並不是寵物,而是他的愛人啊!

從星斗大森林到天斗城的路上,唐三對未來的計劃已經仔細思考過了。想要撼動武魂殿,首先就要增加自己的實力和勢力。勢力唐三不太感興趣,但實力卻是至關重要的。他並不是一名普通的魂師,而是從唐門而來。擁有著唐門的毒藥與暗器煉製方法。單憑這一點,他就足以讓武魂殿吃上大虧。

只不過現在他當初煉製的暗器大部分已經用完了,所以,回到天斗城后,他決定先去找自己的老師,商量一下。然後就開始閉關苦修,同時鑄造更多的暗器。

等到力量積蓄到一定程度后,就開始對武魂殿下手。

至於萬年九品參王,唐三反而不急,他很清楚,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就算找到了也可能將其帶回來。只有等到實力足夠之後,再去尋覓。

正在街道上走著,突然間,迎面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唐三雖然不看路,但他有強大的精神力作為眼睛,走在路上自然不會與人發生碰撞,可迎面來的十餘騎卻已經將路佔滿。飛奔中,塵土飛揚。道路上行走的行人倉皇散開躲避,一時間原本寬闊的街道上頓是一片雞飛狗跳。

喜歡斗羅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小三吧,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動力,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