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八十章復活小舞二分之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復活小舞二分之一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嗯」小舞在懷中帶著點痛苦的輕哼一聲。將完全沉浸在喜悅和興奮中的唐三驚醒。他這才發現,自己抱的有些太用力了。趕忙放鬆手臂,低頭向懷中的小舞看去。那精緻的容顏,就算是看一輩子,他也看不夠。

沒有期待中的那一聲「哥」的呼喚,唐三看到的,是小舞空洞的雙眼和俏臉上淡淡的依賴。儘管她身無寸縷,可此時的她看上去卻是那樣的風輕雲淡。

「小舞,對不起,我是太激動了,抱疼你了吧。」唐三輕聲的道歉著。

小舞依舊獃獃的看著他,卻一言不發。緩緩將頭貼在他胸前,什麼也沒有說。

「小舞,你,你怎麼了?」唐三的激動在看到小舞那空洞的眼神時已經開始快速退卻。冰冷的寒意漸漸從心底泛起。

小舞保持著原有的動作,更沒有回答他什麼,只是靜靜的依偎著他,一聲不吭。

此時已經從興奮中清醒過來的唐三朝床上看去,兔子已經不見了,床上除了他,就只有小舞。是的,是小舞沒錯。唐三感受著懷中小舞身上散發的清雅香氣,與兔子之前散發的完全一樣。他的大腦快速運轉起來,漸漸想通了眼前的情況。

此時依偎在他懷中的小舞確實是復活了,而且,唐三明白,很有可能現在的小舞已經變成了真正的人類。

相思斷腸紅和水晶血龍參,都是奪天地造化的仙品聖物,在兩大仙草的作用下,小舞重新恢復了人形,她的身體甚至更被催生直接進入了成熟期。也就是說,現在的小舞已經實實在在的是一名人類女子。

但同時的,小舞並沒有真正的復活,此時復活的只是她地一部份。現在的她,沒有自己的靈魂,生命的存在完全是兩大仙品藥草所賦予的。只有像出生小兔般的本能。身形變了,可她地神智卻與之前的兔子形態並沒有什麼兩樣。如果自己不能完成天青牛蟒大明所說的那幾個條件,她恐怕依舊無法真正的復活。此時的她雖然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但可以說,現在的小舞只是復活了二分之一。

小舞需要的是魂環、魂骨的歸還,九環魂力輔助其靈魂歸體。萬年九品參王不知道是否還需要。水晶血龍參很可能就是起到了它地效果,才會令小舞幻化為人形。從藥效來說,除非是整株的萬年九品參王,否則,一部份的它絕對無法比水晶血龍參做地更好。

輕輕地撫摸著小舞柔順地黑髮。唐三眼神中多了幾分傷感。「原來。你並沒有真正地復活。只是恢復了身體。不過。小舞。不要緊。這已經是一個好地開始。至少今後我可以一直都看著人形地你。我會努力修鍊地。一定爭取早日幫你靈魂歸體。好么?」

小舞當然無法回應他。唐三不敢去看她地身體。因為他怕褻瀆了自己內心完美地愛人。他在心中暗暗發誓。在小舞靈魂歸體真正復活之前。自己絕不能與她發生過度地親密關係。他愛她。愛她地一切。而不只是她地。

飛快地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取出一件自己地長衫。扶著小舞地身體。幫她穿好。將腰帶繫緊。以防春光外泄。女孩子地內衣唐三自然不會有。現在也只能先這樣了。

唐三地衣服穿在小舞身上顯得有些寬大。但也更襯托出她那細緻精美、惹人憐愛地容顏。

「來。跟我走。好么?」唐三拉著小舞地手站了起來。

或許正是因為他握著她地手。只有本能地她並沒有任何反抗。就那麼跟著他一起向外走去。小舞走地並不快。但卻很自然。她畢竟曾為人類。身體屬於人類地本能還是存在地。只是失去了魂力、魂環和一切能力。

當守在門外的御之一族族人看到唐三牽著的小舞時,一個個都陷入了獃滯。小舞不僅是美,而且給人那種純粹的感覺是他們從未見過地。清純地不帶一絲煙火氣。

唐三根本不在意別人如何看待自己。只要能永遠牽著小舞的手,對他來說,就是最大地幸福了。

餐廳。

白鶴坐在楊無敵身邊,兩人正在交談著。

「什麼?你再說一遍,那東西是什麼樣子的?」楊無敵吃驚的瞪視著白鶴,一臉的不敢置信。在藥物方面,破之一族確實有其獨到之處,上午哪會兒,楊無敵還是鼻青臉腫的。此時臉上雖然還有痕。但已經好的多了。

除了唐三以外,其他人都已經到齊了。白鶴還是決定先勸說一下楊無敵。畢竟兩人關係最好,而且他對唐三待會兒對楊無敵的勸說也沒有十足把握,為了自己那外孫他才決定先鋪墊一番。爭取個主動權。

楊無敵此時的驚訝,正是因為白鶴剛剛向他描述了那株水晶血龍參的形貌所致。

白鶴再次描述了一遍時,楊無敵原本黯淡無光的雙眼頓時精光大放。「好,好你個老白鳥。有這種好東西居然不早點拿出來。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什麼都別多說了,那東西給我,我就跟你們一起加入這唐門。」

「啊?」白鶴也沒想到楊無敵居然會答應的如此痛快。他本身對於水晶血龍參的價值並不十分清楚,只是知道非常珍貴。可精研藥物一生的楊無敵卻怎麼會不知道呢?有了水晶血龍參,他足以製造出一批奪天地造化的靈藥。對於痴迷於煉藥的楊無敵來說,沒什麼比這更具有吸引力的了。

更何況,今天唐三擊敗他,也對他的觸動很大,再加上單屬四宗族其他三族都已經選擇加入唐門。他索性就坡下驢直接選擇了加入。

看著楊無敵興奮搓手的樣子,白鶴算是大大的鬆了口氣。也頓時喜笑顏開,單屬四宗族又能在一起了,自己也沒有得罪這老兄弟。雖然付出了那株珍貴藥草,但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正在這時,唐三帶著小舞來了。

唐三走在前面。小舞跟在他身後,被他反手牽著。在座的除了四位族長之外,還有馬紅竣泰壟牛奔和白沉香四人。當他們眼看著唐三帶著身後的女子走進來時,最先反應過來的就是馬紅俊和泰攏

「小舞?」兩人同時驚呼出聲,猛然站起,因為動作過猛。連坐下的椅子都頂倒在身後。

小舞穿著唐三的長衫,烏黑地秀髮搭在肩膀上垂在身前,用另一隻手挽著,不然就要垂落地面了。儘管分別五年後她已不是以前那樣青澀,但整體形貌卻並未發生巨大的改變。馬紅俊和泰隆一下就認了出來。

其他的所有男性,包括四位年過八旬的族長們,在第一眼看到小舞的時候都不禁呆了呆。

白鶴一向自認孫女白沉香的容貌已是天下無雙,可此時見到小舞,他卻發現。白沉香地姿容已經被全面比了下去。不論是相貌還是氣質。

白沉香自己也呆住了,臉上流露的完全是震驚。這兩天來,唐三大發神威。先後擊敗了白鶴和楊無敵,給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哪個少女不懷春,唐三本身又是那麼英俊儒雅。不知不覺中,她心裡已經對唐三產生了幾分好感。可此時唐三如此突兀的帶來一個女孩子,而且還是那樣的絕色,她心中頓時多出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女人都是敏銳的,白沉香一眼就看出小舞身上的衣服應該是唐三的,兩人的關係顯然極為親密。

唐三牽著小舞,讓她先坐下。然後自己才坐在她身邊向四位族長點頭示意,「勞煩各位前輩久等了。」

牛皋看著小舞,忍不住道:「唐三,她是?」

唐三苦笑一聲,有些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小舞兩隻手此時都握在他手上,身體挪動了一下,肩膀貼上唐三地肩膀。她的動作很自然,那副依賴的樣子誰都看地出來。

「我也不知道該向各位如何解釋。我給各位前輩介紹一下。她叫小舞,是我的愛人。只是她當初為了救我,現在神志已失,不能向各位前輩行禮了,請各位前輩見諒。」

泰坦拉了拉牛皋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多問了。白鶴雖然心中疑惑,但他對唐三並不算太了解,也不知道在之前小舞從來都未曾出現過。而楊無敵則皺起了眉頭,「失去神志?是腦部受到創傷、受到驚嚇還是中毒?」

看到小舞。他忍不住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由於現在出現在他面前的小舞乃是披散著頭髮。而且又穿了唐三的衣服,與攻擊他的小舞樣子截然不同。那時的小舞又動作奇快,整個人都是幻影形態出現的,因此眾人都還沒認出她與今天差點摔死楊無敵地第六魂技是同一個人。可感應還是有的,所以楊無敵看著小舞才會感到有些驚懼。

唐三搖了搖頭,道:「都不是。」

楊無敵愣了一下,沉聲道:「都不是?你當我是傻子么?看她面色紅潤,天庭飽滿,分明是氣血旺盛的樣子,生命力頑強的不能再頑強了。如非腦部受到碰撞,或者曾經中過劇毒留下了後遺症,那就是受到了驚嚇。除了這三種情況,我想不出其他。唐三淡然道:「楊無敵前輩,我想您沒有忘記我們上午打賭的事情吧。不如,我們先兌現諾言如何?」

楊無敵臉色一寒,「當然,我楊無敵說話算數。說出你的條件吧。」

唐三微微一笑,道:「其實,我的條件很簡單,只是希望前輩能夠收下晚輩的一件禮物。」

楊無敵愣了一下,想起之前白鶴對自己說的話,臉色頓時柔和了許多,和身邊地白鶴對視一眼后,這才向唐三道:「好,拿來。」

此時,白鶴已經是一臉笑意,之前聽到他們談論的泰坦和牛皋也都面帶微笑,就等這最後結果塵埃落定了。在他們看來,唐三選擇這樣說出這個條件顯然是很好的選擇。

唐三探手入如意百寶囊之中,當他將手抽出時。掌中已經多了一朵連莖大花。頓時,一股淡淡的幽香釋放而出,沁人心脾的味道瀰漫在整個餐廳的每一處角落之中。就連坐在唐三身邊的小舞,也不禁將她那空洞澄澈的眼眸注視向唐三手中的花朵。

那是一朵淡粉色地大花,無葉,莖長三尺。花朵極大,直徑足有盈尺,每一片花瓣看上去都像水晶一般晶瑩剔透。

原本已經認為事情註定地白鶴看到唐三拿出的竟然不是水晶血龍參,而是一株大花,頓時大驚失色,「小三,我給你地那株人蔘呢?」

唐三向白鶴苦笑道:「舅爺爺,不是我不願意拿出來,實在是因為。它已經被小舞吃掉了。」

「什麼?」白鶴目瞪口呆的看著唐三,臉色頓時變成了一片死灰色。楊無敵的性格他太了解了。答應地事做不到,原本就對出身昊天宗有成見的他已經不可能再向唐門妥協。好不容易營造的局面頓時被破壞無遺。就連泰坦和牛皋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如果楊無敵不肯加入唐門的話。那就代表著白鶴和他的敏之一族也無法加入。這損失可就大了。

但是,出乎他們意料的是,楊無敵目光始終注視著唐三手中的大花,緩緩站起身,大步走到唐三面前。

「你真的肯將它送給我?」楊無敵地聲音給人的感覺是在顫抖,那種因為興奮和喜悅而產生的顫抖。

唐三懇切地道:「靈物擇主,它跟著您,應該能發揮出更大的效果。晚輩也對藥物有些研究,希望今後能夠聆聽前輩的教誨。」

楊無敵小心翼翼的接過唐三手中那朵大花。痛快的道:「好,以後老夫就跟你幹了。你怎麼早不拿出來。早拿出來,也不至於讓我再和你拼上一場丟人現眼了。不過,先說好了。你那唐門可不許限制我。」

唐三微笑道:「這沒問題。晚輩請前輩和破之一族到唐門,只是切磋有關藥物的研究。」

楊無敵將鼻子湊到那朵大花上用力的嗅了一下,整個人猶如瘋癲了一般突然手舞足蹈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找了它一輩子。沒想到會這樣得到。幽香綺羅仙品啊,有了你,今後還有什麼我不敢製造的毒藥呢?再也不會有悲劇出現了。哈哈,太好了。」

白鶴鬱悶了,忍不住道:「這東西難道比我那株人蔘還有價值?」

楊無敵哈哈一笑,他臉上再也看不出古板,「這是不能比的。論珍貴,或許你那株水晶血龍參更珍貴一些。可是,對於我來說。這株幽香綺羅仙品才更加重要。有了它。我在煉製任何藥物地時候都不需要懼怕自身受到藥物沾染而中毒。有了它。以前很多我不敢嘗試煉製的藥物都可以開始煉製。而且,它的香味還能令不少藥物產生異變。發揮出更大的功效。對於我們破之一族來說,這東西就是無價之寶。讓我用命來換我都肯。」

泰坦笑道:「那這麼說,你是肯和我們一起加入唐門了?」

楊無敵如痴如醉的看著手中的幽香綺羅仙品,「肯了,肯了。你哪來那麼多廢話。明天一早我就回去,然後就帶著族人到你那裡去混吃混喝。哈哈,幽香綺羅仙品。」

牛皋無奈的道:「完了,老山羊讓這麼朵花給弄瘋了。唐三,真有你的。」

泰坦微笑道:「還叫唐三么?我們現在可都是唐門的一員了。」

唐三趕忙道:「各位前輩都是我地長輩,以後也都是唐門中的長老。是不能再叫唐三了。我的長輩和年紀比我大的朋友都叫我小三。各位前輩也就這麼稱呼我吧。」

唐三的話頓時博得了四位族長的一致好感,他們畢竟都年過八旬,其中白鶴還是唐三的舅爺爺,讓他們向這麼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叫宗主,還真是有些彆扭。

牛皋笑道:「好,那就這麼定了。明天一早,我們一起行動。老猩猩,我直接帶著族人跟你們回去。老山羊、老白鳥,你們回去收拾收拾,也帶著族人趕快過來。這次,我們單屬四宗族終於又能擰成一股繩了。看誰還敢欺負我們。行了。你們先喝著,我現在就下令讓孩子們開始收拾東西。早點啟程,讓呼延震那老混蛋想報復都找不到對象。」

不論是對於唐三還是唐門來說,這都是極有意義的一天。小舞復活了二分之一,再不是兔子形態。單屬四宗族也終於都加入了唐門。所有地一切都從這一天開始步入正軌。

不過,隨之而來地麻煩也出現了。並不是單屬四宗族給唐三帶來了什麼麻煩。而是復活后化為人形的小舞。

當晚飯過後,唐三帶著小舞回到房間準備休息時,小舞卻拉著唐三地手,很自然的上了床。而且飛快的脫掉了身上地衣服,露出了她那瑩白如冰雪,毫無瑕疵的。直接貼著唐三躺了下來,在唐三獃滯的注視下,就那麼貼著唐三閉上雙眼開始睡覺。雖然化為了人形,但她這嗜睡的習慣似乎並沒有改變。

這一下。唐三的樂子可就大了。小舞剛復活哪會兒,他心中充滿了愛意和興奮,自然沒有太關注這些細節。可此時此刻。小舞真正身無寸縷的裸露在他面前時,作為一個正常地男人,他又怎麼會不心動呢?

哪怕當初胡列娜穿的再少,也還是穿著衣服的。可此時的小舞卻是毫無遮蔽的呈現在他面前。更重要的是,他全部的愛意都寄托在了小舞身上。這種刺激,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飛快的拉過被子,遮蓋住小舞的身體,想要挪開不碰觸到她,可小舞卻主動貼上來。非要接觸著他地身體。而最後的結果就是,小舞用唐三的大腿當作枕頭,而唐三則用了接近一個時辰地時間才勉強入定,進入修鍊狀態,苦熬這痛並快樂著的夜晚。

牛皋是雷厲風行的,經過一晚的整頓收拾,第二天又用了一上午的時間,御之一族就已經做好了遷徙的準備。一大早,白鶴和楊無敵就已經分別離開了。此時正是大陸魂師界最混亂的一段時間,既然已經決定了要加入唐門,他們也準備用最快時間到天斗城匯合。

用過午飯,一行眾人浩浩蕩蕩的踏上了回程。唐三和小舞在馬紅俊曖昧的注視下單獨坐上了一輛馬車。一共二十餘輛馬車,在御之一族地族人們簇擁下離開了龍興城,直奔天斗城而去。

回程要比來的時候慢了許多,足足用了二十多天的時間,眾人才回到了天斗城。回到自己的地盤,泰坦立刻安排御之一族入住力之一族府郟為了三大宗族的入祝泰坦有的忙了。對周邊民居的收購也必須要加快。畢竟。兩百多人住著寬鬆,這次變成了一千多人。就顯得十分局促了。何況還要開闢出修鍊、鍛造、煉藥等多個區域出來。整個力之一族都必須要重新規劃重建。當然,這些工作有了御之一族的加入,將會變的輕鬆許多。回程地路上,泰坦和牛皋就一直在討論唐門建造的雛形和各種設計方案。初步的設計方案他們已經給唐三看過,他自認在這方面沒什麼天賦,索性就交給兩位族長。

唐三則帶著小舞和馬紅俊一起返回史萊克學院,回程這二十多天以來,他已經和失去靈魂的小舞達成了一種默契。小舞對他很依戀,無時無刻都要靠在他身邊,與他至少有著手牽手的身體接觸,否則就會出現驚慌失措的情緒。在食物上,小舞也只吃一些青菜,和以前兔子本體時並沒有什麼區別。睡覺的時間漸漸減少了,變得和正常人一樣。但最令唐三頭疼的,就是小舞不喜歡穿衣服。為了這個,唐三不知道受了多少煎熬。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他發現,經過這二十多天地煎熬,自己地精神力似乎進步了一些。

路上,唐三專門請御之一族的女性幫忙給小舞買了衣服,全是小舞喜歡地白色。內外衣都有,至少不會再是真空了。為了能讓小舞舒服一些,唐三認真的學習了編辮子的方法。雖然還有些不太熟練,但現在他為小舞編的蠍子辮也還算是能看了。不然的話,她那麼長的秀髮豈不是老要拖在地上么,唐三可不舍的為她剪斷。

「三哥,我們是先去見老師和大師他們,還是先回住的地方?」走進學院大門,馬紅俊向唐三問道。

唐三道:「還是先去看看老師他們吧。告訴他們咱們回來了。還有小舞復活了。」

馬紅俊道:「也好,他們要是知道小舞復活了,一定會非常高興呢。我們不久后也要搬去唐門了,泰坦長老說建設唐門大概需要三個月左右地時間。三哥,我們這三個月是不是好好放鬆一下,出去玩玩。嘿嘿。」

唐三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出去玩?可以啊,你先把魂力修鍊到六十級,然後我陪你到魂獸森林去玩。除了小舞以外,現在就你還沒到六十級了。別忘了,你的武魂在先天上一點也不比其他人弱,等級沒能達到,說明你這些年並不算太勤奮。」

一說到自己的魂力等級,馬紅俊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哎。我和你們不一樣啊!你們都是成雙成對的,心無旁騖。可我卻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個,太容易分心了。在城市裡。一看到燈紅酒綠地地方我就忍不住,我又沒你們那樣英俊的臉,好人家的女孩兒誰願意跟我這麼個胖子啊!要不,你幫我想想辦法,讓我也來個武魂二次覺醒,有你一半帥就行了。」

聽著馬紅俊的話,唐三不禁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不過他說的也是實話,史萊克七怪中。也就他自己是孤家寡人了,「行了,胖子,你也別自怨自艾了,別忘了,以後你可是咱們唐門的副門主。外表哪有內在重要,在年青一代魂師中,你也算佼佼者之一,你努力修鍊。讓自己的實力變得更強,難道還怕沒有老婆么?」

馬紅俊道:「三哥,這麼說,如果我努力修鍊的話,你就願意幫我了?」

唐三頷首道:「能幫地上我自然會幫你。」

馬紅俊嘿嘿一笑,道:「那就這麼說定了,我今天就開始努力修鍊,回頭等敏之一族他們遷徙過來之後,麻煩你跟你那位舅爺爺說說。把白沉香嫁給我怎麼樣?」

唐三失笑道:「好埃原來你在這兒等著我呢,是看上人家白沉香了。幫你跟舅爺爺說一聲。這沒問題。不過,你應該也看得出,白姑娘在我舅爺爺心目中的地位,她自己的婚姻大事應該還是會自己決定地。能不能抱得美人歸,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不過,這方面我可沒什麼經驗,沒辦法教你。回頭你可以問問小奧。他不是號稱當初也很風騷的么?」

馬紅俊撇了撇嘴,道:「他?他那只是嘴上吹吹而已,你沒看他為了寧榮榮都變成什麼樣子了。要是足夠風騷,他也不會如此了。他是指望不上了。就算戴老大在也夠嗆。他好不容易才搞定竹清,恐怕是不敢犯忌了。」

唐三輕嘆一聲,道:「這你就錯了,你想想,如果小奧不是對榮榮那樣真心,他能打動榮榮,打動寧叔叔么?那離去的五年他受了多少苦,現在他能和榮榮在一起,都是自己努力的結果。想要得到就先要付出。我只能教你一個最簡單的辦法,真心的去付出,全心全意去對待人家,能否成功,就看你自己的誠意了。我相信,男女之間,絕不只是看外貌。哦,對了,還有一點,你該減肥了。說不定,你瘦下來以後,也是很英俊的。」

「呃……,減肥啊,這恐怕有難度。」看看自己比身高還要大些地腰圍,胖子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咦,這會兒都中午了,按說學員們也都應該下課了才對,怎麼學院里人這麼少。都幹什麼去了?」

唐三也發現了,今天學院里人少的出奇,兩人都快走到操場了,還沒有看到一名學員。

說話的工夫,穿過林蔭道,他們立刻明白為什麼一路上沒看到人影了。整個操場上至少聚集了幾乎所有史萊克學院的學員,他們圍成一個大圈,圈內不時傳來吆喝的聲音,感受著魂力波動,唐三發現,裡面似乎有魂師在戰鬥。

三人走到外圈,人山人海的,他們根本看不到裡面的情況,馬紅俊拉過一名學員,問道:「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大家都不去吃飯,在這兒幹什麼呢?」

那名學員證踮著腳尖想往裡看,被馬紅俊拉住本來有些不耐煩,一扭頭看到胖子那張圓乎乎的臉,不耐煩頓時消失了,恭敬地道:「學長,是您啊!有人來砸場子,您回來就好了。」

「砸場子?還有人敢到咱們史萊克學院來砸場子?不想活了?是什麼人?」胖子一聽就怒了。

那學員道:「好像是什麼神風學院和熾火學院,還有雷霆學院和天水學院,號稱是四元素學院。說是要來和咱們學院切磋比試。這不就是來砸場子的么?他們可來了不少人呢,一共三十多個。正和咱們學院的學員比試呢。」

唐三皺眉道:「弗蘭德院長、大師他們呢?怎麼這裡亂鬨哄的,沒人主持局面么?」

學員憤憤的道:「他們來的還真是時候。大師不在,弗蘭德院長、柳二龍副院長和趙無極副院長帶著我們一批達到三十級的學員去獵殺魂獸升環了。我們學院的精銳都不在。這不,剛才大家商量了一下,就決定先和他們比試比試,真是看不慣他們那囂張的樣子。」

馬紅俊嘿嘿一笑,道:「三哥,我們進去看看。這四所學院可都是老朋友了。這次一起來,不知道有什麼目地。難道是武魂殿受益地?」

唐三搖了搖頭,道:「應該不是,五元素學院背後的勢力只有象甲宗是武魂殿地走狗。剩餘四宗大都是保持中立。而雷霆學院更是一直由藍電霸王龍家族支持的。現在藍電霸王龍家族被滅,他們沒理由會成為武魂殿的幫凶。走吧,先進去看看再說。」

胖子點了點頭,大聲道:「來,都讓讓,都讓讓,高手來了。看我收拾他們。」

他這一喊,頓時引人側目,史萊克學院的人都認識他和唐三,頓時給他們讓出一條通路,唐三、馬紅竣小舞三人順利的來到了內圈。

裡面的一場比試剛剛結束,一名史萊克學院的學員臉色蒼白的手捂胸口退在一旁,顯然是吃虧了。而戰勝他的,則是一名身穿紅色校服的青年魂師。從衣著上來看,正是熾火學院的人。

內圈是一大片空地,一走到這裡,唐三和馬紅俊的目光都不禁流露出幾分怪異。來的確實是熟人啊,而且還真不少。

四元素學院的校服令他們在這裡與史萊克學院看上去涇渭分明,數十人站在一邊。而在這數十人之中,一眼看去,到有不少都是唐三他們認識的。喜歡斗羅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小三吧,謝謝。

..